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听闻娘子要劈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灯会

听闻娘子要劈腿 叶七歌 3063 2019.10.09 17:36

  相府前堂,墙壁上挂满丧布,周围放着不同的花圈,偌大的灵牌供放在高位,漆黑的棺木停放在堂中正对着大门,侧夫人柳林与那些姨娘正围着百里琴的棺材吊丧,各怀鬼胎。

  黄姨娘哭哭啼啼,伤心欲绝,不停的给火盆子里烧钱,她盼着女儿飞上枝头,没想到却等来一具冰凉的尸体。

  百里思雷与无心来到门前,看到堂里人着一身雪白的丧服,他冷哼一声。

  姨娘们有些诧异的抬起头,纷纷伏跪。

  “见过老爷,二小姐。”

  “起来吧。”

  他一挥手走了进去,无心就跟在他身后一步的地方,她的目光看向棺木,正巧与黄姨娘对视。

  伤心欲绝的黄姨娘在看见百里无心时急红了眼,端起滚烫的火盆子,也不顾自己烫熟的手指,向她扣来。

  幸好百里思雷眼疾腿快一脚把火盆子踹飞了回去,连带黄姨娘撞到了棺木上。

  “啊!”

  惊叫四起,那些姨娘吓得花容失色,翻滚成一团。

  侧夫人柳林深知百里无心在百里思雷心中的分量,理性的她站在原地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她惋惜的看着黄姨娘。

  这黄姨娘也算是府里比较乖巧的了,平日里也没得罪过谁,今日这般莽撞,府里以后也留不得他了。

  黄姨娘倒在地上摔断了一只手臂,晕眩片刻吐出一口鲜血。

  姨娘们瑟瑟的跪在地上眼观鼻,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她们来自各个势力,目的本来就不简单。

  黄姨娘的下场也算给了她们一个警告。

  百里思雷从来没宠幸过府里任何一位姨娘,她们耐不住红杏出墙,也没被怪罪过,黄姨娘野心勃勃,难怪如此下场。

  “本相念在你多年未在府里兴风作浪又死了女儿的份上饶你一回,来人,赏二十板送回姨娘院。”

  百里思雷的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直到侍卫将黄姨娘拖了出去,他看着柳林。

  柳林最会察言观色,一番揣摩就知道这黄姨娘是活不成了,得私下将人解决。

  她心领神会,命人再寻了个烧纸钱的火盆子,算是给她们母俩一起烧的。

  无心点了一根香插入香炉中,看着那冰冷的灵牌。

  百里琴,愿你来世,别再为人棋子,做个平凡的人。

  他们这一番杀鸡儆猴,整个相府的人都提心吊胆,不敢犯错惹来主人家的‘关照’

  下午,百里露与那宫女受不了刑具折磨,签字画押招认了罪名。并补充是李婉与唐大人联手所为。

  李婉被抓入狱,本就神志不清的她还未用刑就被吓得彻底全招。

  唐大人牵涉命案,暂停其职,收押监牢严加看管。

  王大人早就掌握了更多的证据,如今等来了契机顺藤摸瓜,不出三日就查出了唐大人涉及买官卖官,贿赂,强j,作假等可大可小多有五十条足以杀头的大罪。

  与唐大人交好的都受到了牵连,有人明智的选择以退为进,有人顽固的选择生死同殊。

  天子震怒,一场命案连及小半个朝廷,岂不是证明他堂上无能。

  一道圣旨将唐大人已及涉嫌买官卖官,贿赂等等罪行的嫌疑人全部抓获归案。

  罪重秋后问斩,罪轻发配边疆,至于李婉,剥去一品夫人头衔,收回太皇太后的恩赐。

  而百里露被罚剃发,终身监禁于金光寺修行。

  这场由命案引发的官场风波持续闹了一个多月,百姓唏嘘不已,成为饭前饭后笑谈的话题。

  随即又有不明人人暴露出百里露不是相夜的嫡亲女儿,震惊全城。

  而李婉犯了七出之一,人也疯疯癫癫,百里思雷一纸休书将她送回了李府。

  李婉倒戈,柳林无疑是最高兴的,这就代表了她有机会坐上正妻之位,即便她从未得到百里思雷的宠幸,但这已经不是她所追求的了。

  她知道,讨好百里思雷不如交好百里无心,她若与百里无心交好,百里思雷爱屋及乌自然对她也就更好,她常去无心院里做女红,话家常,数次试着让两人更加亲近。

  而无心也渐渐的跟她聊上两句,讨教一些绣工活,以针为笔,以线作色,颐养性情,小日子也过的舒服极了。

  七月七乞巧日,受千幻国的影响,无论你是皇后还是婢女,在这一天都可以自由过节日,不用拘束于《女戒》。

  这一日女子会访闺中密友、祭拜织女、切磋女红、乞巧祈福,但随着时间的改变,这一天也变成了情侣间疯狂秀恩爱撒狗粮的日子,拜的也变成了月老庙。

  府外街区锣鼓喧天,无心坐在窗边,一头柔顺的黑发滑出窗台,青天起了薄雾,窗外的梅树氤氲着雾气。

  她看着这片梅林,梅乃四君子之一,风霜傲骨,万花皆枯时他独芳,一枝独秀。

  百里老爹说,梅便是她亲父的样子。

  “小姐!昨晚抓的蜘蛛结了很密的网,小姐取巧成功了呢。”

