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听闻娘子要劈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疯了

听闻娘子要劈腿 叶七歌 3135 2019.10.09 16:40

  皇后走远,无心抬开君如西的手,这家伙愣是抱着还不放了。

  独孤飘雪眼角微红的过来拉住她。

  “无心,刚才真是太险了,你若是因为杀人被关进了监狱,你这辈子都毁了。”

  “飘雪,没事啦。”

  她安慰着独孤飘雪,为了不泄露计划,她也没提前告知飘雪,害她担心。

  “今日,无心你真的让我很惊讶,快说说你还有什么宝藏技能没有透露。”

  飘雪抹去眼角晶莹的泪珠,发现宝藏一般。

  无心笑着摇头,直说哪里是什么宝藏技能,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这倒是惹得飘雪更加不愿相信。

  陈夫人替无心担心完后,欣慰的看着飘雪与无心,当年她与优汇紫素交好,如今她们的女儿也应当如此。

  君如西见飘雪霸占了无心,神色不爽,牵起无心的手,一脸宠溺。

  “心儿,你饿了吧,与我一起用膳如何。”

  无心挑眉,看着这个比她高一个脖颈头的男人,一袭白衣更是衬托得他玉树临风,俊美非凡。

  “抱歉,我不想和你吃饭。”

  君如西并没有松开手,他的身边飘散着无心身上的芬芳,拉住她的手腕一用力又将人撤回了自己的怀里。

  “独孤小姐,陈夫人,告辞。”

  不由分说的拉着不情不愿的无心往东宫走去,早春晚秋见自家小姐疑似被绑架,立马追着上去阻止。此刻轮到书七出场,他拉住晚秋,一阵软磨硬泡,才将她们拖住。

  君如西的寝殿居正东,象征着东宫之主,未来天子。

  东宫之中,花园流水,亭台小桥,琉璃瓦上的金鳞飞龙活灵活现,富丽堂皇,却又除却俗气。

  偌大的房间中只有无心与君如西二人,此时华灯初上,灯火摇曳,君如西俊美的容颜愈发艳华无双,美和梦幻。

  无心撑在桌子边角,目光赤裸裸的盯着他。这般绝美的容颜,少看一眼就是对不起这双眼睛。

  君如西知道她在偷看他,心中雀跃得犹如一条小鹿,蹦跶个不停,他就知道以他的颜值,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喜欢,但想起今日的事情,若不是有人通报,今日心儿岂不是会遭了别人的道,他细思极恐,人也正经了起来。

  “心儿,今日之事你打算如何收场。”

  “收场?既然这件事已经被捅出来了,不是她死就是她死,没有收场的余地,相信王大人会把这件事情办得很好,说不定还会被记入史册。”

  无心的目光也冷了下来,最后的策划人只能是李婉!

  “可你这样会得罪很多支持皇后的家族。”

  君如西替她担忧,王大人对唐力怀恨在心,办起事来雷厉风行,根本不会给唐力活路,连带着唐力身后有关系的也会一网打尽,牵扯之大,倒时无心便会成为这些人首个对付的人。

  但当他触及无心的眼睛时,眼里的势在必得被他一览无余,他知道是自己多虑了。

  “你倒是自信满满。”

  无心错开他的目光看向金龙盘绕的梁柱。

  “哈~李婉一开始就行错了棋,只能怪她自取灭亡咯,况且那些人事后无法就是想杀我,根本就拿我没办法。”

  “呵~我会助你乘风破浪的,心儿,吃菜。”

  君如西似笑非笑的夹了一块理好的鱼肉,亲手喂到她嘴里。

  “真好看。”

  这么美丽的男子,想想自己也不亏,不就是拜个堂,入个房,生个娃嘛,这些根本捆不住她。

  君如西一愣,眼中满是笑意,犹如桃花盛开,烁烁其华。

  “一辈子这么长,余生都只给你看。”

  他接过下人端上来的酒坛,慢慢拆开坛盖,然后倒了一杯淡粉色的酒放在无心面前

  “八十年的桃花醉,今日开封的,尝尝。”

  无心双眸一亮,难道上次三生的酒是在君如西房里偷的,她立马端起酒杯凑到鼻子前大吸了一口,酒劲浓郁,沁人心扉,淡淡的桃花味从鼻息蔓延至肺腑,光是闻闻就让人醉意三分。

  她一口喝下,味蕾上似燃烧着干柴烈火,醇香充斥,一股耐人寻味的味道,引人沉陷。

  “好酒。”

  无心放下杯子,脸颊爬上粉红色的烟霞,就是这酒,只是比那日三生偷的还要让人上头。

  君如西也饮下一杯,绝美的脸庞更是凭添了一份妖娆,不愧是珍藏了八十年的桃花酒,即便是酒圣都不一定能驾驭它。

  无心迷离着双眼,凑近闻了闻他身上的味道。

  “君如西,我知道偷窥狂是你。”

  “……”

  “怎么不说话,我记得你身上的味道,大半夜还从皇宫跑来给我盖被子。”

  她拍着君如西的脸,把眼睛凑近了瞧他,他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渐渐搂住她的纤腰,低头轻啄了一下她的脸颊。

  霎时间,两人浑身一震,无心懊恼的推开她。

  君如西手掌触摸着她的脸颊,轻柔至极。

  “今晚心儿留在东宫好不好。”

  没有回应,他失落的看向怀里的人儿,竟发现她已经睡着了,无奈轻笑一声,抱着她彻夜独饮起来。

  无心醉酒醒来时,已经坐在回相府的马车上,早春晚秋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她不明所以。

  “早春,你们怎么这种眼神?”

