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同人 从笑傲开始的诸天万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回雁楼

从笑傲开始的诸天万界 带上金箍 2017 2020.09.03 17:52

  田伯光死了,被人一剑杀死在了回雁楼。

  带回消息的是华山派的令狐冲以及恒山派的仪琳小师太。

  此时,回雁楼上已经聚集了许许多多的江湖人士,田伯光被称为万里独行,能打赢他的并不少,但是能如此简简单单就把他一剑给杀了的,这江湖上却不多,所有人都在好奇,究竟是谁,这么简简单单就将田伯光给杀了。

  “看,是君子剑!”

  “华山派君子剑到了!”

  在嘈杂的人群中,几道高呼声响起,人群从两侧分开,岳不群带领了些弟子走了进来。

  田伯光的尸体横卧在地,脖子上一条血线横穿而过,已经死了。

  岳不群仔细在伤口上检查了一番,这伤口极窄,显然,对手用的应该是一把非常适合杀人的剑,只有专门为杀人而打造的剑,伤口才能如此窄,如此一剑毙命。

  要说江湖上,谁有这样的剑法?岳不群想来想去,也实在是没有任何人能够对号入座。

  “冲儿,你说说吧,当时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岳不群从身后叫过了面色苍白的大徒弟令狐冲,颇为无语的问道,他无语的不是这件事,他无语的是,才分别几天不见,门下也接连有两个弟子身受重伤,重伤锤死,华山派的教育难道就这么差吗?教出来的徒弟在江湖上都是被人教育的份?

  令狐冲面容坚毅,剑眉薄唇,此时虽是受了重伤,却不见他有半分痛苦之色。

  只听他不卑不亢的道:“禀明师傅,是这样的,师傅命我和师兄弟他们一起下山来给刘叔叔金盆洗手祝贺,在半道上,却是遇上了恒山派的仪琳小师妹。当时,仪琳小师妹已经被田兄所擒,危在旦夕,师傅常常教导,说我们五岳剑派,同气连枝……”

  可他刚刚说到这儿,岳不群。却是不悦的开口道:“冲儿,那田伯光乃是这江湖中数一数二的大淫贼?奸淫掳掠良家妇女不知凡几,你怎能称如此称呼他?怎能如此是非不分!你和仪琳小师太这一路上的惊险这一段就不用说了,我却是从仪琳小师太那儿知晓了,你直接说重点吧,说这田伯光是怎么死的?”

  令狐冲性格最为豁达,豪迈潇洒,亦不拘小节,被师傅责骂,他并没当回事,不过,这一路上的磨难师傅竟然已经知道了,那定是不用说了,令狐冲又开口问道:“那徒儿就从坐斗那一段说起……”

  岳不群点了点头,道:“说重点。”

  令狐冲见父同意,便开口道:“那田……伯光武功高强,徒儿并不是对手,和他交手几招,徒儿已身受重伤,田……伯光虽然是个淫贼,但他为人豪爽,见我就算身受重伤,也不愿弃了恒山派的仪琳小师妹而去,便认为我是个好汉子,这才有了坐斗这一赌约。”

  令狐冲这话有些卡壳,只因他每次说到田伯光的名字之时,总是想叫田兄,师傅的话他虽未在意,但当着师傅的面,他却是不敢说出来的,因此,就些卡壳。

  令狐冲咳了咳,有些虚弱的道:“我们约定,就坐着打架,谁先离开椅子谁败,徒儿正面和那田伯光交手,定然不是对手的,坐斗一事,我心中早有定计,定然不会让那田伯光赢了去。”

  “可我们才刚交手,那田兄……田伯光一刀向我劈来,我正想用我们华山派的白云出岫和有凤来仪两招剑法相迎,却只听噗的一声,一丝水珠儿就溅落在了我的脸上。”

  令狐冲边说边比划,在场的各位江湖人士,却都想象出了当时的风险。

  “徒儿伸手去抹,还在疑惑究竟是哪儿来的水珠儿时?却只见了田伯光好像遇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一般,飞速的从座位上站起,转身欲逃,搁这没走两步,就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徒儿上前一查看,已经被人一剑削喉,这时徒儿这才发现,溅落在我脸上的哪是什么水珠儿?分明就是田伯光身体内的血液啊!”

  令狐冲边说边比划,甚至连田伯光倒在地上的模样都模仿得惟妙惟肖,可笑可笑。可在场的江湖人却没一个人笑得出来,那田伯光,人品虽低劣,却实打实的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好手,竟如此简单的就被人给杀了?

  岳不群皱眉问道:“那出手的人你可曾看见了?”

  令狐冲摇头苦笑,道:“徒儿实力低微,别说出手的人了,在这方圆百米之地,徒儿连一个可疑的人都没瞧见。”

  岳不群听此,不由皱眉沉思起来,令狐冲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一身实力已经到了二流层次,在江湖上,也就一些大门大派的长老掌门能够稳压他一头了,可如今,一个大活人在他眼前被杀了,他竟连出手的人都没看见,这人的功夫,想必早已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岳不群正在沉思,江湖上究竟谁人才拥有这样匪夷所思的武功之时,只听人群中却有一人问道:“灵狐少侠,那你可曾看见那人用的剑了?”

  “什么样的剑?”

  岳不群心中一道亮光闪过,却是想到了江湖中的一人,又过是也不是,还得听令狐冲接下来的回话。

  令狐冲道:“别说劍了,我什么东西也没见到,只听扑的一声,田伯光就被杀了。”

  “是这样吗?”

  岳不群心下了然,这江湖上又怎可能有如此无影无形的剑法?想必,出手之人用的必然是某种独特的暗器,这种暗器极薄极小,力道却又特大,在血肉之躯上划过,却是和剑伤没什么两样了。

  江湖上谁能拥有如此暗器功底?答案已经不言而明,岳不群不由想起了那一年在嵩山封禅台,以几只绣花针压得整个江湖动弹不得的那人。

  魔教教主东方不败。

  只是,东方不败又为何要杀这田伯光?

  既然怀疑田伯不是死于剑下,那又得需要新的证据了,岳不群叫来几个徒弟分散寻找。

  果然,不一会儿,一根钢针映入眼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