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魔法少女之逐渐黑化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我错了

魔法少女之逐渐黑化物语 换盏 4065 2019.10.21 23:06

  “长安?在那里。”小汐精神力敏锐,宽阔绿草如茵的地表,天光斜斜的打在地面一处黑影上,昏暗的人形影子,如小破球的死亡现场,警察用粉笔涂抹出的人体描边。

  “不要过来?”长安哽咽的声音,在小汐心间,猛地炸裂,声音化作了实质,刺向心脏,针尾都深深扎入了,小汐不由自主,被这声音生生叫停了下来。

  “对不起,我不该瞧不起你的。”

  长安的声音,再次低泣耳边,但这声音,仿佛是单独对着小汐说的,身后随小汐纵跃跟随的刘子隆,察觉了小汐的异样,警觉躲进树梢顶端,居高临下,环顾四周。

  他看见了小汐惨白的脸色,小汐的精神力比他强不是一分半点,他已经与战斗间,有了明确的体会。

  她精神力感知探查到了什么?以至于,这般失态。

  当他从手臂终端界面发现长安的血条在飞速下降,他顾不得身体僵硬,开始剧烈颤抖的小汐,冲了过去。

  然后,他终于明白了小汐,为什么陷入那般失措的境地了。

  她到底还是一个女孩啊。

  长安,静静的躺在魁地奇草坪上,因为她被凌迟了,是的,如同古代失传,遭新时代帝王抛弃的那种残酷刑法,彻底的凌迟,无数的碎肉,如被人故意,泼洒四周,到处都是,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碎肉,猩红的血液,由于太过悚然,被大脑自我保护自动和谐化成一团一团黑色墨迹那种,内脏,四肢、肠胃、心脏,白色的筋与粘稠的肉,割不断的连在一起,唯有一颗沐血的头颅,躺在最中央,充血的瞳仁,被割掉了眼皮,特意张望着两人方向,张望着站在她面前的刘子隆,血泪横溢。

  刻意的痕迹,是如此明显,如同猫戏弄老鼠般,拨弄着将死的尸体,温度缓缓的下降,她HP还剩30,还没有死去,瞳孔光尽管处于涣散,可是,这该是多么痛苦啊。

  她还能说话,由精神力发出的,但是,只有精神力强横如小汐,才能接受到她剧烈波动所发出的悲鸣。

  “对不起,我好痛苦...........”

  “对不起...........一定是我太任性了.........”

  “这一定是梦对不对................”

  小汐浑身剧烈颤抖,蹲下身抱着头,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幻形之术不稳定的出现了紊乱的魔法流,整个身子原地卷缩起来。

  “别说话,我听不见,我知道,后面那个女孩,听得见。”刘子隆蹲在长安已只剩下头颅,血泊中的长安眼前。

  用手,遮住了她的视线。

  小汐精神力余波接收到周围的消息反馈,诧异的发现,刘子隆反而出乎意料的镇定。

  虽然他的手,紧紧的握着,但他依旧伸出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温柔的,抚摸,一双青筋突显的手背,挡住了她眼前,如地狱般恐怖的景象。

  全是她自己的血肉,现在没了,因为有我。

  “长安,你知道吗?”刘子隆说,“我喜欢你,一会儿你回到现实世界了,记得,不要拒绝我了好吗,我想,一辈子爱你啊。”

  泪水,无声从他眼眶狂涌,“很快就结束了,看见了吗,星光传送阵已经出现在你周围了,很快就结束了。”

  “我爱你,不要告诉别人,竟然在V世界里,看见你这个样子哭泣了哈哈。”

  “我最爱你了.........”

  “嗯.....我也,最爱你了。”

  后面那句话,刘子隆没有听见,嘴型被他的大手,遮住了,但小汐的精神力,正疯狂暴涨,和空气里所有的元素,强行形成了连接,闭上眼,她也能看见无数的画面,被切割,进入她即将失控的精神风暴里,旋转,燃烧..........

