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听闻娘子要劈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自作自受

听闻娘子要劈腿 叶七歌 3468 2019.09.05 21:17

  “母亲,那小贱人病好了,我们的人也被除掉了,怎么办。”

  卧房里,百里露焦急的来回踱步,她不想这么久的谋划随风而散,她一定要百里无心死无葬身之地。

  李婉坐在梨花木座椅上,端起茶几上的玲珑茶盏,打开茶盖,闭眼闻着飘出的缕缕香雾,语气淡淡。

  “急什么,是你的终归是你的。”

  “母亲,你是有办法了吗?”

  她期待的望着自己的母亲,她总是能为自己指点迷津。

  “百里无心不是喜欢尚书的儿子唐孙嘛,让她尝尝被夺所爱的滋味。”

  李婉似不经意间吐露而出,但那双眼睛里去充满无情的算计。

  “可是,可是要怎么做。”

  她开始迷茫。

  “母亲给了你这么漂亮的脸,可不是要你每天藏起来的。”

  “母亲的意思是,要我,要我……”

  百里露面带为难,那唐孙是个纨绔公子,跟他粘上关系,她这一辈子就洗不干净了。

  “这么一点小牺牲都不敢,以后如何对付那些达官显贵。”

  “这……”

  母亲说的也不无道理,反正她才女的名头摆在那里,美丽的外表也迷倒过不少京城阔少,若将来无缘权贵,这些人中也不乏才子。

  想通之后,她点了点头以示同意。

  李婉向茶杯里吹了口气,吹散滚滚水雾,慢悠悠的尝了一口。

  “这雪上春是你唐伯伯昨天差人送来的,难得的珍品。”

  “好了,我知道你受了不少委屈,几日后便是你的生辰,到时候,你只需要将这雪上春送进百里无心和唐孙的嘴里,其它的为娘帮你做。”

  相爷嫡女的生辰宴,于十二月十六日大办三天三夜,人人吹嘘其阵仗之大。

  百里露的容貌和名号,在京城排得上前五,倾慕她的名门公子更是不在少数,却一个瞧上的都没有,急坏了一群公子哥。

  “唐兄,听闻这家二小姐对你十分青睐啊。”

  “谁?百里无心?切,我都嫌恶心。”

  唐孙穿着花外袍,坐在一群风流公子的正中间,摇着笔墨扇子。

  “啊哈哈哈,听说那二小姐不傻了,模样也不错,唐兄真的就不心动?”

  “哎~你会不会说话,唐兄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要心动啊,也是看上那嫡小姐百里露啊。”

  “就是,那百里无心算个啥,听说是个妓子的女儿,还不知道是谁的种。”

  “哈哈哈。”

  “各位公子,慎言。”

  一道软糯的声音拂过众人心头,他们将目光集于一人身上。

  百里露自信一笑,对众人微微行礼,气质极好,一举一动都带着大家闺秀的风范。

  “呦,你们听到没有!以后不准说百里二小姐的闲话。”

  “切!本来就是做妓子的种,还不让人说了。”

  “可谁叫别人姓百里啊。”

  “她娘还真是会甩手啊。”

  “哈哈哈,游走在达官显贵之间的妓子,能不会甩手嘛,哈哈哈。”

  “够了!你们没看到露儿小姐都快哭了吗?”

  唐孙起身一步步靠向百里露,看着她那包裹得前凸后翘的身材,心里臆想不止,语气却十分的正经。

  众人这才止嘴:“行,今日看在唐兄与露儿小姐的面上,不提百里无心这个晦气的东西了。”

  百里露擦了擦眼角的鳄鱼眼泪,脸颊微红。

  “心儿妹妹也是身不由己,即便她的母亲被人说三道四,但她却是我们百里家清清白白的姑娘。”

  “露儿小姐说的是,你们都不许再提什么百里无心,今日露儿小姐才是主角,露儿小姐,这是唐某的一点心意。”

  唐孙从袖口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里面躺着一把玉梳,乾安国有个风俗,送玉梳代表送出自己的思恋之情,旁人的目光顿时都暖味了起来。

  百里露一下羞红了脸,犹如含苞待放的花蕾,伸手接过唐孙的礼物。

  “多谢公子,不知露儿可有幸邀得公子游园。”

  “露儿小姐盛情邀请,唐某定不负小姐美意。”

  众纨绔子弟都以羡慕的目光看着两人并肩离开的背影。

  无心做为二小姐自然也是要出席宴会的,人多屁话多,七大姑八大姨各种质问差点将她淹死。

  本着不给百里老爹添麻烦的心态,她也就忍了这些八婆,但是为什么总有人嘴欠呢?

