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听闻娘子要劈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遇刺

听闻娘子要劈腿 叶七歌 3654 2019.09.21 15:49

  无心在桌子上反复修改着设计图,彩云铺巧翠的绣工达不到她的要求,所以她准备跟朝霞阁合作。

  一早早春便去铺子巡查去了,晚秋负责打听完小道消息,便绘声绘色的给百里无心说着李夫人院发生的事情,那模样像是亲眼所见一般。

  无心放下笔,吹干墨迹,对她温柔一笑。

  “缺德事做多了,难免有鬼缠身,别讲故事了,快去找个盒子来装这些图纸,我们出去一躺。”

  “是,小姐。”

  晚秋嘟着嘴,还想再讲两句,但看着无心神色严肃,也不敢多嘴。

  她带好东西,刚踏出院子就见百里露气势汹汹的向她迎来

  “百里无心,闹鬼的事是不是你做的!哼!你早就在谋划怎么害死我跟母亲了吧!”

  百里露满心愤恨,前前后后积累的所有不干,与怒火一下便涌上心头,这已经让她失去理智,若是那日她果断一点早早将她丢进水里,如今哪还有这档子事,她扬起手里的匕首向无心刺去。

  无心抓住她的手腕,一捏,一甩将她甩出足足五米远,看来那日她杀人的消息是没传到这位大小姐的耳朵里了,竟然敢一个人来挑战她。

  “百里露,屎你可以乱吃,这话你可不能乱说,李夫人院子闹鬼干我何事。”

  “你!”

  百里露看着被无心捏出青乌的手腕,不可思议,她拿匕首的手颤抖的指着她。

  “我,怎么了?若你今日是来讨打的,我劝你还是早些回去休息,没有证据便来我这里撒泼打人,可不是明智之举,若你执意要找我麻烦,我们大可以去爹爹他老人家的院子评理。”

  无心怀抱着双臂,昨日林瑜送她一样好东西,腐灵草,让你们母女也尝尝逐渐变成傻子的滋味,她看着百里露身后低着头的小翠,这颗棋子,也终于发挥了她的作用了。

  “哼!走着瞧。”

  百里露狠狠瞪了无心一眼,转身离开。

  无心带着晚秋一路来到大门前,正好与萧子笑二人插肩而过,萧子笑侧身给她让着路,却看见那有几分熟悉的面孔。

  “是你。”

  原来那时他等祈福结束后便想上山求个前程似锦的好运,可惜上山下山他在碧月湖附近迷了路,无意间便瞧见了她杀鱼的全过程,刀法利落,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你是?萧表兄。”

  无心回忆了一下,记忆中府里并没有这个人,那么他就有可能是那个美人表兄萧子笑了。

  “正是,没想到你就是二表妹。”

  若不是这府里的流言蜚语,他怎么会这么晚才发现,那日她烤的鱼,那香味可弥漫了半座山。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以前见过吗?”

  萧子笑是为了秋考而来,听闻他在国子监很快就被喻为能与独孤廉一较高下的大才人,所以,她也很想见识一下两个大文人的终极对决。

  “曾经在碧月湖有幸见过表妹一面。”他道。

  “原来如此,那我就不与表兄闲聊了,我还有事需要出去一趟。”

  她越过两人,径直走向马车。

  “公子,这个二小姐好冷。”

  看着无心上车走远后,张静酸溜溜的不停扯着萧子笑的衣袖。

  “走吧,看来我是无缘二表妹了。”

  萧子笑有些失落,但瞬间他就调解好了自己的情绪,他有宏图大志,怎么可能纠结于儿女私情。

  “啊!原来你真的有追求二小姐的想法啊!”

  “刚才有的,不过现在没了。”他确实被无心的美貌惊艳了,这种貌美有才,端庄秀丽的女子不正是正妻最佳人选吗。

  “没了就好,这二小姐一看就是母老虎。”

  “你别诋毁人家姑娘,表妹肯定也是因为那些流言蜚语才对我们这样冷淡的。”

  他今日是打算去告诉伯父初试通过的喜信,只是如今伯父怕是未在家中,不然这二小姐怎么敢乱跑。

  无心一行人,马车摇摇晃晃行至半路,原本还晴朗的天空一晃阴云密布,雷雨交加。

  晚秋撩开车帘看着外面豆大的雨滴,雾茫茫一片,天空一阵闪电打过,她吓得立马合上帘子

  “老天爷的脾气真是古怪,说出太阳就出太阳,说下雨,就下雨。”

  “人不也这样吗,前一秒笑脸相迎,后一秒便能在背后插一刀。”

  她忍不住想起了前世那些事,最信任的人的背叛,是最致命的。

  “小姐,晚秋永远不会成为那样的叛徒。”

  她抱着无心的胳膊,每当小姐身边多出一人,她便逐渐开始不安,那些人能力越强,她就越感觉自己对小姐而言,只是累赘,毫无作用。

  “你,早春,你们两个从小就跟着我同甘共苦,情谊自然比金坚,但是,若有一天累了,告诉我,我会放你们离开。”

  她不会强迫谁留在她身边,她将手绕过晚秋的脖子,搭在她的肩膀上把她揽进自己的臂弯。

  “小姐,晚秋与姐姐无父无母,除了小姐,我们谁也不认。”

  马车中,空气有些凝重,两人都不继续话题,落在马车上的雨滴声逐渐越来越大,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二小姐,我们找个地方歇脚吧,这雨越来越大了,马儿不太听使唤。”

  马夫在外大声说道,雨水混淆了他微微颤抖的声音。

  今日她嫌麻烦便没有带侍卫出门,如今还是小心为上。

  “那就寻个避雨的地方,等雨停了再走。”

  马车摇摇晃晃,越来越颠簸,无心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马起身掀开车帘,发现车夫早已经死得僵硬,马车也不知何时越走越偏僻,已经到了荒无人迹的野外。

  “遭了!晚秋,你在车中千万不要出来。”

  “小姐,发生什么……啊!”

