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听闻娘子要劈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去盘地

听闻娘子要劈腿 叶七歌 3254 2019.09.25 23:02

  无心靠在枕头上,手里捧着一张京城的地图,时而拿起自己自制的炭笔在上面圈圈点点。

  “小姐,表少爷来探望小姐了。”早春在旁说道。

  “嗯,让他们进来吧。”她并没有抬头,目光还是在地图上不停移动,时而翻阅一下书籍,时而拿笔圈圈点点。

  萧子笑慢慢走进房间,他见无心手里翻看着书籍,面部表情严肃,以为她在研究什么深层方面的学识,为了不打扰到她,他站在离床十步远的地方轻轻道。

  “表妹。”

  “早春,给子笑表哥抬根凳子。”

  无心放下水里的书,微带笑意的看着他,这么多天终于有一个除爹爹以外的人来探望她了,真好。

  原来无心躺在床上这几天,百里思雷将地宫的精英暗卫全喊到了无心院守着,凡是有不明人物靠近,统统先废了再说。也苦了那些暗卫在这么小个地方还要隐藏住自己。

  “子笑表哥,恭喜你初试拿了第一。”她继续说道。

  “不过是侥幸,听说你喜欢鱼,我便让静买了几条观赏鱼给你送来。”

  他接过张静手上的鱼缸,把鱼缸捧到无心面前,右手打开盖子。

  无心将目光移到缸里,三条黑色的小鱼儿已经翻了白肚漂浮在水面上,不停的张合着嘴巴。

  “呃……”

  萧子笑的表情有些失控,他转头眼神凌厉的看着张静。

  “你干了什么!”

  张静摸了摸发鬓,低着头眼观鼻。

  “就是刚才,没忍住放了点内力,我也没想到……”

  萧子笑想起刚才的事情一阵无奈,抬手将盖子合上

  “抱歉,这鱼得下次再送你了。”

  无心的视线在他们两人身上来回移动,一脸好奇,她摆摆手表示道。

  “既然都送过来了就留下吧,下次带两条熟的就行。”

  无心示意早春将鱼缸端走放在桌案上。

  萧子笑见她没有计较,心里也对她多了两分好感,目光触及到她手中的地图,不禁出言问道。

  “无心在看什么。”

  “哦,我想购买一块地做生意,可是看来看去也没看中合适的,不如子笑帮我看看吧。”

  她将手中的地图递给萧子笑。

  萧子笑拿着地图,上面圈圈点点一片遭,各部分势力纵横交错,最好的几块地全被垄断。

  “你想做什么生意?”

  “嗯……”无心犹豫着要不要开口。

  “秦楼。”古代女子卖身场所。

  “……”萧子笑也没太惊讶,只是拿过无心手上的炭笔,默默在地图上面画了几个小圈圈。

  “秦楼生意很难做,若是从头开始很容易被打压。虽然我来京城不久,但去国子监这段路上的秦楼还是有所了解。

  你看,我标记的这几处都是人流量大的地方,其中这几家都是因为楼里姑娘没有手艺才逐渐生意冷淡的。”

  萧子笑将地图正面展开面对着她,手指在地图上滑动,他所指的地方都巧妙的避开了所有势力。

  无心手指捏着下巴思考,人流量确实到位了,她主要招呼的是京中权贵以便获取有用的情报。

  其中几家的地址都在国子监必经路上,来往的学子大部分都是官二代,年纪轻轻守不住口,随便套套就是一大波情报,甚好。

  不过,光有学子可不行,那些权贵也要想办法招呼进门。到底哪家更适合呢?

  “多谢子笑提议,这几家我都会亲自去看的。”

  来日方长,急也急不来,她们生意越冷淡越好,越冷淡才能把价格压到更低。

  之后,他们又互相商讨了一番,萧子笑成了无心的智慧囊,每当无心提出问题,他总是很快便能从局势分析出最有利的办法。

  饭点,萧子笑回了陌竹院,无心坐在桌子前大快朵颐,每道菜里都加有珍贵的药材,每吃一口都是吃的钱,这铺张浪费的行为简直与皇帝有得一拼。

  她抬头,只见林瑜还在不停的招呼婢女往里端着菜,桌子上已经堆叠了三层,还不见她停下来。

  “够了够了,这么多吃不完多浪费啊。”

  “小姐,这些都是从皇宫里运来的,不浪费多对不起人家一片心意啊。”

  “唉?怎么回事。”

  无心这几日吃的食物都不带重样,还以为是老爹阔手的结果,没想到是从皇宫运来的。

  “就是那个君如西皇子啊,每天都拉一马车珍品药送到相府,我都看过了,不带重样的,皇宫果然够贪,存了这么多宝贝,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小姐的解药。”

  林瑜掏出类似于账本的东西,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只毛笔,她把笔尖放进嘴里含了一会儿,执笔在上面划来划去。

  无心看着满大桌子菜,硬着头皮又吃了几口。

  时间流逝,十日转眼便过,无心皮肉伤好后便想去看看那几家秦楼。

  为了方便,她今日特意穿了男装,晚秋嘴里叽叽喳喳一直夸着她俊美的脸。

  忽然,一个荷包砸进无心的怀里,她险险接住,往荷包飞来的方向看去。

  路边茶馆下站着三位锦衣少女,中间哪位橙色衣服的女子正含羞抛着媚眼。

  无心一阵恶寒,将手中的荷包丢了回去。

  乾安国有扔荷包示爱的风俗,她要是接了就等于对那女子也有意思,想想都有些害怕。

  “小姐,你这样她会多伤心啊。”晚秋看着那位少女失落的捡起地上的荷包,有些为她打抱不平。

  “当断不断才是伤害了她,放心吧,没了我还有下一个呢。”

  无心用下巴对着另一边指了指,只见那女主又将荷包丢给了另一位公子,那公子接过荷包,对那女子报以一笑。

  “呐,这不是有上钩的啦。”

  晚秋捂着嘴,有些结巴的指着那个男人。

  “皇,皇子!”

