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三界劳改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尼玛,掉坑里了!【求收藏,求推荐】

三界劳改局 一梦黄粱 4243 2020.03.01 00:02

  余会非一愣,牌子?

  他啥时候拿牌子了?

  结果一抬手,他吓得一哆嗦,他手里可不就有一块牌子么!

  黑乎乎,油腻腻的……

  想到它的出处,余会非抬手就想扔了。

  然后就听陆压道:“哦对了,千万别丢了,丢了的话,在你没捡回来之前,会遭雷劈的。”

  余会非呵呵一笑道:“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然后余会非就将令牌扔了!

  咔嚓!

  一道雷霆落在了余会非的脑袋上,余会非只感觉全身火热,疼痛难忍……

  还没等余会非说什么呢。

  咔嚓!

  又是一道雷霆下来了!

  余会非这回忍不住,嗷的一声就叫了出来。

  陆压呵呵笑道:“原来你喜欢这个调调啊,那你继续挨雷劈吧,反正这玩意威力越来越大,虽然不至于劈死你,但是绝对越来越疼。”

  余会非一听,连滚带爬的将令牌捡了起来。

  果然,令牌一到手中,一道即将劈中余会非的雷霆突兀的停在了半空,随后消散在空气当中。

  余会非不敢置信的看着那雷霆消失的地方,他竟然看到了雷电,而且雷电自行消失了,这也太神奇了!

  到了现在,余会非算是彻底的信了陆压所说的话了,他不甘心的问道:“那我啥时候能退休啊?不会真的要等我死了才行吧?”

  倒不是余会非觉得这个工作不能做,主要是这个工作住在坟头,那他下半身的生活怎么办啊?哪家姑娘会嫁到坟圈子里来啊?

  没等余会非问完,陆压已经打开了大门,一条腿迈出去了,回头道:“那个……不知道。”

  然后陆压关门就走了。

  余会非赶紧追了出去,然而街道上人来人往,唯独没看到那老头。

  知道追不上了,余会非叹了口气,一脸嫌弃的捏着一角令牌回到了院子当中。

  余会非打量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院子,余会非心情有些沉重。

  他本以为回来能够看到自己的爷爷,爷孙两个再在老榆树下聊一聊国内外的国家大事。

  作为地地道道的东北老头,余老爷子有两件宝贝。

  收音机和电视机,以前是听收音机,后来电视普及了就看电视机。而且每天都看新闻联播,有事没事的就出去蹲在村头和一群老头在那聊国家大事,国际形势什么的。

  而且分析的头头是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大学的教授在那讲座呢。

  对于这一点,余会非一直都很佩服他爷爷以及村子里的那些闲人们,他们是真的精通此道,一个个的没出去当个大官,全都缩在这村子里,着实委屈他们了。

  “哎,爷爷,你走了,我都没能送你……我这当孙子的,还真不称职啊。”余会非苦笑着,坐在了八仙桌边上,喃喃自语。

  四合院有前后两进,占地不小,前面主要是守墓人做事的地方,后院则是休息的地方。

  余会非绕到后院去,后院有一颗大大的老榆树,榆树边上有一口井,井根本不用压水,每天汩汩的冒出清泉来,流淌出去,汇入门口的小河当中。

  这是山泉,李老板当初投资这块墓地的时候,就看上了它,特意围着它建造了这个守墓人的住所。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李老板竟然将这四合院送给了余会非的爷爷。

  所以,这算是余会非的私人家产了。

  推开房门,看着火炕上,窗户旁放着的小桌子,余会非仿佛又看到了昔日的余老爷子坐在那抽着烟袋锅子,吧唧着嘴,吞云吐雾间,给他讲述着鬼故事,然后看着他吓的瑟瑟发抖,发出得意的笑声。最终被奶奶拧着耳朵拖走,哀嚎求饶的场面。

  余会非忍不住笑了……

  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奶奶走的早,爷爷性格古怪,死活就在这守墓,任凭余会非的老爸老妈磨破了嘴皮子也不肯走。

  最终,气的余会非老爸老妈一走就没回来,只是每个月都打一些生活费,给村子里的医生隔三差五的发个红包,让他帮忙照看老爷子。

  余会非小的时候,常来这里看老爷子,但是上学后,来的次数就少了。

  每次过来,都是隔年来,每年老爷子都会有些变化,不是头发白的多了,就是皱纹多了……

  余会非曾经说过,他会好好的孝顺爷爷的。

  结果爷爷走了,他却连送他一程的机会都没有。想到此,余会非真的很想抽陆压几个大嘴巴!

