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同人 从笑傲开始的诸天万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追个寂寞

从笑傲开始的诸天万界 带上金箍 2163 2020.08.30 17:47

  林震南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世间究竟是怎样的疯子傻子?才能将家中必传绝学公布天下,而且,这门绝学还那么,那么难以启齿。

  王夫人也想不明白林易之此翻作为之用意所在,将辟邪剑法公布天下,破坏先祖名声暂且不说,这江湖上任何一个人,拥有这么一门绝学,就算自己不练,也还可以培养些死士护卫,好处自是大过坏处,可易儿竟以他人窥探为由,将之公布天下,这岂不是有些太过玩闹了。

  这个理由,王夫人是不相信的,笑话,易儿天资绝代,在江湖上又有谁敢窥探他手中的东西?

  想不通归想不通,王夫人却也跟着拔出刀来,和林震南一起飞身上墙,刀剑碰撞之间,已将这辟邪剑法毁得一干二净。

  事毕,两人再次上马,向西而去。

  两人一路快马加鞭,穿过林,淌过河,等到天明时分,两人也到了天门。

  天门城外,林震南却再次被眼前的这幕所气得发抖。

  在天门城城墙之上,又一篇辟邪剑法被刻录其上,如今也不是夜间,天明,乡下、田家,庄子里要进城贩卖货物的小贩却是早以将这面城墙围得个水泄不通。

  有那个别识字的,不知脑袋有坑还是脑袋有坑,竟还在大声朗读着这门绝学。

  林震南憋了半天,憋得嘴唇发紫,这才缓缓吐出两字:“逆子!”

  王夫人既怕他是气坏了身体,又为易儿担心,便道:“老爷,易儿肯定是在这一道的城楼上都刻录了辟邪剑法,如今天明,这剑法看过的,见过的不知凡几,就算我们毀了这雕刻,也挡不住天下的悠悠众口,非但如此,我们若是在此耽搁,易儿怕是早去得远了,我们不防暂且不管这辟邪剑法,打马前追,易儿轻功虽好,却也定然跑不过马的,我们自是去了他的前面拦他。”

  林震南冷哼了一声,虽然极其不爽,但此时也没有其他办法了,难不成,要杀人灭口,把这城墙前的人全杀光才行。

  且不说以两人的实力,能不能把这些人全部杀光,就算杀光那又如何?看过的不知凡几,有些人早已远去,这一去就如鱼入大海,怕是再也早知不到了。

  辟邪剑法的秘密已经被公布天下,这是个事实,林震南就算是不想接受也得接受。

  两人打马进人城,只在在早餐铺子前买了些面饼充饥,没做过多耽搁,就又再次打马出城,向着西方追去。

  这一走,就是半个多月!一路从福州追出,先过江西,再过福南,抵至贵州。

  林震南和王夫人中途已经换过好几匹马了,可每到一城,城楼上都有一篇辟邪剑法。

  这标志着,林震南和王夫人这半个多月以来的快马直追,却都是跟在了林易之屁股后面吃灰。

  林震南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自家这小崽子莫不是那夸父转生不成,也忒能跑了,这一身轻功究竟是练到了什么程度?才能让人追也追不上。

  这日,也至贵州黔东,又见一城墙上被雕刻了辟邪剑法,林震南却是停住马头,他已经在打退堂鼓了。

  盖因这一路上,福威镖局分号的异样已经被他察觉,一家两家分号被灭,还有可能是分号总管得罪了什么江湖仇人,被别人所灭,可这一路上,林震南所过之处,镖局无一完好,这也未免太巧了。

  这一路前来,易儿影子也见不到,可家中镖局事大,林震南是实在担心平儿一人处理不了这么多事物。

  王夫人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可这一路,看到的,听到的,却让她忍不住心寒。

  青城派枉为江湖名门大派,此番出手也太狠了,福威镖局上上下下,被其打死打残的不计其数,那余沧海当真是连猪狗也不如,先前还觉得易儿下手太狠,如今,王夫人也恨不得拿上刀剑,亲身参与砍杀敌人之中。

  林震南虽然打了退堂鼓,但,如今这万里长征已过了一半多的路程,眼看着目的地就在眼前,让他放弃,却又是不肯的。

  从黔东出发,再至遵义,到达了夜郎谷,往上走就是川西,眼看着,确实是没多少路程了,不防还是先拦住易儿那小崽子再说。

  打定主意,两人便又再一次出发,可不知是不是林易之力竭了,还是其他原因,这一路向北,一连三城,林震南却是在以没发现哪座城楼上还有雕刻了,两人彻底失去了林易之的行迹。

  如今以至贵州西北,此处地域临进川西,衣着打扮也大多相同,林震南和王夫人却早以看见了许许多多青城派服饰打扮的普通人,如今又见林易之失去行迹,均在猜想,易儿莫不是真如王夫人所猜想那般,见了这青城打扮的平民,误以为是青城贼子,在那个山沟盆地之中兴起杀戮,两人一时不察,怕是已经错过了。

  两人心中担忧,又仔细沿着来路回寻,一方面向江湖朋友打听,另一方面又像官府问询有没有什么血案发生?

  可又是一连三城,这一路上却都相安无事,并无什么血案、惨案。

  再次来到前些天停马的城头,林震南却忍不住被气笑了。

  两人向城中的江湖朋友打听才知,原来易儿根本就没进此城,此处留书过后,竟也折返,往衡阳而去,三人刚好擦肩而过。

  那衡阳城莫不是有什么大事发生?易儿要去哪儿?

  两人也是问询才知,原是那衡山派刘三爷厌倦江湖世事,广邀了江湖朋友,打算在八月十五金盆洗手,从此退出江湖。

  金盆洗手本不关林家甚事,那刘三爷在江湖上虽朋友众多,和林震南却是从不相识的。

  可他金盆洗手,广邀天下朋友,其中就有青城派余沧海,如今林易之折返衡阳,定是去杀了余沧海去了。

  林震南和王夫人想通其中关键,心身顿时一松,易儿即折返衡阳,那所担心的多造杀戮必然是没有的了。

  至于了余沧海及其弟子,林震南和王夫人却是巴不得他死了好,死了,就连瞧也懒得瞧上一眼。

  想罢,两人也不在追寻林易之,只快马加鞭回福州。

  ……

  林震南夫妇二人花半个多月追了个寂寞暂且不说,且说那福州府福威镖局,今日却是来了个了不起得的大人物。

  来人颊下五柳俘须,面如冠玉,一脸正气。轻袍缓带,右手摇着折扇,神情甚是潇洒……。

举报

作者感言

带上金箍

带上金箍

真的很佩服那些码字码的快的,别人一个小时写几章,我写一章要三个小时,一天两章六个小时,除去上班时间,都在码字了,为了断绝后路,我连演了六把王者,王者如今已经被封号了。

2020-08-30 17: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