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神通图与遗道决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22 2019.11.05 09:00

  “我……”扭头瞪了一眼门外,古堂主恨不得将外面那个出声的家伙给宰喽!这种时候打扰自己,简直就是扫兴到了极致!

  不过心里虽然生气,却还是扣好了衣服,急匆匆的离开了房间。他十分清楚,女人什么时候都能玩,但门主交代下来的事情却不能耽误!

  再次来到孔飞鸢身边,古堂主一眼就看到了孔飞鸢小腹上正在不断闪烁的银色印记,而且这个印记似乎比之前更亮了一些。

  “这么快?这……”古堂主再次伸出手细细摸索了一遍孔飞鸢的身体,自言自语的嘟囔道:“还是感觉不到有什么变化?这到底怎么回事?”

  “堂主,是这样的……”守在孔飞鸢身边的这个人,将刚才他身上的所有变化细细的给古堂主解释了一遍。

  而这些话也被孔飞鸢一字一句地听在耳朵里,什么情况?自己的小腹上什么时候有圆形的印记了?难道是自己穿越的时候所带的金手指不成?

  古堂主听完这名弟子的报告,开口说道:“这样!你把这些傀儡丹不定时给他喂下去,只要他吸收了就喂!你最近什么都不用干,就给我在这盯着他!”

  说话间他从身上拿出一把墨黑色的小丹丸,递给前来给自己报信的人,并嘱咐他一刻都不准离开。

  随后古堂主又一脸期待,急匆匆的离开了这间屋子,实在是心中挂念那名水灵灵的姑娘。

  “是!”看到古堂主离开,这名弟子拿着丹丸点头应道。

  这可苦了孔飞鸢了,一枚接着一枚的傀儡丹不间断的被送进肚子,身上那股热流几乎从未消失过,而且还变的越来越热。

  而在这个玄灵宗的某个正殿中,一男一女两人似乎正在说着什么。

  男的身着紫色华服,约有三十余岁左右。举手投足之间显得十分尊贵。

  女子则身穿红色紧身长裙,将凹凸有致的身材表露无疑。小小的瓜子脸上两道淡淡的柳叶眉,眉毛下水汪汪的大眼睛甚是漂亮,一张樱桃小口更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品尝一番。

  “夕夜,你自己看看如今宗门已经成了什么样了?难道你就真的不怕天罚不成?”女子皱着眉向男人质问道。

  男子则摇头道:“为了我们玄灵宗的发展,我不得不如此,难道你也不理解我?”

  “理解?从古秋仁开始,如今整个炼蛊堂弟子都成了淫邪之辈,甚至这种风气已经蔓延到了毒堂。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女子红着脸再次逼问道。

  “我……知道。但如今计划已经开始,我们离不开古秋仁,所以只能……”

  男子话还没说完,就被女子打断:“所以你就纵容古秋仁把整个炼蛊堂变成人间地狱?奸淫、杀人!这就是你想看到的?我看你是想让招来天罚毁了我们!”

  “巧儿!你应该知道,我们玄灵宗功法并不完整,所以为了获取完整的修炼功法,我不得不这么做!只要你我不做杀人之事,到时候天罚落不到我们头上。”

  男子抬手抓着女子双肩道:“只要计划成功,我们就离开这里,去找其他地方落脚,好吗?”

  女子甩开男子双手怒骂道:“哼!若真是为了完整的功法,可以去跟千重门商议!你分明是为了自己的尊严!你抹不开你所谓的面子去求别人!”

  “巧儿!”夕夜似乎有些微怒,呵斥道:“没错!我就是抹不开面子!”

  女子冷笑:“你终于承认了?你可知道为了你所谓的面子,炼蛊堂已经残害多少凡人了吗?整整三百二十七人!这些人命如果都算到你头上,你觉得你能扛得住几次天罚?”

  “我……这些人毕竟不是由我杀死的,天罚算不到我头上。而且除了你我以外,整个玄灵宗包括玄师和古秋仁在内,都曾是岛上的凡人,不知道天罚之事!到时候自然有人顶罚!”

  “呵呵!”女子看着眼前这个固执的男人,再次冷笑道:“所以整个玄灵宗所有人都是你的棋子?就为了满足你对完整功法的渴求?就为了你所谓的面子?”

  夕夜仰头看着天花板道:“巧儿,计划已经开始,就算现在想回头也已经来不及了!”

  女子瞪了一眼夕夜,扭头离开房中。

  同一时间,一名身穿白衣的少年阴沉着脸默默从大殿外离开。同时嘴里还小声呢喃着:“夕夜!还真是好算计,天罚之事如此重要,你居然瞒着门中所有人!”

