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听闻娘子要劈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巫蛊术

听闻娘子要劈腿 叶七歌 3597 2019.09.08 15:56

  “这!”

  四个嬷嬷被拒在门外,本来就一肚子气得她们如今已经忍到了顶端,囔囔着要向夫人告状。

  无心闭门后,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她还就怕李婉不找她麻烦,那样她会很无聊啊。

  因为无心本来就会写字认字,所以学习的任务就交给了早春晚秋,早春还乐于接受,晚秋这小妮子就不情不愿的,一直用余光瞟向她这边。

  无心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罐子,这是她让早春从大厨房偷来的药渣,她将药渣悉数倒在了桌子上的白布里。

  “林瑜,你来看看这些药渣有什么问题。”

  借的小命,她可珍惜着呢,原主喝了这么多年的药,身体里一定沉淀了不少毒素,指不定哪天就突然爆发,万一死在荒郊野外,收尸的都没有个。

  就算没有毒,药吃多了也是很伤身体的。

  林瑜捡起药渣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又仔细的翻看了一圈药渣。

  “药没问题,只是这份量太多了吧。”

  “那这个呢?”她又端出几个巴掌大的白瓷瓶,这是几天前小丽杖毙时,她从饭菜里面夹出来的样品,因为冬天极冷,这些饭菜保存得很完整,还没有馊。

  “…”

  她打开一个瓶子闻了闻,脸色一变。

  “这里面有腐灵草的味道。”

  腐灵草,顾名思义,一种可以腐蚀灵魂的草药,本身含有剧毒,食用少量的腐灵草会让人痴傻。

  无心听完解释,也寻到了原主痴傻的原因。

  “可是。”

  林瑜提出疑问。

  “可是腐灵草世间少有,只有遗荒一带种植,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遗荒?”无心一脸疑惑,似乎没人提起过这个地方,就连她近日翻看的那些史书也不曾记载。

  “遗荒,遗荒不属于五国任何一块土地,因为它根本就没有具体位置。

  远古时期,天地间发生了一场大战,毁天灭地之力将这块土地瞬间分割,归于混沌,所以里面还存着上古时期侥幸存活的凶兽与灵物,这腐灵草便是其中之一。”林瑜似乎十分向往这块被分割出去的陆地,介绍时眼中满是亮点。

  “你怎么这么清楚?”

  无心对她表示怀疑,无论她提什么问题她都能答得上口,就跟一个小题库一般。

  林瑜有些尴尬,她包好药渣将药渣放进了袖子里,确定保管好后才道。

  “咳咳,不瞒小姐,我以前真的是神医谷的弟子,所以知道得多了点。”

  “那你现在不是吗?”

  “咳咳,被逐出师门了,多亏大师兄庇佑才能逃到乾安国,小姐,这药我带回去仔细研究了。”

  林瑜走后,无心披了一件狐裘坐在院子里赏梅,石桌上放着的热茶冒着滚滚白烟。

  她坐等着李婉来找她麻烦,她就是怕李婉不找她麻烦,那样她的计划岂不是达不到效果。

  她就是要李婉随时都感到威胁,感受到她的存在。

  今天是百里露生辰宴的最后一天,虽然开了席,但因为昨日的传言,人人避嫌,整个丞相府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

  许是太过无聊,无心哼起了歌谣,想起前世所学的舞蹈,许久都没有尽情的歌舞一番,她卸下了所有防备,在梅间不停飞舞。

  “少教,她有所松懈,要不要杀了她。”

  暗中某个转角,两人站在视野开阔的位置,黑衣蒙面男子已经跃跃欲试。

  “我们的任务只是那个人,最好不要多事。”

  男子看了一眼林中白色的身影,然后将自己隐匿了起来。

  中午,是一日阳气最刚的时候,但在这十二月的天,迎面吹来的风依然寒冷刺骨。

  “二小姐安,夫人差奴婢来请姑娘去前院正堂。”丫鬟来报

  “前院?什么事。”相府前院正堂用于会接宾客所置,正对府门,平日后院之事直接在后院后堂便可,李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回二小姐话,夫人并没有告诉奴婢是什么事,只是夫人与大小姐脸色都非常的难看。”

  或许以前丫鬟说话会很随意敷衍,但无心最近忽然凌厉了起来,所以在府里地位也日益增高,仆人们都是毕恭毕敬不敢逾越半字。

  “你且在外面候着,我先重新梳洗了再去。”

  这时花老已经自行离开,早春晚秋也早就为她准备好了浴桶。

  无心身上出了汗,粘稠得让她难受,慢悠悠的洗了热水澡,换上干净的里衣,拖延了许久无心才看向晚秋。

  “晚秋,平日里你跟下人关系好,跟外面那个丫鬟打听一下具体的情况。。”

  “是!小姐。”

  “早春,找套淑静的衣裳。”

  无心慢悠悠的把衣裳换好,拖延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晚秋端着一盘糕点进来。

  “小姐,李夫人与大小姐陷害小姐学习巫蛊之术,罪证就是一本黑皮书,习巫蛊,是要杀头的啊!”

  若是能将黑皮书换掉,说不定能化险为夷。

  忽然,无心记起花老掉了一本深灰色书皮的诗经,若是用碳灰擦拭一下,定跟黑色无二。

  “晚秋,我们院子里的碳灰换掉没有。”

  “今早的刚换走,但还有一节没烧完的,就放在杂间里,小姐需要,晚秋这就去拿。”

  “嗯,快去。”

  晚秋话落,无心就打开放在角落的浅棕色木箱,她记得自己看完之后就丢这箱子里了,早春也跟着在书箱里帮忙找。

  “小姐,碳来了。”

  无心用发簪刮下一层碳灰,抹黑了那本书皮,吹走了多余的灰烬,三人舒心一笑,有对策总比没有的好。

  忙活了半小时,丫鬟催促了起来。

  “二小姐,您梳洗好了吗?”

