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听闻娘子要劈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除害要趁早

听闻娘子要劈腿 叶七歌 4107 2019.09.04 07:03

  经过一上午的训练,三人累极,一番沐浴过后,负责膳食的丫鬟已经准备好了午餐,可谓非常丰盛,六菜一汤,汤里还放有药材,用心至极。

  晚秋看着饭菜嘟嘴,迟迟不敢下嘴。

  无心放下筷子,难道是这些吃的有问题,不然晚秋这个吃货怎么可能不动筷子。

  “晚秋,怎么了?胃口不好?”

  “小姐,我们院里的膳食一直都是丫鬟小丽安排的,可我今天偷看到她和主夫人屋里的龅牙姑姑有交往,我担心,她们有在膳食里做手脚。”

  晚秋小心翼翼的说出口,她怕无心不相信她,毕竟这种事情她也没有证据。

  无心鼓掌。

  “你这小丫头,脑瓜子变聪明了呀。

  好了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先吃吧,若真有毒,我们中也中了。”

  早春晚秋两人同时用佩服的眼光看着她。

  小姐,你这心可真大。

  早春放下筷子,将她所了解到的情况一一汇报给无心。

  “小姐,你的腰佩又少了一个,那是老爷前年送给小姐的生辰礼物,丢了真可惜。”

  她也发现院子里很不对劲,一般负责杂活的丫鬟和小厮是没有可能进到主屋的,可主屋少东西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寻思着不对,便仔细清点了每一处物件,东西丢的甚多,日积月累,数目巨大。

  小姐,若不抓出这些蛀虫,以后怕会更加肆无忌惮。”

  听完早春的汇报,无心仔细回忆着记忆中的点点滴滴,还真发现了不少偷偷摸摸的进过主屋的人,连名字都记得清晰无比。

  或许原主一直都知道,只是她不知道怎么去表达。

  “晚秋,你去把人都叫到院子里!除害要乘早啊。”

  晚秋在知道这些饭菜可能有毒后,便一筷子都不敢动,得了无心的释放令,立马站起来向外跑去。

  无心对着晚秋飞奔的背影鄙视,吃货或死于撑死,或死于毒死,跑个啥。

  “早春,你去请掌事姑姑,让她带人去搜查那些丫鬟小斯的房间。”

  早春有些犹豫。

  “可小姐,那些丫鬟小斯房间里不一定有……啊!小姐,我明白了。”没有可以变成有啊。

  “我家春儿就是聪明伶俐,我告诉你一些人名,你附耳过来。”

  无心凑近早春的耳朵,叽里咕噜的列出人名,然后心情大好的继续吃着小菜。

  晚秋办事利落,很快就把所有人叫到了院中,十六人,男女各半,有的负责打扫院子,有的负责到夜香,有的负责善食,而今天无心主要对付的就是膳食八人。

  一群人站在院子里冷的是抖抖索索,脸上写满了不耐。

  “唤我们来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可走了。”

  其中一个斜刘海的丫鬟率先开口,她环抱着双臂,趾高气昂,她就是小丽,负责善食的主要人。

  晚秋早就对小丽嚣张的行为有意见,如今还在她喜欢的食物里投毒,真是当爷爷的能忍,奶奶的不能忍了。

  “大胆!你一个丫鬟怎么可以在小姐面前这么无礼,还不赶快行礼。”

  小丽嘲讽的一笑,撩了撩她的斜刘海。

  “我可有很多事要做呢,小姐千、金之躯,哪里知道我们下人的苦,啧啧,同样是卑贱的出身,得到的待遇却如此不同,可能这就是人与人的区别吧……。”小丽发出感叹,却句句都是在嘲讽无心的身世。

  无心犯而不校,温和的笑着,只是笑意渗人,让人看了害怕。

  “最近我们院子里一直有物件遗失,小丽,你怎么看。”

  小丽眼神左右飘动,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被发现了?

  “二小姐,你在怀疑我?哎呦,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辛辛苦苦照顾你这么个五六年,我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得到,绝对不是我偷的。”她发泼的又是拍膝盖又是抹眼泪,说的那是一个忠心耿耿,指天誓日。

  “不是你偷的你紧张什么?这么急着解释,难道说是做了亏心事。”

  小丽有些慌:“谁做亏心事了,你可别冤枉好人。”

  无心扳着手指,将手指板得咯吱咯吱直响,那声音在众人耳里听得那是一个惊悚。

  “没做吗。”

  无心在打心理战术,诱使对方不清楚她真实的想法,向她施加精神压力,更容易让她失去冷静。

  小丽不敢笃定无心是否知道,害怕自己露出马脚并不回话。

  无心继续追问。

  “前些日子主屋丢失了一块玉佩,有人说那块玉佩有在小丽你的房间里看到呢。”

