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击杀古秋仁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41 2019.11.13 08:19

  妈的!反正都要死了,就死马当做活马医吧!捡起脚边的玉瓶,从里面倒出了一枚如白玉般温润的丹丸,孔飞鸢捏开周小凝的嘴巴,把丹丸喂了进去。

  “我告诉你……咦!”做完这一切的孔飞鸢再次抬头,却发现应玟玉已经不见了踪影。

  虽然摸不清应玟玉的意图,可就是因为摸不清,孔飞鸢才更为担心。他做的这件事情完全超出了孔飞鸢的理解。

  如果是为了自己死而复生的秘密,那他根本就不用救周小凝。因为秘密在自己身上,与周小凝完全无关。可他偏偏救了,实在是令孔飞鸢费解。

  其实应玟玉确实有些私心,夕夜一直以为他不知道。但无意中听到夕夜和毒娘子对话的他,却已经知道了天罚之事。甚至还从千重门弟子口中套出了天罚的所有内容。

  这才知道其实千重门陆常已经把天罚之事告诉了所有门人,可夕夜却瞒着玄灵宗所有弟子,甚至包括自己!

  有天罚这件事悬在脑袋上,应玟玉自然不敢杀人。更何况能借着这件事落得孔飞鸢一个人情,所补丁以后还有机会能套出孔飞鸢复生的秘密,如此两全其美,所以他才出手救人。

  不过包括应玟玉在内的所有人,都错误地理解了死而复生这件事。

  因为孔飞鸢的情况十分特殊!肉身已经死了的他,在这个世界中显然是一个异类。除非直接毁掉他的灵魂,否则只要躯体不腐,他就是不死的。

  而如今他的身体却被炼成了尸傀,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已经不会在腐烂,所以也就成了变相的“不死之身”。

  丹药入口,周小凝抽搐的动作逐渐减轻,身上的黑色也开始慢慢消退。眼看着毒已经被化解。

  可孔飞鸢此刻全身骨头断了大半,害怕自己上去只会添乱。所以只是将注意力移到了毒阵中混战的几人身上。

  陆常双手提着一柄巨剑大开大合,无数剑气迸发出来。在实力被压制了三成左右的情况下,他居然凭借一人之力力压夕夜和毒娘子两人不落下风。

  林长风虽然落入下风,但却暂时不至于落败。一柄巨剑舞动之间,古秋仁和玄师居然不太能近身。

  “不愧是这润墟岛上的第一人!我还是小瞧你了!”夕夜被数十道剑气逼退,身上紫色的长袍已经破破烂烂,数道剑痕几乎深可见骨。

  毒娘子被巨剑砸中,一双手臂在巨力之下被砸断,诡异地扭曲着。

  陆常的情况也不妙,虽然有剑气护体,可身上却同样已经出现不少伤痕。而且身处毒阵之中,虽然凭着高深的修为抵抗,却还是已经中了毒。

  这万毒大阵毕竟是玄灵宗的底牌,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抵抗的?并且修为被压制了三成,又要分心抵抗毒对身体的侵害,能做到现在这样着实不已。

  至于林长风则更惨一些,同时面对玄师和古秋仁,林长风已经几乎达到了极限,修为被压制又身中剧毒的他,现在连挥剑都变得有些困难起来。

  玄师和古秋仁同样也不好过,虽然有大阵增幅,可林长风的剑又岂是那么好接的?浑身密密麻麻的剑伤已经让两人有些站不稳了。

  如果在这个时候应玟玉加入战场,林长风和陆常两人绝对会在瞬间落入下风。可不知道是因为要维持大阵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场中一直都没有见到应玟玉的身影。

  这一点其实孔飞鸢猜对了,做为整个大阵的阵眼,应玟玉可不敢随便分神。方才能现身和孔飞鸢交谈就已经是他的极限。

  “夕夜!今天我就算是会死于天罚,也要拉你垫背!”陆常双手扶着巨剑气喘吁吁,逐渐已经发青的皮肤,逼得他不得不动用更多的精力去抵抗毒阵的侵蚀。

  “哈哈……咳,那我还真是荣幸!”夕夜周身毒功运转,无数食金蛊悄无声息地消散于毒阵之中。

  陆常怒吼一声,剑气喷薄而出。这一瞬间似乎就连他的身体也拔高了几尺,如天神下凡般抡起巨剑拍向夕夜。

  “重剑歌!”

  这一剑在这毒阵中当真算得上是惊天地泣鬼神,数十丈大小剑气宛若从天而降的陨石一般。厚重,且难以躲避。

  夕夜看着空中近十余丈大小的灵气巨剑,心中一惊,脚下却已经来不及躲避。

  “轰……”

  这座小山头被这一剑硬生生消下去半尺!强劲的气浪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中,一道红色的影子被巨剑吞没。

  “巧儿!!”

