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听闻娘子要劈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明枪暗箭

听闻娘子要劈腿 叶七歌 3265 2019.09.03 11:41

  “不要!”

  她恍然从梦中惊醒,瞳孔里还带着惊恐。

  她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粉红的帐幔,萦绕在鼻尖的檀香,这些都让她感到疑惑。

  我这是在哪里?

  头犹如炸裂一般疼痛,无数陌生既熟悉的画面如同放电影一般闪过。

  她捂着头部弓着腰,鼻子一热,一滴接着一滴的血落在白色的棉被上,犹如一朵朵鲜艳的梅花。

  许久,她才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穿越。

  是的,没错。

  她重生在了一个架空的世界,附身在了一个痴傻儿的身体里,并获得了她断断续续不完整的记忆。

  从那些破碎的片段中得知,这个国家名唤乾安国,而她的身份,便是乾安丞相的养女,名叫百里无心,虚岁十五,家中排行第二。

  就在今早,原主被从天而降的光,砸死了。

  她揉着胀痛的太阳穴,很有可能就是她掉下来砸死的。

  她不喜欠别人什么,既然受人之恩,必回以情,作为补偿,原主的仇,她接了。

  一股寒风穿过房间,她视线触及窗外,那里有一片梅林,开着大朵的红梅,十分艳丽,雪花调皮的跃入了房间,落在粉色的帐幔上,然后化成一粒水珠滑落。

  这个院子名叫无心院,一共四个房间。

  主房是她的闺房,有着前后隔间,方便会客。

  两个耳房,左边的是放杂物的,右边的是丫鬟的卧房。

  杂物房旁边还有一个空置的小厨房,四个房间相连,位落于方形围墙正中间,有前院和后院之分,整体像极了日字。

  她仔细观察着房间,这些装饰品看似都不值钱,但若是精通这一行的,一看便知都是些价值不菲的。

  一个养女,为何这么受一家之主的宠爱,若说宠爱,为何在原主受伤时又不站出来。

  她躺在床上,猜想着自己复杂的身世,为此感慨跌宕起伏的人生。

  突然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一个黄色的身影冲了进来。

  “小姐!”

  她看向来人,很快就在记忆里找到了这人,名叫晚秋,喜欢穿秋黄色的衣裙,活泼可爱,很勤奋。

  还有一个丫鬟名叫早春,喜欢穿绿色的衣裙,为人内敛,做事细腻沉稳。

  两个丫鬟及笄年华,长得一模一样,但因为各自的装扮与性格特别好辨认。

  晚秋关切的眼神一下撞入了她的眼中,她躺在床上,晚秋就顺势抱住了她。

  无心回抱着她,感受着属于人的温度,大难不死,劫后重生,感谢上天眷顾。

  “晚秋,你们没有被伤到吧!”

  当时情况混乱,她依稀记得那些仆人将早春晚秋一同打了一顿。

  “呜呜呜,小姐,奴婢跟姐姐没有被伤到,倒是小姐,浑身上下都是伤,幸好脸保住了。”

  晚秋趴在她的肩头泣不成声,她最害怕的便是眼泪,只得将她抱得紧紧的,不知该说什么安慰她的话。

  早春后进来一步,她先将门关上挡住风雪,然后将药罐放在空桌上盛出一碗冒着滚滚热气的汤药。

  “小姐,这药是才熬好的,冬日凉得快,趁热喝了吧。”

  她看见大开的窗户疑惑了一会儿。

  “小姐,是你开的窗户吗?”

  无心怕露出马脚,怂了怂脖子。

  “太闷了。”

  本欲去关上窗户的早春听到便打消了想法。

  早春将一碗浓稠的黑色汤药端到她眼前,她看着汤药咽了口口水,这真的是救人的药?确定喝了不会死人?

  晚秋知道,这药确实有些难以下口的样子

  “小姐是怕苦吗?晚秋去拿蜜饯给小姐。”

  她用哄小孩子的语气摸了摸无心的头顶。

  “不用了,我能喝。”

  她端起药,闭气一口闷了下去,不过是一碗药,再苦也不及身体重要,不过,斯,好烫啊!

  “咳咳!”

  遭了,还是被呛到了,又苦又烫。

  她咳嗽着,把眼泪都咳了出来。

  这时嘴角一凉,一个甜甜的蜜饯被塞进了嘴里。

  晚秋笑着又拿了一颗放进她的嘴里。

  “小姐,这是从南糖栈买的,是不是很甜。”

  “嗯。”

  她吃着蜜饯,真的是很甜,不知腌了多少糖进去,从舌头甜到嗓子眼。

  她本想直接告诉早春晚秋她不傻了的事实,但傻子说自己不傻了,应该没有人会信吧,要怎么委婉的告诉她们呢?