  “二小姐可不要冤枉我,奴婢没有!这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我,小姐这才刚刚病好就有人在小姐耳边嚼舌头,小姐且莫被小人蒙蔽。”

  小丽偷偷看了一眼晚秋,很显然她在暗指晚秋就是她指的那个小人。

  冬天地凉,晚秋搬来了凳子和暖炉拱无心使用,她站在一边狠狠的瞪了一眼小丽。

  死八婆,敢说她是小人。

  “还不承认,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哦。”

  无心坐在晚秋抬的椅子上,一只手抱这暖炉,一只手靠在椅子握把上撑着下巴,语气破为调皮。

  小丽:“没有!小姐没有证据冤枉奴婢,奴婢要找夫人评理。”

  无心见她死不承认还妄想寻求李婉的帮助,失去耐心揭穿她。

  “找夫人评理?你以为你是谁?一颗用完的棋子,你觉得她会在乎你的生死?”

  “不,不是的,奴婢对二小姐忠心耿耿……”

  无心心中越狠面上笑容就越发灿烂。

  “忠心耿耿!你好意思说忠心耿耿?

  怎么?你难道,忘了两年前?

  炎热的夏日里,我病的奄奄一息,那时候你在做什么!我躺在床上受病痛折磨,饥渴难耐,求你倒杯水喝,你却当着我的面砸了水壶!

  砸得好啊!

  呵,是我以前傻,一次次放任你肆无忌惮。”

  无心越说越大声,气势汹汹,凶狠的像要将小丽一口吞下。

  小丽毫无防备,被吓得三魂失了七魄,犹豫了一瞬间,又找到了理由解释。

  “我,我那时候只是失手打碎了水壶,根本就没有故意为之,况且,那么久的事了二小姐还翻出来,这不就是记着奴婢的仇嘛,而且二小姐没有证据那些东西是我偷的,即便是夫人不为我做主,也不能由着二小姐冤枉我。”

  小丽想起这几日龅牙姑姑一直都对她爱搭不理,确实有跟她断绝来往的意思,她就知道自己已经被逼无路,若还让人查出那些饭菜里的东西,她越想越恐慌,说话逐渐没了方寸。

  “没有证据?记得我的那块玉佩上面有官印,你卖不出去还在你房间的某处放着吧。”

  也有可能卖给了那些地下黑市,但她还是准备炸一下小丽。

  “你,你要干什么!”

  小丽乱了神,双脚发软,那玉佩她确实觉得好看,没舍得给别人,后来放久了就真的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就挂在她的床头,如今她真恨不得丢得远远的。

  “当然是找证据了,晚秋,你去她屋里找找。”

  无心看小丽中计立马乘胜追击再吓她一吓。

  “不要二小姐,小姐,奴婢知错了,东西是奴婢偷的,奴婢愿意一生一世做牛做马,来偿还小姐,求小姐饶奴婢一条小命呀。”

  小丽心中却有另一番想法,若这次不死!她一定要毒死这个小贱人,这小贱人以前就是个胆小如鼠的,次次原谅别人,不可能病好了本性也变了!所以只要她认个错,就像以前一样,对,就像以前一样。

  “做牛马?你现在不就是在为百里府做牛做马?

  你这样手脚不干净,连自己的主子都不知道是谁的牛马,无心院不敢用啊。

  不过,你要是告诉我,我这院子还有多少你的同伙,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从轻发落。”

  无心笑俯下身子与小丽对视,笑不达眼底,她的笑在小丽眼中比这寒冬还冷,让她忍不住瑟瑟发抖,强大的气场不断压迫着她,冷汗连连。

  怎么回事,这小贱人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气场,不可能!

  “是,是,奴婢知道,他,她,还有他……”

  无心粗略看了一下,小丽指的都是些手脚干净的,真正的同伙一个都没有指到,呵,在她面前耍心眼。

  丫鬟甲:“小姐,冤枉啊,奴婢没有。”

  丫鬟已:“小姐,冤枉啊。”

  那五人顿时慌乱跪地,她们都是打扫庭院的小丫鬟,平时看不惯小丽做派,说了小丽几句,没想到却遭到小丽这样冤枉。

  无心摆手。

  “你们起来吧,我知道你们没有偷东西。”

  你们只是别人的眼线。

  丫鬟甲:“小姐聪慧,谢小姐信任。”

  丫鬟个个松了口气,都恨死了小丽,若她们在无心院呆不下去,她们都得死。

  无心坐回身体,抬头眼睛看着四十五度的天空,一片蔚蓝无暇,这方四角天困住了多少女人啊,怎么还可以这么干净呢。

  “原本我想给你个的机会,看来,你并不领情,我已经派人去请掌事姑姑了,一切交由掌事姑姑定夺。”

  小丽瘫软在地,这时她真的觉得死到临头,爬到无心脚边,拉住她的裙摆:“不要啊,小姐,奴婢这次真的知错了,我的同伙其实是……”

  无心撤回裙摆。

  “不用说了,你的同伙有哪些人我早已心知肚明,还是等掌事姑姑来了,你再向掌事姑姑求情吧。”

  小丽任不死心,她这么都不敢相信一个人能说变就变。

  “不小姐,掌事姑姑一定会打死奴婢的,不要啊,小姐,小姐你最善良了,求求小姐不要请掌事姑姑,小姐。”

  无心不再理会小丽,沉下一张脸,对着那些惶恐不安的下人道

  “想清楚自己的主子是谁,若不想呆在无心院请自行离开,若以后还有人干出什么违背主子的事,只死不生,绝不放过!”