  “前面引路吧。”无心带着早春晚秋打开了房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是。”

  正堂之上,李婉正面无表情的喝茶,茶案上放着一本黑皮书,下坐坐着一位十七岁的少女,百里露脸上挂着得意的笑。

  “无心见过夫人,大小姐。”

  无心微微弯身作礼,姿态标准,李婉用力将茶盏磕在茶案上,冷哼一声。

  “嗯,看来教习嬷嬷说得果然不错,二姑娘是个底子好的,不需要旁人教导,什么都会!。”

  李婉已经开始怀疑无心这么多年是在装傻,如今时机成熟了,逐渐展露她锋芒,可是,那种药怎么可能会失效呢?她百思不得其解。

  “各位嬷嬷都是精英,一举一动都十分完美,无心目染之下,一不小心就学会了。”

  无心谦卑的夸赞。

  确实,这些礼仪都来自这具身体最本能的记忆。

  李婉咬牙,但随即想到什么冷静了下来,大呵一声。

  “跪下!”

  无心不卑不亢挺直了腰板。

  女儿膝下有黄金,你叫跪下就跪下?

  “不知无心做错了什么事情,竟叫夫人如此生气。”

  “百里无心,我劝你还是听话一些,乖乖认罪,免受皮肉之苦。”

  百里露走到无心身边,准备一脚踹在无心踹跪在地上,却未撼动无心分毫,她诧异之迹恼羞成怒,对上无心风云变幻的黑眸,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杀机,但那一晃神之间,无心眼中却是什么都没有,犹如有一片深山迷谷,让人看不真切。

  被无心的眼神吓到,百里露恼羞成怒,心里十分不甘,抬腿就又想给无心一脚,可这次她刚抬脚,还未触及无心,忽然重心不稳,居然向前顺势倒下,而面前的人闪开的措不及防,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她噗通一下正脸着地,鼻血瞬间喷涌而出,她尖叫着。

  “啊!血!我的鼻子!”

  “露儿!”

  李婉也始料不及,所有人都扑上去关照百里露,场面混乱不堪,无心乘机靠近茶几偷换了那本黑皮书。

  巫蛊之术,乾安国某任皇帝深受巫蛊折磨,痛恨修炼巫蛊之人,便在乾安律法上加了一句,巫蛊祸人,练之五马分尸,而当年这些邪术也都被焚烧,李婉怎么会有这种书?难道是那些神秘人给的?

  她不动声色的又回到原位,此时百里露的鼻子因为用力擦拭而被揉歪,满脸鲜血,五官再美此时也面目狰狞,露出了她本来面目。

  “啊!百里无心!我要杀了你!”

  百里露摸着又塌又歪的鼻子,目欲喷火,丝毫没有传言中的高贵气质。

  “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让你摔倒的。”无心满脸无辜,实际上真不是她做的手脚。

  “你!要不是你让开了,我能这么惨吗!”百里露自知理亏,但依然底气十足的抓住无心不放。

  “大姐这么重的一个人,我年龄小,身体弱,可不敢接住大姐。”

  无心摆手,往后退了两步,学着原主懦弱的样子,把头埋得低低的。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她越发得意。

  “嬷嬷还说大姐知书达礼,是学习的楷模,大姐这样怕是有所不妥。”

  “那又如何,我是嫡女,注定比你高贵!”是的,嫡女永远站在庶女的头上,永远高人一等,她拥有像百里无心这种养女望尘莫及的尊贵身份。

  “够了!”

  李婉见自家女儿丢人现眼,越说越偏离原本的目的,她怒吼了一声坐回了主位,一拍茶案。

  “来人,送大小姐回房,让府医医治。”

  “是。”

  丫鬟们战战兢兢的扶走了怒火之中的百里露。

  百里露走后,李婉把那本黑皮书扔在无心脚边。

  “这书可是你的。”

  无心退后两步

  “这书不是我的。”

  “今早露儿和她的丫鬟啊香亲眼看见你在花院子里抓蚂蚁试毒,走时不小心遗落,你怎么证明这书不是你的!”

  好啊,抓蚂蚁试毒,要澄清除非她能叫蚂蚁开口。

  “仅凭大姐一言就断定这书就是我的,夫人这样做怕是要寒了整个相府的心。”

  “无心,你虽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但这么多年我相府待你不薄,你居然背着我们这些做父母的练习如此恶毒之术,触犯乾安律法,死罪难逃啊!”

  “夫人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无心知道,在场的人都是被李婉收买了的,无论今日她如何为自己辩解,都会对自己不利。

  “是不是欲加,一搜便知来人,去无心院搜罪证!”

  “慢着!尚不知书里写得什么!夫人怎仅凭一本莫须有的书就要搜无心院,是不是太小题大做。”

  “那好,书就在你面前,捡起来让你看个明白。”

  晚秋先一步捡起地上的黑皮书翻阅。

  “呀!这不是我家小姐昨日遗失的那本《百善孝为先》吗?怎么会在这里还变了个皮相!”

  “什么!不可能!明明是巫蛊之术!”

  李婉起身夺过那本黑皮书,翻了几页,面色铁青。

  “百里无心!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当着本夫人的面调包罪证!来人,扯下她身上的衣服!还有这个丫鬟也要仔细搜查!”

  “是!”四个魁梧的粗汗走了进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