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烧灼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44 2019.11.14 18:26

  “陆叔,外面有人找你。”

  这是周小凝的声音,话音还未落,周小凝已经端着一只精致的小碗推门走进了房中。

  这时,孔飞鸢才发现外面的天色早已暗了下来,不知不觉中两个人居然聊了整整一天。

  “那我先出去看看,孔小友你好好休息。”陆常向着孔飞鸢挤了挤眼睛起身离开,并顺手带上了房门。

  一时间房中只剩下了孔飞鸢和有些不知所措的周小凝,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氛。

  孔飞鸢就算真是傻子,也听出来陆常话里的意思了,更何况这家伙还向自己挤眉弄眼的。要是这样都还听不出来的话,就不是情商的问题,恐怕智商都堪忧了。

  可孔飞鸢对周小凝并没有那种感觉,他之所以救她,主要是因为在那种环境下的同情,同情她在玄灵宗的遭遇,这两者完全不同的!

  这个陆常真是,乱点鸳鸯谱!孔飞鸢心中暗道,还是要把这件事情说清楚,否则的话怕是会给周小凝带来更大的伤害。这么想着,孔飞鸢向周小凝看去。

  她显得颇为紧张,端着碗不知道是该站着,还是该坐着。

  “小凝,其实你不用照顾我,你失踪这么久,家里人恐怕也很着急吧?”孔飞鸢打破了这种尴尬,率先开口说道。

  听到孔飞鸢的话,周小凝连忙说道:“这怎么行,孔大哥你毕竟救了我,我……”

  “小凝!”孔飞鸢打断了周小凝的话,道:“你那种情况任谁都会同情,换成谁来都会救你的,你不用这样。”

  周小凝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了,端着碗的双手也开始有些微微颤抖起来。她也不傻,自然听出了孔飞鸢话里的意思。

  “孔大哥。”周小凝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对孔飞鸢说道:“要不是你救了我,我恐怕早就已经死了。所以这都是我自愿的,不敢求什么回报。”

  “你……”孔飞鸢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真的,孔大哥。你就让我做些什么吧,我也能稍微安心一些。”

  “我知道你的想法,可你对我的那种依赖源自于我救了你的感动,那不是爱!你自己恐怕都没有搞清楚吧?”

  周小凝一愣,将小碗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红着眼圈说道:“那孔大哥你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

  眼看着周小凝转身离开,孔飞鸢躺在床上一时间脑子里一片混乱,可长痛不如短痛,如果任由周小凝继续这样的话,恐怕以后她会更难过。

  陆常的房间中,林长风、陆常两人围桌而坐。均是眉头紧锁,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一样。

  “你说的是真的?润墟城里居然出现了这种情况?”陆常问道。

  林长风点了点头,对陆常说道:“师兄,我这次说的是真的,我已经去查过了,怕不是人为。而且这件事已经在半个月前都传的沸沸扬扬,大白天都没人敢出门了。”

  陆常眉头紧锁,沉思了良久道:“你先找些人去查,有消息了再告诉我。”

  林长风点头应道:“好。”

  夜色渐浓,微风吹过竹林发出动听的声响,如同有人吹响了一只巨大的竹箫,演奏着深沉的乐曲。月光下,不知名的小虫在尽力呼唤着自己的配偶。

  风声,‘箫’声,虫鸣声融成一曲略显凄凉的音乐……

  周小凝离开后,孔飞鸢叹了一口气,修炼起遗道决来。他小腹上的印记也再次出现,只是比之前小了不少。

  随着遗道决的运转,孔飞鸢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有着一种酸胀感,体内灵气游走到一处,这种感觉便会加剧。这令孔飞鸢十分担心,害怕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尝试停下修炼,那种感觉也逐渐褪去,一时间孔飞鸢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修炼。

  而且周小凝临走时脸上的神情不断浮现在孔飞鸢脑海中,让他心烦意乱。

  “哎!也不知道做得对不对,奶奶的!睡觉!”