  “那个,今年的梅开得真好。”

  她看向窗外,片片雪花飘过,红梅不畏风寒越开越艳。

  早春也透过窗户看向外面的梅花。

  “是啊小姐,今年的梅花比去年红了许多,结的梅子一定是又圆又大,煮出来的梅子酒一定清香四溢,老爷最爱喝小姐煮的梅子酒了。”

  晚秋扳着手指,想着第二年该吃些什么零嘴,说着说着,她口水似乎都快包不住了,口齿不清的道。

  “还有还有,可以取一些晒成梅干,这样就又能打发时间了。”

  无心回忆着,确实每年都是如此。

  “每年都幸苦你们了,唉~你们有听说过一个关于梅子的故事吗?”

  晚秋疑惑的看了看早春,而早春却只是看着梅花。

  “小姐会讲故事?”

  她点头,开始慢慢道来。

  “嗯嗯,你们听着,从前有颗梅子,她走着走着把自己摔傻了,傻了十几年,忽然有一天,有个绿茶精把她暴打了一顿!居然一下给她把傻病打好了,因祸得福,有没有很惊喜?”

  早春:“……”

  晚秋:“……”

  早春晚秋两人都就那么愣在了那里,眼里满是复杂,小姐莫不是更傻了,这可怎么办!

  “小姐,哪有病是被打好的。”

  “小姐,你会不会变得更傻了。”

  无心吞下蜜饯,把她们两个拉到身边,用手掩饰撞击过程。

  “我呢,以前是不是脑子不好使,呐,一定是因为我小时候脑袋受过打击才变成弱智的,如今呢,也有人打到了我的脑子,负负得正,我这不就变好了。”

  早春:“好深奥。”

  晚秋:“听不懂。”

  两人头上都顶着三个拳头那么大的问号。

  她摸了摸额头,这是一件很难解释的事情,她总不能告诉她们这具身体已经换了芯吧,会被当成妖怪拖出去火烤的吧。

  不管如何,她都必须让她们相信自己是被打好的。

  “总之,我就是好了。”

  她动了动自己的头,脖子处很酸痛。

  “这样说吧,你们还记不记得怎么被打晕的。”

  晚秋大喊。

  “是有人打了我的脖子,我就痛晕了。”

  早春:“我也是。”

  无心打了个响指。

  “对呀,就是那个时候,那个谁打我的时候手抖了一下,打到了我的脑袋一下就给我打好了。”

  早春满脸焦虑,还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

  “小姐,要不奴婢还是去找府医给小姐看看吧。”

  她无奈的叹气。

  “唉~怎么就不信呢?”

  “小姐,早春信你,因为小姐醒来的时候不哭不闹,这本就已经不同平常了,只是这病忽视不得,找府医看看总是好的”

  看看,早春这丫头就是心思细腻,一进门就发现了不对劲,但是,她会不会发现这具身体已经换了主人哪?

  “原来姐姐早就知道小姐好了。”

  晚秋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刚才她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却没有去多想。

  “那你们能告诉我这里都有些什么国家吗?”

  还是先把这个世界了解清楚吧。

  渐渐的无心了解到,这个世界的大陆板块上只有五个国家。

  北方的乾安国:人口多,兵力足,山川覆盖。

  东方的岚启国:土地肥沃,物资丰富,靠海。

  西方的风羽国:国土面积大,战斗能力强悍却因为内乱人口稀少。

  这三个国家都是以男为尊,而南边的千幻国,则是唯一的女尊国家,还有一个极其遥远的天仙国,传闻是神的后裔,他们所在的地域非常恶劣,常年冰雪覆盖,天灾不断

  之后早春请来了府医,经府医一番看诊后,傻病被打好了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很快就传遍了丞相府乃至左邻右舍。

  最为激动的就属丞相百里思雷,养女痴傻十五载,因祸得福病好了,那两行眼泪,他怎么也包不住。

  “爹,您别哭了,我的病好了不是喜事吗?你这跟哭丧似的,多不吉利。”

  无心看着不停摸眼睛擦眼泪的百里老爹一阵无奈,这跟她记忆里那个高傲形象的爹完全不符合啊!

