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同人 从笑傲开始的诸天万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猛虎欲出笼

从笑傲开始的诸天万界 带上金箍 2914 2020.08.27 12:00

  这一夜,众人睡得都特不安稳,半梦半醒,总是担心敌人会杀上门来。或是在房梁,或是在床底,总是担心有别人会跳出来,然后取了自己的脑袋。

  “少镖头!少镖头!”

  天刚刚亮,林平之就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猛然惊醒,下意识的从枕头下抓了剑,紧紧捏住后,这才问道:“什么事?”

  “死了!马死了!”

  他说的这话驴唇不对马嘴,林平之没能听得明白,不过,他却已经听清楚了,叫自己的这人正是镖局里的趟子手之一。

  当下,也不啰嗦,穿好衣服,带好剑,林平之和他一起赶往了现场。

  死的的确是马,林平之的爱马小血龙,此已经横卧在地,早已气绝,身上却没半点伤痕。

  林平之向来都很喜爱这匹马,每天都要亲自为其梳洗,就算出去了,总得跑到几里他就会停下,就怕会伤了他。

  可如今,这匹马已经死了。

  林平之很喜爱这匹马没错,可对比昨天晚上死掉的几个人来说,那又不可相比了,林平之只觉意兴阑珊,这天大的祸事都是因为自己而起,为什么?那恶人不来一剑了结了自己,反而如此折磨镖局里面的兄弟姐妹叔叔阿姨?

  林震南见此,还以为林平之是在可惜爱马之死,便安慰道:“平儿,不用伤心,爹爹叫人另行设法买一匹骏马给你!”

  林平之正想解释,突然间又一趟子手奔了过来,气急败坏的道:“不好,总镖头不好了!”

  “甚么?”众人均转头望向了来人。

  “死了,都死了!”

  林震南正在疑惑究竟是什么都死了之时,又听那趟子手喘着粗气说道:“总镖头,昨晚咱们派出的兄弟一个也没回来!”

  “是有人死了吗?”林震南心中疑惑,昨晚他派出的人整整23人之多,怎可能被人全杀了?

  那人却是摇了摇头,道:“就在镖局附近我们已经发现了17具尸体,剩下的5人此时都未回,想必也已经……。”

  他没说下去,但无论是林震南还是林平之却都懂了他的意思。

  …

  “难道,福威镖局杨威江湖数十年,难道就要败在我的手中?”林震南沉默着走向厢房。

  “哐啷啷!”

  刚到门口,林震南就听到了一声脆响,抬头一看,只见王夫人左手抱着金刀,右手指着天井,大声骂道:“下三滥的狗强盗,就会偷偷摸摸暗箭伤人,倘若真的是英雄好汉,就光明正大的到我福威镖局来,咱们明枪明刀的决一死战,这般鬼鬼祟祟的干这等鼠窃勾当,武林之中又有谁瞧得起你?”

  林震南忙问:“是有什么动静吗?”

  王夫人冷哼道:“就是没什么动静了才骂,这帮狗杂种必然是怕了林家祖传的辟邪剑法与我这手中的金刀,才干出如此偷偷摸摸的鸟事。”

  王夫人话音刚落,忽听屋角有人嘿嘿冷笑一声,只见乌光一闪,一道暗器激至,当的一声,打在了金刀刀背之上。

  王夫人手臂一麻,拿捏不住,金刀脱手,当当几声轻响,金刀也然落到了不远处。

  “狗贼,拿命来!”林震南大喝一声,青光一闪,拔剑在手,生图一点上了屋顶,一剑向着角落扫去。

  他的这剑也是极快,已经是他平生中用的最快的一剑了,可等他长剑扫过,屋角却早也没了半点人影。

  又仔细寻找了会,怎么也找不到人影。

  回到天井,林震南仔细寻找那射来的暗器,却只是些碎石沙粒。

  林震南目光一凝,来人实力之强,生平罕见,就凭一些碎石就击落了夫人手中的金刀,这等实力,和传说中的飞花摘叶皆可伤人也相别不大了。

  王夫人捡回金刀,沉默着走回房中,林震南知她心中所想,她定然是要把易儿放出,然后再杀个天翻地覆,鱼死网破。

  若是昨夜,林震南也是这样想的,可现今见了那敌人的强大,他又隐隐为自己的易儿担心起来。

  易儿虽然厉害,但年龄也不过双指之数,怎的会是那敌人的对手?