  被推到一边的夕夜眼睁睁看着毒娘子被这一剑拍飞,不由得大喊出声。

  巨剑无锋,却拍断了毒娘子全身的骨头,鲜血像是不要钱一样从她口中喷出。

  与此同时漫天的食金蛊已经聚集在陆常身边,这一剑消耗过大,没有回复时间地他无力去阻挡食金蛊,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蛊虫爬满全身。

  飞奔过去接住毒娘子,夕夜通红着双眼骂道:“你是不是傻?明明我的境界比你高,就算是硬接这一击也不会受重伤,你为什么要……”

  鲜血从毒娘子口中涌出,她强撑着说道:“其……实,我……早就……不恨你……可我……不能……对不起……”

  话音刚落,毒娘子就完全失去了意识。

  眼看着毒娘子重伤将死,夕夜扭头看着被食金蛊包围的陆常怒吼道:“陆常!今天我要让你受尽万蛊噬心之苦!”

  这一刻,一旁玄师两人和林长风的目光都被夕夜这边的战斗所吸引。

  在看到毒娘子重伤的时候,玄师脸上的愤怒之色几乎是无以言表,愤怒的盯着陆常。

  眼看着千重门这边落入下风,孔飞鸢心中也是焦急万分。可一直都没有好的机会,但就在这个时候,孔飞鸢动了!

  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受伤的毒娘子所吸引,面对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孔飞鸢虽然身受重伤,但这个机会他等了许久了。

  脚下步伐飘忽,长剑出鞘如流星一般刺向古秋仁。这一剑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遗道决功法的运转已经完全突破了他之前所能达到的极限。

  他对古秋仁的恨是实实在在的!更何况在这种时候,自然是要挑软柿子捏。偏偏身受重伤的古秋仁就是那个软柿子。

  银光闪过,身受重伤的古秋仁惊讶地看着刺入自己喉咙的剑影,眼中充满了惊讶与懊悔,临死的时候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事情的突然转折让玄灵宗剩下的三人完全反应不过来,孔飞鸢的突然爆发出来的实力超出了应玟玉的判断,甚至他从没想过全身骨头断了大半的孔飞鸢会动手。

  维持万毒大阵的应玟玉及其后悔,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应玟玉固然聪明,可他却无法预测到每一个人的想法。

  若是毒娘子不去挡剑,孔飞鸢不会暴起杀人,那场上的局势还是他们玄灵宗占优的。可偏偏毒娘子挡了剑,孔飞鸢也杀了古秋仁。

  可林长风和陆常虽然身受重伤,却还有一战之力。夕夜和玄师虽然伤势比他们略轻一些,可前者的境界本来就要比后者高。

  所以一时间毒阵中局面居然变成了他们玄灵宗弱势,千重门占了上风。

  “你找死?!”古秋仁身死的瞬间,离他最近的玄师是最先反应过来的。飞起一脚将孔飞鸢踢飞。

  玄师心中无比愤恨,刚才为什么会漏算掉孔飞鸢这个变数?早知道就应该先把他解决掉,至少不能让他有一战之力。可偏偏……

  但心中再恨也没用,古秋仁已死。玄师只好将所有的怒火全部发泄在孔飞鸢身上。

  被踢飞的孔飞鸢还未落地,就被玄师欺身追上,双掌连连拍出。

  一击流星剑已经耗尽了孔飞鸢所有的气力,只能任由玄师一掌接一掌地拍在身上。浑身上下所有的骨头都被带着怨愤的掌力拍断。

  “哈哈哈!没想到你们居然搞这么一出?看来是天不亡我啊!”陆常看到这一幕哈哈大笑道,似乎就连伤势也好转起来。

  原本陆常以为孔飞鸢这具傀儡应该是夕夜他们控制着用来欺骗自己的,可万万没想到,这具傀儡居然会暴起杀人。难道是……

  默默看了一眼躺在一边的周小凝,陆常周身剑气再次喷薄而出,众多蛊虫都被剑气击碎。又一次举剑,这一次的目标却不是夕夜,而是打得孔飞鸢骨头全碎的玄师。

  与此同时,林长风也几乎是在同时出剑。目标也同样是玄师。两柄巨剑如同两座大山,从玄师头顶砸了下来。

  两人都抱着同样的想法,至少要让玄灵宗的人员再减少一个,这样才能有足够的把握!

  “小心!”夕夜见状红着眼起身厉声喊道。同时全身毒功爆发,比大阵中更浓厚的毒雾从体内喷薄而出,无数蛊虫疯了一样扑向陆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