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狼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书阁偷香3

凤狼斗 危余 2225 2019.12.06 20:58

  看了前五页就彻底入了迷,忘记了祝冬和博端格还在马车里等我回去。

  这个仙姑名为百花仙子,话说那一天在王母的寿宴上同另一个仙姑闹了气,还打了个赌,没过多久,打赌输了,之后还被贬下界受苦。

  我看得仔细,想要找个地方倚靠慢慢翻书,退一步闯进一个人的胸膛,应是个高大的男子,我身子僵了一下,正要转过身和那男子道歉。

  转过脸,原来是博端格,松了口气。

  我合上书,想要质问他怎么躲在我身后不说话,吓我一跳。

  半个字都没说出,忽觉额间一凉,草原上墨脱花叶的香气逼近在鼻尖,我的书落在地上,也忘记了去捡起。

  风跑进阁楼,把所有的书都翻得哗哗作响,地上那本书也翻了页,我耳边却寂静不已,他的青色发带飘到我手边,绸缎发带的清凉缠住了我的手腕,忽而又随风飘开。

  他没有动,唇还停在我额间,我渐渐觉得那吻烫得我脸颊发热。

  继而又恼火不止,仰起头欲骂他是登徒子,再给他一个巴掌教训。

  我这一仰头不要紧,他竟低了头恰好亲在我鼻梁上,我瞪大眼睛,慌得心跳阵阵。

  一人睁开眼,一人闭着眼,他紧闭着眼,长长的眼睫都在颤抖,我觉得可笑又可气,他敢偷香,竟没有胆子睁开眼看我,这个贼心和贼胆不相配的流氓!

  我气急了推开他,记不清是不是在他手上咬了一口。

  耳垂发热,连如何下了阁楼都记不得,只记得似乎撞上好几个人。

  祝冬见我回来,拉开车帘,“你脸怎么红彤彤?”

  “我……天热……”

  冷风卷起地上的落叶,祝冬抖了一下,“热个鬼。”

  “我热。”我说。

  “你去哪里了?”

  “额……买书。”

  “那书呢?”

  “我……额……书柜里有只恶心的大耗子,把我吓跑了。”

  “多大啊?”

  “就……我忘了,反正很那个……很恶心!”我口齿不清地向她解释。

  他一直站在我身后,一出声我才发现。

  “走吧,天晚了。”我听他嗓子哑了。

  车上气氛诡异,祝冬坐在我们中间,我侧头看外面的风景,静了一路,回府后祝冬下车,把东西分给小厮让抬进府中,我站在一边还是没有说话。

  她和小厮先进府,“这个,放进库房,那边的几盒摆在正厅里,还有香线……”

  博端格跟在我身后,想要像以前那般拉住我的手,我停住脚步,忽而又加快步伐,不知怎么,我不想同他交谈,浑身不舒服。

  他像是和我过不去,我走快了,他便也走快,我忽然停下,忍无可忍,“我命令你不许跟着我!”

  “好,我把你送进府就走。”他说。

  “不用你送,我知道路。”

  “好,我看着你进府。”

  我不知道他在和我耍什么心计,把我弄得慌手慌脚,更加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我又没有做错事,不知道为何怕见他。

  他说不跟我,脚下依然不停,我回头嚷道,“离我三步远。”

  他停住忽然问我,“你是不是喜欢乘歌?”

  我的一只脚正踩在第三石阶,另一只脚顿在第二石阶上,过了很久,我转过身看着他,“是,我是喜欢他。”倏而又加了一句,“所以你不要碍着我的路。”

  我从没有对人说过这样的狠话,哪怕是宫里欺负我的小宫女,我也睁一只眼过去,可是破天荒,我这样伤他的心,说出口,行至几步我便后悔,但是我不敢和他道歉,更加不想让他以为我心软,快刀斩乱麻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晚饭多做了一些,殿下和即墨缈以为博端格会在此处用饭,下人却禀告说十三王已经走了。

  殿下问我,“今日怎么走得早?”

  “不知。”我的手指在桌子上画圈。

  即墨缈看我,我怕她看出我的异常,更怕她看出我的慌张从而猜出博端格和我的事,于是坐直了身体,“什么时候开饭啊,我好饿。”

  眼睛瞟着桌子,就是不和她对视。

  殿下不再多问,即墨缈的眼睛却总是从我身上扫过,我故意和她说话,“今天街上有人卖螺丝。”

  “是吗?”她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对啊,我本来想要买一些。”

  “买那个做什么,又腥又脏的。”殿下说。

  她必定没有吃过蒲池里的螺,夏天的晚上去池边的石头缝隙捞一木桶,打了清水浸一天,吐吐沙子和泥,我和哥哥经常在晚上没有宫人的时辰,偷偷摸过去,那池子里的水深,听乳母说,里面早些年淹死个美人还是良人,平常没有人去,嫌晦气。哥哥却不以为然,对我说,这宫里哪处没死过人?

  哥哥怕我掉里面出不来,让我在岸上提着桶,他在石头边上扣螺,捡到了就丢到岸上,有时候还能找到婴儿拳头般大小的螺,我就在那里等着接到桶里。乳母拿火烤了吃,加上点盐水,简直好吃得不成样子。

  殿下和我说话,叫回了我的魂,“多吃点这个,你还长身体呢。”殿下给我夹了块肥厚的松鼠鱼,“你最近长了个子,回头和祝冬去做几件新衣。”

  我点头应答好,“那下回咱们一同去,年底了,都要穿新装,里外都要新。”

  即墨缈说,“是啊,都要换新的了。”她垂下眼眸说。

  我总觉得她说的不是衣服,但她指的是什么我又不知道,或许是——鞋子。

  祝冬和我晚上去净池边。

  即墨缈正是小日子,泡不了净池,我们两个也就没有叫她。

  我下了水,胳膊伏在岸边,怏怏不乐。

  “你今儿和他怎么回事?”

  “什么?”我作傻。

  “他手上的齿痕,下车袖子一甩我才看见,那能不是你?”她帮我给头发擦皂粉。

  “冬儿,”我有点不安,“你说……”

  “是哪一个?”

  “什么哪一个?”我一下没反应过来。

  “雨师乘歌?”她试探我。

  “我……”

  她可真直截了当。

  “不喜欢?”

  我立马接下话,“喜欢。”

  “我就知道。”她说,“那你可想清楚了?”

  “想清楚什么?”我叹息。

  我回了南魏宫中,以后出嫁择婿事宜都是宫中大妃做主,陛下都不认得我,自然也不会费心为我赐婚,左右撑死了嫁一个从三品内阁臣,好一些的翁主里嫁于正二品左右仆射的人也不是没有。

  我甚至没想过告诉雨师乘歌,反正他从来没有用心听过我说话。

  “他,说不定是个好归宿。”祝冬说,“东胡皇子,虽说不是太子,以后却怎么也不会吃了苦,云端里活着,只是若做了妾侍,往后便得艰难度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