  一夜过去,天还没亮,陆常便已经来到了孔飞鸢房中。看到桌子上已经凉了的汤药,叹了口气走到孔飞鸢身边。

  认真地替孔飞鸢检查了一遍伤势,陆常开口道:“骨头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过两天你就可以下床试试。”

  “多谢陆叔,我正好有件事想问问你。”孔飞鸢想到了昨晚修炼时身体里的异状,开口询问道。

  “你说。”

  “是这样的……”

  孔飞鸢一五一十地把昨天晚上修炼时候自己的感受给陆常描述了一番。

  “原来是这样啊!”

  陆常皱着眉头听孔飞鸢讲完,又再次替他检查了一遍伤势才开口道:“你恐怕是受伤太重,经脉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才会出现那种情况。”

  孔飞鸢听着陆常的解释,心中略微安定了一些,若真如路畅所说,等自己伤好了以后应该就没事了。

  “那我最近还要不要修炼?”

  陆常坐在一边细细思考了片刻,答道:“如果是我自己的话,我会继续修炼!灵气游走全身只会加速伤势的好转。不过因为你是傀儡之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得!那我就继续修炼吧,再怎么说,我毕竟也是人,跟你们差不了多少。”

  “那你可以试试,我也会一直注意观察你的情况,感觉到不妙的时候一定要停下来!”

  孔飞鸢闻言点了点头,闭眼开始修炼起来。

  随着功法运转,孔飞鸢的身体中那种酸胀感再次出现,并不断加剧。

  但在陆常眼中,却透过薄薄的单衣看到孔飞鸢小腹上的印记又一次出现,这段时间以来,这枚印记陆常经常会看到,他并没有觉得奇怪,只当是孔飞鸢修炼的功法有些不同。

  可这次,印记不断闪烁,变得越来越亮,一道道银色符文在印记边缘不断挣扎,似乎想要突破什么封锁一般。

  随着功法运转越来越快,印记边缘的符文也挣扎的越来越频繁,孔飞鸢也觉得身体里的酸胀感逐渐变成了酸痛。

  这种感觉他异常熟悉,那是剧烈的运动之后,第二天的那种感觉。那种全身酸痛使不上力的感觉。

  “停!”陆常看着孔飞鸢小腹上的印记,终于还是出声打断了孔飞鸢修炼。

  慢慢停下功法运转,孔飞鸢睁眼问道:“陆叔,你发现什么了?”

  “飞鸢,你小腹的印记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之前这个印记亮起的时候,会有一道道银色符文从里面涌出来,就像我现在全身都是金色符文一样,只不过以前只有银色,而且是随着印记一起出现的。”

  孔飞鸢一五一十地将自己知道告诉了陆常。

  “那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是怎么来的?还是说你的功法就是这样?”

  “这个我也不知道,失忆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这东西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来的。”

  孔飞鸢不得已又一次装起了失忆,但他说的也是实话,他确实不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来的。

  陆常看着孔飞鸢小腹上又一次隐去的印记,开口说道:“要不你再试试!我助你一臂之力,看看你能不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孔飞鸢点头,再次运转功法。小腹上的印记又一次出现,并且再次有符文出现。

  而这一次,陆常手捏剑指抵在孔飞鸢小腹的印记上。轻喝一声,体内灵气随着指间涌进孔飞鸢身体。

  正在修炼的孔飞鸢突然感觉小腹中有一股精纯的灵气涌现。随着功法运转逐渐没入丹田,而身上的酸疼感逐渐被灼热感所替代。

  “妈的又来!”孔飞鸢熟悉这种灼热的感觉,在玄灵宗的时候,这种感觉几乎可以说是常常出现,但自从自己被炼制成傀儡以后,就再也没出现过。

  这次这种感觉虽然来得突然,却让孔飞鸢却心中一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