  “小姐,你是不是跟皇子……”早春说话隐晦,她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的脖子。

  无心想起自己昨晚醉了酒,好像还和君如西kiss了,天啊!那家伙不会是!

  “嗯?快给我镜子!”

  晚秋摸出早就准备好的镜子递给她。

  无心看着自己脖子上那颗草莓,这要是叫老爹看到,还不将她劈死!不过还好君如西那家伙没有做过头,遮遮就好。

  “快,晚秋,有胭脂水粉没有,我要化妆!”

  早春晚秋特意去了胭脂楼买了胭脂水粉,无心一股脑的往脖子上弄,总算是将那一片红盖住。

  回到相府时已经是清晨,正好与李婉在花园里来了个偶遇。

  “百里无心,见了本夫人,为何不请安!”

  她们相隔甚远,李婉却抓住她不放。

  “夫人真是爱冤枉人,我这不是想走近点给你请安嘛。”

  她将手相握放在左腰间微微一拜,她身后的早春晚秋也都跟着一拜。

  “好能耐!你百里无心藏拙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等昨日那个契机吧,还真是让人心惊胆战!”李婉藏在袖袍里的双手,指甲已经掐入了肉里,她的一番苦心计谋却为百里无心做了嫁衣,她如何不气,更因为除不掉百里无心而气。

  “夫人,我藏没藏拙不重要,你现在还是快想想办法把你女儿弄出来,哦,我倒是忘了,乾安律法,凡是因为杀人而入狱的女子,需剃去华发,蒙面见人,啧啧,真是可惜了姐姐那一张漂亮的脸蛋,无颜面世咯。”

  无心边说边嘲讽着她,看着她越来越浑浊的眼神,语气里的讽刺越甚。

  李婉气急败坏,整个人都混乱了起来。

  “百里无心,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灭姐弑妹终会得到报应。”

  “这句话还给你,百应必有果,该轮到你受报应了!”

  她把头靠近李婉,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

  “李夫人,此局持棋人已经是我,你如何破局。”

  “哼!知晓你是个深藏不露的!你以为我没留后手吗!”

  李婉气得大喘气,捏碎了手里的戒指,忽然她怒极反笑。

  “曾经我受太皇太后赏识,与岚启国国君有过一夜之情,你猜猜露儿是谁的孩子!”

  无心面无表情的看着李婉扭曲的脸,就看着她将那独角戏演完,心中不为所动。

  “哈哈哈,岚启国国君可是一直盯着乾安国这么块肥肉呢,为女报仇不失为一个理由,哈哈哈。”

  李婉已经开始魔障,疯疯癫癫的抓着自己的头发,露儿已经彻底毁了,那就让这整个乾安国烽火狼烟,家破人离,哈哈哈哈。

  无心看着李婉背后的百里思雷,李婉给他戴了这么一大鼎绿帽子,无论是谁都会不舒服吧。

  “无知妇人!凭你能入岚启国国君的眼?”

  老爹发出洪亮的声音,有着复仇后的愉悦,但更多的还是绵绵不绝的恨意,他想起优汇紫素死在了他的怀里,那段记忆他如何都无法忘怀,以至于越来越深刻,刻进了他的骨头里。

  李婉浑身颤抖,不敢相信的撕破嗓子大吼。

  “百里思雷!你什么意思!”

  “岚启国国君洁身自好,你以为他会在乾安国留下他的种?那日与你苟合的不过是个侍卫。”

  “你胡说!怎么会是个侍卫!怎么会是个侍卫。”

  李婉不停的自言自语,那日她明明看见的是岚启国国军啊。

  这一定是百里思雷的计谋。

  李婉捂着头快要彻底崩溃,她的记忆也混乱不堪,有时候她像个五岁小女孩一样露出迷茫的眼神,有时又露出恶鬼一般都凶相。

  “哈哈哈哈!你们早就开始布局,逼我行此一步,百里思雷,百里无心,你们不得好死,你们不得好死……”

  李婉疯疯癫癫的跑开,颠簸着背影,一股凄凉之感。

  “爹,心中可还恨!。”

  她走到百里老爹身边,低着头。

  “当年啊素的离开与死亡,皆是因为李婉造成,她用尽手段嫁给我,又杀了多少无辜人,她早已罪孽深重。”

  百里思雷看着李婉的背影,心里却提不出更多的喜悦,只觉得大仇得报,自己却失去了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