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听闻娘子要劈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琼玉楼

听闻娘子要劈腿 叶七歌 3323 2019.10.02 21:52

  细数时间,距离无心到这个世界已经过去半年,她所期望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絮的进行着。

  清晨,无心坐在梳妆台前整理着自己的头发,一缕缕青丝缠绕在指尖,面无粉黛却另有一番风情,她带着三分醉意的眼神瞥向四仰八叉倒在床上的早春晚秋。

  昨晚所有人都喝高了,以至于后来的事情她没有任何印象,醒来时便已经在屋里。

  她揉了揉太阳穴,这酒的后劲是真的大。

  “扣、扣。”轻轻的敲门声传来,无心停住动作。

  “谁?”

  “回小姐,夫人排人来传话,请小姐立马去后堂。”回话的是一名地宫派来的杀手,她伪装成婢女随时关注着院内院外的情况。

  “知道了。”

  她简单梳洗一番,踏着晨雾,一路来到后堂,此时人已经到齐,李婉坐在主位于她右手下的两位女子谈笑。

  “见过夫人。”

  她走进去微微对李婉行完礼,便在右手边坐下。

  李婉心里不满,面上却温柔一笑。

  “无心真是长大了,半年前还叫我母亲,不知不觉半年后竟唤我夫人,怎么如此生疏,可是不认我这个母亲?”

  如今正是互飙演技时,无心又岂能败下势头,她以同样温柔的笑容,却又带有几分懊恼。

  “夫人可冤枉我了,按这规矩,养女是不配唤夫人为母亲的,特别是像相府这等名门世家,更是讲究,倒是以前无心唤错了称呼,让人见笑。”

  李婉见她没人任何退让,起身上前拉住她的手。

  “一家人为何说两家话。”

  “这舌头与牙齿虽然在同一张嘴里,但终归不是同一样东西。”

  她用力抽回手,一副不识好歹,油盐不进的模样,李婉收回手,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

  “养女?这是养女该有得态度?我看整个相府将来都得听她的,不知廉耻去勾引皇子,浪贱毒妇一个,跟她母亲一个样。”

  百里露压抑不住满腔嫉妒,嗓子都酸破了音。

  提及优汇紫素,已经触犯到了她的底线,她嗤笑。

  “我还在想,那晚马车车轱辘都摔没了,那血淋淋的被抬出来,怎么也得躺个半年,没想到今日一见,你还蛮精神的嘛,看看那虎背熊腰,凶神恶煞的,啧啧,在强撑吧。”

  她讽刺的盯着百里露的肚子,那目光里的蔑视让百里露无地自容。

  百里露捏紧手心,逐渐气势弱了无心一头,若百里无心是勾引男人的毒妇,那她如今算什么。

  “是你对不对!是你动的手脚……”

  她浑身都在颤抖,可谓恨之入骨,就算死了也要化作冤鬼,让百里无心永不安宁。

  “大姐,二姐,你们别伤了和气。”百里琴装着老好人在两人中间劝和,只是她心里却巴不得两人越吵越厉害。

  李婉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如今她还能坐在这主位上同百里无心说话,再过些时日,自己就得跪在她脚下说话,她绝不允许那个贱人的女儿飞上枝头变凤凰。

  她从衣袖里拿出一张烫金的红帖,僵硬的脸牵强的笑着。

  “这是今年的赏花请柬,邀请无心你明日去御花园赏花。”

  “我呢?”百里露抢过请柬,将上面每一个字都清楚的看了两边,没有一句话提起过她的名字。

  “年年赏花会都有我,怎么今年没有我!母亲,是不是皇后写漏了。”

  她不停的翻看着请柬,不敢相信,最近将所有都怪罪在无心身上。

  “露儿,坐下。”

  李婉一声冷斥,毕竟现在百里无心身份不同,跟皇室挂上了关系,她代表的就是皇室的颜面,若与她硬碰硬,那藐视皇权的罪名足以灭九族,她正了正脸色,慈爱的看着无心。

  “二女儿啊,你也知道,你露儿姐姐平日里爱在屋子里缝缝补补,你三妹妹琴儿也日日呆在府中,这两人都没怎么在京城中露面,这次呀,母亲就做主将你们三人都带进皇宫见见世面。”

  李婉睁着眼睛开始说瞎话,要说百里琴藏在府里无人识也说得过去,那百里露的才名谁人不知,乾安前十的美貌谁人不晓。

  “此事不必特意对我说,夫人做主就好,若没什么事,我就回无心院了。”早春晚秋醒来看不见她,会着急的。

  “无心且慢,你觉得你三妹妹如何。”李婉出言阻止,她用眼神指示了一下畏首畏尾的百里琴

  无心将她上上下下扫视了一番,发出感言。

  “一言难尽。”

  “母亲也不跟你兜圈子了,我们相府就她们两个亲闺女,露儿折了,相府的荣耀全压在了琴儿的身上,你虽是养女,却也是与相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她停下在看了看无心的表情后继续说道

  “所以你今日就带你三妹妹出去买点上好的头面首饰,那钱,就从皇帝赏你的万两黄金里出吧,左右不过是些小东西你也别吝啬,若琴儿能被长国公主看中嫁入皇门,日后也能帮衬你不是。”

