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御物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67 2019.11.30 23:44

  一位身穿黑色短装,神色慌张的男子骑在马上,双腿紧紧地夹着马腹,一双手死死地牵着缰绳,争取自己不被甩下来。

  但这匹马就像他说的一样,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在街道上横冲直撞,许多商贩的摊位都被其撞翻。

  陆常眉头一皱,闪身来到马前,双手上抬死死地抓住了马头。腰腹稍一用力,整匹马连带着马上的人被陆常直接扳倒在地。

  “哎呦!”

  马上的黑衣男子摔落在地,哼唧了半晌都没有起来。那匹马也似乎感受到陆常身上的气势,变得安静了许多。

  “下次当心点,若不会骑马便下来步行罢。”

  说完,陆常转身欲离去,却被身后的声音叫住了。

  “等……等等!”

  陆常刚转过一半的身体,又转了回去,看着爬起身来的黑衣男子道:“你还有什么事?”

  “你们是不是接到奇绣坊召集令来的?”黑衣男子看着陆常身后的重剑,谨慎的开口问道。

  陆常和孔飞鸢对望一眼,心中奇怪对方是如何知道自己身份的。

  看到两人的表情,黑衣男子顿时明白自己应该是猜对了,连忙解释道:“受奇绣坊嘱托,请你们跟俺去休息的地方。”

  “奇绣坊?”陆常皱眉,随后道:“你是六合堂的人?”

  黑衣人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俺是六合堂派出来的!最近你们这种人越来越多,为了不影响普通人,俺们六合堂专门在城里包下了好多旅店。”

  孔飞鸢心中顿时明了,难怪自己二人到哪里都说客满,原来居然是被六合堂给包下了。

  路畅闻言,摇头指着倒在地上的马道:“你这种样子,恐怕才是最影响普通人的吧?”

  “让你们看笑话了,这马本来还好好的,突然不知道咋回事就受惊了。不过你们放心,造成的损失,我回赔偿的。”黑衣人有些不好意思,扶起马对二人说道。

  “那你就带路吧!”陆常摇头,也不再多说。

  跟着黑衣人穿过好几条巷子,孔飞鸢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要被转晕了的时候,黑衣男子终于在一间不算很大的旅店停了下来。

  “就是这儿了!进去出示奇绣坊传信就有人带你们去房间!俺就先走了。”

  说完,这黑衣人牵着马转身离开了,而且并没有在骑上去,似乎是害怕马儿再次受惊。

  孔飞鸢看着这间挂着“如意客栈”四个大字的牌匾,随陆常走进了旅店中。

  “两位,请出示奇绣坊传信!”前脚刚踏进门,一个柔和的女声就在两人耳边响起。

  定睛看去,声音的主人是一名约三十余岁的妇人,气质高贵典雅,如阳春白雪般沁人心脾,此刻正站在柜台里对两人微笑。

  陆常小心地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盒,打开后将之前收起来的那枚绣花针递给了这位妇人。

  接过绣花针瞄了一眼,妇人从柜台中拿出两枚精巧的玉牌递给二人道:“这是你们的身份证明,明日清晨会有奇绣坊仙船来迎。你们一路劳顿,可以先去歇息了。”

  说着,妇人拿起陆常递给她的绣花针轻轻一弹,这枚绣花针在空中画出一个漂亮的弧线,将挂在柜台后的两把钥匙穿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再次回到妇人手中。

  “这是你们房间的钥匙,若不愿休息的话,也可去城中游玩,但切记不能在城中动武,否则会被赶出平阳城。”

  御物术!陆常看到妇人以气御物的本事,心中顿时多了几分敬意,了原来是奇绣坊女修。倒也难怪,接待修行者的旅店,又岂能是普通人?

