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杀手妈咪总裁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手怎么了?

杀手妈咪总裁爹 西米西西 2050 2019.03.16 08:51

  墨厉延看着那个在角落的女人,她似乎不是睡着,而是昏过去了,因为她几乎是没有意识的,睡着的人同一个姿势久了,是会下意识的摆正的,但是她没有,近二十分钟没有一丝动静,他有些不安的给卓越打电话,“你让皇甫到半山别墅一趟,阮小鸢好像昏迷了。”

  “我马上让他过去。”卓越听出来墨厉延的紧张,挂掉电话后马上给皇甫昊辰打了电话。

  墨厉延回去开门,看到角落里昏迷的阮小鸢,眼眸中满是怒色和心疼。

  怒的是那些人,居然把他捧在手心的宝贝弄得这么狼狈,疼的是这些都要她一个人承受,他不能帮她分毫。

  墨厉延小心翼翼的将她从地上抱起回到房间,将她轻放在床上,然后去浴室热了毛巾替阮小鸢擦干净满身是汗水浸湿的身体,才拿了睡衣小心翼翼的替她换上,大手覆在阮小鸢额头,才知道她是发高烧了,难怪会昏迷。墨厉延拿起阮小鸢的左手,想看看到底伤了哪里,哪知一碰到她的左手,阮小鸢整个人抽搐了一下,脸色又白了一分,眉头紧蹙,迷迷糊糊的呢喃了句,好疼。

  墨厉延不敢再乱碰,只能等皇甫昊辰过来。

  “人呢?我看看是哪家小姑娘。”房间外传来皇甫昊辰爽朗的声音。

  “别废话,她发高烧了,赶紧过来看看到底伤哪里了!”墨厉延低吼,一整晚看着阮小鸢哭完又昏迷,还不知道是怎么伤了,他已经没有耐心了。

  皇甫昊辰和卓越一进来就看到墨厉延半跪在床边,握着床上那人的手,眼眸通红,有担忧有心疼,还有些许愤怒夹杂在里面。

  卓越看到阮小鸢虚弱无意识的样子,心中一沉,这个女人到底经历了什么……顿时觉得心中有些懊悔,如果不是他们不信任她,以为她都是为了任务,或许,她是不必受这个苦的。

  皇甫昊辰看墨厉延这个样子,知道床上的女人非同一般,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他快速放下手上带来的药箱,走到床前,检查了一下,然后皱了皱眉,“她身上是不是还有其它伤?怎么发个高烧虚弱成这样?”

  墨厉延听到这里,声音有些沙哑的说,“她的左手应该有伤。”

  皇甫昊辰看了一下左手,撸起阮小鸢的衣袖,却发现手臂完好无损,挑了挑眉,检查一下阮小鸢的手掌谁知一碰到阮小鸢的手指,墨厉延想到刚才他碰到阮小鸢手指时她的痛苦,顿时紧张大喊:“你轻点!”

  与此同时,阮小鸢被碰到伤口,身体一颤,下意识的把手缩回去。

  皇甫昊辰一听,放开了阮小鸢的手,然后蹲下来仔细耐心的检查她手掌的每一个地方,最后看到她的指尖处那小而不见的针口,他是医生,平时不少碰针,自然熟悉针口的样子,然后再仔细看了看手指其它地方,他忍不住倒吸一口气,我的天。

  皇甫昊辰压下心中的震惊,“这小丫头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

  “怎么回事?”墨厉延抬眸,心中一紧,他了解皇甫昊辰,他不是一个大惊小怪的人,他见过也医治过无数的伤,是什么样的伤让他问出这句话?

  “她的手指被人用银针扎入过,很深,贯穿整个手指,而且下针的人下很精准,应该是个懂医的,因为每一针都绕开了筋骨,不伤根本,但是却贯穿整个手指,而且不知道给她用了什么药,所以她的手表面才没有红肿异样,但是看她疼痛的程度,很明显那人只给她保住手的表面,并不打算给她止疼,发烧应该是这伤引起的。十指连心,一针都要疼死了,这小丫头整个左手五个手指都被上了针,而且还要取下后不上止疼药,够受罪的,到底什么人这么恶毒。”皇甫昊辰都忍不住有些怜惜阮小鸢。

  懂医的,是阮小鸢的教官,鬼医,只有他,能这么精确的下针。

  墨厉延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对皇甫昊辰说,“知道了,你给她开药,除了退烧还要能缓慢止痛的,但是不要这么明显,只要比现在没那么痛就可以了,手上的伤暂时不用敷药了。”

  “她手上的伤不外敷药,至少还要等半个多月才能愈合,你确定?”皇甫昊辰觉得有些不可置信,看墨厉延这个样子应该是十分心疼这小丫头的,他舍得让她痛这么久?

  “嗯。”墨厉延觉得喉咙有些干涩,只能用这样见效慢的方法,手上的伤他不能知道,治了就证明他发现了她手上的伤,发现了就要追问她如何受的伤,她这么笨,编的理由肯定很烂,还要她花心思去想怎么圆谎,若不追问,以她多疑的性子肯定会想他是不是怀疑她了。所以没有发现她手上有伤是最好的事。

  “我知道了。我先出去给她配药。”皇甫昊辰看了一眼卓越,示意他一起出去。

  墨厉延抓着阮小鸢的右手,看着她惨白的脸色,目光再转到她左手上,心疼得将她的右手放在他的脸上,“小傻瓜,你那时很痛吧?”声音极其沙哑。

  “此时我倒是希望你那时追踪我是为了任务,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受罚了,他下针的时候你后悔吗?即使你出卖我也没有关系的,这是你的任务,我不会怪你的,你不是一向最惜命的吗?怎么这次就这么笨呢?”墨厉延通红的眼眶。

  阮小鸢迷迷糊糊中觉得她的手有些湿润,是谁在抓着她的手,是墨厉延回来了吗?她好想他……

  “墨厉延……墨厉延……”阮小鸢意识里这样想,嘴里无意识的呢喃出来,一声一声的,夺人心弦。

  “你醒了?”墨厉延听到阮小鸢喊他的名字,抬眸看向阮小鸢,却发现她还是迷迷糊糊的,根本没醒过来。

  墨厉延心中大痛,阮小鸢,你在等我是不是,你受伤的时候希望我在你身边是不是……

  “对不起……是我来晚了……”墨厉延眼中留不住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这声对不起,不知道含了多少的心酸和无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