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同人 从笑傲开始的诸天万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京城

从笑傲开始的诸天万界 带上金箍 2103 2020.09.11 17:47

  “平之一但你若是握上了这柄剑,那你就握住了整个江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可想好了?”

  林易之怎么也没想到,和林平之才分开几天,他竟然就变成了这样。

  只见林平之沙哑着声道,断断续续的说道:“大哥,我已经想得够清楚了,灵珊是因我而如此,出手之人是那嵩山派左冷禅,这仇我要亲自去报。”

  林易之心中愤怒,那左冷禅自己没去找他,他反倒是先动起手来了,不过,平之既然想要亲手报仇,林易之打算暂且留他几天狗命。

  林易之点头道:“好,既是如此,我就到那京城走一遭,为你取来天香豆蔻,此行,你跟我一起,我教你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剑法。”

  “好,谢谢大哥!”

  林平之心中清楚,京城龙蛇混杂,高手众多,若是大哥不帮忙,天香豆蔻他是怎么也取不来的,因而,岳灵珊身上的伤势刚刚平复,他就启程来到洛阳寻找林易之。

  此去京城,天高路远!林易之有些放心不下福威镖局,遂给刚刚合作过一把的东方不败写信让其帮忙看护以后,这才放心出发。

  这东方不败倒是义气,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

  林易之一路上都在教导林平之武艺,和江湖中任何一个门派都不同,林易之不教他怎么运转内功、怎么演练剑法?林易之只教他杀人!

  江湖本来就是个残忍的世界,太仁慈了总是不好的,不是你杀人、就是人杀你,只有活下来的,才有资格炫耀。既然决定要进入江湖,那恩怨情仇,从此背在肩上,既然决定练剑,剑也该从此不再离身。

  林平之一直都是个仁慈的人,这样的人实在是不适合在江湖上行走,他只有成为一个残忍的人,他才是一个合格的江湖中人。

  林平之初时不忍,林易之就绑了些江洋大盗放在他身前,握住他的手刺之。

  时间久了,待两人到达京城之时,林平之剑法内力没什么增长,但他也经学会了杀人。

  学会了杀人,这也就够了!

  明朝首都在京城,地理文化就不用多说了,林易之兄弟两人初到,一则先就是寻找住处,安顿自身。二则,也要联系在京城里的亲戚朋友,看看还活着几个。

  林家在京城的确有那么一门远亲,当年远图公膝下育有二子,大子林伯奋在京城做官,福威镖局本来是该传到二子林仲雄手中的,可林仲雄死的早,因而林震南年纪轻轻就接手了镖局。

  嗯,这死的早的,就是林易之的爷爷。

  林易之小时候曾经见过林伯奋,只是后来天南地北,交流少了,慢慢的也就没了音信,林易之此番来寻,也想找找这位大爷爷。

  但林易之也没抱多大希望,记得以前看书的时候,老爹对林平之说过,林家三代单传,并没有什么兄弟姐妹,但林伯奋却又是真实存在的,如此说来,林伯奋可能也早发生了什么意外,又或者根本不能生育……。

  来到京城,找房子的事,林易之交给了林平之,林易之则开始在城中打听这京城都盘踞的什么势力。

  京城,其实只有一股势力,那就是朝廷,朝廷统管天下,江湖中人虽然瞧之不起,但也只是口头说说而已,对于朝廷,无论是谁,心中最大的还是惧怕。

  接下来就是东厂、西厂、锦衣卫了,东厂现在的总管是曹正淳,一身天罡童子功不容小觑,林易之必然要和他对上,因为天香豆蔻的其中一颗就在他的手中。

  西厂总管则是雨化田,这家伙,怎么说呢?只能说干得漂亮。

  至于锦衣卫?目前的存在感太弱了,基本上都被西厂和东厂掌控,其中最有名的,当属。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锦衣卫指挥使。

  除去这些朝廷鹰犬,在这京城之中还盘踞着一大势力。

  铁胆神侯朱无视的护龙山庄。

  ……。

  “呼!”

  林易之哪怕是自从听到天香豆蔻这几个字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这个世界可能并不是单纯的笑傲世界,可现在想来,还是觉得有些稀奇。

  林易之现在已经融合了李寻欢和燕十三的全部实力,像曹正淳雨化田这种,他有把握胜之,可若是对上朱无视,那就有些难办了。

  朱无视一身功力也近千年,林易之并不敢直言轻而胜之。

  林易之打听消息的时候,林平之已经租到了房子,在城北,一条小巷子中。

  “这间屋子很大,以前是个大人物住的,后来那个大人物回乡了,这房子也就空置了下来,每个月的房租三两二,如果手头不宽裕,三两也成。”

  房主姓蔡,大家都叫她蔡大娘,这人性格和蔼,或许是见林平之说话都不利索,心中怜悯,房租也没多要。

  林平之心里跟明镜似的,他现在是有点问题,但以前毕竟不是这样的,只从怀中掏出十两银子,递给了她。

  林易之道:“先租三个月的吧,这十两银子你拿着,不用找了。”

  林易之抬眼环视,对这套房子还算满意,房子虽处西北,但它向东走上几里就是长安大街,无尽繁华,但这却很安静,正适合林平之练剑。

  “哈哈!两位慷慨!”蔡大娘呵呵地接过银子,续道:“这房子空置了很久,家具怕是已经被蛇虫鼠蚁叮咬坏了,你们在这长期住下,却是要添置一些,还有在房间内布置若是不满意,也可找些工人进行修缮。从这出了门,往左转就是集市,这些东西那都可以买到。”

  “嗯!”

  这位蔡大娘说的没错,房内朱网球节,有些门窗都已经坏了,确实得修缮一番。

  谢过蔡大娘,林易之打算到集市上看看,至少得买些锅碗瓢盆,床椅家具等。

  命林平之在家好好练剑,林易之却是又一人出了门。

  刚出大门,一对双红的喜字,就映入眼帘,林易之心想,这家必定是在办什么喜宴,只是,这房里安安静静的,却全然没什么喜闹的情形,莫不是这夫妻两人的亲眷家属全都死光了不成。

  心中这样想着,林易之却没什么一叹究竟的想法。

  左转没走多远,确实如蔡大娘所说,就是集市。

  林易之找了几个角力,从街头逛到街尾,需要的不需要的基本上都买了,又叫了一些泥瓦工匠,这才往回赶来。

  可刚进巷子,林易之眉头就是一皱。

  “平之这是在和什么人交手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