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雷劈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68 2019.11.29 18:45

  斜靠在船沿,看着逐渐变小直至消失在视线中润墟城渡口,孔飞鸢心里不住的暗骂这些所谓的正道修士。

  他们这种做法简直就是养虎为患,斩草不除根,就算今天不出事,以后也总会出事的,恐怕玄冥殿只能算是一个导火索。

  “飞鸢!你想什么呢?”

  看着孔飞鸢一脸愤慨的样子,陆常走到孔飞鸢身边询问道。

  “你说这帮人是不是脑子有病?”

  陆常摇头叹气道:“飞鸢,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他们也是没办法!”

  “什么没办法?就是她娘的自私自利!本性难移这种道理他们不懂吗?能走邪路的修士,本身心术就不正,还把他们这帮心术不正的家伙们都聚到一起?”

  看着孔飞鸢的样子,陆常摇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样靠在船沿开口道:“你失忆了不记得,我给你说说吧。”

  “说什么?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陆常摇摇头:“你知道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飞升成仙了吗?”

  “这根飞升有什么关系?难道不能飞升,就可以自私自利?要是连他们这些有能力的人都这么自私,那普通人怎么办?”

  陆常似乎没听到孔飞鸢的话一样,自顾自地说道:“几十万年了,几十万年来惊才绝艳的天才数不胜数,但最终没有一个人能够正道成仙。”

  “几十……万年!”

  孔飞鸢震惊了,虽然说修真无岁月,弹指数万年。可这么长时间就算再不济,也不至于一个都没有吧?但这话从陆常嘴里说出来,却丝毫不像是假的。

  “是啊!几十万年来,所有惊才绝艳之天才,却最终都卡在了合体期,连洞虚都突破不到,他们不是被心魔所控,就是被雷劫轰杀成渣!”

  孔飞鸢听着陆常的表述,心里顿时对自己的前途开始担忧起来:“你说的这个我知道,不就是天罚吗?难道就没有例外?”

  “没人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至于例外……有!就是因为有例外,所以正道修士才会刻意避免杀孽。”

  陆常似乎对这段往事十分熟悉,或者说可能所有正道修士对这段往事都十分熟悉。

  “五万年前,如意斋主持樊净大师一生苦修,甚至连面对蝼蚁都心存善念,所以身无杀孽的他,成为了这几十万年以来唯一一个突破到洞虚期的人。”

  听着陆常的表述,孔飞鸢心里越来越凉,因为单单玄灵宗的事情,死在他手中的人就已经有不少了,如果这也算是杀孽的话,自己恐怕就别想着正道成仙了!

  再联想到当吃自己杀人的时候,天空中响起的雷鸣,孔飞鸢觉得这一切似乎都超出了他的认知。

  “后来呢?”孔飞鸢急切地问道。

  陆常深吸了一口气道:“后来……樊净大师神游太虚,元神就再也没有回来。没人知道樊净大师出了什么状况,只知道唯一一个突破到洞虚期的高手不明不白的圆寂了。”

  “那这……最终不还是死了?所以避免杀孽又有什么用?”

  陆常看着天空中逐渐升起的月亮,叹道:“就是因为樊净大师打破了几十万年以来无人能突破洞虚的说法,加上天罚之威,所以如今的修士才刻意地避免杀孽。”

  听完陆常的话,孔飞鸢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天罚确实是悬在所有修士头上的一把利剑,但若没有樊净大师的突破,恐怕这修士们在没有希望的情况下,会变得更加疯狂。

  他也完全想不到,到了这么一个本应该弱肉强食的世界,居然还会出现这种事情!

  恶人有恶报也就算了,惩奸除恶居然也算恶报?难怪这些大宗门不愿意造成杀孽,实在因为天道不公啊!

  更何况,只要是人就会有私心,哪怕是“仙”也不见得都那么公正。所以这些正道弟子做出这种无奈举措,倒也能说的过去了!

