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狼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书阁偷香2

凤狼斗 危余 2314 2019.12.05 20:02

  雨师乘歌也毫不客气地对我翻白眼,我现在再看见他这张脸心里已经波澜不兴,自从我住到东胡凉州,他坑我的地方可不少,想起来我就气得跺脚。

  把我叫去后院,假山奇形怪状的石头里居然藏了一个蜂窝,我刚想问他有什么事,他二话不说把蜂窝给捅了,我呆滞在原地半刻,那些蜜蜂铺天盖地而来,要不是我机灵跳进身后的池塘,非得被蜇得鼻青脸肿。

  我对他的回礼就是在他凭栏看书时,往廊间放了一条蛇,没成想蛇被他一把拎起,我正觉阴谋不成得策划个阳谋,直接打他一顿算了,博端格站在对面亭心,“怎么了?”

  我支支吾吾不知怎么解释,慌张了一会儿。

  雨师乘歌倒是能沉住气,“没事,即墨骄发现一条蛇,让我帮忙抓住,免得吓了景律公主。”

  他一句话就把事情掩盖过去,对我挑挑眉炫耀,我猛然扭头不看他,差点扭了脖子,这个卑鄙小人。

  这其后我们运用各种“兵法”互斗,笑话,论捉弄人,我即墨骄还没怕过谁。

  我推门来至内室,祝冬听见我的脚步,急忙把手里的东西收起来,不过我眼珠子转得快,还是看见了那是一块羊皮帕子,她把东西收到衣襟内。

  “怎么不敲门就进来?!”她训斥我。

  胡说,我明明敲了两回,她心里有事,一下也没有听见。

  “让我看看那是什么?”

  她推开我,“行了,行了,去净池洗漱,一会儿熄灯安寝。”

  我搂住她的肩膀,“一味推我做什么!那是何物,让我瞧瞧。”

  “是……是我家里来的私信。”

  写在羊皮帕子上的私信,我才不信呢!

  祝冬和我平日起止作伴,我不愿意惹恼她,见她慌张至此,额间尽是冷汗,就更不忍她忧思。

  “那好吧,我去净池。”我松口道。

  她拉住我的手,“这是私信,所以,不要和殿下提起,即墨缈也不要说。”

  “知道了。”我拍拍她的肩膀让她安心。

  我走出内室,没有再回头偷窥她,我能感觉到她的目光直跟着我出了房间。

  又过了两天,即墨缈把我叫过去,“这府里的人所采年品都是东胡人所需,我们平日里包饺子用的馅也不是那荠菜,你和祝冬等雨师乘歌他们来,同他们出去一趟。”

  我有些不放心即墨缈和殿下待在一起,“要不,让博端格他们派人直接去?”

  “日日困在这府里,你不想出去溜溜?”

  我已半月不曾出门,每日见门口人来人往,早就想出府松松筋骨。

  “你一个人侍候殿下,要吃些辛苦了。”我说。

  “这倒是无妨,只是虽然困在东胡,我们这年该过还是得过。”

  她拾掇着我和祝冬出府,只留下景律和她在宅院里。

  “你和殿下不去?”我问她。

  “不,殿下身子不适,外面人又多,恐怕冲突了她。”

  我点点头,“也是。”

  殿下走进来,应是听见了我们的谈话,“去吧。”

  我得了她的应许和祝冬一溜烟跑了。

  自从殿下的信送出,数月以来,我们竟然没有收到一封回信,第一封信送出后,次月殿下又让我们送出去一封,依然是杳无音讯,这才让她郁闷多病。

  博端格接我们出门,我左顾右盼没有见到雨师乘歌,“他呢?”

  小厮掀开车帘,把凳子放在我脚下,“姑娘还是先上车。”

  博端格坐在车中没有应话。

  “一辆马车,载我们三人?”祝冬扶住我的腰问。

  “车内空位甚大,足我们三人。”我先登了车。

  “去哪儿啊?”

  “平原街。”他说。

  我坐在博端格左手边,他发束下垂着青色丝带直到腰间,散在乌发里,东胡男子二十行冠礼,他过了年才十七岁,只半束了发,着东胡服饰,明明是个正青春的少年,身上却处处散发不惑之人的稳重,我总是疑心博端格是我哥哥易了容过来监管我的,江湖野话集里不是说有一种江湖人怕仇家认出自己,杀人行凶的时候都在自己脸上盖一个人皮面具,称为易容。

  他简直和我哥哥的端正稳重丝毫不差,我前面同他不甚相熟,以为他就是个冷脾气的人,其实冷艳的即墨缈比他温和多了。

  他还爱耍小脾气,一点做的不合他心意,他就给你颜色看,我哥哥在合宜殿就是这样对付我,没想到现在离开了南魏,上天又给我派来一个祖宗凡事管着我。

  祝冬和我照着即墨缈的单子采买,花了两个时辰终于把所有东西都买了个差不多。

  祝冬向我摆摆手,“够了够了,果子我都买了,不用再买了。”

  “那果脯呢?”我捧起一些问。

  “这也不必。”她说。

  “行了,我们回吧。”

  我记起我此行的目的,“等我一会儿,你先回车上。”

  我快步跑出了干果铺,“跟博端格说一声,我去去就回。”

  左拐右拐顺进巷子,记得就是这条路,我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是我自己记错路了,又往前走几步,一条不甚繁华的巷中街映入眼帘。

  对了,就是此地。

  我踱步进入一家旧书屋,上了阁楼,在店主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他便知我要的不是四书五经和史集兵书。

  在东胡过得真惬意,想要做什么便做什么,得了自由不说,日日也没有人催着我练字吟诗,我走了看即墨护还能催谁听话。

  我喜欢出宫以后的生活,甚至隐隐感谢起那群草原狼,要不是他们,我现在也不会停留在东胡暂住。

  阁楼上没有客人,我咦了一声,今日居然没有看见那个抄书的“小公子”,我见她第一回便知,是雌非雄,没有喉结,明眸皓齿,纵使是风情万千的雨师乘歌,骨架也没有她小,脸颊边小小的酒窝,笑起来眼睛弯月一般,她的抄书本子上写了“聂靡芜”,在最后一面,我猜那是她的名字。

  速战速决,买了书就回去。

  我靠在书柜边逐一翻看,这里尽是换了书皮封面的野史,灵异古怪的民间故事,还有什么那些不为人所知的宫廷二三事……

  上一次买了本《化蝶传说》,才出了上半本,不知道这个月有没有出下半册,我刚刚看到祝莺儿对梁善坦诚自己是女子,抓心挠肺想要知道下面半截发生的故事,还有那个在书院同窗的马文辞,他已经知晓了祝莺儿是女扮男装,还对她动了心思,不知道下面会不会使坏巧取豪夺。

  我的手指在书柜侧边落下,找了半圈依然是没有找到那半本。

  寻了半天,怕祝冬等我等得着急了,只好放弃那本书,重新寻一本。

  最上面有本落了灰的《水月奇缘》我放开这本书的扉页,上面写道:“蓬莱山有出薄命岩,岩上有个红颜洞,洞里有个仙姑修行多年,这一日前去王母寿辰祝寿……”

  单看到这里我就挪不开眼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