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心理扭曲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50 2019.12.02 19:47

  孔飞鸢翻了个白眼:“你只要别再说我无耻就行!”

  “你同婷儿认识?”坐在另一旁的云妙音听到两人对话,出言询问道。

  “算是不打不相识,之前因为我认错了人,将婷儿姑娘当做小凝,所以打了一架。”孔飞鸢将两人相识的过程说了出来。

  云妙音在一旁摇摇头,瞪了云婷儿一眼道:“小妹顽皮,若是有什么得罪,还望你莫要见怪。”

  “我哪敢!”孔飞鸢耸了耸肩,摆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她只要别叫再叫我无耻之徒就行了。”

  “不敢?”云婷儿闻言顿时跳脚,大骂道:“当时你捏着我脖子说要非礼我得时候怎么不说不敢?说是要将我先那什么后杀的时候怎么不说不敢?我叫你两声怎么了!你就说怎么了!”

  “婷儿!”

  云妙音眉头微皱,对云婷儿呵斥道:“不要再胡闹了,若不是你自己的问题,我相信以孔道友的性格断不会如此。”

  云妙音虽然是在呵斥云婷儿,但声音却依旧十分柔和,充满了宠溺。

  “哼!姐姐你怎么还帮他说话!”云婷儿气呼呼地扭过头去看向一边。

  摇摇头,云妙音略带歉意地对孔飞鸢言道:“孔道友,我代妹妹向你说声抱歉,希望你能够接受。”

  孔飞鸢点头道:“本来就没多大的事情,其实你也无需道歉。小孩子脾气,闹过了其实也就过去了,我从来没放在心上过。”

  云妙音站起身来向孔飞鸢鞠了一躬,表示歉意。

  深夜,孔飞鸢独自躺在客栈的床上,回想着白天所有的事情。

  原本在润墟的经历,让他以为这个世界应该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但如今看来,却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天道之下皆蝼蚁,似乎所有的宗门都被这条框架框住了。

  但当时在润墟的时候,夕夜他们为什么敢这么做?真的就只是因为玄灵宗弟子们不知道天罚之事吗?

  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难道他们也能规避天罚?但当初千重门一战,有那么多弟子死于天罚又到底是为什么呢?

  当然,这些问题对他来说都不是目前能够解决的,索性不再去想。更何况他自己本身已经有了不少疑问了。

  突然穿越过来了以后,居然从一开始就便成了傀儡,而且似乎还不是一个简单的傀儡。自己到底和绮梦宗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自己的傀儡纹能够打开大门?

  还有当初墨鳞为什么一直管自己叫灵傀?墨鳞背后的势力到底是什么?是九天宗吗?

  带着满脑子的疑问,孔飞鸢逐渐陷入修炼。

  而在云中某飘着大雪的地方,夕夜身受重伤,口吐鲜血地躺在地上,看着眼前这个本应该熟悉,但此刻却显得十分陌生的应玟玉。

  “玟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不记得是谁救了你吗?”

  应玟玉点了点头,那张随时都在微笑的嘴巴微张,对夕夜说道:“我当然记得!当初要不是你从那些地痞流氓手中救了我,恐怕我早就没命了!”

  “那你……”夕夜一句话没有说完,喉头翻涌的鲜血已经将他后面的话压了回去。

  应玟玉笑道:“门主,你对我的恩情我自然不会忘记,所以才留了你一条性命。”

  “回去找你的巧儿共度余生吧!反正你们两个现在都是废物,全身经脉尽断的你们已经连普通人都不如了。”

  “巧儿?你把她怎么样了?”夕夜喷出一大口带着内脏的鲜血怒吼道。

  应玟玉双手环抱胸前,蹲下身看着夕夜说道:“我能把她怎么样?那可是毒娘子!同门这么久,我还是讲人情的,只是跟你一样了而已。”

  “你!咳……”

  夕夜顿觉一股怒火冲上心头,挣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试图抓住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却见应玟玉手指轻轻一弹,一枚小石子从手中射出,将刚刚站起身的夕夜再次打倒在地。

  “门主!你就别挣扎了,你看……”应玟玉微微皱眉,看了看身上的白衣,再次低头言道:“我还不想让我身上粘上你们的鲜血。这样不好!”

  “哈哈哈!咳咳!我还真是没想到,当初居然给自己救了个敌人回来!”再次被应玟玉轻松打倒,夕夜躺在地上哈哈大笑。

  应玟玉却摇了摇头,手里捏着一枚小石子不断把玩:“门主!其实在你开始实行计划的时候,就应该能想到。”

  “就算你的计划真的成了,那你又如何能够抵挡心魔?更不要说天罚之威了。难道你不知这天道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杀孽吗?”

  “咳!我当然知道。”似乎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夕夜言道:“可为了我们玄灵宗的发展,我不得不这么做!”

  应玟玉道:“所以你就纵容古秋仁以凡人女子取乐?甚至让这种歪风邪气传遍了整个门派?你还真是为了门派发展呢!”

  “哼!你总认为在才智上我不如你,但在这件事情上,你还真的就不如我!”夕夜躺在地上斜眼看着应玟玉,冷嘲热讽道。

  应玟玉点头,将手中石子扔到一边,开口道:“我知道你是什么想法,但你这种想法是不是有些太幼稚?你以为计划成功以后,将门派清洗一遍,就能让玄灵宗接着传承下去?”

  “别做梦了!就算你将所有杀过人弟子全部杀掉,再重新开门招收新的弟子,玄灵宗也不可长久传承下去的!因为……我们都太弱了!”

  “随你怎么说!反正我现在败了,你去找你的新主子吧!我相信他也不会完全相信你!”

  应玟玉撇了撇嘴,看着天空中飘扬的雪花,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扭头向远处走去。

  “无所谓!他认为他是在利用我,但在我看来我又何尝不是利用他?想想你的下场吧!”

  夕夜看着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应玟玉,小声说道:“那就祝你愿望成真!”

  他这句话,即是说给自己,也是说给应玟玉。

  自从被赶出润墟,夕夜就带着毒娘子,玄师,和应玟玉四人来到了云中。

  但却没想到数月前云中事变,应玟玉居然在第一时间就投靠了鬼方修士!甚至为了表示忠心将猝不及防的玄师毙于掌下。

  如今就连自己和毒娘子都双双被他废了修为。这份狠毒就算是夕夜也自认做不到。

  “应玟玉!你的野心到底有多大?”

  扭头离开的应玟玉,却直接穿过了云中边境直接走进了鬼方境内。在他心中一直都有一段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记忆。

  那是他三岁的时候,刚刚记事的他家里突然遭到变故,父亲因为欠债无力偿还,被人乱棍打死,他眼睁睁看着母亲不堪受辱自尽身亡。

  年仅三岁的他就被丢到了街头乞讨,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心里就已经对这个世界有了深深地恨意!

  他恨父亲酒色财气无所不占,恨母亲抛下自己狠心离去。他也恨那些前来讨债的人。他更狠这世上的人太过薄情寡义。

  所以从那个时候他就学会了隐忍,直到被夕夜捡回去以后,应玟玉第一次接触到了之前不曾感受过的力量。凭借着这种力量,他第一次有了到了将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快感。

  但夕夜隐瞒天罚之事,却破坏了这份快感。所以从那个时候起,应玟玉的心态就已经起了变化。

  忠心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别人手中的棋子?与其这样,倒不如全力追求力量!

  有了力量就能继续享受这种将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快感。为了获取这种快感,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这就是当初应玟玉能够笑着搬出万毒阵的原因,在那个时候,他的心态就已经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