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听闻娘子要劈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闹鬼

听闻娘子要劈腿 叶七歌 3052 2019.09.20 22:13

  “少爷,这个二小姐好像跟传闻不符啊。”

  张静与萧子笑两人本在屋顶赏月喝酒,没想到忽然看见一道黑影越进了无心院,本欲出手相救的他们又看见一劲装男人扛着那贼人离开了相府。

  之后那一波闹剧他们更是当做提高酒性的笑料。

  “她若是个简单的也活不到今天了。”

  毕竟是最受宠的小姐,有个暗卫也不足为奇。

  “本来想来出英雄救美的,还是继续喝酒吧。”张静昂头张开大口,将壶嘴对准自己的嘴往里倒。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萧子笑看着月亮轻笑

  “静,跟着我可觉得厌烦。”

  萧子笑喝着最烈的酒,入口却犹如白水一般,不是酒不醉人,只是他太清醒,将自己的未来安排得明明白白。

  “不曾,我永远、永远不会厌烦少爷。”

  酒不醉人人自醉,张静把头靠在萧子笑的手臂上,犹如小时候,谁都不曾变过。

  这一夜,注定无心无法安睡,刚躺下的她又被窗外铛铛铛的响动唤醒。

  “小姐~是我,林瑜。”

  林瑜这一去一回时间已有三个月之久,无心倒是忘记了自己中毒的事。

  窗门上印着三个高矮不一的影子,她从窗缝透出去只隐约看到了林瑜的小脸。

  松开木栓,无心打开窗子。

  “终于回来了,这些人是?”

  “这个是我师傅北辰城,这个是我大师兄北辰清,因为师傅爱乱跑,所以耽搁了时间。”

  她点燃灯火才发现左边那人正是昨日她帮助的那个老人家。

  “是你。”老人也有些惊讶,然后就喜悦的拍着他旁边的另一位年轻男子。

  “徒儿啊!那日就是这个丫头帮的我,快好好谢谢人家。”

  无心看向那男子,一身黑白相间的衣衫上绣着白鹤,腰间别有铃铛腰佩,随着他的动作发出铛铛铛的响声。

  “在下北辰清,多谢姑娘那日出手相助。”

  “不过是见不得那些看不起人的杂碎,既然来了,便请二位帮忙看看我这毒吧,请坐。”

  无心将他们请到了圆木桌子前坐下,将自己的手伸到北辰城面前。

  北辰城将手搭在她的脉搏上闭眼开始诊脉,北辰清拿出一卷银针,将最长的一根取了出来慢慢插入她的心脏上方。

  无心的呼吸开始絮乱,四肢开始无力,每一寸皮肤都犹如火在烧一般。

  北辰城皱眉,手指在手腕上不停移动,这毒果然如林瑜所说,极其复杂。

  他初步判断无心身体里有两种毒,一种是腐灵草,一种是灼火,两种毒相碰又产生了第三种未知的能融化肉体的巨毒,若是一般的身体,怕是早已化作一团肉泥。

  随着北辰清手下的针法越来越刁钻,无心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不要,不要再继续了,我会死的。

  她忽然听到这样一道声音,但她确定这不是她发出来的,在场的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发出这么绝望的声音。

  难道!这身体原本的主人还活着!

  “停下!”

  她拔出心脏处的银针,吐出一口黑血。

  “你干什么!”

  北辰城微怒,费了大半天的劲眼看马上就能找到解决的办法了,说不定还能研究出新的药品,这样被病人打断让他心里很窝火。

  “你这丫头还要不要命了!说拔就拔,你知不知道万一拔错了你会立马被毒反噬。”

  “不能再继续了,那样会死的。”她重复着原主的话,这具身体是原主的,没有谁能比原主更了解这具身体。

  “这……”

  不能继续可如何是好,难道大老远跑来就只给她把个脉?

  “师傅,不如用我们谷中的绝品还魂丹压制毒性。”

  北辰清按照原路拔出银针,然后从腰间拿出一个金色的药瓶。

  北辰城拦住他的手。

  这绝品还魂丹可算是他们谷里的镇谷之宝,与普通丹药不同,这种丹药成功率低,凝天地精华,注仙灵于内。

  可是他们谷主百忙之中抽空练出来的,不过十颗,用了可再难有了。

  “不行,此丹药只供谷里人使用。”

  林瑜在无心耳边窃喜道。

  “小姐,你不是想学医术嘛,快,现在是一个拜师的好机会。”

  无心心里也有此意,她单膝跪地,向上抱拳。

  “徒儿见过师傅!”

  “嗯?”

  北辰城避开她的目光。

  “我不同意,虽然你帮过老头子我,但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神医谷的直系弟子,入门最低要求,必须把医经倒背如流!”