  抬头看着天空,孔飞鸢感觉这些修士们似乎也挺可怜的!一生苦修,到头来却落得灰飞烟灭,还真是可笑。

  扭头看向陆常,孔飞鸢开口问道:“陆叔,那你为什么不怕?玄灵宗那些人为什么不怕?”

  陆常苦笑:“我也怕,我们所有人都怕,但是怕又能怎么样?难道就任由别人欺负到你头上吗?至于玄灵宗……无知者无畏,夕夜根本就没把天罚之事告诉他们。”

  听到这里,孔飞鸢总算明白了一切,鬼方那地方按照地球上的说法,就相当于监狱一样,只不过是这个世界中所有犯错修士的监狱。

  难怪玄冥殿突袭云中域会那么轻松,这无数年来的天才们聚合在一起所产生的能量有多强大,恐怕就连他们六大宗门联手都不是对手吧!

  不过孔飞鸢却还有一个疑问:“陆叔,既然都把他们的修为废掉了,就算自己不动手,也可以让不在乎心魔的低级修士,甚至普通人将他们杀掉吧?”

  陆常笑道:“曾经有人这么做过,也成功了,但在修为突破之时天罚还是降临到了他们头上。”

  仰天叹气,看着天空中明亮的月亮,孔飞鸢大骂道:“贼老天!你他娘的也太狠了!”

  话音刚落,晴朗的夜空中骤然出现一道闪电,紧接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从远处传来。

  “卧槽!骂你两句你还不开心!”

  孔飞鸢一缩脑袋,看着周围瞬间围上来的乌云,心里面顿时就有些发怵。

  就连一旁的陆常在看到这种情况后,也不由得心中恐慌。一句骂声引来了晴天霹雳,难道这方天地真的就不能讲真话了不成?

  站在桅杆上的商船瞭望手看着周围逐渐围上来的乌云,冲着甲板上逗留的人大声地喊道:“都回船舱里!马上要下大雨了!”

  “走吧!”陆常看着满天的繁星和月亮被乌云笼罩,对孔飞鸢说道:“这种事情不是你我就能解决的!还是安心认命吧!”

  “命?”

  听到陆常的话,孔飞鸢突然觉得有些可笑。指着天空中愈发浓厚的乌云喊道:“既然天道不公!那又何必信命?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捅破这天,撕碎这所谓的命运!”

  看着突然间豪气冲天的孔飞鸢,陆常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或许这个年轻人真的能够打破这方天地的不公!

  但……天空中骤然一亮,一道手臂粗细的响雷瞬间劈在孔飞鸢身上!刚刚还豪言壮语的他,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块黑炭,倒地不起。

  失去意识前他脑海中最后一个想法就是:“妈的!装逼真的会遭雷劈!”

  “飞鸢!”

  陆常整个人都傻了!看着浑身漆黑的孔飞鸢,他心里突然间对这方天地有了新的看法!但这种看法,却让他更加恐惧。

  天道不公,却容不得真话实话。这样的天道……与邪魔歪道又有何区别?

  陆常连抬头都不敢,生怕再次触怒天道。抬手将孔飞鸢扶起,陆常连忙向着船舱中跑去。

  “咦?他这是怎么了?”

  早就已经近船舱歇息的云婷儿,看到浑身焦黑的孔飞鸢被陆常背进来,好奇地问道。

  陆常担心孔飞鸢傀儡之身被发现,连忙对云婷儿说道:“婷儿姑娘!你先去休息吧!他没什么大问题,我来照看就好。”

  云婷儿看着浑身焦黑,昏迷不醒的孔飞鸢,嘟囔道:“活该!谁让你欺负我的!”

  进到休息室,陆常面对没有任何生命体征的孔飞鸢,实在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孔飞鸢虽然长得再像人,也是傀儡之躯。无心跳无呼吸,甚至连境界都看不出来。根本就没办法断定是生是死。

  无奈之下,只能试图用灵力唤醒孔飞鸢。随着灵气不断涌入,孔飞鸢小腹上的印记骤然亮起,将房间内映成一片银白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