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听闻娘子要劈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漫长的宫宴

听闻娘子要劈腿 叶七歌 4304 2019.09.29 21:46

  果然,屋内灯火通明,她推开门,老爹就坐在上座,他面前的桌子上摆满美味的食物。

  “老爹,我回来了。”

  无心小跑着过去坐在他的左手边,很自觉的开始吃饭。

  “地宫怎么样。”百里思雷为她夹了一片鱼肉放在她的盘子里。

  “不少人都认可了我的实力,老爹放心,我不会辜负老爹的一片希望。”

  她用筷子理着鱼刺,鲜嫩的鱼肉一挑便碎,一根一根把刺理出来后慢慢放进嘴里。

  “半月后有一场宫宴,届时皇后会宴请各大家族的女眷,你也在其中,小心应付。”

  百里思雷显得有些担忧,这次宫宴是为君如西操办的生宴,一般皇子在这个年纪都会选择一位佳偶连亲,他怕君烈乱来将无心许给如西。

  “这宫宴是做什么用的?”无心虽然问道,但她心中却是明了,这古代的皇宴就好比相亲大会。

  “是如西的生宴。”

  原来是君如西的生宴,无心了解后就开始想着自己要不要送礼物,毕竟她生日那天君如西送了她一只桃花簪。

  “喵~”

  无心的脚被一坨软糯的东西保住,她下意识一脚将馒头踹了出去,然后才想起来那是她买回来的猫。

  馒头几个翻滚,头晕目眩的从地上站起来,虚着步子又跑到无心脚下。

  “喵~”

  无心放下筷子,用抱歉的目光看着馒头,然后小心翼翼的把馒头抱在怀里。

  “还没习惯身边有只宠物,抱歉。”

  “喵。”

  馒头挥着爪子,用头不停的磨蹭着她的手心。

  无心抓住它的爪子,目光凝重。

  “你爪子上怎么有血!”

  馒头有些心虚的将爪子扯了回去。

  “喵。”

  无心这才想起猫吃鱼,今天她不在家也不知道馒头对那缸鱼做了什么。

  晚秋在看见馒头爪子上的血迹时,第一时间就跑到里屋的桌案前,她看着缸里空空如也,大喊一声。

  “小姐!馒头把鱼偷吃了。”

  无心抓住它欲逃跑的爪子,一顿猛揍。

  “吃吃吃,你看你都胖成个球了,你知道那鱼是谁送的吗?”这鱼她好不容易才养活,结果这家伙她一天不在就给她吃掉了。

  “喵~”馒头还一脸委屈泪眼汪汪,它不停怂着肩膀。

  “你看看你买了个什么玩意!”百里思雷知道那缸鱼是萧子笑送于无心的礼物,在他眼中那缸鱼代表了萧子笑的心意。

  所以当他知道鱼被吃掉时火冒三丈。

  “……”她看着自家老爹忽然筷子一甩,拽起馒头就往外扔,然后馒头就满院子来回跑躲避暗卫的刀光剑影。

  “那个爹,毕竟它只是一只畜生……”自己花钱买的猫,怎么也得为那五十两银子心疼。

  “你闭嘴。”百里思雷捡起筷子不停给她夹菜,无心什么也不敢再说,只有默默吃着饭菜。

  她也不担心有人能抓住馒头,这猫狡猾,非常有灵性。

  时光如梭,半月后,此时正式进入夏季,六月十五、晴,大吉,宜嫁娶,开张,宴席。

  皇后发来一张烫金的红帖,内容着重邀请无心。

  所有人都知道这次生宴是皇子十六岁的成人宴,也是相亲宴,皇后这番作为直接让她成为了众矢之的。

  这日天未亮,用现代时间来算大概才三四点,无心睡眼朦胧就被早春晚秋从床上挖了起来洗涑。

  掌事姑姑送来了一套墨蓝色的宫装,优雅大方,端庄秀丽,暗金色花纹栩栩如生,绣工细腻,还有一双墨蓝色锦鲤绣花鞋,鞋底差不多高有五厘米,非常精致,她细问下才知是朝霞阁出品。

  进宫的每个细节都不是小事,妆容上绝不能失礼,历史上也有因为妆容不当被降罪的家族,所以她不厌其烦的让早春晚秋在她头上、脸上摆弄。

  原主底子很好,五官立体精致,皮肤白皙吹弹可破,如今已经美得不可方物,来日长开必定是世间难见的美人。

  但这场相亲大会她本无意出风头,所以她刻意收敛了锋芒,妆容精致了,她也变得平凡了不少。

  “行了行了,早春,这样已经很美了,给那些小姐一条活路。”做人呐,要谦虚。

  “小姐,外界传闻你又丑又傻,一定要亮瞎他们的狗眼。”晚秋拿起胭脂点在她的唇上。

  “你呀!”