  “是。”

  随即她语气又柔和了些许,当时刚柔并济。

  “当然,我也不是那种鸡蛋里寻骨头的人,忠诚我的人,当然也会得到相应的好处。”

  无心话落,晚秋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钱袋分给了那十个人。

  听着虚伪的感谢声,无心闭眼不再理会,这些人,都是用不得的,不过是做给别人看。

  掌事姑姑名莫清,是百里老爷的奶娘,亦是已故老夫人的救命恩人,今年五十有一,面容白净,她在府里的地位非同一般,主夫人也得让其三分。

  莫清听早春说百里无心院子里出了小贼,顿时带了一队人,浩浩荡荡的跟着早春去搜查丫鬟小厮的房间,家里仆从最近都有些不太安分,正好借这次机会杀鸡儆猴,她老婆子最容不下那些有心眼的奴才。

  “小姐,奴才知错,小姐饶命。”

  莫清还未踏进小院,便听到求饶的声音。

  以前她倒是的觉得这二小姐人品不错,只是可惜是个傻子,如今病好了,能把仆人吓得跪地求饶,倒是有几分训人的手段,

  “老奴见过小姐。”

  莫清在门口微微对无心一拜,无心不紧不慢也起身回以一拜。

  “无心见过姑姑,今日劳烦姑姑了。”

  莫清默默的上下打量了百里无心一番,衣着得体,彬彬有礼,不骄不躁,嗯,她老婆子暂时挑不出什么毛病,算过关。

  “小姐客气了,这本就是老奴该做的”

  “姑姑可有搜擦这些小厮的房间,无心实在不好插手,免有心人说无心栽赃陷害这些丫鬟奴才。”

  莫清目光赞赏,这丫头果然是病好了,人精明了许多,懂得避嫌了。

  “嗯,小姐思虑周全,大强,你去将搜出来的东西端出来,只是这些物件会做为证据送往府衙不能还给小姐了。”

  小丽见事情败露,已经无法挽回,阴狠的冲上来想杀了无心。

  而莫清带来的侍卫眼疾手快,察觉到小丽的异常,率先狠狠将她按压在地

  小丽声嘶力竭的挣扎着。

  “百里无心,你不得好死,不就是拿你点东西嘛,你这个狠毒的女人!我诅咒你不得好死!贱人!

  还有你这个死老太婆!你怎么还不死,一大把年纪还在府里管东管西,呸!老八婆…”

  莫清微怒,她老婆子当掌事姑姑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这般猖狂的。

  “来人堵住她的嘴,如今她自己也都承认了,这事也就不需要再细审,啊东,乾安律法,下人行窃,杖毙!”

  “是,姑姑。”

  啊东祖上在衙门当差,手上有些手艺,力道拿捏得准,号有一板魂难回,百板不脱皮的名头,因一些原因被莫清收在了身边。

  他在门外摆好长凳,杖一落地,小丽被堵住嘴,强行拖了出去,捆绑在长凳上发出难听的咽气声。

  “小姐,回屋避避吧。”

  跟着莫清一同进来的早春提醒道。

  莫清看着无心,又恢复了波澜不惊的面容。

  “小姐千金之躯,这些重戾之事不易入眼,回屋避避吧。”

  无心感谢道:“今日有劳姑姑了,这几个奴才也是同伙,姑姑看着处罚了吧。”

  无心顿住步伐再道:“姑姑可有看见一块青色玉佩,那是爹爹送给无心的生辰礼物,十分重要,不知道姑姑可不可以替我求官爷开个恩。”

  “老奴可以帮小姐一求府爷,但看府爷通不通融了。”

  无心屈膝道谢,脸上多是欣喜,原主定然也是十分喜欢那块玉佩的吧,若是讨不回,她便亲自去官府里偷回来。

  “多谢姑姑,无论讨不讨得回,姑姑恩情无心铭记在心。”

  回到房间片刻,杖棍的声音,陆陆续续传入房间,那么大声,一棍下去皮开肉绽,但这样却听不到小丽一丝惨叫。

  那一声一声,噗、噗敲打在无心的心头,无心这才真正意识到,她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王权异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