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冰谷寻人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50 2019.12.27 19:29

  孔飞鸢闻言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陆常出现在鬼方这件事并不让孔飞鸢感到奇怪。因为他不明不白的被樊净抓走,以陆常的性格必定会想办法救他。虽然目前看来他并不需要被营救!但是陆常却并不知道。

  但能够以陆常的性命要挟自己的人,必定是熟悉之人。否则的话抓一个陌生人不见得能将孔飞鸢引出来。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孔飞鸢还是开口问道:“那人说他叫什么了吗?”

  妇人摇摇头道:“没有!”

  孔飞鸢扶起妇人,扭头捡起陆常的重剑,深吸了一口气言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就告诉我他们在那里就行了!”

  妇人转身指着身后道:“三里外有一个冰谷!他们就在那里。”

  孔飞鸢手持重剑扭头就向妇人所指的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喊道:“你把这件事想办法告诉殿主!”

  虽然如今孔飞鸢不能修炼,但修为境界还在,只是不能再有提升了而已。所以跑出了没两步,孔飞鸢心念一动,巨剑轻吟一声便出现在他脚下,紧接着在妇人羡慕地目光中消失在风雪中。

  短短几里路,孔飞鸢御剑的情况下,不过转瞬就到。对于抓了陆常的人,孔飞鸢已经大概猜到是谁了。

  能够知道自己和陆常之间的关系,又对自己充满敌意的人,在这鬼方境内目前他就只知道一个人,那就是应玟玉!

  不过孔飞鸢却感觉不会这么简单,因为当初应玟玉施展血遁逃走。按照樊净的话来说,应玟玉应该修为尽失了才对。就算是重新修炼,也不会这么快就能达到生擒陆常的境界!

  所以应玟玉必然还有帮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但孔飞鸢知道应玟玉敢这么做,就一定是设下了陷阱等自己往进跳。所以才让那位妇人将此事通知樊净。

  因为就目前来看,整个冰城中值得孔飞鸢信任的人就只有樊净了!就算如今他身受重伤无法相助,但以他殿主的身份,比自己亲自叫人要好上许多。

  短短几里路,孔飞鸢御剑之下不过转瞬间就到了妇人所说的冰谷之中。这座冰谷绵延数十里,分明是一座冰山开裂形成的。

  落在冰谷中,孔飞鸢一眼就看到了战斗的痕迹。冰谷两侧和地面上坑坑洼洼的大都是陆常这柄重剑造成的痕迹,其中还夹杂着点点血迹。

  但因为大雪一直持续,所以有一些血迹已经被掩埋看不见了。但看着这些痕迹,孔飞鸢确能看出来陆常之前应该有过激烈的反抗。

  不过放眼望去,冰谷中却并没有任何人影。想也知道,应玟玉必定是藏起来了。修为尽失的他若是不藏起来的话,孔飞鸢能够在一瞬间要了他的命!

  “应玟玉,我知道是你!你把陆常怎么样了!”

  愤怒的声音在冰谷中回荡,震的冰谷中积雪都有些动荡,但却迟迟不见有任何的回应,似乎这座冰谷中并没有人一样。

  可孔飞鸢却知道,应玟玉必定正在某个地方看着自己。以他的性格,若不把自己逼到丧失理智是绝不会出来的!

  虽然和应玟玉没有过深入的了解,但仅仅见过的那几面就已经能让孔飞鸢猜到一些应玟玉的性格。

  此人心思极重,而且手段毒辣。之前樊净曾经说过,他亲手杀掉了同伴,又废了了另外两人。就是为了向樊净表示忠心。

  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被他加害的必定是当初跟他一起从润墟逃出来的夕夜等人。不管他是杀了谁又废了谁,都说明这个人绝非善茬。

  不过孔飞鸢也不是什么傻子,既然你想看我疯狂地样子,那我就将计就计疯给你看!

  这么想着,孔飞鸢骤然间一声怒吼,抡起巨剑狠狠地砸在地面上,同时口中大声喊道:“应玟玉!你出来!”

