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开门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65 2019.11.18 21:44

  在看到村子里冲天而起的剑气后,两人赶忙往村子里跑,可肉体凡胎的他们却只来得及看到黑蛇下水的一幕。

  陆常在黑蛇跃入水中的瞬间,双手扶着巨剑勉强站了起来,向水中追去。

  可入水后的黑蛇长尾摆动,卷起滔天巨浪,将陆常的去路完全封死。等到风平浪静之后,湖岸已经完全没有了黑蛇的影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常看到渡口边有两人正在拉拉扯扯,可距离太远看不太清。

  收剑向渡口跑来,距离渡口边还有十几丈的时候,他才看清了这两个人的样子,原来正是周小凝的父母。

  虽然不知道她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此刻这两人的举动却让陆常心中一震。

  “你个没良心的别拦着我!我要去救我女儿!”

  周小凝的母亲哭喊着看着黑蛇入水的方向,拼尽全力地想要冲进水里。但周父却死死地拽着她,不让她下水。

  “你冷静一点!这种时候你下去有什么用?”

  “那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不管!我是她娘!我得去救我女儿!”周母对周父拳打脚踢,试图挣脱开来。

  可周父却死死地抱着她,任由拳脚加身,却如足下生根一样,丝毫不能被周母所撼动。

  “你以为我不急嘛!可是就连仙长都不是哪个妖怪的对手,你下去了又能怎么样?去送死么?”

  陆常看着这对可怜的父母,一时间百感交集。他不曾为人父母,理解不了他们的心情,但看着他们这种悲痛欲绝的样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说……

  孔飞鸢在被黑蛇口中长舌卷住后,顿时就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压迫力从周身传来,这股巨大的力道甚至勒断了他持剑的右手。

  长剑从空中无力的滑落,孔飞鸢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黑蛇吞入口中。紧接着身体突然失重,随后眼看着黑蛇闭上巨口,跃入水中。

  黑暗中,孔飞鸢发现缠绕在身上的舌头并没有松开,所以他猜测自己应该还在黑蛇口中。

  这时他回想起方才黑蛇看到自己的时候方才脱口而出的那一句:“就是你!”

  他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黑蛇还没有把自己吞进肚子,所以暂时还没有危险。

  被困在黑蛇口中,孔飞鸢翻遍了所有记忆,都没有发现丝毫与黑蛇有关的内容。

  这倒也不足为奇,来到这个世界以后,从有记忆的那一刻起,孔飞鸢接触到的就是玄灵宗的人。所以就算不用想,他也知道自己不认识这条黑蛇。

  但黑蛇能脱口而出这三个字,恐怕他应该认识自己。或者说,至少认识自己小腹上的符文!否则的话它不会下意识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过了良久,孔飞鸢终于感觉到黑蛇前进的速度慢了下来,片刻后,巨口张开,黑蛇将孔飞鸢吐了出来,随后重新化作人形。

  “快说!这个门怎么开!”

  被重重的摔落在地上的孔飞鸢还没搞清楚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就听到黑蛇以命令的口气对他说道。

  举目望去,这里看起来应该是一处山洞之中,山洞很大,洞壁上无数夜明珠被镶嵌在上面,给这个山洞带来些许光明。

  抬头看向洞顶,山洞洞顶萦绕着的水波告诉他,这里恐怕不是什么山洞,而是润墟湖的湖底!透过这洞顶的水波,孔飞鸢甚至能看到一些鱼虾在其中遨游。

  山洞的一侧有不少人被捆在洞壁之上奄奄一息。甚至有不少人已经断了气。孔飞鸢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那一身水绿色长裙的周小凝。

  只不过此刻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动静,不知道是否还活着。

  “看什么呢?说话!”

