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齐国出了一奇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晏婴娶美妻

齐国出了一奇相 好诗如钻石 3482 2018.11.09 10:12

  听了孟青儿的回答,晏婴目瞪口呆,一时竟失神无语了。

  待回过神来时,抬头见孟青儿怏怏不乐地在前面信步。

  晏婴猛然站起身,向青儿跑过去。一把握住她的手,然后盯着她问道:孟儿,你刚才说什么了?!我好像在听一个陌生人说话。你说,这是为什么啊?

  孟青儿面无表情地回应道:婴哥,这还要问吗?你好好想一想,我们之间有可能成亲吗?

  说完,孟青儿猛地抽走了手,然后转身就向临淄城跑去。

  晏婴又呆在那里了。他看见伶仃的青儿一边跑,一边时不时在抬手抹泪。他隐约听到了她呜呜的哭泣声。

  大惑不解的晏婴呆在草地上一动不动了。想了半天,他还是象一个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后来,晏婴独自回去了。在路上,他长叹一声,并且自言自语道:唉!想不到今天是高高兴兴出来,闷闷不乐回去。

  第二天,晏婴让田穰苴去约孟歌儿。不料,田穰苴回来传话道:孟歌儿说,她妹妹是有自知之明的人。作为青儿的哥哥,他也不想多说什么。婴哥,我也弄不明白这兄妹二人的意思了。好象你我都白活了一场似的。

  晏婴开口道:穰苴,白活的不是你,而是我。我真的成了书呆子了。

  田穰苴说道:婴歌,这件事情,还是你亲自去问青儿吧。

  晏婴回道:我准备想清楚这个问题以后再去找她。

  田穰苴肯定道:这样也好。说着,田穰苴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抬头问道:对了,婴哥,你说要帮我找几本兵书,不知你找到了没有?

  晏婴回答道:噢!你若不问我,我倒给忘了。找到了。我家有三本,你拿去看吧。说着,晏婴从书架上取下竹简来,递给了田穰苴。

  田穰苴双手捧着竹简,高兴地说道:婴哥,你慢慢想你的事情吧。我回去了。

  晏婴道:好吧。我就不送你了。

  说完,田穰苴转身走了;晏婴一个人在屋里屋外想着他的心事儿。这真是:一句无情话,缠住有情人。

  晏婴思来想去,想了半天,还是眉头紧锁,云里雾里。无奈之际,他决定向父亲大人请教。

  他把他父亲叫入书房,待父亲坐下后,晏婴开口说道:父亲大人,儿今天请教你的问题跟以往的不同。您是过来人,想必能够帮我解开我的疑团。

  晏弱看了一眼忧云布脸的儿子,有点惊讶了:婴儿,我发现你这几天情绪不佳,心神不宁的,遇到什么烦心事了?你说出来,看为父的能否帮解开这结。

  晏婴说道:假如有一对年轻男女,平日里彼此喜欢,言和语洽,来往不拒,可当男方郑重地跟女方提亲的时候,女方却出乎意料地说,这是不可能的。父亲大人,你说,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晏弱听了儿子的问话,站起身来,开始背起手来在屋里来回踱步、酌思。

  晏婴则坐在那里,时而看看走动的父亲,时而茫然发呆。

  忽然,晏弱停止了走动,回头说道:婴儿,为父明白了。

  晏婴急忙问道:父亲,是什么?

  晏弱答道:这男女双方相比较肯定是地位悬殊。在讲究门当户对的俗世里,女方自感无力高攀,所以望而怯步了。

  晏婴这才恍然大悟了。他说道:对啊!父亲大人,你分析得有道理。我想了好几个时辰,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看来,我的见识太浅了。说到这里,晏婴又向他父亲发问道:父亲大人,您说,那一对年轻人能够成为夫妻吗?

  晏弱答道:这个很难说。关键要看男方父母的观念或者态度了。

  晏婴继续追问道:父亲,如果男方是咱家,您会打破世俗观念,同意这门婚事吗?

  晏弱走过来坐下答道:不一定。

  晏婴吃惊了:为什么?

  晏弱道:主要看姑娘的人品如何了。如果她知书达理,人品贤淑,为父一定同意;可如果反之,那她不适合咱家。

  父亲大人,谢谢您帮我释疑解惑。我,现在犹如走出迷雾,已经看到阳光了。我也知道该怎么做了。晏婴站起身来,激动地说道。

  听到这话,晏弱激醒过来了,他微笑道:哦!原来那男方是指你啊。好小子!你也学会用假设来蒙考大人了。

  晏婴调皮地吐了一下舌头,然后坦白道:父亲大人,我刚才是有所假设,但假设跟实情差不多,我不是考你,而是请您释疑解惑,帮我过关呢。

  晏弱道:为父明白了。为父的态度是:只要你自己认为合适,那你就免虑世俗观念,勇闯临近关口吧。为父再送你一句话:有义者无畏,有情者易成。

  晏婴品味着父亲的话说道:有义者无畏,有情者易成。父亲大人,你送孩儿的高妙之语,孩儿记住了。孩儿今天有事要出去,就不陪您了。

  说完,晏婴充满信心地走了。

  晏婴出了门,直奔孟青儿家。

  进了孟家院子,只见孟青儿正坐在屋檐下的石阶上托颐沉思,跟以前判若俩人。

  晏婴故意放重了脚步,让她听见。

  孟青儿闻声转过脸来,看见晏婴来了。没有打招呼,又索性低下了头。

  晏婴也故意不说话,径直走到孟青儿身前,微笑地凝视着她,逼使她感到害羞,让她感受来自钟情者的执著与勇气。

  可孟青儿却依然低着头,若无其事,沉默片刻,她终于开口了:婴哥,你走吧!什么也不要说了,说了也没用!以后也不要来了!我不想见你!