  在一些大宗门中,固然有长幼之别。但对大多数散修以及低阶修士来说,只有达者为师,不分年龄大小。

  所以尽管这位妇人看上去比自己要年轻,但陆常却仍旧对其保持着尊敬之意。

  向着妇人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陆常道:“多谢前辈提醒,我们自当遵守。”

  进到房间将行囊背包都放置好后,孔飞鸢出与对平阳城的好奇,想要去城中逛上一逛,陆常却因为之前已经来过,想要好好休息,所以并没有与他同去。

  夜色降临,繁闹的平阳城却没有安静下来,反而变得更加热闹起来。

  街道两旁各式各样的灯笼,为夜色中的平阳城带来光明。街道两旁仍旧在叫卖、争吵地声音络绎不绝。

  走在宽阔的街道上,看着繁闹的街市,孔飞鸢却想起了自己的故乡——地球。

  似乎在许多年前的某个时期,自己的国家也曾经有过这样繁荣的景象。甚至在后世的电视电影中还能看到这种繁荣的延续。

  但和真正身临其境相比,屏幕上的内容就显得有些不够大气,或者说……后人还不敢将自己的想象力发挥到极致。

  这种繁闹的景象直到月上中天才逐渐散去,仅留下一些仍然在为生活奔波的普通人,为这种繁荣画上圆满的句号。

  听着耳边沙沙作响的扫地声,已经回到房中的孔飞鸢盘腿修炼起来。这两年来,他一直以打坐修炼代替睡觉,已经算是成了习惯……

  此日清晨……

  “奇绣坊仙船已到,请各位准备前往奇绣坊!”

  声音飘忽不定,能够叫醒打坐中的孔飞鸢,却不是那种突然之间的惊醒,更像是美美地睡了一觉之后自然清醒的感觉。

  略微收拾了一番,孔飞鸢打开房门发现已经有不少人整装待发。这些人形态各异,却都安安静静地坐在大厅中。即便是说话也是轻言细语。

  陆常也同样坐在客栈大厅中,身边有两位青年,似乎正在与陆常说着什么。

  坐在陆常左边的青年身着白色长衫,上面用金丝勾勒出漂亮的花纹,手中拿着一把黑纸扇。

  另一边的那位青年则是一身黑色紧身短装,就连头发也是完全剃光了的。在他脚边还立着一根乌黑的棍子。

  坐在陆常左边的白衣青年略带惋惜地对陆常说道:“陆前辈!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润墟岛居然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不过您放心,先生已经吩咐了,若是以后在我们那里见到夕夜等人,必定会杀无赦。”

  “南星,多谢你们的好意,不过这件事……嗯!飞鸢,你来了!正好我给你介绍一下。”

  正在同两人说话的陆常突然看到孔飞鸢走来,连忙给两人介绍道:“这位就是孔飞鸢,从夕夜手中救了我一命,也救了我们千重门的孔飞鸢兄弟。”

  这二人似乎早有耳闻,连忙起身道:“原来你就是那位《润墟湖下除恶妖》的当事人啊!”

  孔飞鸢一听,满脸尴尬地说道:“不不不!那是陆叔的功劳,我只不过是从旁协助了一下而已。”

  看着孔飞鸢一脸尴尬,陆常比着白衣青年开口道:“这位是治平镇白衣书院,夫子首徒司南星,如今实力已经到了开光后期。”

  一扭头,比着黑衣青年说道:“这位是治平镇塬水村阚海。虽然是散修,但一身实力不容小觑,跟我这个老家伙一样,马上就要突破到融合期了。”

  “幸会幸会!”孔飞鸢道:“方才你们说什么呢?什么杀无赦?”

  陆常解释道:“南星听说我们润墟岛出了那么大的事情,玄灵宗居然隐藏的那么深。所以前来问问。”

  “哦!原来是这样。”孔飞鸢笑道:“这种事谁都没想到,济世救人的玄灵宗居然是那样的门派。”

  “是啊!没想到玄灵宗居然是这么一个门派,所以我们白衣书院听闻这件事情以后,已经在治平发起通缉。只要夕夜他们出现在治平镇,必将他们拿下!”司南星笑道。

  几人正在说话间,似乎是看到人都到齐了。

  昨天接待他们的妇人默默从柜台后走了出来,轻言细语道:“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还请各位随我来,我们奇绣坊的仙船就停在城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