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听闻娘子要劈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百花会(下)

听闻娘子要劈腿 叶七歌 3283 2019.10.06 21:33

  李婉见那宫女愣住,紧张得手心都在冒汗,她拽住百里琴的衣服,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祟,她总觉得百里琴在盯着她看,浑身毛骨悚然,一着急脱口而出。

  “你惯用右手,自然是右手!”

  那宫女像是得到了什么启发,语气一下就肯定了起来。

  “对,奴婢,奴婢就是看见百里小姐用的右手。”

  无心取笑,语气十分强势的质问李婉。

  “李夫人,这么主动为这宫女指点迷津,难道你就是那背后出谋划策的幕后人!”

  随着无心的怀疑,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到了李婉身上,李婉反唇相讥,据理力争。

  “我不过是说出了这宫女想说的话,呵,你刚才那目光可凶狠的很,把这宫女都威胁得不敢吐出半个字,莫不是你想把杀人的屎盆子扣到我头上。”

  这时,人们目光又回到了无心这边,她们确实看不透这凶手是谁,不过蔑条拴竹子,自己人整自己人的戏,到也喜闻乐见。

  “这屎盆子究竟在谁头上,李夫人还不够清楚吗?”

  她声色俱厉,大步走到百里琴尸体旁边,拉起白里琴的手扒开衣袖露出伤痕。

  “好,以李夫人所言,我惯用的是右手,但大家莫忽略了当时我是追着百里琴的,为了能触到百里琴,必然是用尽了力气,狠狠的向下刺下,所以刀痕必然也是从上至下,且深,且是新鲜的刀口,可是大家请看!”

  无心声音逐渐加大,越来越激昂,众人被无心的声音所吸引,条件反射看向百里琴的手臂,上面的伤口泛着一条条乌青。

  可她们只是一群只知宅斗赏乐的妇孺,看了半天也没看懂其中的意思,目光皆是询问着无心的下文。

  无心见时机成熟,开始解释起来。

  “大家看,伤口略带浮肿,程青色,一般只有受过捆绑或者鞭条才会行成这种横向长条的伤势。

  再看伤口手法平稳,从下而上,伤口这么深却只泛出了一点黑血。

  若真是我在追逐她的过程中所刺,那一定就会如同她胸前,被插入匕首处的伤口一样,流出鲜艳的红血,新鲜淋漓。

  所以这明显是人死了一段时间后,有人害怕被看出端倪,所以在被绳索拉伤的伤口上割了这些刀口。

  只是,那人却殊不知,人死后血液是不会流动的!”

  听完无心的解释,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纷纷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判断她花语中的准确性。

  皇后大感兴趣,她没想到百里无心不但拥有一副好身手,居然还会验尸。

  “还有!

  这个宫女当时的声音确实很大,但若是一个人被人追着杀,她的声音吼得难道还没有宫女大吗?”

  她将目光移到那宫女身上。

  “你当时说我与百里琴大声争执,既然你目睹了一切,我是为何与她争执,百里琴的丫鬟又去了哪里。

  难道她的小姐被我追杀她还能去上个茅房不成?”她讥笑出口,也怪李婉办事不严密,叫她抓住了鞭子。

  “为何百里琴的丫鬟到现在都不站出来指证我这个杀人凶手。

  你又为何一直在旁观看,不立马呼人阻止酿成大错,你有什么何目的!是何居心!”

  无心妙语连珠,言词凌厉语气强势的辩驳。

  那个宫女吓得抖如筛糠,根本没反应过来无心在说什么,她顿时六神无主,只能歪头去看李婉。

  众人心里也开始怀疑,为何这个宫女频频看向李婉。

  “伶牙俐齿!你又不是仵作,简直一派胡言乱语!这等事情自然有官府插手,你一个女子不安守本分,却去研究这种晦气的事,说得头头是道,平日里也肯定没少干这种事情。”

  李婉指着她,激动得手指都在颤抖,若是今日还不能将百里无心拿下,那么她后面的机会将是难上加难!

  她要先发制人,把百里无心弄进尚品府,她面露凶像,像是被气得走火入魔,抬起手就预招呼无心。

  无心正想反击,倒是有人比她更快一步,书七几个空翻落到她身边,大腿一抬,一脚就将李婉踹进了花丛中,吓得一群女子花枝乱颤。

  书七收回大长腿,恭敬的对无心行了个礼,走回到君如西身后,目光时而又瞥向哭肿眼睛的晚秋,心疼不已。

  众人随着书七的身影看向君如西,锦衣白袍,绣有桃花底纹,看着竟与无心的裙子有几分搭配。

  他的身后跟着几名提着箱子的仵作。

  不少小姐都为他的容貌所倾倒,爱慕的看着君如西。

  君如西直接忽视了她们,目不斜视走到皇后面前行礼。

  “儿臣见过母后。”

  皇后看着他,慈祥的虚扶了一把。

  “免礼吧。”

