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双月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75 2019.11.05 10:00

  每次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孔飞鸢就知道那个姓古的堂主又来了。这次,当然也不会例外。

  “堂主,最近一段时间送来的那批人里又死了一个,玄师再不送人过来,恐怕剩下这几个坚持不了多久了。”

  “这个我知道,你们先想想办法在坚持坚持,我一会再去找他一趟。”

  “堂主,可剩下这几个人真的已经快坚持不住了。我们怎么想办法?”

  “这可是为了门主的大计,你们就不能用自己的血先撑一段时间吗?这个计划要真成了你们绝对都是功臣!”

  “可是……这……”

  “不用说了!先下去吧!”

  房间外交谈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没什么事吧?里面怎么样?”古堂主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没事,我们一直在这守着,就连一只虫子都跑不出来。”

  孔飞鸢听着声音,心里焦急如焚。但在这个遍地都是尸体的房间里,一时间竟然找不到藏身之处。无奈之下,只能趴在墙角的一堆尸体中继续假装尸体。

  这段时间以来,这些人几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身上,如今自己原先躺着的位置空了,想来他们不会刻意地去留意墙角另一具毫不起眼的尸体。

  很快一个身影推开门出现在门口。趴在一旁的孔飞鸢总算是看清了这个堂主的真面目。

  这人约有四十岁左右,络腮胡子粗眉毛,身上穿着一件蓝黑色紧身短装。腰间杂七杂八地挂着许多金属的小瓶子。一直以来他听到的金属碰撞声,就是这些瓶子碰撞的声音。

  古堂主刚一开门,就看到倒在地上没了生命气息的弟子,而且那个自己关注了这么久,眼看着就要成功的“尸体”,居然已经消失了。

  “来人!”古堂主上前摸了摸这名弟子的尸体,发现仍然还留有体温,扭头便向门外喊道:“你们几个怎么守的?尸体呢?赶紧去给老子把尸体找回来!”

  门外两个壮汉听到声音,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却看到已经死去的同伴,和已经消失的空地。

  “这!堂……堂主,我们一直在门外,真的不知道……”

  “少给老子在这解释!”古堂主抡起手臂,“啪啪”两声抽在他们脸上。

  “去通知堂中所有人,封锁炼蛊堂。死人是不会跑的,肯定已经有人混了进来。这人绝对还没走远,去给老子搜!要是找不回来的话老子拿你们俩喂蛊!”

  “是……是!”两名壮汉自知闯了大祸,虽然完全不清楚人为什么不见了,但他们作为看守本身就有逃脱不了的责任。

  古堂主看着两人连滚带爬的跑出去,嘴上骂骂咧咧的说着:“妈的!别他妈让老子知道是谁!不然让你尝试尝试万蛊噬心之苦!”

  扭头看了看原先孔飞鸢躺着的地方,古堂主满脸怒气地走了出去。

  眼看着炼制傀儡的第一步就要成功了,却在这最关键的时候被人在眼皮子地下抢走。他怎么可能不生气?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以后,孔飞鸢听到声音逐渐远去,才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长出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观察起这里。

  虽然没有呼吸,但他若是刻意控制胸腔起伏的话,还是能做出呼吸的假象,否则的话岂不是连话也说不了。

  这间房子约有百十平,建筑风格十分古朴,空旷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多余的布置,自然也没有什么隔断之类的,只有满地的尸体静静地躺在房间的每一处。

  房间里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臭味,这股臭味自然是来自于地上躺着的这些尸体,而且他甚至还觉得有些辣眼睛。

  长这么大,他不是没见过死人。但面对满地的尸体,谁都会觉得心里不舒服。所以必须得尽快想办法离开这里。

  可听着房间外越来越嘈杂的声音,以及来来去去匆忙的脚步声,孔飞鸢却知道这件事绝对不会这么容易。

  悄悄摸索到门边伸出脑袋,小心翼翼地向外看去。他发现来来往往的所有人都没有留意到这个房间。

  远处古堂主叫骂和咆哮的声音不断传来,听力被增强了的孔飞鸢一字不落地全部听在了耳朵里。

  “妈的!都是废物!再给老子找,你们去那边!其余人跟我来。”

  “堂……堂主,我……能不能说句话?”一个唯唯诺诺的声音响起。

  “有屁快放!没看见老子正忙吗?”

  “是……堂主,能悄悄潜入我们玄灵宗把人带走,这种人怎么可能是普通人。我们……”

  古堂主狠狠地一巴掌抽在这人脸上,满脸气愤地骂道:“这种事情你以为老子不知道?可人丢了总得找吧?”

  “是……弟子知错了。”

  “把一部分人散出去到外面找!无论如何也要给老子找到点线索出来。”

  古堂主之所以这么急着想要把孔飞鸢找回来,除了孔飞鸢是第一个对傀儡丹有反应的尸体以外,更重要的是害怕尸体被外人偷走。

  因为这个人如果真能悄无声息地潜入炼蛊堂,那么自己炼蛊堂里的事情也绝对已经被他发现了。

  炼蛊堂里的事情一旦被外界所知道,对门主的计划几乎是毁灭式的打击,这个责任他真的担当不起,这才是他这么急着要把孔飞鸢找回来的原因。

  眼看着外面天色越来越暗,孔飞鸢却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离开。倒是随着身体里的那股灵气的运转,身上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已经减轻了不少。

  在这期间,古堂主还两次派人搜查了这所房间,要不是孔飞鸢耳聪目明,提前爬上了房梁,恐怕就又要被他们抓回去了。

  虽然那股灵气全方位增强了他的身体,可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能独自面对这么多人,从小习武的他非常清楚双拳难敌四手的道理。

  更何况这些人毕竟都是玄灵宗的弟子,怎么说也是修行者,不管境界再低,孔飞鸢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也不敢贸然出手。鬼知道他们都有什么本事!

  天色终于彻底暗了下来,趴在房梁上的孔飞鸢听着外面越来越少的声音,小心地从房梁上爬了下来。想来一整天都没有找到,他们应该已经开始有些放松了。

  来到一具尸体旁,孔飞鸢小心的扒掉了这具尸体的衣服。一遍扒衣服,一边念叨着:“抱歉抱歉!实在是形势所迫,等我出去了替你好好烧上两炷香。”

  外面巡逻弟子的声音再次传来:“都找了一天了,怕是人家早都走了吧?”

  “肯定的!能悄无声息潜入我们玄灵宗,又怎么可能被咱们发现!”

  凭借着自己远超常人的听力,听着逐渐远去的交谈声,孔飞鸢悄悄地钻出了房间。房间外是一个挺大的院子,不过却已经没有了巡逻弟子。

  虽然已经知道这里不是地球,可当他真正出了房间站在院子里的时候,看着天空中两轮明亮的月亮,还是有些发蒙。

  “卧槽!两轮月亮?还这么大?这潮汐力怕是要逆天哪!”

  心中默默的这么想着,可转眼孔飞鸢就把这种想法抛到了脑后,这都已经不是地球了,还是不要用地球上的理论来解释这个世界为好。

  可不管他怎么想,天空中高悬的两轮明月确实给了他很大的冲击。让他彻底相信这里已经不属于地球,不属于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

  “该往哪走呢?”站在院子里的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这个地方对他来说毕竟不熟悉,甚至就连方位都搞不清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