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听闻娘子要劈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遇刺中毒

听闻娘子要劈腿 叶七歌 3198 2019.09.09 18:25

  无心将晚秋护在身后,准备随时送她出去。

  古代女子闺誉比生命还重要,居然要人当众扯下她们的衣服,就算她不在意,但晚秋一定不可能接受,世俗愚蠢的言论就能把她杀死。

  眼见四个大汉快将两人围住,无心将晚秋推出包围,后腿上扬,踹在一人的肚腹之上,然后双手在地面有弹性的一撑,一个后空翻躲避了另外一人的攻击。

  三人见状纷纷掏出别在腰间的木棍将她逼到角落。

  无心抬臂生生接了一棍,她咬紧牙关没有发出一丝痛呤。

  “小姐!”

  无心抬头,发现晚秋这个傻丫头竟然又跑了回来,搬了凳子向那围住她的几个家丁疯狂攻击。

  “不许扒我家小姐的衣服,我跟你们拼了!”

  从来没有人为她拼过命,虽然无心有把握对付这几个家丁,但还是为晚秋的举动感到温暖。

  “晚秋,躲开!”

  见晚秋被家丁围住,无心动了真格,刚才不过是把身体活动开,这几个扑街仔根本不足以构成威胁。

  无心手腕一转,将头上的发簪取了下来,步伐快速轻柔,没有发出一丝响动,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一个家丁身后,发簪瞬间没入他的脖颈,家丁还未来得及呼叫就气绝倒地。

  看着红色的血液流出,她浑身都燥热了起来。

  是的,她很久都没有杀人了,如今竟然十分怀恋当初腥风血雨的日子。

  再次感受到血液沸腾了起来,犹如一匹饥饿许久的孤狼看见了猎物,不,如今是群狼了。

  她看了看依然拿着板凳疯狂攻击家丁的晚秋。

  这小妮子倒是跟她学到了一些拳脚,实战片刻,越来越顺手了。

  所有人都惊讶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无心会杀人,在她们眼中,无心一直是一个胆小懦弱,出了事只能找爹的傻子,即便是病好了,但她们依然觉得,人的本性一朝一夕难以改变,没什么可惧。

  可是,她们开始怕了,原来相府的天早已悄悄改变,如今的这片天将要压死她们。

  无心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唇,眼角微红,手起簪落,即便家丁有所防备,还是难逃一死,这次鲜血喷涌而出,生生喷到了李婉的脚边。

  她闻着空气中腥甜到让人恶心的味道,端茶的手都在颤抖。

  这个人是谁?那浑身犹如修罗阎王般的杀气,绝对不是百里无心能拥有的!

  不,不可能,她绝对是百里无心。

  李婉的判断开始出现混乱,随着她茶盏下落,瓷器破碎的声音惊醒了一群呆愣的下人,他们蜂拥而出。

  “杀人了!百里无心杀人了!”

  听到声音,无心转身将发簪扔出,一下插进了那名丫鬟的脖子里。

  “谁敢离开!”

  无心杀红了眼,取下另一根发簪,头发一下便松散了下来披散在后背,如今杀气更胜。

  “来人!百里无心疯了!快杀了她!”李婉看着不受控制的百里无心,心里怕极。

  无心顿住扬起的右手,嘴角裂开一个恐怖的笑容。

  对了,还有这个女人。

  一想到李婉,原主遗留在身体里的恨意连绵不绝的涌出。

  无心,杀了她,帮我杀了她。

  无心似乎听到了原主迫切期待的声音,只要杀了这个女人,她就替原主报仇了,她就可以离开百里府,做回真正的自己。

  听闻声音,门外涌进一大批家丁,拿着一人高的木棍对准她。

  李婉想跑,但无心岂能让她如意,几个踱步间,双手爬上李婉的肩膀,手臂紧箍她的脖子,银色的发展在李婉脖颈上划出一条血痕。

  “别动,动一下,你的小命可就结束在你自己手里了。”

  她在李婉耳边细呤。

  晚秋看着满地的尸体害怕得双腿都在打颤,但她还是坚强的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到无心身后,小姐的后背,不允许出现任何意外!

  “你究竟是谁!竟敢冒充相府二小姐!”李婉僵硬的伸直了脖子。

  “哈哈哈,你这样怀疑也无可厚非,毕竟百里无心可没胆子这样劫持你,对吧。”

  无心讽刺一笑。

  “让你失望了,我的身体可是如假包换,真正的百里无心,要不你摸摸。”

  无心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手中力道越来越大。

  “无,无心,是母亲做的不对,看在相府养你这么多年,放母亲一条生路好不好。”

  李婉浑身都在颤抖,她一动,血就不停的滑落,一些顺着无心的手腕沾染上了她蓝色的长袖。

  “相府养我关你什么事?整个相府都是爹爹的,关你什么事!”

  “我,我是相府的主母,是你的母亲,你若敢弑母,杀害一品诰命,就算是百里思雷也无法保全你,你可想清楚了!”

  无心手臂用力,在发簪快要割入李婉大动脉时,一道暗黑色的飞镖快速向无心刺近。

  察觉到威胁,无心不得不放开李婉,但手臂依然被刺破,衣袖被黑色的血染湿。

  糟了!有毒!