  说什么不好,非要提起她娘。

  “无心啊,当年你娘在京城,那可是混得风生水起,羡煞旁人啊。”

  “呵呵。”

  原主娘亲的神奇事迹她从下人口中听过不少,什么乾安第一舞姬啊,什么差点被皇帝收进后宫啊,什么将军对其仰慕不已邀其一夜春宵啊,都是些风流本子。

  “大家看,无心眉眼间英气环绕,倒是有几分将军当年大战外敌的气势,相爷当真是生的好。”

  无心捏紧手心,居然还论到她爹身上了。

  “慧夫人,从小爹爹便希望无心做一个爱国爱民,有报家国的女子,无心不敢遗忘,铭记在心。”

  “爹爹一身浩然正气,无心耳闻目染之下自然学到了爹爹刚正不阿的风范。”

  “慧夫人身为朝廷三品官员的家眷,不会不知道不得私下议论朝廷命员的律法吧。”

  无心冷然的谁也不看,坐在木椅上扣着手指。

  这些人真是过分到了极致,每逢来相府的日子就拉着原主就一顿说,久而久之竟把原主给说自闭了,还真是厉害的几张嘴。

  “瞧你这孩子,说得这么严重,我们只是看到你这张日益与你娘相似的脸,怀恋起当初,哪有私下议论丞相。”

  慧夫人第一次被她反驳,心下有些恼火,看到那张脸她就忍不住想骂上几句婊子。

  “是啊,无心再过几个月就要及笄了,可有看上的公子?”某夫人试图转移话题。

  “听说无心喜欢唐家的唐孙公子,此事可是真?”

  那些八婆毕竟也只敢私下说说闲话,一听她将律法都搬了出来,顿时不敢再继续。

  “唐孙?”

  无心勾起嘴角,原主记忆中仿佛并没有这么一号人。

  “谁?”

  夫人们面面相觑,难道传言有误?可是李夫人不是说她中意唐孙多年了吗?

  “露儿见过慧姑母,各位夫人。”

  就在空气凝结时,百里露合适的出声打破尴尬。

  “露儿来啦,快来表姑这里坐。”

  慧夫人指了指自己身旁的空位,转头时发现唐孙也在其中,微微皱眉。

  “唐公子?唐公子怎么会进后院,后院可是女眷的场地。”

  她指责的看着百里露,怎么还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唐某见过各位夫人,唐某是跟着露儿小姐一同进来的。”

  “露儿,怎么回事。”

  慧夫人拉着已经坐在她旁边的百里露问道,唐孙是什么人,她不会不知道吧!这要是坏了一屋子姑娘的名誉,她跟她没玩。

  “姑母,我与唐公子一同游园,不小心便进了后院。”百里露微微附身,拉着慧夫人的手撒娇。

  “你这丫头,你如儿妹妹呢。”慧夫人想起自己的女儿早上还跟着百里露,如今却没有一起回来,不免有些担心。

  “姑母放心,如儿妹妹在我的闺房睡觉。”

  慧夫人松了口气,如儿是她的嫡小姐,将来要送进皇宫的,可千万不能跟唐孙这种人有任何联系。

  “那就好,唐公子,刚才我们还提起你,无心这丫头刚才可句句不离你。”

  晚秋对着慧夫人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

  “睁眼说瞎话,生个儿子没叽*”

  早春用胳膊肘推了一下晚秋的胳膊,小声道。

  “晚秋,你嘀咕什么呢,小心被人听了去。”

  “知道了。”晚秋委屈的摇了摇被早春触碰的手臂。

  无心抬眼看向唐孙,目光轻浮,脸颊内凹,皮肤暗黄,不是纵欲过度就是有大病,原主会喜欢他?开什么玩笑。

  唐孙本不愿去看百里无心,但在慧夫人的助攻下,他忍不住对上了无心的视线,那一双黑眸似利剑一般,穿透他的双眼窥视他的灵魂,让他十分厌恶的转头看向别处。

  “多谢无心小姐的厚爱,只是唐某已经心有所属。”

  “你说什么?”

  无心眯眼,做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长什么样心里没有B数嘛?