  早春端着一个紫色木盒,里面有着很密一张蜘蛛网,喜蛛应巧,代表今年会有好事情。

  “嗯。”

  她兴致索然,大清早她只想睡觉,可这外面敲锣打鼓游街的声音让她根本睡不着。

  晚秋对这样的节日充满好奇,千求百求才将无心给求了出去。

  光怪陆离的集市上成双成对,三五好友一群,早春晚秋对着街上新出的物品一言不合就买买买,不知不觉,她们来到了彩云铺。

  看着进进出出人满为患的彩云铺,无心心情也高兴了许多。

  财生的管理能力逐渐毕露,她交代了新的衣服图纸,与绣女讨论注意事项。

  早春见财生忙里忙外的转不过来,便自愿留下照顾店铺。

  乞巧日是国定的节日,没有宵禁,所以高潮着重于夜晚,满街的彩灯高照,梦幻迷离,一眼望去犹如置身火海。

  随着涌动的人潮,无心二人很快就来到了灯会中心。

  一颗苍天古树屹立在此,它的枝干上挂满了新的、旧的红线,掩盖住了树原本的容貌。

  才子佳人纷纷在月老树枝上挂红线,牵情缘,吟诗作句,只为博心仪的人儿一笑。

  而这颗树的不远处就是月老庙,月老庙不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很多人会选择去月老庙求一签,问卜自己的姻缘。

  “暂住!别跑!”

  忽然人群中爆发出一声怒吼,只见一个二十几岁,贼眉鼠眼的男人抓住一个布袋向无心方向逃跑,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她侧身让了开了,可那个人好像偏偏看中了她,故意向她撞去,无心一时不防,被撞得连退后了好几步,眼看就要重心不稳倒地,一双手快速将她抱住。

  “心儿,什么时候学会投怀送抱了。”

  她满脸黑线,怎么又遇到这家伙了。

  “君如西,你怎么在这。”

  “我为什么在这里?今日可是一年一度的乞巧日。”

  他无赖的继续搂着她,两日今日有恰巧的穿了同一种颜色的衣服,特别是在这样引人误会的节日,惹来一道道火辣辣的目光。

  今日又可以与无心单独相处了。

  君如西对此十分期待,这是他与无心过的第一个节日,一定要借此促进两人的感情,他看向一脸痴汉像的书七,书七接收到任务用力点了点头,他拉了拉晚秋,在她耳边小声道。

  “晚秋,你放过河灯没有,可好玩了,只要把自己的愿望写上去,就可以灵验。”

  “河灯?听起来好好玩得样子,我们一起去放河灯吧。”

  “可是,你家小姐……”他用眼睛撇向无心,此时无心用死神般的眼睛盯着他,他忍不住一个寒颤往晚秋身后躲。

  晚秋也没看出两人间的暗潮涌动,她一蹦一跳拉住无心的手。

  “小姐,听说这河灯写上自己的愿望,愿望就会实现,我们去看看吧。”

  “好啊,那我们结伴同游吧。”

  君如西不等她回答拉起无心径直走在前面,晚秋与书七眉来眼去,渐渐越走越慢落在了后面。

  这一对男的俊俏,女的靓丽,吸引了不少人羡慕的目光,还有诗意泛起的书生用来作诗。

  “糖葫芦,糖葫芦,公子,给你娘子买串糖葫芦吧,不贵的,三文钱。”

  卖糖葫芦的老人家走过来慈祥的问着,但他却用错了称呼,无心听后开始解释。

  “不是,大爷,我们不是情人关系……”

  “四串。”

  君如西打断她的话,直接拿出一两银子给了老人,从上面精挑细选取出了四个糖葫芦,将最好的那个塞进了无心的手中。

  无心拿着糖葫芦一脸懵。

  “哎,公子,太多了,要不了……”

  老人家从呆愣中缓过神,焦急的要把钱还给君如西,他老老实实的卖了一辈子糖葫芦,一根糖葫芦他也才赚一文钱而已,这一两实在是太多了。

  “我家娘子高兴,赏你了,这几日你可以不用卖糖葫芦,回家陪你夫人吧。”他勾住无心的肩膀,一副宣誓主权的模样。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夫人。。”

  那老人家感激的擦了擦眼角,为了生计,他已经好久没有回家好好陪着自己的老伴了。

  君如西看着无心犹如吞了苍蝇的眼神,心情越发愉悦,唤起娘子来也越发顺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