  晏婴顺着她的话说道:我今天就不想来了。可出了我家府院,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啊,走啊,穿过大街,走过小巷,经过闹市,转弯抹角,到了田穰苴的大门前,正准备进去,没想到铁将军把了门。无奈,无聊,我就继续在明晃晃的日头下信步走啊,走啊,本来没有进入孟青儿家的意思,没料到,鬼使神差,身不由己,进了一家朴素的院子,还看到一位芳容秀发、优姿美态的妙龄姑娘。乍一看,仙女下凡;再一看,似曾相识;近前瞧,吃了一惊:不似相识,却胜似相识;想要忘记,却实难忘记!

  晏婴话音刚落,孟青儿叫了一声:婴哥!然后猛地站起,抱住了晏婴的双肩。随之,孟青儿珠泪落下,泣声嘤嘤。她一边哭泣,一边问道:婴哥,我家是街头摆摊的小商人,你家是在朝为相的大官人,难道,你家不讲究门当户对吗?你父母不看重身份地位吗?

  晏婴回答道:我问过我父亲了。他说,只要我自己认为合适,就要勇闯关口。他还送了我一句格言:有义者无畏,有情者易成。别哭了,青儿。

  婴哥,你家都是开明人。我孟青儿有幸呵。青儿摸了眼泪,继续抱着晏婴双肩说道。

  晏婴说道:青儿,你是知道的,我父亲虽在朝为官,可家风传统、朴素,你若跟我成亲了,我还怕委屈了你呢。

  孟青儿回应道:婴哥,我苦不怕,累不怕,就怕不是我喜欢的人。

  晏婴也激动了:青儿,既然你说了这话,那我可要娶你了。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呵。

  青儿松开双手,站直了,严肃问道:婴哥,你真的要娶我吗?

  晏婴认真答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娶你进家,契合我意。

  青儿羞赧说道:君子娶我,梦寐以求;情投意合,可成佳缘。

  晏婴轻轻说道:青儿,你真好。今天回去了,我要让父母托人向你家提亲。你也要把我们之间的事,提前告知你父母。对了,青儿,你觉得,你父母会同意我俩成亲吗?

  青儿答道:只要你家愿意,我家没意见。

  晏婴高兴道:这样就好。

  青儿这时想起了什么,又说道:婴哥,我想到街上走走,顺便买点东西,你陪我出去吧。

  晏婴应道:好呵。

  说完,俩人携手出了大门。

  临淄城是名副其实的海内名郡。也是名实相称的繁华大都。王宫中有壮道阔阶,有华台美阁,有金殿丽宫;大街上有闹市热街,有货店物铺,有顾客游人,有猴耍狗跑……

  晏婴跟青儿来到大街上,入店出铺的逛了一会儿。又碰到一处耍猴逗乐的,看得人开怀大笑;还看了一家舞枪卖艺的,功夫让人拍手叫好。俩人边走边看,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返回后,在孟青儿大门外的僻静处,晏婴轻吻了孟青儿的芳唇。

  孟青儿脸儿绯红,她还愉快地说了一句:婴哥,我等着你托人提亲来。

  晏婴最后应声道:好的。我回去了。

  俩人这才分手作别。这真是:相恋情佳时,依依惜别难。

  晏婴回到家,当天就跟父亲提了向孟家提亲的事。

  晏弱一听说提亲的对象是孟青儿,他十分满意。当下,老俩口商量决定,让邻居李家女人来当提亲人。

  李家女人是个热心肠的人。男大当婚。她一听说晏家要为公子谈婚论娶了,自然十分乐意当这提亲人或者说是大媒人。

  在李家女人的来回跑动下,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没几天就看了男女双方的生辰八字,下了聘礼,并且订了婚。这中间很是顺利,没有一样有驳拦。

  接下来,择了良辰吉日,开始准备结婚典礼。这边请鼓班、备喜宴、订花轿、置洞房;那边置嫁妆、备酒席、送喜帖、扫庭院。喜事临门,晏、孟两家都忙得不亦乐乎。

  大喜之日,早上,作为新郎官,晏婴穿了新衣,披红挂绿,精神抖擞。

  上午,他坐着装饰着红花和彩带的马车去迎娶新娘。

  中午时分,晏婴将打扮一新、光彩照人的新娘子孟青儿用花轿娶回来了。

  新郎、新娘一下彩车和花轿,院里顿时爆竹升空、鼓乐齐鸣。

  接着,在司婚的主持下,新郎、新娘行过拜天地、拜父母、拜对方这三拜大礼,然后,进入喜宴席,分别给亲戚、朋友行了敬酒之礼。最后,新郎、新娘被送入了装饰一新的洞房。

  在洞房内,红烛在案,喜字装墙;嫁妆上柜,锦被叠床。

  晏婴因为多喝了点酒,脸有点红,头有点晕,身体有点摇摇晃晃。他摇摇摆摆走到坐在床边的新娘子身前,醉声醉色说道:青儿,我……我要看……看你。随之,伸手揭了新娘子的红盖头。抹眼一瞧,只见孟青儿芳容上两串珍珠莹莹滚落,不禁吃了一惊。

作者感言

好诗如钻石

好诗如钻石

晏婴因为多喝了点酒,脸有点红,头有点晕,身体有点摇摇晃晃。他摇摇摆摆走到坐在床边的新娘子身前,醉声醉色说道:青儿,我……我要看……看你。随之,伸手揭了新娘子的红盖头。抹眼一瞧,只见孟青儿芳容上两串珍珠莹莹滚落,不禁吃了一惊。

2018-11-09 10:1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