  “爹这是高兴的。”

  他是丞相,但他亦是一个父亲,有的只是一颗爱子的肉心。

  养了这么多年的傻孩子突然一朝病好了,为人父母的谁不会激动得留下两行清泪。

  “别哭了,看眼睛都肿了。”

  她拿袖子轻轻的为百里老爹擦着眼角的泪水,百里老爹三十来岁的年纪,但脸上没有为官的狡诈,较为圆润的脸型,一双有神的大眼睛,看起来是一个很纯粹的人。

  “嗯,爹不哭,这一转眼你就这么大了,如今病好了,可有什么打算。”

  老爹话题跳得有些让人反应不过来,他倒是也想慢慢培养无心,只是马上她就要及笄了,那件事也不能再耽搁。

  无心咬牙,眼中有着杀人的欲念。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百里老爹拍着她的手背,这孩子不但长得像她父亲,脾性也无二。

  “那你可知李婉暂时不能死。”

  无心松开刚才紧握的手,她从记忆里知道,李婉身后有一个强大的世家,当初皇帝登位也有李家一份,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为了爹的名誉。

  “我会让她们死的名正言顺,名垂千古的。”

  百里思雷颇感欣慰,庆幸她不是鲁莽之人。

  他向无心谈及皇宫中的三大势力。

  一方势力属于皇帝,包括丞相等官僚,皆是正人明官,其手下兵力若干。

  一方势力属于将军,手握兵符,能号令千万军马,皇帝对其忌惮。

  还有一方属于皇后,皇后家族势力强大,人脉广泛,甚至涉及他国,行为诡异。

  百里思雷看着她,目光若有所思。

  “李婉乃是皇后的眼线,我怀疑她的身边藏着第四股不明势力。”

  无心不解他为何这样说。

  百里思雷继续道:“李婉长年来都跟一个神秘的黑衣人有来往,我数次试探都没试探出他的底细,你且小心那人。”

  百里思雷为她理着发鬓,眼神严肃而认真的与她对视。

  “你记住,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棋子,你的棋局,是大,是小,就看你能掌控的棋子有多少了。

  切记,万事以自己的安危为主。”

  无心眼神变幻:“爹放心,我有数。”

  百里思雷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离开,他眼中的光芒处隐藏着老谋深算。

  无心啊无心,所有人都是棋子,也包括我哦。所以,你会不会变成我的一颗棋子呢?要是这样,那件更长远的事就只能让它永远埋入土里吧。

  “恭送老爷。”

  早春晚秋两人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明明白白,百里思雷一走,她们便跪在地上以表忠心。

  “小姐,奴婢们愿意做小姐的棋子。”

  她不会因此就哭得稀里哗啦表示姐妹情深,她将两人啦起来。

  “你们不是棋子,你们是我的伙伴,但若有一天,你们背叛了我,我还是会杀了你们。”

  她允许半途累了离开,但不允许欺骗背叛。

  早春伸出三根手指,指天誓日。

  “小姐放心,奴婢以性命起誓,一生一世,绝不会背叛小姐,若违背,三步命丧黄泉。”

  晚秋眼神坚定:“我也以性命起誓,我若背叛小姐,就让我三步命丧黄泉,。”

  “好,你们若背叛,三步命丧黄泉。”

  修养了两个星期,伤好得差不多无心就闲不住了,首先就是锻炼身体,这具身体太弱,施展不了她真正的实力。

  李院,自从百里无心的傻病好了之后,就有人坐立不安,嫡小姐百里露便是其中之一,傻的时候就那么难除掉,这病好了岂不更是难对付。

  她耐不住等待叫来丫鬟。

  “小翠!滚进来。”

  小翠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小姐有什么吩咐。”

  “你偷偷去无心院看看百里无心恢复到了什么程度。”

  小翠附身行礼:“是,小姐。”

  冬日难得一日好阳。

  无心乘着阳光大好,在院子里打着拳法,就在她想休息的时候,一股被窥视的感觉由心而生,她不动声色的看向门口,只见门缝处有一只小小的眼睛正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看来不止她一个人很闲。

  无心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墙头,翻身越下一把扣住偷窥的丫鬟,从袖子里摸出一颗圆溜溜的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丫鬟吞下。

  “别动!你已经吃了我的毒药,没有解药你必死无疑。”

  丫鬟被吓得浑身发抖,以为自己真的身中剧毒。

  “奴,奴婢只是奉命行事,二小姐饶命。”

  “谁指使你的。”

  “是大小姐,二小姐,奴婢知错,求二小姐网开一面给奴婢解药。”

  小翠跪在地上不断的请求原谅,她的家中还有幼弟要抚养,她还不想死。

  听到声响的早春打开门走了出来,明白事情经过后握紧拳头,恨不得将小翠碎尸万段。

  “小姐,你不要给她解药。”

  “你叫小翠。”