  一边喊,孔飞鸢一边在冰谷中疯狂地破坏着。俨然一副心急如焚却无计可施的样子。用孔飞鸢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所谓的无能狂怒。

  冰谷中这些寒冰可是在鬼方境内被冻结了无数日夜,说起来的话叫他们万年寒冰都不为过。

  可孔飞鸢却凭借着神通伏虎降龙,以及幻剑诀加持下的重剑歌两种剑招给冰山上带来密密麻麻的裂痕。

  这些裂痕越来越密集,冰谷两侧的冰山居然传来恐怖的轰鸣声!裂痕逐渐在这座冰山上传开,眼看着冰谷两侧的冰山几乎要被孔飞鸢劈开。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清晰地传进了孔飞鸢耳朵里:“别装了!你要是想找到陆常的话就往北百里,到无人深入的鬼方最深处冰山中去!”

  这个声音孔飞鸢觉得有些熟悉,不是应玟玉的声音,但一时间也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而且这个声音在冰谷中根本就不知道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孔飞鸢听到声音的瞬间,神识骤然间散开,如今修为到了心动期的他,神识覆盖范围已经有近十里范围。

  不过神识中却没有发现任何有灵气波动的东西。别说是人了,连个灵药都没有!

  “奶奶的,是隐藏气息的法宝!这东西如今这么便宜吗?怎么好像谁都有!”孔飞鸢低声咒骂了一句。

  而就在这时,神识中靠近冰谷北侧的某处,却骤然间出现一道灵气波动,一瞬间后又消失不见。

  孔飞鸢神识一动,瞬间御剑飞了上去,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影。不过雪地中却有不少血迹,以及一些凌乱的脚印。

  从脚印来看,这里恐怕至少有三个人存在,而且再结合那个声音,孔飞鸢猜测之前在这里应该就是那个发声之人、应玟玉以及陆常。

  或许还有更多,但孔飞鸢却已经没有时间去细细探查。冰雪上大片大片的血迹表明陆常应该受伤很重,或许已经快要危及生命了。

  要知道以孔飞鸢对陆常的了解,若不是伤到不能动弹。即骨头都被打断,陆常也不会甘心被当做要挟别人的筹码。

  心中这么想着,孔飞鸢抬眼向北方看去:“百里!鬼方最深处!”

  虽然明知道这是陷阱,但他却不能不去。两年来陆常指引他修炼,指导他练剑,更给他讲这个世界上的一些常识。在他心中早已经将陆常当做了亦师亦友的引路人。

  “妈的!去就去!”

  说着,孔飞鸢御剑消失在冰谷中……

  冰城中,妇人按照孔飞鸢的吩咐到了樊净所在的石室外,准备将孔飞鸢遇到的事情告诉他。却被这间龙鳞石屋给拦住了。

  别说她不知道怎么开门了,就算他知道。此刻樊净在里面反锁之后,外面也根本就打不开。

  “殿主!殿主!”妇人拼命地在石屋上敲打,试图能将声音传进去。但她的喊叫声却惊动了其余在冰城中修炼的修士,尤其是曦华。

  瞬间出现在妇人身边,曦华伸手抓住了妇人欲继续敲打的手臂:“殿主闭关听不到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为何如此惊慌?”

  “曦……曦华长老!”妇人知道殿主不在的时候,大部分事情都是交给曦华来处理的,所以在看到曦华的时候,脸上顿时一喜。

  “是这样的!有两个人在外面抓了个人,让我给孔飞鸢把那人的剑送来。说是让孔飞鸢一个人去见面,我担心……”

  曦华摇摇头道:“没事,你不用管了。这件事我会去处理。殿主他如今正在闭关,还是别打扰他了。”

  说着,曦华轻轻拍了拍夫人的肩膀,示意她回去就好。妇人不疑有他,点头准备离开。但刚刚走出两步,却轰然倒地全无气息。

  曦华脸色大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