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三界劳改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拉屎难【求收藏求推荐票】

三界劳改局 一梦黄粱 2014 2020.03.09 12:00

  结果身后一阵罡风吹来,同时伴随着一声大吼:“八百里加急,让开!”

  小贼回头,只看到那钢叉横扫而来!

  嘭!

  小贼又挂在了墙上……

  “噗!”

  一口鲜血喷了出去,小贼撕开衣服,他里面竟然有一层铁皮!

  这小贼一向胆大心细,这铁皮内衣就是他的防身秘密武器,万一偷东西被人抓到了,这东西可以护体。不过这么多年,他也没被抓过,这衣服也没用上过。万万没想到,今天,他竟然用上了。

  只是眼前这场面,他十分后悔当初没用最厚的那种铁皮做内甲!

  眼下,怕是不够用了……

  小贼也看出来了,眼前这牛头马面甚至有点不清醒,于是努力的靠在墙头上,一动不动,给他们腾出足够大的地方折腾。

  结果……

  牛头猛然一个转身,马面对他咧嘴一笑……

  小贼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刻,马面一个转身冲了过来,牛头大吼:“让开!八百里加急!”

  “我曹!我这都靠墙了,怎么让啊!”小贼欲哭无泪啊!

  嘭!

  又是一声闷响,小贼再次被扫飞了出去,一头撞进了后院。

  然后牛头大吼一声:“八百里加急!”

  马面跟着冲进了后院,然后就听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半小时后,一个身影艰难的爬上了墙头,看着院子外的风景,他松了口气。

  但是……

  “八百里加急!”

  “尼玛还来?——啊!”

  这小贼就跟马球似的,从后院又被打到了前院,然后一头撞在了白无常的身上。

  白无常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面前还没喝完的半碗酒,他吧嗒吧嗒嘴道:“渴……”

  然后一仰头,半碗酒一干而尽!

  白无常的舌头卷在嘴里,腮帮子鼓着,看起来有点诡异,但是总的来说,还是个人。

  小贼看到白无常醒了,口吐人言,顿时激动的叫道:“大哥,救命啊!这里闹鬼啊!”

  白无常一听,扭头看向他,嘴一张,一卷舌头顺势垂了下去……

  看着白无常那一身白衣,头顶上一见生财的白帽子,以及那还飘着酒香、冒着热气的长舌头。

  小贼的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白哥……要不,你再睡会?”

  “鬼啊!”小贼尖叫……

  但是下一刻就变成了惨叫。

  只见白无常将小贼踩在地上,抡起拳头对着他的眼眶子就是一顿锤啊:“你说不说?你说不说?你说不说?”

  小贼躺在地上,哀嚎道:“大哥,你倒是问啊!哎呀……轻点……”

  小贼努力的想要找人救命,随手一抓,抓到了一只脚丫子,用力一扯……

  “谁扯我脚啊?”黑无常抬起头来,看向边上。

  小贼看到黑无常那张青面獠牙的脸在喝过酒后,涨得通红,就跟赤面獠牙一般,无比的狰狞恐怖,他的眼珠子都快被吓出来了……

  看到小贼如此模样,黑无常也吓了一跳,两人异口同声的叫道!

  “鬼啊!”

  只不过小贼是怕的,黑无常是乐的,好久没上班了,看到鬼魂职业病犯了!

  然后!

  嘭!

  黑无常抬腿就是一脚!

  小贼直接飞了出去,撞在了门边上,看看大门的缝隙,他如获新生一般。

  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直接挤了出去,然后拔腿就跑!

  大街上,一道人影嗷嗷尖叫着:“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你们别找我啊,我不想死啊……我还年轻啊……我以后金盆洗手绝对不当贼啦!”

  这家伙一路狂奔,吓得是鼻涕眼泪一把一把的往下流,也没看清楚前面的情况,结果一头扎进了一辆车当中。

  等他抬起头的时候,发现面前多了一副手铐,以及一副和善的笑容:“你刚刚说什么?”

  小贼:“我……警察叔叔,我想回家……呜呜……”

  警察:“@#$@#……”

  余会非并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情,他是一觉睡到了天明。

  睁开眼睛,余会非看着冰凉的地面,他有种梦游的感觉。

  余会非严重怀疑昨天经历的一切,都是梦。

  “一定是梦,哪来的牛头马面,哪来的黑白无常?”

  余会非摇摇头嘀咕着,然后就觉得膀胱憋得慌,眼看着就要一泻千里了,再也忍不住了爬起来就往厕所跑。

  结果人还没到地方呢,就听厕所那边哐当一声巨响。

  跟着就听有人在骂:“什么破玩意!”

  余会非心头一颤,这声音这么熟悉呢?难道真有牛头?

  余会非快步冲过去,一拉开门,就看到牛头正愤怒的对着已经破烂的坐便器咆哮呢。

  看到余会非来了,牛头指着坐便器道:“小鱼你来的正好,这什么玩意啊?边沿那么窄,蹲上去硌脚就算了,一踩就坏,这算个啥呀?”

  余会非一听,脑门上全是冷汗,丫的这是把坐便器当蹲便用了啊。

  看着牛头那两米高、一身嘎达肉的大块头,估计这货得两百公斤。

  这么大的块头往上面一蹲……

  余会非都无法想象刚刚坐便器经历了怎样的蹂躏,才选择自尽的。

  不过看着牛头那一双呆愣的、理直气壮的牛眼,他也知道,这事估计也怪不了牛头,他可能真不会用人类的东西。

  余会非挥挥手道:“牛哥……回头……唉算了,你先出去吧。”

  牛头不甘心的道:“我想拉屎,还哪能上厕所啊?”

  余会非想了想,指着大门口道:“你从这出……算了,你别出去了。你等会我给你想个办法……”

  牛头急道:“你快点,昨天晚上吃坏肚子了。我怀疑那是假酒,我曹……肚子里翻江倒海的,快窜出来了。”

  “你闭嘴!你以为只有你快蹿出来啦?”余会非也憋得难受,走路都下意识的双腿夹紧,臀部收缩了。

  牛头跟在余会非后面,他走路比余会非还要难受。毕竟,刚刚他都已经扎好马步,准备开闸了,结果坐便器坏了,直接给他吓得又憋了回去。现在只觉得所有的大军都堵在关键点上,随时要崩盘了。

  “快点,快点!”牛头忍不住嗷嗷叫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