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极道挣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入营(修)

极道挣扎 天魔投资商 2113 2018.10.12 23:29

  天人武道,以修炼气血为主旨。而补充气血的最直接手段,就是吃!

  像陆封夫妇这样的武道强者,日食九牛也不在话下。当然,他们的日常食谱不会是牛羊之类的普通肉食,而是用珍贵药草精心烹制的荒兽血肉。

  九州之中,也有不少荒兽存在,只不过它们的实力较低,基本没有和神相境大能相当的兽王。如此一来,这些精血充沛远胜普通野兽的荒兽就成了武者们孜孜以求的珍馐血食。越是境界高的武者,对荒兽的需求就越高。譬如陆沉现在所食用的菜肴,都是用相当于开脉境的高级荒兽烹制而成。

  陪着父母吃了一顿丰盛的大餐后,陆沉揉着吃撑的肚子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不久之后,他就要入宫备选“龙骧卫”,恐怕要离开侯府一段时间。别的都无所谓,陆沉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手上的“天荒草”种子。

  “天荒草”的珍贵不用赘言,陆沉可没有想过让它离开自己的视线。要不是手上的“灵气值”差得太多,他都有心立即将源石切出来,恢复“天荒草”种子的生机。三万灵气值,陆沉没有一点舍不得。

  “怎么办才好?总不能天天把一块源石带在身上吧?”陆沉思来想去,也没办法可想,只能向系统求助。

  “可开辟小型随身空间,需消耗灵气值1000点!”果不出陆沉所料,只要有灵气值,系统就是万能的上帝。

  “空间体积有多大?需不需要日常维护?”想着自己刚刚获得的寿元要损失三分之一,陆沉就忍不住想要骂人。

  “小型空间体积1立方米,可存放没有生命的物品。日常消耗5点灵气值。”系统永远是机械一般的声音,听到陆沉耳中却是让人发狂的奸笑声。

  “1立方米,还可以装不少别的东西,不算亏。系统,立即开辟小型随身空间。”陆沉咬着牙说道。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陆沉突然觉得左手手心上多了一个宝箱一样的刺青。他将心神往刺青处一投,就看到了一个一米见方的空间。这随身空间处于莫名的时空之中,四面八方都是空茫茫的虚空,看不到一点点实物。

  陆沉将左手放在那块源石上面,心中默念了一句:“进来!”

  眨眼间,源石就从他手下消失不见。等他再看向那个随身空间时,那块源石已经安安静静的放在角落里。

  “一分钱一分货,这空间果然好用!”陆沉满意地点点头,对系统的怨念减轻了几分。

  随身空间消耗惊人,自然要物尽其用。陆沉索性将一些饮食、书籍、衣物都放到了里面,占据了一小半的空间。

  处理好一应琐事后,陆沉开始专心修炼。他现在虽然初具实力,却没有一点实战经验,若是遇到强敌怕是要吃亏。短时间里陆沉也没法子改变这一状况,也只能尽力提升实力。

  第二天早上,陆沉刚刚吃了早饭,就被父亲叫了过去。陆封简单的叮嘱了几句,就带着陆沉直接进了皇城。

  大雍立国数千年,其底蕴自然深厚无比。这一点,从皇城的气象就可以窥见几分。

  大雍皇城,建立在雍京的中轴线上,共有三大建筑群。从南到北,依次为:朝圣宫、延寿宫、万福宫。其中朝圣宫为外朝,乃是雍皇与大臣处理国政之地,非入品官员不得擅进。延寿宫是内廷,是雍皇与一众嫔妃的居所,无旨意不得入内。万福宫则是皇家供奉之地,是大雍最神秘的所在。

  这一次“龙骧卫”备选,共有三百六十位官宦子弟参加。这些子弟们被长辈直接带到万福宫,交到一位三十岁上下的吴姓校尉手上。大雍军制,十人成队,百人为都,千人成营,万人为军。校尉一职可担任营官,统御上千兵马,已经是军中高层。这位吴校尉能在如此年纪晋升到校尉一职,必是屡立战功的军中精英。

  按着名单交接之后,这三百多位官宦子弟被吴校尉直接领到一处军营之中。这个军营的规模不大,却五脏俱全,凡是该有的设施一样也不少。

  一开始,吴校尉给众人仔细讲解了营中的军纪后,就让大家带着刚发到手上的军衣和铺盖去宿舍休息。身在皇城禁苑之中,这些往日里嚣张跋扈的公子哥们都不敢造次,老老实实地按着号牌寻找自己的宿舍位置。

  陆沉找到宿舍时,里面已经先住下了两位少年。看到有人进来,其中一位身穿锦衣的英俊少年突然站起来,挡在陆沉身前,以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

  “有事?”陆沉将手上的衣物往身边的床铺上随手一扔,淡然地问道。

  “小子,想住到这里面,先接我一拳再说!”锦衣少年毫不客气地挥手出拳,朝着陆沉的胸口轰过来。他这一拳虽然只是一记最简单的直拳,却带着一股恶风,说明拳头上的力道极强。

  陆沉虽然没什么战斗经验,也知道此时的情况不容退缩。他这些日子都在苦练第二式桩功,鬼使神差地就按着桩功的架子发力出拳,直接对在锦衣少年的拳头上。

  两拳相接,一股巨力顺着胳膊就传递到陆沉身上。他刚摆出来的功架马上就被打散了,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连连退了两步,才稳住了重心。直到这时,他才感受到拳头上传来的隐隐剧痛。

  “难道手骨被打伤了!”陆沉可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苦,只能紧紧地咬着牙关,狠狠地怒视着敌人。如果这时候落了下风,这洋罪可就白受了!

  “你小子的拳头还挺硬!”锦衣少年并没有后退,只是轻轻地甩了甩手,似乎在刚才的对拳中也吃了点亏。

  “这一拳怎么说?”陆沉放慢语速,一字一顿地问道。

  “算你通过了,这屋子里有你一席之地!”锦衣少年无所谓地说了一句,就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陆沉此时拳头还在痛着,索性就在刚才放置衣物的床铺上坐下来,也不管这张床是不是自己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