  “嘘,别暴露了人家的身份。”

  无心捂着她的嘴将她拖走。

  没走多远,君如西便追了上来。

  “假装看不见我?”

  “皇子在进行兴旺家族的大任,臣女怎么敢去打扰。”

  无心目不斜视,脚底生风,她今天明明看了黄历的,怎么还是这么倒霉。

  “是她扔给我的,后来我可还给她了。”

  他解释着,大步跑到她面前拦住她。

  “不过若是你给的,我便勉强收下。”

  “特不要脸了吧。”无心推开他,今天一天的好心情都被他这根搅屎棍搅没了。

  她思绪万千,觉得今日还是有必要去逛一逛,得想办法让君如西滚蛋。

  跟着君如西屁股后面的书七见两位主子走在了一起,立马靠近晚秋。

  “姑娘好,我叫书七。”

  因为在金光寺匆忙看见过一面,晚秋也早就注意到了他,只是大姑娘不好意思先开口说话。

  “见过大人,奴婢名叫晚秋。”

  晚秋规规矩矩的行了礼,皇宫里凡是有职务的她们这种宫外奴仆都得称呼一声大人。

  “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侍卫头。”他谦虚的说道。

  两人互相攀谈,从开始的循规蹈矩到后来的肆无忌惮,两人越聊越嗨,跟前面安静的两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路边摊摆满了各种物件,无心的注意力一直在自己的斜下方,她不断想着怎么才能赶走君如西。

  宠物摊子摆满大大小小的铁笼子,各种毛茸茸的小猫小狗小狐狸。

  她本不甚在意,书七拉着晚秋蹲在地上逗弄小狗,无心也停下脚步等着他们,她站在铁笼子前,忽被一只白色小奶猫扯住了裤脚。

  那摊主见状立马开始吹嘘。

  “哎呦公子好眼光,这可是来自天仙国的雪猫,毛发洁白如雪,关键是还很听话,不咬人,不挑食,好养活,不少姑娘都求着我卖我都不卖,今日看它跟你有缘,只收你一半的价钱,五百两。”

  摊主是一位白发老翁,带着斗笠,麻布灰衣,嘴皮子十分的滑溜。

  她动了动脚,脚下的白猫抱着她的腿死活不放爪子。

  白猫的内心想法:漂亮美丽的小姐哟,求你把我买了吧,我软可无耻卖萌,刚可以一斗十,冬能暖床,夏能捕蝇,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价有所值啊。

  “公子,你就买了吧。”晚秋看着小奶猫泪眼朦胧,整颗心都被萌到。

  无心拒绝不了晚秋少女心泛滥的目光,她蹲下身打开笼子捏着小猫的脖子将它提了起来看了看。

  “五百两?你怎么不去打劫啊,这猫双目无光,瘦得跟皮包骨一样,一看就是卖不出去的残次品,五十两都没人要啊!”

  “四百两,这猫只能这么低了,公子,你也不是穷人吧。”他仔细瞧了瞧无心身上的衣服布料十分精致,也是因为这个他才狮子大开口。

  “算了,不买了。”

  无心将猫丢进笼子里,头也不回的走了。

  “公子~”晚秋有些急。

  “三百,真的不能再少了。”那老翁看着君如西,希望他能帮忙付个钱,没想到君如西也转身走了人,这两个主子一走,两个仆人自然也要跟着一起走了,那老翁一咬牙。

  “五十两!这真的不能再减了!”

  “三十两,不卖走了。”

  “好!”老翁一口应下。

  无心见老翁生怕她反悔的模样,心中暗叫亏了,然后从钱袋里摸出一锭银子,刚好三十两。

  她丢给老翁,将笼子里的小猫抱了出来。

  那老翁咬了咬银子,笑皱了一张脸对着他们的背影说道。

  “客人下次再来啊。”

  猫儿在无心怀里赖着不动,猫头趴在她的脖颈处睡着大觉。

  君如西瞪着那只小猫,他还没有一只猫受她喜欢?

  他伸手想把猫从无心脖颈扒下来,却被猫儿快准狠的排开的手掌。

  无心满意的点了点头,干的漂亮,早就想打他了。

  她摸着猫儿光滑柔顺的毛,不错,三十两挺值的。

  “雪猫戏扑风花影,看你这么白滚滚的,给你取个名字叫……”

  喵喵,所以我叫白滚滚,猫猫心里这般幻想着。

  “叫馒头好了,白白的好养活。”

  猫的额头滑下三条黑线,请问馒头跟这句诗有什么关系。

  馒头极度不满,可惜猫猫选择权,反抗失败,注定被无心这股黑暗势力压迫。

  “小姐,馒头这名字真好听,我只想到了饺子葱花。”晚秋掰着手指,列举着食物的名字。

  “我觉得包子也不错,但是包子比馒头贵不好养活,所以还是叫馒头吧,便宜。”无心拍了拍猫头。

  你们,你们简直丧心病狂!这是一只猫该有的名字吗?特别是他这种外在美内在美都有的猫!掉身价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