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听闻娘子要劈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夜半篝火

听闻娘子要劈腿 叶七歌 3230 2019.10.01 23:02

  “相府二千金百里无心,温柔贤淑,端庄如兰,赐正妃位,赏黄金万两,于皇子加冕为太子之日成婚,钦此~”

  一早,整个相府伏拜在门口,一白发太监笑眯眯念完圣旨,他将圣旨合拢,走到无心面前将她扶起。

  “二小姐,快接旨吧。”

  她停顿了两秒才缓慢的伸出手。

  “无心,接旨。”

  她拿着圣旨,总算是明白了君如西的话。

  相府的仆人欢庆着,正妃娘娘的身份可不简单的,指不定以后就是国后,一国之后出自相府,他们这些仆人也能沾光三代人了。

  然而,在全府喜庆时,几位正主却全板着脸。

  百里思雷,他磨着的大砍刀,准备去找皇帝算账,他再三强调过不要打无心的注意,前脚万般保证,后脚就反悔,他要跟他决斗!

  而李婉母女,哭天喊地的发着古老而又恶毒的誓言,满屋子东西摔的是惨不忍睹。

  而无心本人呐也郁闷无比,为何偏偏是她。

  许久她叹气,既来之则安之,该做的事,还是得继续。

  “早春,晚秋,走。”

  她换了一套白色长裾男装,将头发束起,简洁干爽,眉毛也画成了英气满满的剑眉,眉间点一红痔,皮肤也涂成了健康的小麦色,这样一个风度翩翩,儒雅至极的贵气公子哥儿横空出世。

  “小姐,你真俊。”

  早春红扑扑着小脸,这世间没几个公子能有她家小姐还俊俏。

  “呵呵,那是当然,我的早春小美人。”

  她坏笑,伸出食指挑着早春的下巴,两丫头颜值也不低,那水汪汪的眼睛直叫人看了心神荡漾。

  早春推开她的手,取出一根白玉簪子插进她的发团。

  “小姐,你太讨厌了。”

  “不,要叫我少爷。”

  她勾着唇,待她俩也换上男装后三人来到院子一隐蔽处,自圣旨一下,她爹就给她下了禁足令,如今出个门也得偷偷摸摸。

  她翻墙而出,脚还未落地,身后便传来萧子笑的声音。

  “表妹,你又要出去逛街。”

  呀!忘记隔壁是萧子笑的院子了,她轻盈的落在地上,转身看着萧子笑。

  “嗨,子笑哥,好巧。”

  “不巧,恭喜表妹要做太子妃了。”

  萧子笑真诚祝福,但他却替无心感到可惜,她这般洒脱自由的女子,怕是过不惯宫里拘谨的日子。

  “这事还早着呢,不提也罢,好不容易放假,你要不要一起出去。”

  “不了,学业为重,三日后有场笔考,学而时习,温故知新,不敢贪玩。”他抬了抬手上的书,无心这才注意到他的身边摆满了各种书籍,她耸耸肩表示无所谓。

  “那好吧,那你慢慢看书吧未来的大政治家,早春晚秋,你们在墨迹什么,快过来。”她见对面迟迟没有动静,向墙的另一边喊道。

  “来啦来啦。”

  随着两声沉重的声音,咚咚跳下两人。

  告别萧子笑,三人一路避开府里的侍卫,麻溜的偷跑出了府。

  烟花楼已经按着无心的设计重新装修,牌匾也拆了,曾经经营烟花楼的烟娘,百般不舍的看着这几十年的老店。

  “都没了。”

  无心也看着那挂上去的新牌匾《醉梦》,心里也生起万般的向往,未来的商业界,将会向她看齐。

  “换头换面只为以更惊艳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眼前。”

  烟娘看着斗志昂扬的无心就仿佛看到了年轻的自己,她除了相信无心,说不出任何打击她的话。

  “会好的。”

  “烟娘,你叫装修的下人注意一下那些金属材料,不能有一丝划痕,必须严格按照我的要求拼装,还有天窗比例不能差一分一毫,必须用水晶打磨的薄块做窗门,还有……”

  交代了一切注意事项,无心在各个铺子间来回巡视,发现没多大问题便回了院子,好在她速度够快,并没有被百里思雷发现端倪。

  她坐在窗台上,看着一望无际的星空,凉爽的风带走了白日炎热的余温,她手里拿着一壶老酒,时而摸摸馒头的耳朵,而馒头此刻卖力的为她驱赶着蚊子。

  “这么晚不睡,是在等我吗?”

  一道身影几个跳跃落在她的面前,依旧是一身奶咖色的布衣,只是,他好像变矮了,变瘦了。

  “几日不见,你缩水了?”无心一口老酒喷出。

  猫儿看着来人,张牙舞爪的如临大敌,三生身上的幽冥之气,让他感到了威胁。

  “我的猫不欢迎你,我也不欢迎你。”她摸着馒头的耳朵,让他稍安勿躁。

  “真绝情,我一直等你给我烤鱼吃,结果你就再也没去过碧月湖,既然你不去我就自己找来咯。”

  三生一挥手,三条又肥又大的鱼被甩了出来。

  “没空。”大晚上的谁会单独给他弄鱼吃。

  “一次,之后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出现了。”他带着一丝祈求,让无心有一种再也不能和他见面的感觉,她也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就有一股刺痛与烦躁。

  三生见她久久没回话,闭着眼睛叹息一声。

  “好吧,既然你没空,那我就自己动手了。”

  他一个掌力打出,顿时一颗梅树四分五裂,接着又是一掌。

  “你干什么!”