  无心从原主的记忆中知道这个丫鬟名叫小翠,与小芹一同伺候百里露的,什么样的主人什么样的狗,也没少欺负原主。

  “是,奴婢名叫小翠。”

  她握紧手心将手举起,示意“解药”就在她手上,她摇了摇手臂,笑得狡诈。

  “你若表现得好,这解药我可以送给你当零嘴吃,不过,你若不在乎你的小命,也可以当我的话没说哦。”

  小翠自然明白,这是要她当眼线。

  “奴婢很在乎,奴婢知道该怎么做,只是解药……”她伸手想去接过解药。

  无心一把把“解药”收回“每个月的今日,你若表现得好,自然会给你解药。”

  小翠对她磕了两个头“是,奴婢这就回去告诉大小姐,二小姐一直呆在房里,什么都没有看到。”

  小翠走后,早春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着,满脸担忧。

  小姐从小身体就弱,每年都会生那么几场大病,病得咳嗽不止,还要每天受大小姐与夫人的气。

  “小姐,你这身体才刚好了点就出来吹寒风,真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没事的,那有那么弱,刚才我还打了拳,浑身热着呢。”她见早春也穿得单薄,又将外套还给了她。

  “小姐刚才真的给她吃了毒药吗?”

  无心噗嗤笑出声:“我哪里会有毒药,是这个。”

  她从袖子里摸出一小袋葡萄干,没想到一个葡萄干就骗了一个间谍回来,只能怪百里露平日里对下人太凶残了吧,贴身的丫鬟说背叛就背叛了她。

  早春惊讶的看着那黑色口袋。

  “这不是今早晚秋给小姐的葡萄干吗?小姐,你居然用葡萄干骗了小翠!小姐你可真坏。”

  无心听到此言,挑起她的下巴。

  “本小姐还有更坏的呢。”

  说着她就开始挠早春的痒痒,早春不断闪躲着,笑得花枝乱颤。

  “啊!小姐好痒!哈哈哈。”

  “早春的腰真软,这以后要是走在大街上遇到流氓怎么办,不如跟着我学些防身术。”

  早春推开她的手“不要,小姐练的那么奇怪的招式,一点女子的模样都没有。”

  她的右手搭在早春的肩膀上,将她耳前的碎发绕到耳背“听话,先学一些简单的,带上晚秋一起。”

  她自知这条复仇的路危险重重,若遇到危险无法自保,注定只是牺牲的话,又何必跟在她身边呢?

  院子里端着糕点的晚秋听后如遭雷击,顿时觉得美好的天气变得不再美好。

  天啊,她整个一天就是吃吃吃的人突然去学武术。

  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折磨她的肉体,折磨她的灵魂。

  无心瞥见了正想逃跑的晚秋,快步闪到了她的背后,拍着她的肩膀。

  “晚秋,你来的正好,把吃的放下,让我看看你胫骨柔不柔。”

  晚秋僵硬着脖颈转身,笑得勉强。

  “嘿嘿,小姐,你看我腰上的肉,你觉得我柔不。”

  晚秋揉着腰上的肉,一脸绝望,却无情的被两人嘲笑。

  无心用手指捏住她腰上的肉,那软弹的质感十分上手。

  “晚秋,你这跟穿了防弹衣一样啊,别人一拳打到你肚子上不但起不到作用,还要担心会不会伤害反弹,哈哈哈。”

  “防弹衣?”两人不解,自从小姐病好了,总会说些她们不能理解的字眼。

  “嗯~就是说你是肉盾。”一不小心又说了现代词。

  “哼!小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哼!”

  她知道自己身上肉多,但是这能怪她吗?都怪鸡太肥了,都怪肉太油了,都怪糕点太好吃。

  无心拍着她的肚子,还没到不可救药的地步,练练也能减下去。

  “晚秋,你这还能挽救,从明天起,你们每天跟我早起,围着院子跑十圈,先把体质锻炼起来。”

  早春晚秋都震惊了:“十圈!”

  她们看着偌大的院子,都认为她是在开玩笑。

  无心露出魔鬼一般的笑容。

  “十圈后只能休息半刻(大约十分钟),然后我教你们做拉伸体操,劈叉、下腰、压腿等动作,把柔性给我练起来。”

  早春晚秋哭丧着脸:“小姐,请对我们温柔点!”

  “当然……不会。”

  古代后宅明枪暗箭,防不胜防,一步荣华富贵,一步万丈深渊,每一步都得走踏实了。

  自那天起,无心院里每天早上都能听到两人此起披伏的哀叫,在无心魔鬼般的训练下,两人进步迅速,很快便将基本的学了七八。

  日子过得充实紧迫,直到一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