  唐孙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恼羞成怒。

  “无心小姐是听不懂人话嘛?本公子说不喜欢你,没人会喜欢一个傻子。”

  “喜欢你?我百里无心就是喜欢猪,也不会喜欢你这种不伦不类,一无是处的丑逼。”

  是的,猪白白胖胖蠢萌蠢萌的,比这个唐孙不知道好上多少倍。

  “你!”唐孙用手指着她,没人敢跟他对着干。

  “唐公子莫气,妹妹,唐公子一表人才,你不是还因此仰慕他吗?妹妹一定还是爱着唐公子的对不对,大家都喝茶消消火。”

  百里露站在两人中间,拦下唐孙想打人的手势,转身为无心重新倒了一杯茶。

  “妹妹,喝茶。”百里露将茶杯亲自端到无心眼前。

  各位夫人当即对她表示欣赏,身为嫡小姐,要的就是这份大度处理事情的手段。

  嫡长姐敬茶,她岂有不接之理,她闻着茶香,觉得香味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闻过。

  “这是什么茶?”

  “花茶。”

  “难怪这么香。”

  她抬起袖子将自己的脸与茶杯挡住,等拿下袖子的时候茶杯的水少了一半,百里露露出满意的笑容。

  “我就说妹妹还爱着唐公子吧,唐公子,该你了,喝了这杯,要答应露儿,再也不要在露儿面前动武哦。”

  “露儿小姐都这样说了,唐某还能怎样。”

  唐孙接过茶杯,一饮而尽,还是露儿善解人意。

  无心站起来走到门口,门外的光打在她的侧面,投下一地阴影。

  “第一,我并不认识什么唐公子孙公子。

  第二,我更不会喜欢他这样的人。

  第三,露小姐一口一个我还爱着他是什么意思?

  大家都知道病未好之前我的智力相当于三四岁,小孩子懂爱吗?多说不易,告辞。”

  无心捏着打湿的袖子,怕再呆下去会被人发现她将水倒进了袖子里,所以匆匆告别,依百里露嚣张跋扈的性格,恨不得能将她打死,能心甘情愿给她端茶?太阳从西边升起都不可能。

  “早春,你去找个小一点的茶杯。”

  “是。”

  一回到无心院,无心就让早春找了个小茶杯,将茶水拧入刚好一杯。

  “府医可以信任吗?”

  “不可以,府医并不在可以信任的名单中。”

  “那算了,早春,你去大厨房,将这杯茶倒进送去百里露的茶壶里,小心,不要让人看见了。”无心将茶端给早春,百里露,你自己造的孽,你自己受。

  “是。”

  天空被夜幕覆盖,渐渐飘起了大雪,宴席散了场,只有仆人收拾碗筷的撞击声。

  后院偏房快速跑过两人。

  “露儿小姐,露儿小姐,你听我解释!”

  “滚!恶心!”

  “我刚才真的是情不自禁才要了露儿的。”

  “滚!这件事要是让第三个人知道,我母亲不会放过你的!”

  百里露蹲在地上,眼睛哭得红肿,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她当时没有反抗,为什么在那么冰冷的地上还能继续。

  “露儿姑娘,唐某一定会负责的,一生一世只露儿一人。”唐孙蹲下身与百里露平视,发着誓言。

  “我叫你滚!”

  百里露对着他拳打脚踢,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为什么,明明在这里哭的应该是百里无心啊!为什么会变成她。

  母亲,你到底有没有在帮我,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看到百里无心!

  无心院里燃着炭火,温暖的房间里几人随意而坐。

  “小姐,百里露小姐在偏院与唐公子打起来了,那唐公子一直在说着他会负责的话,他们是不是发生什么了啊。”

  晚秋啃着从厨房拿的黄瓜,口齿不清的说着从别人那里打听到的消息。

  “你口水喷出来了,晚秋。”

  无心嫌弃的摸了摸脸颊上的水渍。

  “不,是黄瓜汁。”她举起手中水灵灵的黄瓜,一脸无辜。

  “发生什么也是她自作自受,况且,李婉为了她女儿的声誉,一定会杀了所有知情人。”

  无心对着晚秋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眼神传达着,你死定了。

  “咳咳咳,小姐,我,我~”

  晚秋一口黄瓜噎在脖颈处,上也不上,下也不下。

  “好了好了,晚秋,小姐逗你呢,老爷也如此重视小姐,李夫人暂时还管不到我们院里来,你的脖子啊,还能吃许多根黄瓜。”

  早春端来一碗臭得让人发干呕的药,打趣着早春。

  无心看着那碗黑不溜秋的药耷拉下了脸。

  “倒了。”

  “可是,府医说小姐每个月都要喝啊。”

  “你听府医的还是听我的,这黑不溜秋的,看着都像毒药。”

  无心捏着鼻子,表情十分嫌弃,原主说不定就是喝了这个才傻的。

  忽然,无心浑身一个寒颤,原主并不是先天的痴傻,再连上小丽在饭菜下毒一事。

  李婉,原来从这么早,你就已经开始筹谋暗算了。

  看来,注定明天也是不平凡的一天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