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同人 从笑傲开始的诸天万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君子与小人

从笑傲开始的诸天万界 带上金箍 2029 2020.09.01 02:41

  且说林平之说了岳掌门以至前厅,便叫了岳灵珊收拾了行李,带上药品,纱布,往前厅回赶。

  一路上,两人都很沉默。

  林平之忍不住问:“灵珊,我们今后还能见面吗?”

  他问完这话,却又是一顿,今后?还有今后吗?大体自己这条命今天应该就要交代在岳先生手里的了。

  岳灵珊听了此话,却不知为何,只觉心里空落落的,按理说,爹爹来寻自己,自己回了华山,见了多日不见的母亲以及大师兄,心里应该是高兴的,可是这种离别愁绪又究竟是因何而产生?

  岳灵珊强打着笑脸笑道:“小林子,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等我养好伤了,我就来看你,到时候你可得陪我玩啊!”

  “好,好的!”林平之笑了,岳灵珊记得他,他就是死也值了。

  来到前厅,岳灵珊老早就看见厅中站有一人,此人轻袍缓带,一身正气,虽是背对着大门,可确然是自己父亲无疑。

  “爹爹!”

  岳灵珊一声惊呼,人影一闪,已经扑进了岳不群的怀里,想起这一个月以来的坎坷与生死间的徘徊,眼珠里的泪珠止不住的冒了出来,不一会儿就哭花了小脸。

  林平之紧跟着走进,不过却有些疑惑,岳先生刚刚盯着这墙上,是在看甚么东西吗?

  林平之往那墙上望去,墙上也没什么东西,除了两幅古画,剩下的,就是自己前些天从大哥房间内拿出来的那柄木刻凌霄剑了,如今剑的模子已经刻了出来,木刻凌霄剑便被林平之便将它挂在了此处。

  林平之没多想,只以为岳先生为人君子,这文采想必是不菲的,往那墙上看去,竟然是在看这些古画真迹。

  岳不群寻得爱女,心中自不胜欢喜,但他常时都是板着脸的,如今又有外人在场,忙将怀中哭泣的岳灵珊推出,呵斥道:“珊儿,这么大的人了还毛毛躁躁,成何体统?”

  话音未落,手却碰到了岳灵珊的伤口之上,尽管岳灵珊忍着没叫,但毕竟是自家亲生的女儿,身上多一块肉,少一块肉,这么明显,他又怎地看不出来?

  岳不群脸色猛的一变,双眼一凝,杀气毕露的道:“珊儿,你的手,你的手怎么了?是有什么人对你出手了吗?”

  他这从淡然自若到杀气毕露的展现,看得林平之是心惊肉跳,是了,就算他再怎么温文尔雅,但他毕竟是灵珊的父亲,这天底下又有那一个做父母的看到自家孩子如此伤重而淡然视之?

  见岳不群发怒,岳灵珊忙道:“爹爹,我的手没事,只是受了些伤,过些日子就能和好如初了。”

  林平之听得此话,却是苦笑,岳灵珊身上是被切下了一块肉,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伤口,是伤口还可痊愈,但少了肉,伤口虽能结痂,但那只手却实实在在的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灵活了,这伤,别说过些日子了,就算是一辈子,也不可能养好,这也是林平之觉得最亏欠她的地方。

  岳不群仔细盯着岳灵珊瞧了瞧,见她脸色不变,以为不假,便没深究。又问道:“这些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二师兄呢?你二师兄哪去了?他怎的不好好护住你?”

  林平之最怕听到的就是这句话,可岳不群还是问了出来,那华山派的什么劳什指路已经被大哥杀了,这件事就算瞒得过一时,也不可能瞒得过一世,更何况,林平之也不想瞒。

  林平之抢在岳灵珊前,答道:“岳先生,发生的什么事我最清楚,还是我来说吧。”

  “小林子?”岳灵珊心中五味杂陈,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了,小林子待她极好,她不忍伤害,可二师兄呢?二师兄从小到大就像一个叔叔伯伯一样照顾着自己,如今他被人杀了,自己知道凶手,却隐瞒不报,那是不是太对不起二师兄了?

  岳不群道:“哦,竟然贤侄最为清楚,那还是请贤侄说来听听。”

  林平之咬了咬牙,心道:“我对大哥虽然印象不好,但他终究是我大哥,我却是不能出卖他的。”

  便道:“实不敢相瞒岳先生,你那二徒弟也被我一剑杀了,灵珊妹妹身上的伤也是我造成的。”

  听的此话,岳不群和岳灵珊面色都极为精彩。岳不群发愣,他实在是想不到会是这个答案,而岳灵珊?她的面色却更复杂了。

  杀人的明明是剑魔林易之,但小林子却将一切都扛在了身上,宁死也不肯出卖其大哥,没看错他,果然是真君子。

  岳不群道:“贤侄莫要开玩笑了,这种事,可开不得玩笑。”

  林平之道:“我今日所说的话,句句属实,没有半点虚假。”

  林平之说得此话,面上却忍不住一红,想他林平之,何曾有这种面部改色说慌的时候。

  岳不群却是紧皱了眉头,问道:“是你杀了德诺?”

  林平之答:“对!是我。”

  岳不群又问:“是你伤了珊儿?”

  林平之又答:“正是小侄。”

  岳不群再次确认道:“是你杀了我的二徒弟,并且伤了珊儿!你可承认?”

  林平之道:“小侄承认!”

  “哈哈哈哈!”岳不群突然抬头哈哈笑了两声,低头再次问道:“如此你便承认,就不怕我杀了你?”

  林平之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人是我杀的,我怎的不敢承认?”

  话落,林平之伸直了脖子,引颈就戮道:“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一命抵一命,岳先生自取了我的性命便是,我绝无怨言。”

  岳不群好似也怒极,又道:“你难道就不怕我杀了你后,在将镖局上下屠戮个干净吗?”

  林平之道:“小侄并不担心,想来,以岳先生的为人,必不会做如此残忍的事。”

  却在这时,岳不群却又哈哈大笑起来,赞到:“哈哈哈哈!好汉子!”话音未落,拔剑在手,也是一剑向着林平之斩来。

  “小林子!”

  在岳灵珊的惊呼声中,只听吱的一声,剑身划过血肉,鲜血狂溅。

  这一剑极为快速,岳灵珊没想到,岳不群在上一秒还在笑,但他下一秒,竟然会突然出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