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邪手毒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把我拳头吸了过去

邪手毒医 书生厌 2250 2018.11.12 09:30

  吴池和吴可曼觉得是不是他们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太对,不然为什么是何义耀从高台上跌下来,墨尘却在高台上受众人膜拜。

  他们赶紧找熟悉的人问清楚情况。

  在高台上的陈默,他身子一直都保持着轻微颤抖,刚才用了冥阴手和把何义耀送下台,就这么简单的事情他做的都无比吃力。

  本来他都想对何义耀这种卑鄙小人补上几脚来着。

  他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非常疲劳。

  要治好养秽使用以气运针,大幅度损耗的气让他承受不了。

  刚才立在高台不动,陈默也是想给自己身体略微喘息的机会。

  好想就那么睡过去。

  陈默感觉自己眼皮有点睁不开。

  “你弟弟需要一定时间静养才能恢复过来,现在唤回了生机可摇光没有聚拢。”陈默发现夏一灵扶着小男孩走过来。

  “你身体没有事吧?”夏一灵轻轻摇了摇头。

  她知道她弟弟的情况,自幼她就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之前她看她弟弟都是被一些黑气缠绕着,他身体里的另一个他很痛苦。

  现在黑气被驱逐掉,里面的那个他睡得很安详。

  她在意的是陈默,她能够看到陈默明亮坚实的灵魂在微微摇晃。

  他的身体承受不住,这个是极度疲劳的状况。

  “没事。”陈默调理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作为一个专业的医师不能露出一丝疲态,要给病人树立信心。

  他对夏一灵轻轻一笑。

  治病救人天经地义,更不能显现出自己的疲劳让对方愧疚。

  他是医仙,有独属于自己的骄傲。

  陈默以为是自己脸色差到可以看出他很不舒服的地步,他没想到是夏一灵直接可以感触到灵魂。

  他也有一件事要做。

  陈默眯起双眼从高台上走下去。

  “我有点事情要做,你等等我。”

  夏一灵伸出手,藏在头发下的小嘴张了张。她一向不善于和别人交谈,看陈默逞强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眼睛所能看到的东西不会欺骗她,陈默身体状态很差,可他却强撑着。

  陈默真的和很多她遇到的家伙不一样,那些人开假药给她,说能救她弟弟骗取高昂的价格。他们明明没做什么东西,却装出很累的模样,只为骗取她更多的钱,她能看到他们的魂充斥着阴险狡诈。

  恶心,从前她认为所有医师都是恶心的。

  陈默给她的感觉一开始就不一样。

  他的魂敞亮有神,一个令别人很舒服的魂。

  一种不会有躲闪很直接的魂。

  现在看他魂的状态,他似乎……生气了?

  这时,吴池和吴可曼都从他人嘴里打听到比他们想象中更加可怕的事情。

  什么那个何义耀说的是死人,周围的人也觉得是死人的小男孩在治疗下,响指就让他苏醒。

  响指活死人。

  之后何义耀指责他是骗子,所有人都在讨伐他的时候,他翻手就把何义耀费尽心机想治好内息紊乱的那个病人轻松治好。

  翻手覆阴阳。

  紧接着就是他们所看到的。

  其他人都在说。

  他是一个怪物。

  “嗒嗒嗒!”陈默一步步走下高台。

  随着他每一声落下,都会在全场响起一声欢呼。

  “墨尘!墨尘!”

  一声嘹亮过一声。

  “墨尘!墨尘!”

  陈默的一言一行彻底征服在场的所有人。

  金子总是会发亮。

  有实力的人总会得到其他人的认可。

  成海东也大体了解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看高台上夏一明的情况,一眼就能够看出他魂聚而神明,体旺内火燃。

  前不久他应该就是养秽,很显然就是陈默治好了他。

  现在他神智还没恢复,修养个一个半月就能恢复如初。

  也就是说,这个男人,将根本没办法治的养秽治好了。

  他……如果是他,或许能够……

  陈默来到他们的近前。

  吴池咬牙切齿。

  很显然陈默是胜者,他看到的何义耀是败者。

  这样罗晴会随着他地位水涨船高。

  他没想到罗晴竟然找到这么一手可怕的人物,也难怪她说她相信他。

  想来她身体已经被他玩遍了吧?贱女人。

  被摆了一道。

  吴可曼在想怎么才能用美色勾搭上陈默。

  何义耀不用想都是废了,那现在只要能迷惑上墨尘,她就还没有输。

  以罗晴那圣女一样的性子,不主动直接一点,怎么能蛊惑男人的心。

  这个她很擅长。

  而且现在看来,这个墨尘虽然不算帅但面容清秀看得很有味道。

  走进前陈默对罗晴问了一声:“你怎么了?眼睛红红的。”

  “我……没什么。”罗晴擦了擦眼睛,她躲开陈默的视线,可她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之前被吴池和吴可曼要挟,她表现出来很坚强,可是她其实一直很不安。

  她觉得他们很恶心,他们一直说墨尘不行她也感觉很难受。

  好在墨尘做到了,做到了他说过的事情。

  他震撼全场!赢了何义耀。

  看到立于高台的陈默。

  她感觉全身放空就忍不住想哭。

  本来她都忍住了,可陈默那么坏坏地对她笑,她这怎么忍得住。

  真的很委屈,吴池明明有那身份却做着那种肮脏的事情,她又什么都不能做。不敢说,她不敢说。以吴池在明月阁的地位,以后也不知道会做一些什么事情。

  “是因为我们那个约定,介意吗?”

  “不是。”罗晴摇了摇头。

  “那是这个老头做了什么事情?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我性感的身体看,不用想都是个老变态。”陈默扫了扫现在还是盯着他看的成海东。

  “不是。”罗晴想墨尘都在说什么,那个可是副阁主的爷爷,怎么就叫别人老变态了。他怎么看出别人老的,成海东也不知道会多生气,真是无法无天。

  “那……”陈默语气彻底冷了下来,他抬眸看向吴池:“是这货欺负你?”

  “……”罗晴沉默,没有说话。

  “没有,墨尘是吧?这绝对是误会,对吧罗晴?我很无辜。”吴池对罗晴挤了挤眼。

  吴池对陈默不满,但以陈默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就算假装也好,他也要跟他搞好关系。

  陈默看罗晴不说话,他叹了口气。

  想来也是这个秃顶小眼睛男人,从一开始就一直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以一种恶意的视线看着罗晴。

  在他旁边,罗晴明显有点怕他。

  威胁了她吗?

  “轰!”在其他人惊讶的目光下,他做出了一个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举动。

  陈默一拳砸在吴池的脸上,一拳把他轰飞。

  “墨尘,他可是……”

  罗晴愣住了。

  陈默比她所想的还要无法无天!

  “我管他是谁?”陈默动了动手腕邪魅一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也很无辜,他的脸就把我拳头吸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