  长安HP值彻底将至冰点,长安赤红的眼,神光彻底消散,化作了头颅内部的血污浊化的黑洞。

  刘子隆伸手小心翼翼捧起她的头,放入自己的空间构装里,重新抓起旁边倒插入泥土的巨剑。小汐忽然看见,那不是2级构装,而是和她的武器一样,是罕见的3级构装武器,平时魔力没有被充分灌输,所以显得朴实无华,而现在,金花边的纹路近乎无形之刀削砍着雕刻出来,刘子隆平静地站起,巨剑电芒窜动。

  刘子隆回到小汐身边,泪水被他魔力蒸发干了,故作无事状笑道:“嗨,别装了,我知道,你是用幻形魔法伪装了自己的真正实力的,现在,紊乱的魔力流已经很明显了。”

  “咳咳,我也一样,这把剑,可是很厉害的。”

  “我本来发过誓,再也不用它的。”

  刘子隆盔甲忽然崩裂,除了手中的巨剑,一股气劲以他为中心,横扫四方,2级构装纷纷化作腾蛇一般,自主撞进巨剑的剑背里,任由它吞噬。

  像是,提前专门为它准备好的祭品,不然,怎么可能区区这点,便足矣使之进化。

  4级构装。象征黑色的魔力脉冲,自剑身跳出,蛰伏于暗处的魔物们,感受到了他增强的魔力,骚动起来,集体释放它们的精神乱流,瞬间,五颜六色,方块形装的大朵斑斓色调状的透明物,如倾盆墨水兜头打下,魁地奇草坪骤然旋转,凹陷,小汐触不及防,被几秒钟加速到扇叶开至最大风力的高速,抛到十米天空。

  走马灯般的魔法流,在身下地面上滑动,违背科学定律的景物。小汐表面皮肤喷涌的魔力,如同被无形之刀,一道一道惨白身影的诡秘之物,划破肌理,拉出十几米的黑色飘带,幻形魔法消失了,绝世的容颜被这狂潮洗礼挡住,刘子隆主动跃下,想来救恍若陷入囹圄的小汐,Z形剑光,一气呵成将一切斩断。

  白色人形之物,发出诡异的嘶哑笑声,它们每一个人,穿戴着老师的魔法斗篷,白色象征着牧师职业的他们,手握十字架仿佛要审判自己成绩不好的孩子,人形生物,头顶却长着一颗方形终端显示屏,记刻魔法不断回朔着,长安身死前的一段时间,被拖入了时光流,小汐与刘子隆十分钟的时间,对于置身于时光流的长安来说,却是漫长的三天三夜。

  对于小汐来说,那是和电视机没什么差别的物什,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长在它们脑袋上,扭动着诡异的舞步,滚动着血腥之极,长安声声凄惨叫声的画面,最终她崩溃麻木,眼睁睁从头到尾,看着自己凌迟全场。

  小汐使劲的闭上眼,没有用,精神力濒临失控的她,眼睛不再有用,精神力背主的,不断主动接收着周遭故意给她播放的魔物们展现的视频。

  她没有想到,真正的魔法,会这般完全和她在小破球所看见的玄幻小说截然不同,她的求饶喘息声道崩裂与魔物们沙哑的笑混同一起,如同利刃,沿着小汐的听觉神经,一路切割。

  小汐感受到了头顶的触觉,温暖的,就像父亲摸着孩子。

  视线天旋地转,骑着白色魔鬼的木马,被一道一道剑光绞碎。

  “不要失控!”刘子隆低吼道。

  他无视了小汐难以用笔墨形容,又因魔力失控,不住四溢离开体表喷涌的黑色飘带状的魔法脉冲。

  这是进入了V世界魔物群的集体精神所制造的里世界了吗?

  奇迹的,小汐被他的声音唤回。

  她想起了自己父亲的声音,磁性的,总在她与小破球,成绩考试考得特别不好,离家出走总是愚蠢躲在楼顶太阳板下的机房里,父亲轻车熟路打开门不责怪的表情,反而使她更加难过。

  父亲抚摸她额头的温度,是如此相像,和此刻刘子隆的背影,恍惚折叠在了一起。

  “对不起,是我拖累了你.........我没有想到,传说中的绯红剑魔.........会是一个魔力容易失控的小女孩。”刘子隆扭过头,侧脸被浓墨重彩的魔力流稀释模糊了,“你果然和同人漫画里的小汐一样呢,冰冷的外表下,到底,还是一个和长安那种,拥有着人类最普遍的娇弱一面。”

  一个四肢像是被护士强行用针线粘合在一起的人形物什,顶着播放着血淋淋凌迟现场的电视机,猛地贴近想要抱向小汐,让她的眼和自己零距离紧贴,刘子隆一剑横劈斩下,黑色的血从它拦腰斩断的身子喷涌如雾。

