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傀儡成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94 2019.11.09 07:23

  玄师的声音惊醒了古秋仁,手中已经摇摇欲坠的千蛊经随即也掉在了地上。一旁正在打盹的两名弟子瞬间睁开了眼睛,假装认真地盯着熔炉里的孔飞鸢。

  古秋仁扭头看了一眼玄师道:“原来是你,吓我一跳,是不是门主又让你来传话了?”

  玄师哈哈一笑,一屁股坐在了古秋仁身旁的桌子上开口道:“聪明,这都让你猜到了?”

  古秋仁没好气的说道:“你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话就说。”

  “门主说计划可能有变动,让你多做一些准备。”玄师拿起桌子上放着的水果,一边吃一边说道。

  变动?古秋仁好奇的问道:“什么变动?”

  “我哪知道!门主又没告诉我。”

  “得!白问了。”古秋仁捡起掉在地上的千蛊经,接着问道:“你那边最近怎么样?上一批人已经都快坚持不住,你再不送新人来我们就真没得用了。”

  “这个事啊,你也白问!最近外面风声紧你也不是不知道,再加上你搞出来的这个破事,搞得我最近都不敢下手了。”

  “你能想到一具尸体自己跑了吗?这事哪能全怪我,还不是你送来的人!”古秋仁埋怨道。

  “合着这还是我的问题了?”玄师咬了一口水果,摊手道。

  “不然呢?要不是你把他送来,哪有后面这些破事。”

  “得得得,不跟你吵。”玄师随后扔掉手中的果核,看着熔炉中的孔飞鸢问道:“怎么样?能不能成?”

  顺着玄师的目光,古秋仁也将视线移到了熔炉中。指着孔飞鸢身上的淡金色符文说道:“应该可以!你看他身上的傀儡纹,跟千蛊经里记载的几乎一模一样。”

  “好吧!那就先恭喜你了,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用?”

  听到玄师的问题,古秋仁显然满脸兴奋。在这种专业性的问题上,古秋仁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贴在玄师耳边小声解释起来。

  “这东西如果真能炼成,那就是肉身强度远超你我,完全服从命令且不会畏惧死亡的棋子!而且炼制这种傀儡比培养一名棋子所需的时间更短,如果再能大批量去炼制的话……你可以自己想想!”

  听完古秋仁的解释,玄师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难怪门主会完全放任你去做。”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熔炉里孔飞鸢的身上金光大放,站在两旁的两名弟子几乎已经睁不开眼。

  “成了!”看到熔炉里的变化,古秋仁抓起手边的千蛊经迅速的翻了起来。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手中紧紧地捏着千蛊经,古秋仁看向孔飞鸢的目光逐渐变得灼热。就连一旁的玄师也被其感染,面露激动之色。

  “快!你们把他移出来!”古秋仁向熔炉旁的两名弟子下令道。

  两名弟子闻言,连忙用叉子把孔飞鸢从熔炉里捞了出来,放在一旁的地上。

  古秋仁急匆匆的来到孔飞鸢身旁上下打量着,伸出颤抖的手,小心翼翼地触摸着这具自己第一次炼制成功的傀儡。

  “去!把子母蛊给我拿来!”

  “是!”

  两名弟子同样显得十分开心,飞奔着跑出了这里,不过一会便捧着一个深红色的木盒又跑了回来。

  古秋仁接过木盒,从中取了一枚红色的蜡丸,捏开孔飞鸢的嘴将其放了进去。

  玄灵宗主殿中……

  夕夜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两人,笑道:“古秋仁!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个天才。这次我给你记一大功。”

  “谢门主,这是我应该做的!”古秋仁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脸上的得意却十分明显。

  夕夜摇摇头,没有再搭话,他的注意力已经被全身布满金色符文的孔飞鸢所吸引。

  站起身来围着孔飞鸢转了两圈,又伸出手在身上轻轻捏了捏,夕夜开口道。

  “古秋仁,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全力去炼制傀儡,我给你最大的支持,有什么需要和困难你都可以提出来,至于你炼蛊堂的事务就暂时交给玄师。”