  她无奈笑笑,任由早春晚秋大展身手,展现她们完美的化妆技术。

  此次的邀请名单中还有百里露,即便她知道自己无缘高攀皇子,也刻意将自己打扮得华丽无比,显眼的红色宫装上绣着大朵的富贵牡丹,张扬无比,颇有喧宾夺主之意,李婉身为主夫人自然也是在名单里,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二妹可好,这些日子姐姐真是十分相恋妹妹啊。”三人站在门口,谁看谁不顺眼。

  “还多亏了大姐与三妹偶尔来给妹妹找点乐子,这日子也凑合着过了。”

  百里露脸色一变,想起自己每次光鲜亮丽的去找百里无心炫耀,回去时就犹如落汤鸡一般被下人嘲笑,她就气得恨不得挠花百里无心的脸。

  李婉倒是没有表示什么,她反常的一脸慈爱看着无心。

  “都是自家姐妹,看见你们和睦相处,我这为娘的也就放心了。”

  无心刚想反驳两句虚假,就听到老爹的声音传来。

  “时辰不早,得赶快启程进宫了,有什么事回来再说,无心,上车。”

  百里思雷在排头的马车里等着无心,可半天没见到无心上车,撩开车帘就看见无心被李婉百里露二人拦着。

  百里思雷宠爱二小姐没有底线是人尽皆知的,所以当百里无心与百里老爷同坐第一辆代表主人的马车时,下人也只是觉得再正常不过。

  就在马车晃动着向皇宫而去时,躲在大门后面的百里琴羡慕的看着远去的队伍,那若隐若现的高高宫墙,迟早,那里面也会有她百里琴一席之地。

  马车很快便来到皇宫门口,大臣们没有专用的进宫通道,唯一的一条对外开放的通道里就跟现代堵车一般严重,走走停停快到正午才得以下车,无心扶着脑袋晕晕乎乎,也明白进宫为何得趁早。

  皇宫有四大门,东门、西门、南门、北门,但除非常特殊情况一般就只开南门。

  因开国皇帝是个草莽皇帝,那时没这么多讲究,就没给这些门取名字,就东西南北按着他自己的喜好将皇宫草草修建。

  经历千千万年,在开国皇帝的茅草屋基础之上,装修扩大了不止一倍,变作一座座辉煌宫宇。

  皇宫以御花园为中心,东门是皇室专用的捷径通道,东是太阳朝朝日上的方位,代表希望,强大。

  所以,皇帝的乾龙宫,皇后的凤仪宫,太子的东宫,都在这个方位,而后妃的宫殿则向两边靠,在东北或东南方向。

  西门,太阳下落的地方,先祖皇帝把冷宫和地牢两个阴气极重的宫殿修建在此处,寓意永远的黑暗和绝望,被安排在这个方位的人都是些不受皇帝重视的人和囚犯。

  北门方位在乾安国不太吉祥,住的是太监或打杂宫女。

  南门方位气候宜人,多出能人异士,皇帝上朝的金銮殿也建在此方位。

  无心双脚着地,她看着脚下的青石地板,感叹自己幸好在出门的时候,求老爹多安排了一辆小马车给早春晚秋二人乘坐,不然从府里一路走到这里肯定把她们的小脚磨破,她可心疼着。

  在他们来的路上,皇子的成人礼加冠已经完成。

  宫宴办在凤仪宫的吉祥殿,他们一进门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官员纷纷起身对丞相行礼,女眷们纷纷对百里思雷身后迈着优雅步伐的蓝衣女子猜测起来

  “不是传言丞相二小姐粗鄙不堪,飞扬跋扈,还是个傻子吗?”人群中传来小声的议论声。

  “果然传言不可信。再过两年,简直跟第一美人云依依不相上下啊。”

  而那些在金光寺见过百里无心的人,眼中却多了几分怀疑,那时在金光寺明明她比今日更惊艳。

  他们的座位在皇帝右手下方,大家依次落座,无心与百里露同坐在第二排,虽然隔着一米多的距离,但她仇视的目光却分豪不失的刺在无心的皮肤上。

  “所有人都在看二妹,二妹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

  “过奖,大姐今日这身牡丹也很好看。”