  只有诡异的沙哑笑,没有惨叫,成千上百的笑,组合在一起,像是一场盛大的晚会。

  五颜六色浓墨重彩斑斓华丽的魔力流与魔物们集体制造的里世界交融蠕动,简直就像,群魔乱舞的派对。

  刘子隆再次举剑,小汐见过不少把剑了,与排位竞技赛里,大多数佼佼者,段位越高,于夏国,越是手持剑形构装的魔武士,一手爆破独属于自己属性,或者冰,或者火,或者自然之力,元素召唤陨石降临,指令大地乱石丛生,剑便于魔力流前呼后拥中,化作中军夺帅之将,全军出击决一胜负。

  他手中的剑,是小汐第一次见到的4级构装,黑色的魔力,仅仅是看见,都沉甸甸压进了小汐的心里,那是大魔法师也要畏惧的力量,可在明显不具备大魔法师实力的他,只是勉强借助构装,短暂提升强化至正式魔法师魔力值的他,本不该他能搬动的力量,如同大山握于幼童之手,好像玩具一样轻盈,长剑疾射出剑,平静的眸子里,是飘忽泛荡着,无匹疯狂的仇恨。

  小汐忽然看见,自己身上的构装,怎么吞噬起自己身体里溢散出体,混合着灵魂碎片的精神力。

  很奇怪的是,虽然灵魂在崩溃,记忆力再淡忘,现在却很舒服,一种死前的安乐幻觉吗?她的眼睛逐渐迷离,想要睡去,视野里,只有走马灯,木马,顶着电视机的白袍导师魔物,黑色魔力像风暴一样,电芒闪烁在刘子隆手臂构装上,黑色的,与小汐自己周身,也被黑色吞噬淹没的景象。

  整个世界,都快朝着灰暗,浓郁得化不开的黑暗,陷去了。

  “别睡,我会带你出去的,其实你真的好弱啊!我本来还打算指望你的啊!”

  “要是现在这一幕被终端绯红后援团的粉丝们知道,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肯定会被他们喷惨啊。”

  “我也会变成无从解释的家伙了,他们肯定会说,这是谁呀,居然敢对我们心目中的公主殿下英雄救美。”

  “总之,你不要失控就好,外面,还有很多很多,爱慕你的人啊。”

  刘子隆整个人悬浮在了半空,化作高速旋转的绞肉机,嘴里还在啰嗦不休,小汐心中触动着,胸口随着他的言语起伏,复苏,血液升温,加热.....

  为什么啊,这个异世界,真的就像动漫里面的那些脑残一样,尽做一些无用的傻瓜之事。

  脑残!

  笨蛋!

  真傻。

  小汐笑了。泪水夺眶而出,卷缩的身子,如同虾米,微微颤抖的样子,失控感渐渐平复了,她依旧没有伸展显示自己已没事了,是因为她第一次,不想被人看见自己目前糟糕的形象。

  如她精神力回缩反馈来的信息,刘子隆果然依靠自己,用4级构装夸张的以马赫为单位地速度,强行将魔物们开启的里世界片片砍碎。那些魔物们全部化作了他毫不留情,快速而力道如山崩的剑斩剑花血流,魔物们的体内液体是绿色的,泼洒出的长长血柱,小汐看得出,他内心的仇恨远远没有缓解。

  如同他,轻而易举看穿小汐失控后,毫无防备的心灵情绪。

  “还要..........彻底毁灭这个频道吗?”小汐问道。

  “也许,没有必要,先出去吧。但这里的主人,似乎没有打算放过我们呢。”刘子隆说。

  ???小汐脑袋里还有失控前奏刚刚消退的嗡鸣尾音,分析思维还不够清晰,难以解析他话语中简单的词境。

  直到,环顾四周,自里世界出来后,长长的透明蠕动体,滑过红色光影,便映照成红色,穿过橙色轮椅图像,便染成橙色,不止一个透明蠕动体,魔物浪潮,再次出现。

  它们并不是刘子隆真正提及的主角,他几下便能全部消灭,这里真正的主人,被惊醒,投向了来关注的目光。

  有光出现,如聚光灯投射在两人身上,两人变成了这处频道唯一的主角,魁地奇草坪上,魔物与尸体,全部黯然失色,只有资格做陪衬的它们,缓缓游动。

  是长安的灵魂体,被木偶线缠缚着登场,如死前凄惨的形状,被无数环绕在她身边小护士形态的魔物们强行捡起凌迟散落四周的血肉碎片粗陋凑在一起的,支离破碎没有眼皮的她,绝望而期待的看向小汐,与呆滞的刘子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