  “是!门主。”

  “好了,把他留下,你们先下去。”

  “是。”

  “对了!去告诉其他弟子,这具傀儡以后就归我了。让他们不要随意对这具傀儡动手。”夕夜对即将走出门的古秋仁嘱咐道。

  这一切孔飞鸢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此刻他还正在莲子旁闭目打坐,消化遗道决的信息。

  这篇遗道决包罗万象,极其其深奥,孔飞鸢整整花了三天时间才将其看懂。而且仅仅是看懂了有关于筑基期的内容,其余的根本就像是天书一样。

  睁开双眼看着眼前又长大了几分的莲子,孔飞鸢喃喃自语道:“这地方怎么出去?难道跟它有关?”

  再一次伸出手指轻轻地触碰了一下莲子,孔飞鸢感觉精神一阵恍惚,紧接着就感觉已经回到了身体。

  可刚刚回到身体,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是一个略显空旷的房间,自己面前站着一名看起来约有三十余岁,身穿紫色华服的中年人。这人正上下打量着自己,脸上还挂着满意的微笑。

  中年人身边还有一位身穿红色紧身长裙的漂亮女人,小小的瓜子脸上两道淡淡的柳叶眉,眉毛下水汪汪的大眼睛甚是漂亮,一张樱桃小口更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品尝一番。

  这个女人自然就是玄灵宗的副门主,毒娘子。虽然生着一副足以迷惑众生的容貌,可稍微对其有些了解的人都不会去轻易招惹她,毕竟毒娘子这个称呼可不是白来的。

  看着自己面前这两人打量自己的眼神,孔飞鸢下意识的就想要躲避他们那种炽热的目光,但完全不受控制的身体却又一次令孔飞鸢大惊失色。

  “怎么!又他妈不能动了?”孔飞鸢内心在不住地咆哮着,可身体就像完全不是自己的一样,一动不动。

  “你觉得怎么样?”夕夜扭头对毒娘子说道。

  “如果这东西真的能大量炼制的话,无疑可以当做我们的一步暗棋。不过,你真的就忍心这么做吗?前几日的天罚你自己也看到了!难道你还不想收手吗?”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几乎快要成功了,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收手?况且我已经吩咐下去,让古秋仁加紧炼制傀儡,到时候凭借傀儡,我们一定能得到千重门完整的功法。”

  “既然你已经有了计划,又为何还要来问我?”

  夕夜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这不是找你商量吗?再说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

  “夕夜!就你现在这样,你还想让我怎么对待你?”毒娘子打断了夕夜的话,扭头朝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道:“我先走了。”

  眼看着毒娘子转身离开,夕夜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得缤纷多彩起来。

  “我……你可知道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夕夜长叹一声,无力的倒在了椅子上。

  眼中的落寞就连孔飞鸢这个万年老光棍都能看得出来。

  可听到女人叫出这个男人的名字,孔飞鸢却感觉自己真他娘是倒了血霉。

  没想到面前这个为情所困的男人就是这玄灵宗的门主夕夜,集蛊术与毒术于一身的强悍男人。这么说的话,刚才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副门主毒娘子了吧?

  正想着,孔飞鸢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动了,不受控制地一步一步向门外走去,直到走出房间。而且居然还好心的帮夕夜关上了门。

  联想到方才他们两人的对话,孔飞鸢知道自己的肉身,怕是已经变成了一具被别人随意操控的傀儡。

  站在门外的他,见夕夜半晌都没有再控制自己,便迅速调动起体内的灵气来。之前在翻阅千蛊经的时候,孔飞鸢曾看到过控制傀儡的方式。

  子母蛊。

  不过这种蛊若是刻意去找的话,还是很轻松就能找得到。毕竟没有哪个傀儡能拥有独立的意识,更不要说主动化解体内蛊虫了。

  所以这个本事在孔飞鸢这里算是独一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