  心中虽是如此想,但林震南却没再说些什么,盖因如今,这已经是最后的办法了。

  王夫人走进房内,绕过屏风,只在屋角一突起上轻轻一点,听咔啦啦的声响,房内暗门打开。

  林震南和林平之也相继入内。

  这是林家宝库,宝库内大多都是放些金银瓷器,但有一面墙,放的却都是些兵器。

  刀枪剑戟,样样俱全。

  王夫人直走到兵器架前,抬手取了件黑鱼皮包裹起来的长剑,轻轻抚摸,对林平之道:“平儿,你带上这剑,去把你大哥放出来吧,我和你爹爹要召急镖局里的众人,莫让你大哥伤了他们。”

  林平之点头称是,接过长剑,拿过钥匙,一路小跑,向着目的地而去。

  林平之穿过回廊,走过拱桥,不一会儿,那间孤独的小院已然近在眼前。

  掏出钥匙开了院门,林平之正要走近,但不知是不是着急的原因,脚下竟然一滑,整个人向着前方扑去,手中的长剑和院中小屋的钥匙尽皆抛落而出。

  “唔!”

  林平之挣扎着爬起,正要前去拾捡钥匙,可只觉眼前一花,院中竞立了个人,如今房门和铁链的钥匙已然被他抓在了手中。

  只见此人头上缠了白布,一身青袍,似是斯文打扮,却光着两条腿儿,脚下赤足,穿着无耳麻鞋,赫然与那天死在自己手中的汉子打扮相同。

  “坏事!”

  林平之见此,心里哀嚎了一声。

  “母亲是让自己前来释放大哥,可如今钥匙让了敌人拿去,自己不是对手暂且不说,大哥就算有天大的本事,如今也被链条束缚着,当真如那待宰的羔羊,只有等死了。”

  果然,林平之才刚这样想,在这小院的屋顶上竟然又簌簌的飞下两人。

  这两人速度都是极快的,林平之未及反应,就让人家拿捏了脉门,点了穴道,全身上下不得半点动弹,只有口还勉强有些知觉。

  林平之知道自己今天绝对是走不掉了,大声骂道:“狗贼,那姓余的汉子是我杀的,有什么招数尽管向我使来,我自一人承担着,若是叫喊半声,我便算不上什么英雄好汉。”

  林平之这话说得通透,已经表明,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若是这恶贼想要报仇,自是拿了自己的命去便是,何故连累他人?

  可几人又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只听那率先接住钥匙的汉子哈哈大笑道:“我们来这福州府好玩又好笑,和你们玩了这么久的猫捉耗子游戏,想想也该结束了。”

  又听,抓住自己手臂的另一个汉子叫道:“不过,我们一直很好奇,你们福威镖局留的后手究竟是什么?”

  “哈哈!”

  话落,三人均大笑起来,全然没有报仇的那种悲伤感。

  林平之听此,心中又是一急,若是让这几人见到了大哥,那大哥岂有命在?

  林平之道:“什么后手?房内是我大哥,他是个傻子,和我们之间的仇恨全然没有半点关系,还请放了他。”

  “哦!你大哥?”

  三个汉子听得此话,面上先是一喜,紧接着却又一垮,喜的是。这一次出手竟然连抓了两位福威镖局的重要人物。悲的是,竟然是林平之的大哥,那想必也是不能杀死的了。

  林平之回道:“对!他是个傻子。”

  “哈哈!是傻子那就更好玩了!”三人又大笑了起来,杀是不能杀,但玩玩?总行吧!

  接住钥匙的那位汉子离房门较近,他也不用钥匙,直接抬手一掌,轰向了房门。

  “咔嚓咔嚓!”

  他这一掌用劲特大,一掌过后,房门直接被其打碎,一条条一缕缕散落到了各处,露出一个大洞来。

  “走!”

  三人走进房门,却突觉身体一冷,仿佛被一条极其恶极其毒的响尾蛇盯上了一般。

  “咔啦啦!”

  铁链摩擦声响起,将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斯!”

  只是一眼,三人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在黑暗中,两只猩红猩红的眼睛直射三人。

  就是这么一双眼睛,三人却从来没有觉得死亡会离自己有这么近。

  “还好!他是被铁链锁住的!”

  惊悸之余,三人又忍不住庆幸,庆幸,眼前的这位,竞然是被八根铁链牢牢锁住的。

  “这福威镖局真是作死,有如此高手不用,竞然锁住了他,也难怪会被我青城派所灭。”

  三人庆幸,可,结果真的是这样的吗?

  高手,任何一个高手,只要不是被人穿了琵琶骨,那再危险的境地他也能逃出来,何况,林易之手中已经捏了柄剑。

  那柄林平之带进来的剑。

  那剑,竟不知何时,到了他的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