  就在这会,余会非看到了桌子上的一封信。

  余会非拿起来一看,顿时愣住了:

  “小鱼啊,我走了。

  黑白无常来接的,说我生前好事没少做,功德高,所以这一路上有车坐,不遭罪。

  咱们家来了个老头,说是叫陆压,你别管他是个啥,反正挺有能耐的。

  你我不担心,你从小就激灵,打架从不吃亏。

  我唯一放不下的,你明白。

  这墓地不能没人看着,别人我也不放心。

  你横竖都要被那老家伙安排一份神差的,寻常的工作你肯定也做不了。

  如果可以,就帮爷爷继续守在这里吧。

  我下去找你奶奶去了,估计以后又要被她念叨了……哎,痛苦啊!

  你没赶上给我送行……不打紧,我手续都办好了,也没大操办。实际上知道我死了的人都不多……

  回头你给我倒两瓶酒在坟头,算是送我一程吧……

  好了,不说了,那边催了。

  拜拜!”

  余会非发誓,这是他这辈子看到的最简单轻松的遗书了,全程没看到一丝一毫的不舍和挂念,全是汇老婆的欣喜和洒脱。

  余会非甚至能想到一个画面,一个老头拎着烟袋锅子在黄泉路上坐着小马车一路狂奔,咧着大嘴露出一口大黄牙,嘴里唱着:“妹妹你坐地头,哥哥我来喽……”

  “好吧……既然你走的这么高兴,那我也没啥可伤心的了。我就当你去旅游了吧,回头等我下去了,咱们再聚。”余会非也是心大,收拾了下心情,开始仔细的打量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守墓人之家、三界劳改局、九楼了。

  陆压说过,这里被他用权限改造过,所以起名叫九楼。

  既然叫九楼,那应该不至于就一层吧?

  余会非绕了一圈,发现后院二楼的楼梯到了二楼后,竟然还能往上走。只是楼梯尽头是棚顶而已。这看起来就很古怪……

  余会非顺着楼梯上去,腰牌一阵发光后,那棚顶上多了一扇门。

  余会非推开那扇门,愕然的发现,这里竟然另有天地!

  第三层里,竟然有一座高山,高山挂着瀑布,水落在深潭里,化为小河流向远方。

  瀑布下是一片小竹林,竹林边上有一个茅草房,茅草房四周是一片草地,上面的草有半米高,随风摇曳,看起来很漂亮!

  余会非看到这里,基本上百分百确定,这就是仙家手笔了。

  虽然工资不高,但是余会非觉得,有这么一块地方,他也算是赚了!

  抓了一把土,那是肥沃的黑土,余会非忍不住赞叹道:“这么好的地,不种菜,可惜了!”

  瀑布边上有一个梯子,一路往上。

  余会非往上走,结果发现,梯子到了半山腰就断了,上面挂着个牌子:“权限不够,无法通行。”

  余会非一脑袋的问号,他现在不怀疑上面另有空间了,他现在唯一想知道的,就是如何升级权限的问题。

  下了梯子,在木屋里转了一圈,看到了一本书,上面写着:九楼大全。

  余会非坐下来看了看,很快就看完了,终于对自己所在的地方有了一定的了解。

  九楼,一二楼为凡楼,就是凡人进来都能到达的地方。

  三楼往上,为仙楼,仙楼除非是主人邀请,外人无法进入。

  但是哪怕是余会非,也不能随便进入三楼,每天最多只能在里面呆一个时辰。因为这里面灵气太足了,普通人待久了,就跟醉氧一个道理,容易一醉不醒。

  余会非琢磨着,他要在三楼长时间呆着也不是不行,但是前提是得弄个车上来对着自己喷尾气才行……

  再往上,需要更高的权限了。

  权限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个等级,对应七种颜色的道袍,说是道袍,其实就是长袍。现在余会非穿的就是红袍,也是最低等级的,所以能够进入三楼。

  至于怎么提升等级,这里却并没有任何说明,仔细看看,好像被人撕了……

  另外,九楼的所有权,必须走正规程序才能转让,否则因为任何原因失去了九楼真实控制权,都算非法倒卖公家财产。

  下十八层地狱,服刑八百年!

