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逃出生天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60 2019.11.10 07:18

  灵气游走全身,不过片刻时间,孔飞鸢就发现了盘踞在自己脊柱上的幼小蛊虫,控制着灵气将蛊虫完全包围。

  灼热的灵气如同烈焰,不过顷刻间,这枚蛊虫便被灵气吞噬,然后孔飞鸢就发现自己已经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低头查看了一番身体,看到自己的身已经布满了金色的符文,皮肤看起来也如同金属,就像千蛊经里对傀儡纹的记载一样。

  “奶奶的!居然真的被炼成傀儡了!”孔飞鸢心中暗骂:“这算怎么回事,没有心跳也就罢了,怎么还变成了傀儡之体?扯淡呢吧?”

  坐在房中独自哀伤的夕夜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衣袖里某个蛊虫微微扭动了一番。

  子母蛊,子蛊种在傀儡上,以母蛊为媒介便可以操控傀儡,同一个母蛊理论上可以操控所有它的子蛊。这算是一种最简单的傀儡操纵方式。

  不过这种蛊不能种在活人身上,对有修为的人来说也毫无用处,只要功法运转,子蛊顷刻间就会被化解。

  可夕夜偏偏没有发现种在孔飞鸢身上的子蛊已经荡然无存。

  这倒不怪他,毕竟是第一次以子母蛊操纵傀儡,不知道很正常。更何况此时他正陷入“情伤”中。注意力完全不在孔飞鸢身上,否则的话说不定会发现母蛊的异常。

  孔飞鸢虽然心里不爽,可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踮起脚尖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个地方。回忆着周小凝曾经画出的地图,飞也似的往炼蛊堂的方向跑去。

  他想去看看周小凝是否还活着,已经答应了她要救她出去,如果她还活着的话,那自己就一定要遵守承诺。

  从小,父亲在教他习武的时候就一直告诉他,习武先修德。什么是德?信守承诺是,见义勇为也是,惩奸除恶更是。

  月光下,孔飞鸢速度奇快,可人还没到,耳朵里就已经传来了肮脏的声音。

  “这妞还真是不错,你要不要试试?”

  “试个屁!你没看她都成什么样了?我可不想到一半她死了。”

  听着房间里传来的声音,孔飞鸢一股怒火瞬间就涌上心头。

  飞起一脚将房门踹开,还没等里面的两名守卫弟子做出任何反应,孔飞鸢手捏剑指,银光一闪,两名守卫的喉咙就已经被戳穿。

  这两名炼气期的弟子面对已经筑基成功的孔飞鸢,完全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还是这个熟悉的房间,但里面的人已经只剩下了两个,一个是周小凝,另一个是一名已经瘦如人干,眼看着就要咽气的男人。

  此刻的周小凝全身赤裸,原本还能看到些光芒的眼睛里已经只剩下了一片死寂。

  她静静地躺在地上,扭头看了一眼孔飞鸢,将双腿略微打开了一些,口中喃喃自语道:“你也要吗?”

  “你!”

  孔飞鸢看着目无神光,只剩下一些本能反应的周小凝,紧紧握了握双拳,这几天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走吧!我来救你出去了。”

  深吸了一口气,孔飞鸢迅速的将守卫弟子的衣服扒了下来,裹在周小凝身上,抱起她就往外跑去。至于里面还剩下的那个男人,他已经放弃了。

  自己不是什么救世主,只不过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发现的逃亡者,与其救一个将死之人,倒不如救一个至少还能喘息的人,更何况是个姑娘。

  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一旦被夕夜发现,自己就算是八条腿的章鱼也不一定跑得掉!所以一路上孔飞鸢小心翼翼,凭着超人的听力躲开众多巡逻弟子。

  再次来到这个熟悉的药草仓库,孔飞鸢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查看这里的守卫分布情况。

