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听闻娘子要劈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相错

听闻娘子要劈腿 叶七歌 2017 2019.10.10 20:04

  人群越来越拥挤,不少人都擦过无心的肩膀,碰碰撞撞非常难行。

  君如西小心翼翼将她护在身前,抵挡了所有的撞击。

  “娘子,小心啊。”

  “谁是你娘子了,我们明明不是。”

  她有种奇怪的感觉,这声‘娘子’让她非常的不舒服。

  “怎么就不是了,你我有婚约在身,叫你娘子是迟早的事,我提前叫一下,有何不对。”

  君如西又开启了他无赖的模式,擒住她的肩膀将她搂紧,人群茫茫,他生怕无心被挤丢了去。

  “行,那我也必须要提前享受一下,这些这些,还有那个发簪,还有那个项链,对了还有那个绿豆糕,君如西,付钱。”

  无心手里拿着糖葫芦狠狠的咬了一口,有猪不宰,天理难容,今天就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逛街的女人。

  “好,我的人和钱,都是心儿的。”

  跟在他们后面的书七吃了一肚狗粮,酸得他牙根疼。

  他摸了摸口袋,然后尴尬的用余光撇了一下晚秋,他好像没有那么多钱啊。

  “书七哥,这个给你。”

  晚秋娇羞着脸从袖子里取出一根白色属于男子的发簪,她踮着脚伸手插在书七的发团上,书七的自尊受到了强烈的打击,不行,回去得叫皇子给他长月钱。

  月光悠然撒下,白雾飘飘,夜风吹过裙角,两人衣袂时而缠绵,时而分开,碧月湖边已经围满了人,河灯犹如一条萤川随波逐流,水中零散停着几辆游船,莺声燕语不时传来。

  在黑暗中,一条停得极远的游船熄着灯,在这嘈杂的碧月湖里显得格外清静,那船头卧着一位红衣倾城的妖艳儿,他左手撑着头颅,右手挑开一坛云间醉,修长白嫩的手指捏住坛口抬至头上方,他昂头喝了一口,眼神迷离的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倒影着远处美好的风景,以及,那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

  无心捧着头一般大的河灯,拿着毛笔半天想不到该写什么,她暂时还没什么大愿望想需要寄托,要说唯一的愿望,就是找到自己那同母异父的哥哥吧。

  她落笔快速写下几个字,用火柴点亮灯芯,慢走到湖边放在水中,看着河灯在水上荡漾渐行渐远,她转头看了看周围,发现早就没有晚秋和书七的影子。

  她叹了口气,自古女人难过男人关,晚秋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居然丢下她跟野男人跑了?

  君如西捧着河灯,心中溢着一股难以言说的甜蜜感,他提笔在花灯上写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他慢慢走到无心身边,看着她然后将花灯放进了水中,

  河灯荡起一片波纹,与千千万万的五颜六色的河灯逐渐混淆,成为漫漫长河中的一缕荧光。

  两人就那么静静的站在一起,任风凌乱衣角,纠缠不清,君如西看着河灯远去,多么希望时间在此刻停止,就这一瞬就是一辈子。

  “心儿,什么时候我才能娶你啊。”他多么希望,现在她就是他的皇子妃,一起睁眼看早阳,同榻相拥入梦乡。

  “你急什么,我又不会跑。”她对于这种包办婚姻,心里十分反感,若不是皇命难为,会害了爹爹,她早跑了。

  “从第一次看到你,你就有一股特别的力量在吸引我,看着你我就会很高兴,看着你,我怎么也生不起气来,就像喜欢你是一种习惯一般,或许我前世就在喜欢你吧。”君如西煽情的拉住她的手放于胸前,碰碰的心跳如此清晰,炽热的快要灼伤她的手心。

  告白来得措不及防,此刻所有的背景都在努力衬托这个面如冠玉的深情男子。

  无心抽回手,她心中没有一丝感动,反而有着愧疚与抗拒。

  “真肉麻,我不喜欢你,你说这些没有意义。”

  君如西心如刀割,他语气激动,怎么也不肯相信昨夜酡红着脸倚靠在他怀里的人,今日会这么肯定与绝情。

  “怎么就没有意义,我们只是接触的少,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的。”

  无心摸着自己冰凉的心脏,那处清楚的告诉她不为情动。

  “我没有心的。”

  “那我就做你的心。”

  “我不要。”

  她转过脸看向远处,眼里却撞入一抹血红,分不清那人是男是女,发丝缠绕着**的身躯,妖娆风情,撩人心怀。

  “圣旨已下,你注定逃不掉我。”

  君如西有一瞬间想将无心捆在身边,让她哪里也去不了。

  “圣旨如何!我之所以不离开,只是为了不让爹爹难堪!不让百里府的人背上不忠的骂名而已。”

  “我若想走,谁奈我何。”

  她狠狠盯着他的眼睛,明明白白的告诉他没有结果,即便最后她奉旨成婚,最后也不过是落得一个各过各的结局,既然已经知道最后会如此,还不如现在就干脆利落些。

  君如西心里难过,她的留下与顺从,并不是因为对他尚有一丝好感,他甚至比不上百里家的一个仆人。心儿,你是这个意思吗?

  “呵,圣旨已下,为了百里家,量你也不敢跑。”

  他庆幸,还有一计可以将她留下。

  “呵呵,掉脑袋的事情,哪敢跑啊,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记得叫你的侍卫把晚秋完好无缺送回相府,记住是完好无缺,少一根头发都不行。”

  无心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她现在心里压抑得慌,只想快些离开这里。

  两个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的臣子关系,又是政治结亲,掺杂了多少华丽的欺骗,她无从得知。

  “好。”

  君如西握紧拳头,目送着无心渐渐离去的背影,几欲跨出的双腿最终收了回去,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子,是未来一步登天的皇帝,为了一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放下尊严去祈求,他做不到。

  他要得到更多的权力,为了更好的将她留在身边。

  即便你不喜欢我,即便你讨厌我,甚至恨我!只要你还留在我身边,怎样都可以。

  君如西的心中渐渐印刻下这么一个模糊的映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