  说简单点,就是九楼的真实控制权,必须是九楼所有者掌控。如果被别人把九楼占了,或者整体租出去给别人,那都属于犯天条,要受处罚的。

  不过让余会非郁闷的是,记录着具体的如何转让九楼的正规程序的那几页,竟然又TM被人撕了!

  余会非用脚丫子想也知道,这是谁干的,他恨得是咬牙切齿,心中大骂:“陆压你个老杂毛,别让我逮住你!”

  虽然不知道如何转让九楼,和如何提升权限,不过总的来说,得到了一座神奇的四合院,怎么算,他都是赚了。

  楼上如此神异,余会非不信四合院的其他地方还会如同过去那般普通。

  余会非先走到了前院,前院有一个客厅,客厅连着正房,两侧各有两个偏房。

  院子里有两颗松树,其中一棵有些古怪,歪歪扭扭的,看起来好像想努力的长出点艺术感来,结果长成了外拐裂枣。唯一特别的地方就是,这树顶上有一朵红色的花,暗红色,有些古怪,一打眼以为是假花呢。

  松树长红花,的确古怪,但是现在嫁接技术娴熟,真长了,倒也能接受。

  松树边上有口井,过去一看,结果不是井,就是一口大缸埋在了地下,里面积了不少水,还有一条巴掌大的鱼在里面游呢。

  唯一让余会非不爽的是,前后院似乎只有后院的一个洗手间!

  “这谁设计的啊?这也太辣鸡了……这要是住满了,岂不是大家还要抢厕所?”余会非心中大骂。

  不过他也没办法,现在就这条件了。

  余会非琢磨着,现在这条件,他真想经营点什么的话,也就只能做点餐饮和住宿了,但是开餐饮太麻烦,倒是民宿比较简单。

  秀林村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小景点,不算后面的那一片墓地,其实这里的风景还是很不错的。

  经营好了,没准也是一笔收入。

  余会非百无聊赖走进了客厅,随意往那一坐,就看到一本账本扔在角落里,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到它。

  余会非弯腰捡起来,打开一看,脸顿时就黑了!

  这还真是一本账本,只不过记录的不是他爷爷的账,而是陆压那混蛋的!

  这也不是别人欠陆压的,而是陆压欠别人的!

  余会非简单的翻了翻,然后越翻脸越黑!

  这账本里的借条,基本上涵盖了秀林村每一家店铺!

  也就是说,陆压那老杂毛三个月的时间,以他爷爷的身份,将所有店铺都借了一个遍!

  少的欠了千八百的,多的欠了数万的也有!

  一共算下来,足足八十多万!

  余会非顿时有种两眼发黑,晕死过去的冲动。

  最过分的是,余会非竟然在里面还找到了一张别致的欠条!

  “我曹!这老头玩的挺潮啊?还裸贷?!”余会非顿时有种信仰崩溃的感觉,尼玛一神仙,穷的借钱也就算了,还TM裸贷!重点是,那么猥琐一个老头子,竟然真有人给他贷款?还一次带了两万块钱!

  余会非揉了揉眉心,他觉得自己的三观有点扛不住了。

  不过很快余会非就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了,这借条上写的利息竟然高达一毛!

  说简单点,就是百分之十的利息!

  这绝对是高利贷中的高利贷了!

  余会非再一看落款,他脑门都嗡了一下,因为落款上写着欠债人——余爱国!

  也就是余会非的爷爷!

  如今他爷爷走了,爷债孙子还,这没毛病!

  余会非一拍桌子,大骂道:“操!难怪丫的跑的那么快,这是怕我发现,还是怕被债主逮住啊?”

  不过余会非倒也不是特别担心,因为国家最近发布了最新的规定,这种高利贷,裸贷什么的,都是违法的,不用还。

  谁敢来要,直接报警就行了。

  于是,余会非又坐了下来,继续往后翻,然后他傻眼了!

  账本后面的不是白条了,而是一张张恐吓信!

  第一张上面写着:“九楼的傻逼你听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狗哥已经给你足够多的时间了,到现在为止,连本带利你欠我们三十万整,月底不还,剁手脚!”

  日期是前天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