  等君如西见完礼,众人也跟着膜拜。

  君如西没有理会她们,不急不慢的走到百里无心身边将她护在怀中。

  “儿臣带了仵作过来验尸,还请母后稍等片刻。”他的声音铿锵有力,让人不容拒绝。

  无心被坚实的臂弯拥住,像是得到了一个安全的堡垒,在这臂弯之中,这世间一切好似都伤害不了她。

  一股馨香入鼻,是无心喜欢的桃香。

  说话间,仵作已经开始检查尸体,李婉扶着腰爬了起来,书七又是一脚踹飞,她撞到一颗大树上昏迷不醒。

  “大胆!”皇后虽然知道无法处置书七,但李婉除了是她的人外,还是相府主母更是一品诰命,若是遭人这般踢打她还当做未见,她还如何管制下人。

  “母后,还请给仵作安静的环境。”

  君如西冷漠的看着她,皇后倒是不怒,依久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君如西就像在自己亲生孩子一般。

  无心感叹,不愧是皇后,经历腥风血雨坐上后位,那级别真不是李婉能比的。

  在这漫长的等待中,无心平白遭受着所有年轻女子针一般的目光,皆因此刻君如西抱着她的这个动作。

  “怕吗?”

  他神色轻柔,没了平日里厚脸皮的模样,声音犹如清风一般在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濮撒在她后颈处。

  “不怕。”

  不手握乾坤,她岂敢闯这龙潭虎穴。

  经仵作一番验证,最后得出的结论与无心说的一般无二,更是准确到百里琴死亡的时间,大约是一个时辰前。

  也就是说,百里琴在大家面前转了一圈后就被人杀害了。

  这时,尚品府衙的死对头定天府府尹王大人带着一群人也赶了过来。

  王大人几天前收到密信,信中说尚品府衙枉法帮助自己的婆家陷害未来皇子妃。

  不管真假,他也要让这件事成为真的,他想着这次唐力栽倒他手里了,兴奋不已。若是放弃了这个机会,他会后悔一辈子。

  无心看着定天府衙的人,她早就准备好接招了,李婉终于彻底把自己玩死了。

  百里露站在人群后面偷偷看着,一个仆人撞在她身上,等她站稳缓过神,那人早不在了踪影。

  她火冒三丈,一个仆人也敢顶撞她,她一定要她母亲找出这人碎尸万段。

  仵作正想询问唯一目击证人,不知谁喊了一声。

  “呀!百里露小姐腰间挂的好像是百里琴小姐的耳环?”

  看戏的人顿时轰然起来,上下打量着百里露,其实她们心中也都渐渐明了,如今是李婉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着了别人的反间计。

  百里露始料未及,连连摆手。

  明明要陷害的人是百里无心,为什么东西会到她身上。

  “不,不是我杀的。”

  “那还请百里露小姐解释一下为何耳环会在你的身上。”

  张大人逮住百里露就开怼,只要把百里露弄进衙门坐实百里露的罪行,他就可以顺藤摸瓜一网打尽尚品府衙。

  他扬手就有侍卫过拿耳环,就在他们靠近时,百里露不知为何就摔倒在地,露出里裙,上面沾染着星星点点的血迹。

  百里露也惊讶的看着自己的裙子,慌乱的眼神不敢与王大人对持。

  母亲嘱咐她离现场远些,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露面,原来是这个意思,可是她也想看百里无心跪地喊冤的卑微模样啊,现如今该怎么办。

  她慌张的跑去摇着昏迷不醒的李婉。

  可那些衙役哪给她逃跑的机会,反手就将她扣了起来。

  王大人对着看不出什么表情的皇后微微躬身。

  “还请皇后定夺。”

  王大人都已经将定夺的权力交给了她,皇后又怎么不知道王大人这是要让她亲口下令关押百里露,堵住悠悠之口。

  “既然百里露小姐也是嫌疑人,就一并送入定天府吧。”

  百里露百口莫辩,忽然想起刚才有人撞了她一下,她抓住这最后的机会拉住皇后。

  “不,皇后娘娘,我是被人诬陷的,刚才有人撞了我一下,一定是那个人趁机挂在我裙子上的。”

  李婉逐渐醒来,当她了解到情况后犹如雷击,她已经叮嘱露儿离这里远点,就是想万一事情败露,露儿能有一线生机替她完成后面的计划,怎么会,那耳钉怎么会在露儿这里!

  她阴狠的瞪向百里无心,肯定是百里无心有所察觉,设了反局,她比她母亲更难对付!

  侍卫拿着铁链套上百里露与那个目击的宫女,两人死活不肯走,衙役废了一番力气拖拉拽给押走了。

  “张大人!百里无心也是嫌疑人!你怎么不把她也带走!”李婉抓住最后的机会大吼,只要进衙门,她百里无心无论最后结局如何,人生都会画上一笔污点!

  “无心小姐罪证不足,不能入狱。”

  张大人幽幽一句,便快速离开。

  不说百里无心对他有救命之恩,光看皇子一脸护犊子的样子,他是有病才敢押百里无心入狱。

  李婉双脚一软,跌坐在地,完了,完了。

  “既然嫌疑人已经收押入狱,大家都散了吧。”

  皇后见君如西一直将百里无心护在臂弯,也不敢再起什么试探百里无心的心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