  无心立马扯破衣袖,用碎布条捆紧手臂防止毒液流入心肺。

  得了自由的李婉捂着鼻子怒吼。

  “快,杀了她!”

  家丁见无心中毒,嘴唇发黑,得了李婉命令一拥而上,用木棍不停试探无心,原来刚才无心所表现出来的气势,将他们都吓出了阴影。

  无心嘴唇发黑,对着家丁翻白眼,她都中毒虚弱成这样了。,这群家丁能不能再怂点。

  不过,好在这只是一群只知道拿棒棒捅人的普通家丁,也幸亏李婉没权支配府里正二八经的护卫,不然她此刻怕是早就亡于刀下了。

  此时,一个突兀响亮的中年男声响起,一群身穿黑色护甲,步伐整齐,腰间别着大刀的护卫将房间包围了起来,百里老爷一身官袍从门口踏入。

  “我看谁敢动!”

  “相、相爷?”

  李婉没想到百里思雷会回来得这么早,她本打算将百里无心乱棍打死扔在门外,然后等百里思雷下朝归来,就会看见百里无心被野狗啃食过后的尸体,没想到他居然提前回来了,他怎么会提前下朝?难道说有人去通风报信!

  她看向百里无心,这才发现她身边少了一个丫鬟!

  原来在无心来前院时,早春十分担心无心会受到伤害,就跑去求助莫清姑姑,发现莫清姑姑不在,当她返回来前院找无心时,发现去前院已经被家丁拦住,根本进不去。

  所以她便再次去找莫清,等了片刻,才讲一切告知了姑姑,姑姑手下有个速度快的,立马就跑去了皇宫将这件事告诉了百里思雷身边的护卫,护卫又转身告知了百里思雷。

  百里思雷一向在朝堂来去自如,皇帝宠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议事时突然跑了,谁也不敢当面说一句闲话。

  百里思雷看着她虚弱的脸,发黑的嘴唇苍白的脸颊,他想起了那个人,也是这般虚弱的脸色死在了他的怀里。

  啊素。

  他走近无心,将她搂进怀里。

  “别怕,爹在。”

  有爹爹在,可以安心睡觉了。

  无心这一松气,顿时就昏迷了过去。

  “相爷,既然相爷回来了,那巫蛊这等大事应交给相爷处理,就算跟无心没有关系,那也一定是无心身边人,还望相爷莫要包庇此等心术不正之人。”

  李婉知道百里思雷回来根本不可能再伤到百里无心,知趣的让了一步,弄不死百里无心,弄死百里无心身边的人也好,这事总得有一个人背锅。

  “巫蛊之术?一本《百善孝为先》也能被你认作《巫蛊之术》,传出去世人还不得笑话我百里思雷娶了个瞎眼的主母。”

  “你!”

  这不是第一次百里思雷毫无情面的嘲笑她,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老爷,此事定是有人设计陷害小姐,小姐昨日刚丢了一本书,今早就换了个样子到了夫人手里,您说这事蹊跷不。”晚一步进来的早春看见昏迷的无心,心中万般担忧,却不敢自乱阵脚。

  李婉强做镇定,虽然此事她只是顺着别人的计而计,把春宫图换成了巫蛊之术,但此事追查下去恐怕有些事就要败露了,这事必须有个人出来当替罪羊,她看向一旁的一袖,也该是她牺牲的时候了。

  “老奴该死!是老奴昨日偷了二小姐的书冤枉了二小姐。”一袖看见李婉的暗示,心一横,一下跪在地上,她的命是李婉给的,活了几十年,也够了。

  “你为什么要害二小姐,如实招来。”

  百里思雷知道这是个替死鬼,此刻恨不得将李婉千刀万剐,他搂紧了无心,这才发现无心浑身冰凉,呼吸薄弱。

  “因为,因为二小姐为人太嚣张,得罪了老奴,老奴才,才报复二小姐,老奴罪该万死!。”

  没想到,一袖是个烈的,说完之后竟然一头磕死在了地上。

  凶手有了,凶手也死了,彼此都有了台阶下。

  百里思雷不再去看李婉,抱着无心飞奔回了无心院。

  听闻消息的林瑜已经等候多时,将无心放在床上,她迅速点了无心的几个大穴,毒血依然在漫延,但无心的身体里却有一道力量在顽强抵抗。

  “怎么样?”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护住了她的心脉,但这毒稀奇,我不曾见过,无法为她医治。”

  林瑜有些自责,若是当初她不那么顽皮偷跑进谷主修炼的山脉寻宝,也不会被赶出师门,如今也不会这般束手无策。

  “心儿。”

  百里老爹像是一瞬间苍老了十岁,林瑜起身让他坐在床沿。

  他双手紧包住无心的右手,自从啊素走了,他一方面恨无心是他与别人的孩子,一方面又爱着他的孩子。但终归爱高于了一切,爱屋及乌将所有情感都放在了这个孩子身上,如今,若真出了意外,他怕是也要去寻个死。

  在门外偷听的早春晚秋二人都十分后悔没有保护无心的能力,一瞬间整个无心院都悲凉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