  “依相莫煿炙爁炮,逆顺看合修凡大……”

  让人没想到的是,无心竟然就真的背了起来,还一字不差。

  她的记性很好,几乎看过一遍的书都能记个大概,况且她为了学医反复将医经读了十几遍,早就烂熟于心,不过是倒背而已,对她来说小意思。

  “会背又如何,没有足够的经验不能入神医谷。”

  “师傅,一颗绝品还魂丹而已,你不是也给了别人两颗吗?”

  “就当做感谢礼送给她吧。”

  北辰清将药取出直接喂给了她。

  北辰城见她已经把药吃了下去,总不能人药两空,于是勉强答应收她为徒。

  这一夜,无心被北辰清扎成了刺猬,无论身体再痛苦,原主也没再说过话。

  第二日一早,老爹以李婉持家无道,屡生事端为由,将府里的中馈之权交给了侧夫人柳林,柳林知道,自己真正的机会到了。

  而此时夫人院内,李婉掀翻了一桌子饭菜,大发雷霆

  “他百里思雷,凭什么,他百里思雷说囚禁我就囚禁我!若没我娘家人的牺牲!他百里思雷能坐稳如今这个位置!”

  “夫人,息怒。”

  龅牙在旁瑟瑟发抖,丫鬟面色惨白的匆忙收拾这残局,就怕一个多余的动作引起李婉的注意力。

  “百里无心那小贱人!我才不信什么在外捡回来的养女,肯定是他跟那个优汇紫素的种!

  乾安律法,偷者为妾!只要李袁成了,哼!”

  李婉一字一顿,双眸黑沉得犹如地狱来的恶鬼。

  龅牙想来这事觉得奇怪,小声道

  “夫人,昨夜李袁并未得手,如今也未看见他人,奴婢也上上下下找过一番……”

  她越说越小声,最后干脆闭口不谈。

  听龅牙这么一说,李婉也觉得有些怪异,她知道自己这个表侄子是有些本事的,做过些许年头的采花贼,翻墙的技术那是熟门熟路的,就算没有得逞,人也应该出来了,怎么会没有一点音讯。

  “他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能跑到哪里去?”

  龅牙犹豫再三,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会不会,已经被百里无心……”

  李婉连连摇头否认

  “不会的,不会的。”

  但那次无心将发簪抵在她脖子上的那一幕,反复的出现。

  龅牙还是疑虑,她接过丫鬟重新端来的茶水,亲手为她斟茶。

  “夫人,您就不觉得百里无心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吗?不再最小伏低,已经不受我们控制了。”

  李婉深思,那日暗器明明打中了百里无心,可这么多日也不见毒发,明明她已经将腐灵草磨到粉加到了最大的量,为什么她还是保持着理智,实在太超乎常人了。

  就在她细思时

  窗外忽然飞入一个黑色盒子,就落在李婉脚边,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龅牙疑惑的将盒子捡起,是一个精致的木盒子,比人头大些,封条上写着李婉亲启四字。

  “夫人,奴婢来打开吧。”

  这种明显的骗术,龅牙不愿让李婉冒险。

  李婉心里惶恐却故作镇定,她接过黑木盒。

  “无碍,这光天化日,还不能将我李婉如何!”

  她犹豫了几秒决心拆开封条,但将盒子打开后,顿时惨叫一声,盒子掉在地上,咕噜咕噜,滚出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双目爆裂,死死的看着她们。

  李婉眼神无意对上了人头的眼睛,她脸上瞬间没有了一丝血气,白眼一番就昏了过去。

  盒子打翻那一瞬间龅牙也看得真切,那正是李袁的人头,她见李婉晕倒,强忍着恶心跑去将李婉从地上扶了起来,将她送到软塌上。

  可当她转身,李袁的人头就不翼而飞,她害怕的四处寻找,忽然感觉到自己后背有异样的东西,吓得她浑身冷汗直流,寒毛竖起。

  她僵硬着脖子转头,那悬挂在半空的人头,脸上有着诡异的笑容,正一点一点都离她越来越近。顿时她也两眼一闭,昏了过去。

  书七提着鱼竿从房梁跃下,拿出黑布抹去地上的血迹,又将人头放回盒子里,走时转身对着房间里昏迷的二人道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瞧你们那怂样!”

  李婉被吓得够呛,还因此染病,已经到卧床不起,高烧不退的境地。

  龅牙被头悬挂那一幕吓得神志不清,嘴里神叨叨一直说着有鬼,最后直接被赶出了府沦落街头。

  她以前在府里仗着李婉树敌无数,在她最低谷时,自然该报仇的找她报仇,该要债的找她要债,竟没几日就被人活活打死喂了狗,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夫人院闹鬼的事情也是一传十十传百,闹得人尽皆知,如今柳林当家,那些仆人也不再藏着自己的嘴巴,四处煽风点火,不闲事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