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正面与反面?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178 2019.12.24 23:48

  樊净闭关的地方在这座冰下城市的中间层,是城中唯一一间石屋。但这间石屋并不寻常,由一整块切面呈龙鳞状的龙鳞石铸就而成。

  与旁边其他开凿寒冰建造的房间不同,这间龙鳞石屋雕刻的极为细致。四面墙壁各种龙形浮雕盘踞其上,原本就呈龙鳞状的石头更是让浮雕看起来栩栩如生。

  而且据说这龙鳞石乃是龙鳞所化,就算是分神期的修士也无法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除了坚硬以外还能隔绝神识。不过就是因为太过坚硬而且无法用神识刻下烙印,所以并不能用来制作法器。

  但就是因为坚硬,所以能把十几丈大小的龙鳞石雕刻成房屋的形状,足见当时打造这间房屋的人究竟有多闲!

  就雕刻这么十余丈大小的龙鳞石,没有个几十年的功夫根本就不可能完成!而且……这间石屋看起来没有任何入口,四面都是墙!

  “这……”孔飞鸢围着这间石屋转了两圈都没有找到入口,扭头看向曦华道:“怎么进去?”

  曦华走到这间石屋外,伸手在在一片龙鳞上按了一下,看起来严丝合缝的墙面居然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扇仅容一人通行的小门。

  “去吧,殿主只让你一个人进去。”曦华冲着孔飞鸢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去。孔飞鸢走到曦华所在的位置,看那片稍稍陷下去一些的龙鳞若有所思。

  这种精巧的机关孔飞鸢仅仅在电视上看到过,如今亲眼所见,难免会有些惊奇。在这个世界上修行者众多,但能够做出这种机关的却非常之少。

  刚何况这个机关还是设计在龙鳞石中,这么看来的话这间石屋恐怕需要百年时间来打磨!当初建造这间石屋的人究竟是有多闲?花费百年时间做这么大一点的棺材!

  “进来吧!”就在这时,门内传来了樊净虚弱的声音。正在观察机关的孔飞鸢放下心中好奇,迈步走进了石屋。

  石屋里空空荡荡,除了一盏明灯以外没有多余的物件,只有樊净一人盘坐在房间正中。黑色的雾气仍旧盘踞在身上,樊净似乎尽力在抵抗黑雾的侵蚀一样。

  “这是什么情况?”

  听到孔飞鸢疑惑的问题,樊净摇摇头没有作答。看着孔飞鸢走进屋内,樊净抬手在一旁轻轻拍了拍道:“过来坐吧!有些事情我虽然不能明说,但还是能告诉你一些东西的!”

  随着樊净手掌拍在地面上,孔飞鸢身后的小门同时关闭,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虽然对樊净信任了许多,但如今这种境地,孔飞鸢还是不自觉的有些警惕起来。

  似乎是看出了孔飞鸢的戒备之意,樊净轻咳了两声道:“我要想害你,根本就不用我自己出手。”

  听到樊净的话,孔飞鸢顿时放下了心中的戒备。有些话说出来反而会让人心安,就像现在一样!盘腿坐下,看着面前重伤未愈的樊净,突然有好多问题都想问他。

  “我知道现在有很多问题,不过受制于天道,我不能正面告诉你!只能说同样受制于天道的不止我一人。除我以外还有一人。而那人……”

  说到这里樊净骤然停下,半晌都没有开口。

  直到孔飞鸢几乎要忍不住开口的时候,樊净才长叹一声道:“果然不能说!”

  “你其实不用说了,我大概能猜到一些!你是不是想说另一个人就是一只盘踞在我身体里的那个家伙?”

  孔飞鸢虽然不是什么聪明人,但是却也不傻。樊净话中的意思他已然明白了,而且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这个人的修为也已经突破了洞虚这个关口。

  但是……孔飞鸢心中仍然还有疑惑。

  “可是你不是唯一一个吗?如果这么多年除了你以外还有人突破了这个境界,怎么可能悄无声息?”