  见孔飞鸢没有按照自己的吩咐去做,蛇妖抬脚踹在孔飞鸢身上骂道。

  顺着蛇妖的眼睛,孔飞鸢扭头看去,有一方十余丈大小的玉石大门,矗立在身后的洞壁上。

  “说你大爷!老子什么都不知道。”事已至此,孔飞鸢要也不害怕什么。

  “哼!你一个灵傀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你觉得我信吗?”黑蛇抬脚将孔飞鸢踹出好几丈远,嘴里大声地质问道。

  “什么灵傀?老子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原本双臂就已经被黑蛇的舌头勒断,无法防御的孔飞鸢被这一脚结结实实地踢在胸前,他顿时就感觉到自己的肋骨被踢断了好几根。

  心中暗骂道:又来!奶奶的,伤都还没好利索。我他娘的招谁惹谁了!怎么都像是跟我有仇一样。

  黑蛇身子一晃,眨眼间又来到孔飞鸢面前,伸出满是黑色鳞片的右手,将孔飞鸢从地上提了起来。

  “少他妈给老子装蒜!”

  “装……你大爷!”脖子被黑蛇捏住,孔飞鸢倒不至于窒息,但说话已经不是很流畅了。

  黑蛇脸色一变,厉声道:“你要不说!老子就自己试。”

  说着黑蛇右手手提着孔飞鸢,来到大门面前。抓住他的手,死死地按在大门上。同时一双竖眼炽热的看着这座大门。

  可过去了许久,大门迟迟没有任何动静,黑蛇不信邪的抓起孔飞鸢另一只手也同样按在大门上。

  可大门仍旧没有任何反应,与之前一模一样。

  黑蛇若有所思地想了想,对孔飞鸢命令道:“你的傀儡纹呢?快把你的傀儡纹唤出来。”

  “滚你大爷的,老子凭什么听你的!”孔飞鸢算是被这条黑蛇折腾出了火气。

  “哼!”黑蛇原本就黝黑的脸上,显得又更黑了几分。

  见孔飞鸢不愿意配合,黑蛇五指成爪,如锥子一般顺着孔飞鸢的后背插了进去。

  “呃啊!”

  这黑蛇五指插入后背的一瞬间,孔飞鸢感觉自己的脊椎被这只手死死地抓住。一股无与伦比的疼痛顺着他的脊柱直冲向大脑。

  同时这只手上还不断地有阴冷的气息涌进他的身体里。

  在这种程度的剧痛下,孔飞鸢已经完全失去了表达能力,整个人像是被烧红的大虾一样弯曲起来,只不过他的弯曲是反方向的。

  随着这股阴冷的气息不愿涌入身体,孔飞鸢小腹上的印记再一次出现,金银两色的符文瞬间就布满全身。

  黑蛇冷笑一声,抓着脊柱将孔飞鸢紧紧地贴在了大门上。

  这一刻,大门向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一道道银色的符文从孔飞鸢身体接触到的地方蔓延开。

  不过片刻时间,银色的符文就已经遍布大门上。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玉石大门发出一声巨响,随后便缓缓打开。

  门后的世界逐渐呈现在眼前。大门后是一条深邃到看不见尽头的隧道,隧道深处黑压压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透过门外山洞里的些许亮光,能看到这个隧道居然全部都是用和大门一样的玉石铺就而成,而且大门上的符文正在逐渐蔓延至隧道深处。

  随着符文亮起,整个隧道也呈现出一片银色的光芒,将隧道里慢慢点亮。直到眼睛看不到的地方。

  “哈哈哈!老子终于把这个破门打开了!”黑蛇看着逐渐朝两边打开的大门,将孔飞鸢丢到一旁,发出欣喜的笑声。

  “这个传闻果然是真的,这次一定要让他们亲自品尝品尝什么是绝望!”黑蛇说着话,抬脚走进了大门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被丢在一旁的孔飞鸢眼看着黑蛇消失在门后,剧痛传来,他最后的意识也被痛苦击溃,昏迷了过去。

  而那一扇被打开的大门也没有再关上,而且这道大门上银色的符文逐渐脱离,飘落在昏死的孔飞鸢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