  晚秋虽然不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但还是慌张了起来。

  无心将那车夫的尸体踹了下马车,拿着竹条呦呵着马儿转头回去,可是马儿发出一声长嘶,扬起马蹄暴躁的在原地打转,怎么也不肯转头,无心只好带着晚秋弃车往回走。

  而远处的黑衣人见马车迟迟不来,怕生变数,便主动去寻马车,正巧看见弃车而逃的二人,立马围了上去。

  “杀!”

  无心只是看了一眼,那些黑衣人手中的长剑都绘着彼岸花的图纹,发出淡淡的红光,像是目露红光的捕食者。

  这种剑是嗜血阁的标配,李婉居然舍得花大价钱请江湖出名的杀手组织来杀她。

  “小姐,怎么办!你快走不要管我了。”

  晚秋推着她,手忙脚乱的要她先跑。

  “对不起晚秋,都怪我初心大意才让你也陷入了险境。”

  是的,她应该听老爹的话,最近不宜出门啊。

  “小姐,你说什么胡话,这怎么就怪你了。”

  “他们的目标是我,你躲在马车里不要出来 ”

  无心将晚秋塞回了马车,她身边立马出现了三个暗卫,她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短刀与刺客厮杀在一起,断刀不如长剑有优势,加之无心并不会这个世界所谓的内力,很快便处了下风,可她那一身绝技也不是吃素的,刺客也没讨多少好处。

  无心原地下蹲一个旋转,攻人下三路,翻身压倒一人,匕首没入刺客心脏,一击毙命,一把长剑从上而下,离无心只有半寸距离,见她抬腿下腰动作凌厉简单,没有花招,快准狠踢断了刺客一只手臂,长剑落地发出喑哑声。

  刺客发现破绽又再度靠近,无心侧腰捡起长剑后退一步,挥剑一挡,将刺客逼退数步,不等无心喘气,刺客又从右边逼近,她身子一侧堪堪躲过,脚尖一滑,溅起一片泥水模糊了刺客的视线,她提剑而上,瞬间犹如死神带走了几条鲜活的生命。

  三个暗卫身上也纷纷挂了彩。

  闪电像要撕破天际,雨滴打在冰凉的铁剑上,一点一滴,奏出一首令人热血澎湃的歌谣。

  躲在马车里不该如何是好的晚秋,听着外面刀剑相碰的声音,越来越害怕。

  自古以来都是丫鬟为小姐拼命,哪里会有让小姐为丫鬟拼命的,做着缩头乌龟,豪无用武之地,学了点皮毛也不过是给小姐拖后腿,她真的是太懦弱无能了。

  此刻,她无比的渴望力量,渴望自己强大。

  慌乱之中,她摸到了自己腰间的荷包,想起半月前丞相把她和姐姐叫到书房,一人给了她们一个东西。

  “若遇到危险,便朝着天空放飞。”

  “是,相爷。”

  回忆之后,她立马扯下荷包,拿出里面一个像鞭炮的小东西,不管有没有用,只要有一线生机救小姐,她都得拼命试试。

  晚秋把头探出马车,刺客正与无心打得难舍难分。

  他们的目标是百里无心,并没有谁会去注意马车的动静,她一眼便看见无心浑身是血,眼泪止不住的流,小姐,谢谢你。

  她知道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赶紧把东西对准天空拉下导线,嘭的一声巨响引起了刺客的注意,在他们走心的瞬间,无心也干到了几个离她最近的刺客。

  天空爆炸出一朵美丽的弧形烟花,一时吸引了皇城不少人的注意。

  “那是何标志?”

  君如西站在屋檐下看雨,脑中一直有个身影挥之不去,忽见天空红光乍现,倍感好奇。

  “回皇子,是江湖人常用的救急标志,这个图案从未见过,不知是何门何派。”

  “去查查。”

  若是江湖又多出一股新势力,那将对朝廷很不利。

  此时山中某处破庙,雨水顺着屋檐在庭前,门槛上坐着一位娇小的孩子,他指着远处。

  “哥哥,你看,好美的烟花。”

  “啊成,烟花转瞬即逝,再美也不永久,快进来,别在外面吹生病了。”

  啊成转头,将目光看向自己的哥哥。

  “哦~”

  屋里的男孩十一左右,娇柔美丽,一张童颜有着与之年纪不符的成熟,他拿出棉被铺在佛像前,再为火盆子添加了干柴,嘴里再次叫起弟弟的名字。

  雨越下越大,这边无心还在与刺客对决,刺客见一时大意让她搬了救兵,人人都发起了狠,招式犀利,无心几次堪堪躲过。

  而那三个暗卫都已经倒地,她苦苦支撑着,一定要撑到救兵。

  许久,无数马儿嘶啸的声音传来,她身上一条条触目惊心的伤口让那些救兵倒吸一口凉气,更是佩服她的能力,以一己之力能维持到救援,让人心服口服。

  有救援的加入,无心迎敌逐渐轻松了起来,她也因失血过多而逐渐视线模糊。

  可这些刺客一波趴下一波又上,根本不给她离战的机会。

  雨水血水她已经分不清楚了,只有一口吞下咬牙坚持,她要活下去。

  “小姐!小心!”

  晚秋看见一个刺客悄悄靠近她,而她却浑然不觉,不由大喊出声。

  那个刺客因为被暴露反把目标专向晚秋,无心本就及其虚弱,又因刺客忽然刺向晚秋而分神,顿时着了另一个刺客的道,只见她胸前穿过一把利刃,她再无力拿起手中的短剑。

  这样也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