  似乎是受到了他们上次逃跑的冲击,在仓库旁的小门处居然有着四名守卫弟子来回巡逻,一刻也不曾停下。

  “奶奶的!这帮人还真是有够敬业的!”孔飞鸢暗骂了一声,迅速的想起对策来。

  四个人,这么远的距离,自己绝对不可能在一瞬间全部解决掉,只要有任何一个人能发出声音,自己的逃跑几率就会变得微乎其微。所以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引起他们的注意。

  可如果能接近到一米范围内,他就有把握能在瞬间击杀这四名守卫……但怎么才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接近他们呢?孔飞鸢一时间竟然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就在这时,几名守卫的交谈声传进孔飞鸢耳朵里。

  “玄师吩咐了,这里一刻也不能松懈。虽然那个家伙已经被炼成了傀儡,但保不期还有其他同伙!还有!那具傀儡现在属于门主,以后见了都小心点!”

  听到这帮弟子的话,孔飞鸢灵光一闪。在这些弟子眼中,恐怕现在的自己只是一具傀儡而已,而且还是被门主夕夜所控制的傀儡,如果能好好利用这个身份的话……

  “奶奶的!老子还真的蠢得可以!”

  这么想着,孔飞鸢小声地对怀里毫无动作的周小凝说道:“一会别出声,也别动。”

  可怀里的周小凝像是木头一样,没有任何反应,要不是孔飞鸢能清楚的听到她的心跳声,绝对会以为她已经死了。

  “妈的!不管了!”小心翼翼地将周小凝藏在一边,也不管她有没有听懂自己说的话。孔飞鸢独自一人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你!”

  刚刚现身的孔飞鸢,就被这四名守卫弟子发现了。可当他们看清孔飞鸢地相貌以后,又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松了一口气。

  “门主!?”四人齐声说道。刚刚还在说这具傀儡,如今就突然出现在眼前,几人不由得有些惊讶。

  孔飞鸢没有答话,在他看来自己作为一名傀儡,应该是不会说话的。

  一步一步接近小门,这四名守卫的心里却已经是七上八下。如此深夜,门主突然派傀儡到这里来,他们自然会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孔飞鸢仍旧是一言不发,只是保持着平稳的步伐继续往这四名守卫弟子身边走去,距离越来越近。

  五米,四米,三米……

  一米!

  就在这时,孔飞鸢突然暴起,双手如毒蛇一般点上了前两名守卫的喉咙,紧接着不等后两名弟子做出反应,右脚踏前一步,双手已经紧紧捏住了他们的脖子。

  在瞬间以蛇形拳取了前面两人的性命,更是在瞬间切换成虎形拳将后两名弟子的喉咙捏碎。

  说起来很简单,可这份简单却源自于他十几年的武术功底,才能看起来轻易的达成。但看着这四名弟子倒下的时候,孔飞鸢的后背还是出了不少冷汗。

  回身将周小凝从藏身的地方抱出来,孔飞鸢打开小门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玄灵宗正殿里,夕夜冷着脸坐在主座上,玄师和古秋仁瑟瑟发抖地跪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出。

  仔细看去,这两人的额头上已经渗出冷汗,嘴角微微抽动着,嘴唇已经有些发紫了。

  一旁的柱子边毒娘子斜靠上面,微闭着双眼。

  门口还站着一名十分清秀的少年,身着白色长袍。浓浓的眉毛下,一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微微向上勾起的嘴角似乎随时都在微笑一样。

  “玄师,你才刚刚接管炼蛊堂,就把人丢了。你自己说说我该怎么处置你?”看着面前连头也不敢抬的玄师,夕夜冷冷地说道。

  “门主!我……自愿认罚。”玄师本来还想辩解两句,可抬头看到夕夜眼中的怒火,将辩解的话全部咽了回去。

  “好!这件事完了以后你自己去领罚。”

  玄师跪在地上的身体打了个寒颤,咬牙应道:“是!”

  眼睛一转,夕夜将目光落在了古秋仁身上,眼中的寒意几乎能将这片空间冻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