  据她了解,宫里有位得宠的丹妃,是个矫情易妒的人,那位丹妃喜爱牡丹,无论是衣物还是用品都爱绣上牡丹。

  据地宫调查,曾经有个妃嫔在宫宴上与她撞了牡丹花色的衣裳,第二天便暴毙枯井,其中缘由是个人都知道。

  那位丹妃今日若看见百里露与她撞了牡丹,还穿得红艳张扬,这么重要的宴会上,难免会记恨百里露。

  “什么意思!”百里露一脸警惕,现在无论无心说什么,她都觉得另有深意。

  “字面上的意思。”她故意卖关子。

  “你……”

  百里露还没问出个所以然,门口就传来太监尖锐的鹅公桑。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皇子到,丹妃到~”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千岁,皇子万福金安,丹妃吉祥。”

  皇帝大步走上高位,一挥袖袍虚扶一把才缓缓道

  “众爱卿平身。”

  “谢皇上!”

  无心抬头便看见了皇帝右手边坐着的君如西。

  他今日穿了一身金色的衣服,气质清冷,五官犹如上帝精心雕刻,宛如谪仙。

  君如西也注意到了她,准确说从踏进吉祥殿,他就一直在用余光偷看她。

  今日的她,居然变丑了!真的就这么不想嫁给他吗?这一刻他极强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心里更加坚定不能放过她。

  书七看着两人互相“暗送秋波”,含情脉脉,乐得合不拢嘴,他比君如西还高兴,也不知道他到底在乐什么。

  宴会开始,杯酒言欢,大臣们互相敬酒。

  殿中央舞女卖力扭动着身体,杯觥交错,梦幻迷离。

  无心在宴会上寻找着独孤廉的身影,属于将军府的座位一直空空如也,好久没看到独孤廉了,居然有些想他。

  酒水过半,终于有人耐不住等待率先开场,一身官袍的唐力站起身对皇帝行礼。

  “皇上,臣的女儿唐烟为皇子生辰准备了一曲,以祝皇子安康长久。”

  “准。”君烈心中虽然早就有人选,但过程还是要走一遍。

  无心吃着晚秋剥好的柑橘,那唐力可不就是唐孙他爹嘛,肥头大耳,眼神浑浊不堪,难怪养出唐孙那样色胆包天的损色。

  但唐烟倒是清秀可人,小家碧玉,气质很清纯,不过是真是假倒是难说了。

  唐烟身穿米黄色的曲裾,抱着一把浅绿色的七弦琴款款走到大殿中央,只见她双膝跪地,琴落于双腿上,一双素手挑弄起琴弦。

  晚阳离霞花任流,相思难赋予郎,唐烟吟唱着乾安著名的告白曲《浅相思》,如鸟儿般婉转的歌喉在耳边回荡。

  只是,终归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无论唐烟怎么对君如西抛媚眼,诉情深,那君如西也都一直冷着一张脸,眼神都不给她一个,这让唐烟心中十分不甘。

  而君如西呢,其实他一直都有在偷看百里无心的表情。

  他的内心世界一直在呐喊,心儿你看,有人在勾引我,你还不快吃醋也来勾引一下我,你勾一下我就是你的了。

  可他面上却做的毫无波动,在看到无心目光一直留在将军府的座位上时,差点捏碎一口杯子。

  “皇儿,你看如何。”一曲完,皇帝转头问着君如西。

  “滚。”

  一个字,毫不留情,直戳人心,已经坐回位置的唐烟面色苍白,握紧拳头才忍住没有哭出来。

  皇帝尴尬的咳嗽了一下,这儿子也太不给人面子了。

  “咳咳,唐爱卿有心了,赏玉如意。”

  “谢皇恩。”唐力心中十分不满,但却生生憋下。

  “皇上,臣妾想着,今日是皇子的生辰,不如让官家小姐,都为皇子献上一舞如何,百花齐放才能让皇子好好挑选嘛。”

  丹妃突然从自己的位置上爬到皇帝的龙椅上坐着,妖娆的身段一览无余,皇后的面色犹如吞了苍蝇一般难看,她就知道这丹妃艳俗无礼,难登大雅之堂。

  皇帝心中虽有不满,觉得这样有损他的威严,但这毕竟是他宠爱的妃子,他又怎么舍得推开。

  “爱妃说的有理,那就从最小的官家开始吧。”

  群花争艳,花里胡哨的让人应接不暇,渐渐人们开始审美疲劳,注意力散开。

  无心吃着水果,翘着腿百无聊赖。

  这些小姐跳舞啊,弹琴,唱歌啊,动作重复过多,且搬抄毫无新意,她们重点都是在给君如西抛媚眼,以为抛个媚眼人家就看上你了?怕是活在梦里。

  她动了动坐得麻木的屁股,这天都要黑了,人才表演到一半,还不知道得什么时候才轮到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