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只身来到了明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相识小哥

只身来到了明朝 心里有道影 2068 2017.10.13 01:20

  当天晚上唐墟在账房内呆了一个晚上,早上鸟刚叫的时候,唐墟推开房门,遇到了正向晨练的柳月。

  “你不会算账本算到现在吧?”柳月看到唐墟这会从账房内走出来,感觉十分诧异,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充满了诧异

  “我这不是也是心系公务嘛。‘唐墟很尴尬的笑了一下

  ”想不到我给我爹找了一个能废寝忘食看账本的人回来。“柳月围着唐墟转了一圈,还是觉得很奇怪

  ”这也是月儿你有一双慧眼。“唐墟继续很尴尬

  柳月想了一下,突然拉过唐墟的袖口,又拍拍唐墟的胸口,唐墟被柳月的动作弄得一愣:”月儿,你这是?“

  ”我得看看你是不是在里面偷东西了。“柳月没管唐墟,继续这里拍拍那里拍拍

  唐墟听得一惊,连忙按住柳月的手,正要开口说话,却是旁边传来一阵咳嗽声,咳的很牵强,咳的很是用力,两人齐齐的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是柳泉,两人一惊,像触电了一般,拉开了一段距离,柳泉吸了一口气,先是面色无常的看着柳月说:“月儿,你母亲叫你”,接着又看看唐墟说:“唐墟,你跟我来书房,我有话问你。”说完转身就走,走出两步见后面并没有脚步声跟来,转过头,发现两人还没反应,怒道:“唐墟,你还不给我过来。”唐墟一惊,立马道“是,晚生这就过来。”

  刚进书房,唐墟先是站直身子对柳泉施了一礼,继而低着头很忐忑地对柳泉说:“晚生刚才不是有意的,请大人恕罪。”

  “嗯?抬起头来说话”唐墟很听话的抬起头,却看到柳泉眼里正在散发着寒光,连忙又低下头去,柳泉用一种很阴森的声音说:“什么不是有意的?”

  唐墟没说话,只是觉得后背的衣服有点湿了……或许是江南的湿气重……

  “唐墟,本官可以相信你吗?”柳泉的目光深沉且凌厉,似乎要把眼前这个年轻人一眼看穿。

  柳泉的话让唐墟很难回答,老实说,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状态,昨晚因为账本漏洞的事忙活了一夜,脑袋有点昏沉沉,加上最近发现的一连串事情,唐墟觉得自己很异常,这样的人能相信么?张了张嘴,还是回答道:“晚辈读的是圣人书。”

  柳泉点点头,似乎很满意唐墟的回答,圣人书在这个年代就像是免检产品,任何人拿着它都可以畅通无阻,甚至做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柳泉注视半响,缓缓道:“你知道本官为何答应月儿让你进入衙内,当师爷吗?”

  唐墟充满疑惑的看着柳泉

  “你救月儿是一事,还有一个原因……”柳泉停了停,又看了看唐墟:“你孤身一个人,在这里没有熟人,本官不怕你和他人勾结,你可知为何本官见你第一面就让你清理账本?”

  唐墟听得心里一惊,这时如果还听不出来,那么就是个傻子了,账本有问题,还有可能和衙内其他人有关。连忙对柳泉说:“大人,其实晚辈不太擅长账目,昨晚苦思了一晚也没理清。”

  柳泉转过头,冷冷的看着唐墟,继续道:”钱粮账目里面有些地方做的颇为花俏,收支看上去也很合理,但老夫总觉得里面有问题,又不知道问题在哪。且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老夫也不便声张,又不能大张大鼓的清查,免得寒了同僚的心,又可能让御史听到风声,胡乱起风。唐墟,你可明白老夫的意思?“说完就丢了一本账本在唐墟面前

  虽说账本长得都差不多,但唐墟总觉得这本账本有些眼熟,顺着翻开的页面望去,上面的条条杠杠可不就是自己昨晚的功夫吗?

  ”大人什么时候……“

  ”哼“柳泉一摆长袖,只是脸有点黑,让人看起来觉得很吓人……

  唐墟在厢房内看账本,看的很不专心,柳泉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衙门内有人贪墨了官库。与其说这是为了抓蛀虫,不如也说这是对唐墟的一个考验,看看唐墟是否有资格当他的师爷。

  目光重新回答流水账上面,虽然是流水,但条理很清楚,一点也没有混乱的感觉,有些地方还特意打了备注。如果按照这上面的记录来进行统计,那么肯定不会发现任何问题,做账的人的水平在这个朝代应该是个高手了,只可惜……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唐墟除开在三餐和洗漱就几乎待在账房内,偶然回房间的时候会发现桌上账本会有翻动的痕迹,虽说翻动之后又摆回了原先的位置,但一些细微的变动,还是让唐墟发现和他离开时不一样,唐墟微微一笑,坐回凳子又翻开账本。

  夜很深了,唐墟从桌子下面掏出下午出去买的酒,端在手上准备去厨房要几道下酒菜,柳泉交代完唐墟事情后,就对府内宣布了唐墟的师爷身份,厨房的厨子和唐墟年纪差不多,正在准备第二天的早点,见到唐墟来了,知道这是府内新上任的年轻师爷,表现的很恭敬,在得知要几个小菜下酒后,转身就在灶炉后端出几个小碗,还是热的,看样子是自己准备的宵夜,唐墟看着厨子笑,厨子也很羞涩的看着唐墟笑。

  ”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叫方小哥“

  唐墟听得一愣,随机一笑:“方小哥?那你岂不是别人一叫你名字,你就占别人一次便宜了?”

  小哥眼里闪过一丝悲伤,只是傻傻的笑,笑了一会又说:“都是我爷爷取的,以前刚来府上的时候,因为这个名字还挨了不少揍。”

  “那你为什么不改个名字?”

  “这个名字是我爷爷唯一在这世上留下的东西了……“

  ”那你父母呢?“

  ”我从小就在爷爷身边,从来没有见过他们“

  唐墟有种找到同类的感觉,自己来到这个世上,也是孤身一人,虽说这具身体还有些族亲在,但自己并不是这具身体真正的主人,对这具身体的族亲也没有亲近感。提了一下手上的酒壶,:”我们来喝酒可好?“

  小哥笑的很灿烂,“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