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三界劳改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大眼珠子抽烟不?【求收藏】

三界劳改局 一梦黄粱 2038 2020.03.04 11:44

  老头到嘴边的牛逼愣是不敢吹了,瞪着眼睛,瞪了半天,愣是没说出话来。

  余会非嘿嘿笑道:“老爷子,你看啊,是不是这么个道理?我买你锁锁车,你卖我锁,我们之间交易没有任何问题。”

  老头哼哼了一声,点头。

  余会非继续道:“但是呢,我买了你的锁后,我的车丢了,我的锁没用了,所以退货,没问题吧?”

  老头一听,胡子都吹翘起来了:“你小子睁眼睛说瞎话,你都不用打草稿的么?你早市卖狗皮膏药的吧?”

  余会非嘿嘿一笑,把锁塞给了老头:“老爷子退钱呗……你要是实在不退,那就按照原价四十卖给我。你这一开口五百,太不地道了吧。”

  老头闻言,老脸一红,哼哼了两声不情愿的掏出四百六塞给余会非,然后骂了一句:“奸诈!”

  余会非笑道:“老爷子,论奸诈我还得向您多学着点呢。要不进去聊聊?”

  老头白了余会非一眼,他现在是越看余会非越不顺眼。

  还聊聊?

  他现在都想回去把那流星锤锁头找出来给这王八蛋小子开开光了……

  越看越烦,老头一挥手走了。

  余会非笑呵呵的目送老头离去的背影,然后拎着锁,关上了大门,上中下三道门栓全都锁上,这才暗自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说真的,余会非刚刚表现的虽然淡定,但是他是真怕老头一激动就进来坐坐了。

  一群混混看到眼珠子余会非还有办法糊弄,而且那些混混也不敢出去乱说毕竟,一群放高利贷的,也不光彩,乱说惹来关注对他们更不好。

  但是那奸商老头就不一样了,余会非相信,那老头要是抓住他把柄,能把他骨髓敲出来拌着鸡蛋炒一盘菜吃了。

  确定大门关好了,余会非看向了那大花上的黄皮葫芦。

  “看啥?”黄皮葫芦不耐烦的道。

  余会非道:“嘿……你还有脾气了?昨天晚上我给鱼递烟,磕头的时候,你咋不吭声?感情你是在边上看热闹呢是吧?”

  黄皮葫芦痞子似的道:“切,你跟个傻逼似的,怪我了?”

  余会非竟然无言以对……

  不过余会非也不和葫芦死磕,毕竟,黄皮葫芦算是救了他的恩人。

  而且,以后两人还要长期相处呢,闹僵了对彼此都不好。重点是,他不确定那些混混什么时候回来,没住还要仰仗这黄皮葫芦。

  于是余会非深吸一口气,笑着凑了过去问道:“抽烟不?”

  黄皮葫芦都被余会非的变脸干懵逼了,估计他也没想到这货可以如此不要脸。前一刻还跟他一副我要挖你祖坟的样子,后一刻就跑过来递烟问好了。

  黄皮葫芦脑子没反应过劲来,竟然下意识的点头道:“有中华么?”

  “只有白沙。”余会非说着话,心中腹诽不已:“我曹,一个葫芦都抽中华了?我大华夏这么富裕了么?”

  黄皮葫芦道:“白沙和天下?”

  余会非白了他一眼,掏出白色烟盒,黄皮葫芦鄙夷道:“靠……软白沙啊?4.5一盒?我一根中华买你半盒了……你小子到底是有多穷啊?”

  余会非顿时火了:“有就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的,到底抽不抽?”

  黄皮葫芦晃晃悠悠仿佛十分不情愿的道:“来……来一根吧。”

  余会非笑道:“说那么多,还不是得抽?我告诉你,哥现在只是暂时落难了所以抽这个,跟着哥混,以后包你天天和天下,夜夜抽中华。”

  黄皮葫芦呵呵一笑道:“陆压之前也是那么吹的,后来还不是欠了一屁股债跑路了?”

  余会非听到这,眼睛一亮,问道:“哎……那老家伙到底啥情况?一神仙还欠债?”

  黄皮葫芦仿佛对陆压也有着无穷的怨念,顿时抱怨了起来:“他啊……一老泼皮。活的比这天地都久,混的比狗都不如。说白了,这地球就是个红尘炼狱,管你什么神仙,来了就消掉顶上三花,冻死泥丸宫,一身法力全消。

  那老家伙奸懒馋滑,喜欢抽中华却不喜欢干活,因为懒所以干啥啥不行。

  因为馋,所以吃啥啥没够。

  最后他发现借钱比赚钱来的快就借钱混日子……

  后来他发现,借钱不还比还钱日子好过,于是干脆就不还了。

  后来实在是熬不过去了,这不转让给你了么?”

  说完,黄皮葫芦斜着眼珠子看着余会非,一副看冤大头的样子。

  余会非知道自己被坑了,不过总的来说赚了这么大个产业,而且又跟神话里的人物扯上了关系,怎么看好像都不亏。所以也不生气,蹲在那鱼缸边上,抽着烟,道:“你说他法力全消了,可是他坑我的时候可是用了法力的啊。”

  黄皮葫芦道:“那老家伙底牌多,保留点法力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他比这天地活的都久……”

  说话间,黄皮葫芦从那大花里跳了出来,跟余会非并排的蹲在那,叫道:“别废话,烟呢?”

  余会非这才想起来,忘记给它烟了。

  等余会非把烟拿出来的时候傻眼了,他看看那葫芦,再看看眼珠子,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把烟插哪……后来余会非直接将烟插在了葫芦口上。

  黄皮葫芦骂道:“你是不是傻?那是脖子!”

  余会非嘟囔道:“我又不是葫芦,我哪知道你哪是哪啊……”

  葫芦眼珠子上分出两道白色毫光,如同人的两根手指一般夹着烟插进了眼珠子里,用力一吸,眼珠子里烟雾缭绕,看的余会非两眼发直,心头直呼:“我靠,这家伙对自己真狠啊!”

  呼……

  眼珠子里喷出一团烟雾,道:“刚刚说到哪了?”

  余会非道:“说陆压活得久,还有法力了。”

  眼珠子微微点点,算是点头了,然后意味深长的道:“那接下来说啥?”

  余会非一阵无语……

  然后余会非和黄皮葫芦聊起了九楼,余会非问九楼转手的手续,结果黄皮葫芦也不知道。再后来余会非问黄皮葫芦到底是个啥,怎么称呼。

  PS:投资速度啦……这周签约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