  李婉口中的长国公主是当今皇帝的亲长姐,名唤君颜,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奇女子。

  当年风羽国攻打乾安边境,年仅十五岁的她穿上盔甲赶赴战场保家卫国,战事平息后又遭内乱,她护驾有功,先皇帝感激在心,特辞宝剑与免死金牌,剑可先斩后奏,免死金牌无论做错何事都可免一死。

  先皇去后,当今皇帝更是对长国公主尊敬无比。

  更有传言这长国公主发起狠来,连当今皇帝也打。

  果然腐灵草会影响人的智力,这李婉也不想那长国公主是何身份,会看得上百里琴一个庶女。

  无心面无表情的理着自己折皱了都衣袖,居然敢肖想她那万两黄金,她这钱就是送给萧子笑买房子都不会用在她们身上。

  “她在家喝喝茶,养养花,终身不嫁也不是不可以,相府呢养一个闲人也是养得起的。”

  “二姐姐,不过是几百两黄金,对二姐来说不过是些小东西。”

  百里琴在听到李婉要推举她时,她都已经幻想出了后半辈子的风光,没想到百里无心居然不同意!她装着可怜的模样,低声下气的祈求着。

  “不过是区区几、百、两黄金而已,夫人掌管相府这么多年,没少贪吃吧,这钱对夫人来说不过小意思。”

  她甩了甩袖子,留给她们一个潇洒的背影。

  几百两黄金的头面,那也要看她脖子受不受得起。

  待无心走远,李婉将茶杯狠狠摔在地上发出破裂的声音

  好一个百里无心,如今府里谁人不知她这个主母彻底失势,非要在她心口扎一刀。

  不过这都只是暂时的,只要大计一成,不管是百里无心还是百里思雷,亦或是柳林,整个相府都会被她踩在脚下。

  无心院中,早春晚秋在听完无心的解释后,立马一脸崇拜的看着她。

  能被皇后邀请去赏花会的女子,无不都是有颜有才,名扬四方。

  “小姐,赏花会马上就要到了,你真的不打算出去买一些精致新款的头面首饰吗?”

  早春看着她头上的发钗,已经是半年前流行的老款式了,自家小姐好似从未在打扮自己这件事上上过心。

  “我们出去逛逛也好,闲在府里,那李婉估计又得设计讨我那一万两黄金了。”

  无心看着早春晚秋头饰也带了许久,便想着出去为她们添些新的。

  这次,无心并没有那么麻烦的去翻墙,她光明正大的在百里思雷安排的眼睛下晃荡,果然,这些人并没有拦住她,怎么说她才是地宫的主人,谁敢拦她。

  马车行驶在平坦的大街上,马蹄有规律的打着节拍,两边的人群忽然就暴动,她撩开车帘,只见前方围满禁卫军。

  “大娘,前面发生什么事咯。”马夫将马车停在路边,低头向地上一抱着娃的老妇人问道。

  “哎呦,好像是死人了,死了四五个唉。”那大娘摇着自己怀里的男娃,脸上带着担忧。

  “这京城啊,最近也不知怎么回事,老是死男人。”那大娘护着自己怀里的娃,紧张的抱着娃跑了。

  “小姐,还从这里过吗?”马夫拉着缰绳,只要无心一个命令他便掉头绕一下远路。

  “既然前面死人了,我们也别触眉头,绕路吧”

  这一绕,他们便多行了半个时辰,马车来到了京城有名的首饰店琼玉楼。

  她在车夫的搀扶下跳下马车,刚走到门口就遇到了从楼里出来的陈夫人。

  “见过陈夫人。”她主动向她打了招呼。

  陈夫人向前几步扶着她的手,含笑说道

  “二小姐快起来,如今你与皇子有婚约在身,应是我向你请礼才对。”

  “不,夫人是长辈,无心这是真心实意向夫人请安的。”

  陈夫人听闻后和蔼的拉着她的手,低眼就看见她手腕上的绿色玉镯,眼中便多了几分笑意。

  “若不介意,唤我陈姨吧,我家二子没福气,唉~”她惋惜的将无心的手握着自己的手心里,若是无心能嫁进将军府,她便也能弥补自己当初犯的错。

  “陈姨,二公子气度非凡,前途无量,日后必然会娶一个让陈姨心满意足的好姑娘。”对于独孤廉,她有种特别的感觉,感觉两人似曾相识,但那种感觉却在她想抓住时烟消云散了。

  她想,大概是前世认识吧,但那绝不是爱慕之情。

  “我这二子跟他父亲一样,喜欢弄枪舞剑,那里能有姑娘看上他,不提他了,我听宫里传来的消息,十日后的赏花会,皇后会故意为难你,你小心着点。”

  无心知道这赏花肯定会有料,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管皇后使什么样的路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多谢陈姨提醒,无心定会注意分寸,陈姨这是准备回府了吗?”

  “是啊,没什么满意的头面,正打算回去呢,那无心我们改日再叙。”陈夫人拍了拍她的手,也知道自己耽搁了许久,向无心告别后向将军府的马车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