  “不!他是九宗……”

  樊净话没说完,整个人脸色大变,像是承受了什么巨大的压力一样。一时间七窍出血,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白如银纸。

  “樊净大师!”

  此刻,孔飞鸢已经彻底相信樊净是为了自己。所以在看到樊净突然间受到重创时,第一时间伸出手准备搀扶他。

  但就在孔飞鸢伸出手的瞬间,樊净突然间怒吼道:“别动!天道之威不是你能承受的!”

  一句话喊出,樊净的身体居然开始萎缩起来,似乎有什么巨大的压力从他四面八方而来一样。

  而孔飞鸢也被这一句话制止,伸出的手不知道是扶还是不扶。眼看着樊净承受如此痛苦,孔飞鸢虽不能感同身受,但是却为他提心吊胆。

  不过樊净说的也对!连他都承受不住,如果一旦牵扯到自己,恐怕瞬间就会化作齑粉。

  樊净身上的这种痛苦一直持续了有一刻钟才停下,这一刻钟樊净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被血水打湿,就连身形都似乎缩小了一些。

  而孔飞鸢眼看着樊净承受如此痛苦却什么都不能做,心里也非常不是滋味。

  “咳……”樊净双手扶在地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开口道:“想必你应该知道九宗吧?”

  “这个我自然知道!我看过神游经!”孔飞鸢虽然担心樊净的身体情况,但面对樊净的问题,他还是第一时间回答了出来。

  如今这种情况,孔飞鸢也算是看出来了!樊净知道很多东西,但是却无法说出口!如今能让他暂时摆脱这种痛苦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结束这场谈话。

  回答完后,孔飞鸢看向樊净,却看到樊净看着他,微微点了点头。这一瞬间他顿时明白了樊净的意思!

  “你是说那个家伙是九宗时期的人?”孔飞鸢彻底震惊了。

  据夏梦所言,再结合之前在碧云山上见到的幻象。孔飞鸢以为九宗时期的人早就已经不复存在。原本在他看来,樊净应该是这个世界上年龄最大的人了,但似乎并不是这样!

  没想到之前盘踞在灵傀印中的家伙居然是九宗时期的,若是这样的话,那人恐怕至少都有几十万岁了吧!

  樊净突破洞虚五万年修为已然深不可测,几十万年,这个人恐怕应该是当今世行修为最强的人了吧?可是……这也不对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你想的不对。”樊净抬头看着孔飞鸢说道:“虽然算是钻了天道的空子,不过也算是你猜出来的,与我无关。”

  听到樊净的话,孔飞鸢道:“真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按说修佛之人不应妄语,可你连天道都敢欺瞒!”

  樊净虚弱的笑了笑道:“佛门持戒,但却懂大义!”

  孔飞鸢看着面前勉强挤出笑容的樊净道:“大师这次叫我来是想告诉我让我当心是吧!不过我很好奇,他如果有那样的实力,为什么不亲自来抓我?”

  樊净摇头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在地上画了一个圆。

  孔飞鸢不解,一个圆?什么意思?是说这个家伙是个球吗?还是说……

  正在思索之时,孔飞鸢却看到樊净抬头看了看天空。随即冲孔飞鸢笑了笑。

  顺着樊净的眼睛,孔飞鸢抬头看向石屋上面,但入眼却仍旧是坚硬的龙鳞石。

  这不由得让孔飞鸢抓狂,这个贼老天!什么都不让说,非要逼着自己在这里猜谜语!而且还是这种极其抽象的谜语,这他娘的谁能猜出来!

  “受制于天道,不能轻易出手!”樊净摇头看着孔飞鸢道:“至于他的身份,恕我一个字都不能提,只能说他是你的反面。”

  “反面?”孔飞鸢看着樊净用血画出的圆,有抬头看了看上方道:“这也太抽象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