  一连七天过去,孔飞鸢小腹上的印记变得越来越明显,甚至全身上下都布满了银色的符文。

  而且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扔进了火炉一样,那股热流如同是脱了缰的野马,在身体里来回乱窜,肌肉的撕裂感和深入骨髓的疼痛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

  这七天以来这种痛苦从未间断,说句玩笑话,他觉得自己就跟孙猴子一样,正在经历太上老君七七四十九天的炼丹炉锤炼。

  当然,好处还是有的,目前他的听力已经几乎能听到周围百米之内的任何风吹草动。甚至就连一直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的心跳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所以通过这些人的对话,孔飞鸢这段时间以来已经彻底确认自己穿越了。无论是蛊,还是毒,甚至就连这帮弟子们日常交流时说的境界,都绝对不会是地球上的东西。

  不过,孔飞鸢依然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自己的这具身体就像是真的死了一样。

  但他不相信,明明什么都知道,身体还承受着这么巨大的痛苦,怎么就可能已经死了呢?

  就在最后一枚傀儡丹被孔飞鸢身体里那股热流吞噬之后,他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被染成了银白色!

  这一刻,小腹上的圆形印记骤然间银光大盛,脑中轰的一声,大量的信息如同潮水般涌进了孔飞鸢脑海。

  “万物有生死,或生或死,或死或生,皆是造化……

  四方修士,或避世不出,或积累功德,或另避他径,手段无所极……

  是以,天道无情,视众生为蝼蚁。然,天道亦有情,故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为众生留一线生机,曰……变数……故以九为极数……”

  同时他的意识被拉近了一个奇异的空间中,这篇空间灰蒙蒙的,只有一个小小的白玉圆盘呈现在他面前,上面刻着四个大字“神通图录”。

  这些信息艰涩难懂,孔飞鸢并没有太在意。他的注意力全部都被这枚小小的玉盘所吸引。

  玉盘上除了中间的小圆点是银色的,其余九处纹路皆为空白,似乎遗失了什么。

  对照那些信息,孔飞鸢觉得这个东西应该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并且上面又九处空白,或许就是那段文字中以九为极数的意思。

  小心翼翼地伸手触摸了一下圆盘,却不曾想又是一篇艰涩难懂的文章涌进脑海中。

  “遗道决!”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然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故而遁其一,曰‘人’。”

  “道心玄妙,大衍造化,天地交感,阴阳相合,变而玄妙,遁其一,曰‘人道’。”

  “天变而万修亦变,穷其不变者,为异数,人遁其一,曰‘变’。故而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认真研习了一遍之后,孔飞鸢惊喜的发现,这居然是一篇修真功法!

  没想到自己不禁赶上了穿越大潮,而且看着这篇功法,孔飞鸢觉得自己穿越的位面恐怕还是一个挺高级的位面。

  随着这篇功法被记住,身体里的那股热流也逐渐温顺下来,在身体里按照特定的路线运行着。不过那种深入骨髓的痛楚却仍然在持续,没有完全消失掉。

  “这就是天地灵气吧?我也是个修真者了!”感受着体内那股潺潺细流,孔飞鸢兴奋不已。与此同时,他意外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可以动了。

  一旁正在坐着打盹的人看到孔飞鸢身上刺眼的银光,打了个哈欠继续打盹。这几天以来,孔飞鸢身上发生的事情他已经见多不怪了,所以并没有在意。

  就是因为没有在意,所以他也没有注意到这个浑身已经被银白色符文覆盖的尸体,突然间睁开了双眼……

  这七天以来听着这些人的闲聊,孔飞鸢对这个世界也算是有一些大概的了解。

  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岛屿,名叫润墟。而这个所谓的炼蛊堂,则属于润墟岛上一个叫做玄灵宗的修行门派。

  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精神的摧残,整日里听着外面的惨叫声。孔飞鸢已经对这里充满了怨气。

  所以在发现自己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权以后,一翻身以一个标准的擒拿手将在自己身边打瞌睡的人按在了地上,并伸出手死死地捏住了他的脖颈。

  “别动!”

  简短的两个字,孔飞鸢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思。不是不想多说,而是因为身体上烧灼般的痛楚仍然在持续,还没有间断过。

  他本身力气就不小,而且还有武术底子,再加上痛楚带来的发泄式力量,孔飞鸢此刻的力量已经完全超自己所能掌控的范围。

  而且他还发现,身体里这股灵气不仅仅是增强了听力,就连力量也增强了不少,甚至就连自己的视力似乎也变好了许多。

  这种全方位的变化让孔飞鸢倒是非常开心,可这种开心相对于此刻深入骨髓的痛苦来说却显得渺小了许多。

  “呃……你!”

  因为力量的突然增长,他一时间并没有控制好力量,等他发现身下那人断气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在他清醒的瞬间,皮肤上银白色的符文如同潮水一般,向小腹上散发着淡淡银光的印记涌去,不过片刻之间,遍布全身的银色全部消失不见。

  这人到死都没想到,自己居然是被一具“尸体”捏死的。他临死前挣扎惊恐的双眼中仅仅留下了最后一幅画面,就是孔飞鸢身上银光退去的样子。

  “死……死了?”

  孔飞鸢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杀人,对生活在法治社会的他来说是完全不敢想的事。可无论他是不是故意的,事实都已经摆在面前。

  不仅如此,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虽然身体的控制权自己拿了回来,但仍旧感觉不到心跳和呼吸。

  就在惊讶之余,门外叮叮铛铛的金属碰撞声再次传来。这个声音孔飞鸢一点都不陌生,这段时间这个声音经常会在他耳边响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