  她一下从窗台越下,扑上去抓住三生的手腕,阻止他第三次搞破坏。

  “劈柴啊。”

  北辰清、萧子笑、张静、早春、晚秋几人闻声赶来,侍卫也都不停敲门。

  “二小姐!发生什么了!”

  无心放开他的手,这么多人在,该怎么解释。

  “早春,去拦住他们,就说我不小心把桌子砸了。”

  “是小姐。”

  早春不放心的看了一眼三生就穿过房间去阻拦侍卫。

  “呀!正好,既然人都来了一起吃个夜宵。”三生恬不知耻的拾着木头,不知用了什么法子一下就点燃了火。

  “师妹,要不要把这个人丢出去。”

  北辰清站在她身边,冷着一张脸,对于不请自来的人,他向来不客气。

  “他武功不在你之下,打起来恐怕会引来更多的人,抱歉,打扰到你们休息了。”

  无心摇头,她应该想到的,三生是个不要脸的人,能干出这样的事也实属正常。

  “时间还早,不如就听这位和尚小哥的话,一起吃夜宵吧。”萧子笑早就想一品无心的厨艺,如今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满一次口福。

  无心看着满院子的木头,无奈的说道。

  “既然如此,只吃鱼太单调,晚秋,你与早春去厨房弄些肉片,蔬菜过来,就是上次我教你的那样,我去拿烤架。”

  “师妹,我跟你一起去。”

  烤架是无心闲来无事做的,平日里也没用就丢在小厨房,个也挺大,北辰清提议帮忙。

  无心点头答应了他,走着走着又返回身看着三生。

  “你这么喜欢劈树,就劈一些大小适合的木签出来吧,就上次串鱼那么长就好。”

  “好,你们两个听见没有,快给我打下手。”他臭不要脸的指挥着萧子笑二人。

  “你个臭和尚!我家少爷金枝玉叶怎么能给你打下手!”张静撸起袖子就想打架,这大晚上的难得睡一好觉,还被人搅和了,他早就想打他了。

  萧子笑拉住张静挥舞的拳头。

  “大家都有事做,我们就帮忙捡木头吧。”

  “少爷,你不能干这些,我来做。”他反握着萧子笑的手,这细皮嫩肉的,干活弄糙了怎么办。

  “我是男人,我能干活。”萧子笑抽着手,却怎么也抽不出来。

  “你就是不能。”

  “你们两个故意的吧,算了,我还是自己动手吧,这年头想偷懒都不行。”

  就在萧子笑与张静拌嘴的时间,三生已经削好了木签,无心与北辰清也抬着烤架回来,烤架已经清洗了一番,湿漉漉的在篝火的照射下,发着淡淡的白光,无心用布将水擦干,将油盐,辣椒粉胡椒粉,孜然粉等烧烤材料,全都摆放在一个盒子里面。

  鱼是三生清理好了的,洗洗就可以串起放上烤架,涂一层油,片刻滋滋的油声听来非常悦耳。

  三生坐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感受着自己的心与她的心以同样频率的跳动,他将手摸在自己的心头,但为什么还是冷的呢?

  北辰清帮忙翻着鱼,烧烤不需要多么高超的厨艺,只要会点常识基本就不会搞砸,他烤起鱼来像模像样分毫不比无心差姿势。

  早春与晚秋端着肉与菜回来,两个丫头默默的拿起木签把肉串好。

  无心看见两个小丫头忙得额头冒汗,再看那几个坐等吃食的男人,白眼一番。

  “三生,子笑哥,还有张静大哥,你们三个大男人好意思让两个小姑娘干活?”

  萧子笑甩开张静禁锢他的大手。

  “表妹生气了,干活。”

  张静撇嘴,也跟着上前串肉。

  唯独三生如老僧入定,雷打不动。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一会儿时间香味就飘了出来,撒上佐料,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三生开了坛酒,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

  “哇!和尚,你这是什么酒!好香。”

  张静一闻味道就忍不住大赞,将刚才的怒火抛之脑后。

  “不知道,偷的。”三生昂头喝了一口,这是他来时顺便去君如西的酒窖偷的桃花酒。

  “偷的?在哪里偷的,我也要去偷几坛。”

  “皇宫。”

  “……”

  张静一下不敢再提偷字,皇宫重地,官兵把守,那酒岂是说偷就能偷的。

  一人一碗酒,席地而坐,围着篝火,吃着烤串。

  “想当年我跟着我师傅游历江湖,那江湖人一个个战栗得,见到我师傅恨不得立马遁走……”

  张静是唯一在场长相最粗狂,声音最粗狂,动作最粗狂的三粗爷们,那一沾酒就癫狂了起来,牛13吹起来一摞摞的吹,不知道的还以为整个江湖都是他家的。

  猫儿蜷曲在无心怀里,张嘴等着无心投食,听见张静吹起牛来,猫眼鄙视一番,想当年他游历天下时,天下人见到他都要斗三斗,你这算个空气。

  透过薄薄的云雾,可以清澈的看见一轮弯弯的明月,月光洒向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星星卖力的眨着眼睛,悄悄的告诉人们,明天将会是个好天气。

  随着夜深,酒宴散场,皇宫依然灯火通明,一盏盏明黄色的灯笼悬挂在门庭,营造了一片奢靡的辉煌。

  凤仪宫里,皇后手拿着一份信纸,信里面明明白白写着百里无心的过往。

  从痴傻,到才武双全,为何短短时间,一个人能从生活细节到行为处事都变得如此彻底。

  只有一个道理能说得通,那便是现在相府里的,根本不是真正的百里无心。

  她拿着信纸笑得意味深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