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认错人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72 2019.11.28 19:05

  深深地叹了口气,孔飞鸢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茶楼,向渡口边走去。

  润墟城渡口虽然不大,但毕竟是和岛外沟通的重要地方,所以往来的的商贾非常多。

  靠着渡口边的一堆箱子,孔飞鸢看着城中忙碌的人群。

  突然间,他眼前一亮,在人群的缝隙处,他看到了一抹水绿色。带着一脸不可思议的惊喜,他瞬间就冲进了人群中。

  但润墟城渡口本来就是整座岛上最繁华的地方,人来人往之中那一抹水绿色已经完全消失在人群中。

  “人……呢?”

  站在人群中,孔飞鸢搜索着方才那一抹水绿色。他敢肯定自己没看错,那个身影和周小凝实在是太像了!

  穿行在人潮拥挤的街道上,那一抹绿色又一次一闪而逝。不过孔飞鸢却已经知道了方向,似乎是向着润墟岛的深处而去的。

  快速地从人群中挤出,凭借着自己对润墟城的熟悉,孔飞鸢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城门口,却只看到那一抹水绿色远去的背影。

  这个背影同周小凝极为相似,要说不同的话,恐怕就是她背后背着的那把琉璃琴似乎并不属于周小凝。

  但如今已经过去了两年,说不定周小凝在在外面有了什么新的机遇也说不定。故此,孔飞鸢连忙追了上去。

  姑娘似乎察觉到了身后有人追她,丢掉手中吃了一半的糖葫芦撒腿就跑!

  就这么一追一逃,两人已经来到了岛中央的红山林中。

  似乎是见周围没有了其他人,姑娘脚步一顿,瞬间转过身来对紧追不舍的孔飞鸢呵斥道:“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对本小姐图谋不轨?”

  姑娘的声音倒是不大,可就算是距离她还有百丈距离的孔飞鸢都能听得十分清楚。

  在听到声音的瞬间,孔飞鸢一愣。抬眼向这位姑娘看去。这一看之下,发现这位姑娘虽然同样十分漂亮,却根本不是周小凝。

  更重要的是,此刻这位姑娘正满脸怒容,背上的琉璃琴捧在她手中,五指已经按在了琴弦上。

  “小贼!敢惹本姑娘!受死吧你!”

  随着姑娘一声娇叱,纤细的五指灵巧地拨弄着琴弦,无形的声浪从琴弦上传开,刹那间周围的空气都似乎震荡起来。

  连绵不绝的琴声如同刀剑般锋利,将周围的枯枝落叶全数削成粉末。

  看到姑娘的举动,孔飞鸢暗道:“奶奶的!被误会了!”

  但还来不及解释,这股声浪已经到了他面前。孔飞鸢无奈之下拔剑出鞘,剑气如虹,将这道声浪硬生生劈开。

  “呦呵!没想到还有点本事嘛!”看到自己的手段被破,姑娘反倒显得更加兴奋。

  右脚向后撤出半步,她居然就这么坐在了空气中,而那把琉璃琴已经稳稳的放在了她双腿之上。

  轻笑一声,姑娘双手在琴上一拍。十指上下翻飞,或拨、或按、或挑、或钩,一阵比之前更胜的音浪如猛虎般向孔飞鸢袭来。

  而且这琴声能够影响人的心神,孔飞鸢发现就连他出招的动作都似乎慢了三分。

  周身灵气回转,孔飞鸢以灵气封闭了自己的听觉,但琴声却像是魔音般不断传进他脑海中。

  强忍着这种不适,挥剑撕开音浪,孔飞鸢欲贴身限制住姑娘的行动。

  但看到孔飞鸢的样子,姑娘似乎还不满意。十指间再次加速,随着一阵急促的声音传来,孔飞鸢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在被逐渐撕裂。

  心中一沉,他知道自己应该是遇到高手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姑娘,居然能拥有这种不可思议地修为。

  遗道决疯狂运转,孔飞鸢强行稳住心神,并在瞬间激活了伏虎降龙之力。

  右脚在地面一跺,脚下三尺方圆的地面被这一脚跺出了一个大坑,而他的身体却已经如同幻影般冲向姑娘。

  他想要快速解决战斗,好跟这位来历不明地姑娘解释。但姑娘又岂能如他所愿?

  十指在琴弦上猛地一拍,周围的音浪在瞬间化作无数透明箭羽,与此同时,姑娘脚下一钩,地面上的枯枝落叶如锋利的刀剑,连同箭羽一起飞向孔飞鸢。

  “我……”

  刚刚开口准备说些什么,见到如此阵势,孔飞鸢前冲的身体骤然停下,长剑在手中化作银色光幕,将他全身都包围起来。

  这是他这两年以来第一次用出残道三式中的“拦山”。

  满天的箭雨和枯枝落叶击打在这篇光幕上,连绵不绝的冲击力让孔飞鸢连连后退,右手甚至已经快要抓不住长剑了。

  连续后退了近十丈,才堪堪将姑娘的所有攻击全部挡下。可颤抖的右臂却已经接近麻木,而且在琴声干扰下,灵气运转似乎都受到了阻碍。

  眼看着漫天的攻击全数被拦下,孔飞鸢不等姑娘再次出手,赶紧大声对其喊道:“姑娘!我不是有意冒犯,实在是认错人了,望姑娘收手!”

  “认错人?”姑娘一愣,随后又白了孔飞鸢一眼,道:“谁会信你的鬼话!打不过了才知道求饶,之前干嘛去了!”

  话音刚落,姑娘十指连动,又一波魔音夹杂着箭雨攻向孔飞鸢。

  “奶奶的!不来真格的还不行了!”

  孔飞鸢知道此刻的解释,恐怕姑娘根本听不进去,所以也不再解释,长剑一挥,断水出手,月牙形的剑气将连绵不绝的魔音撕开了一道裂痕。随后轻点地面,身体紧随其后。

  但这一道剑气完全不足以阻挡所有的箭羽,孔飞鸢一咬牙,硬接了几根箭雨,同时伏虎降龙之力再度激活,如同隐匿在云端的祥龙一样,迅速地接近姑娘。

  姑娘身形一晃,就想躲开这道剑气,却发现在这道剑气之后有一个更快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

  眨眼间,孔飞鸢长剑剑尖已经抵在了姑娘脖子上,而他自己身上也被这些箭支刺出了许多小孔。

  顿时,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魔音消失,满天的箭羽化作虚无。

  “你!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手!”

  姑娘脸色惨白,抬起手就想拍在自己额头上。

  “等等!我都说了,我是认错人了!”孔飞鸢连忙抓住了姑娘意欲自尽的右手,同时收起长剑开口道。

  姑娘仍旧是一脸愤怒:“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随你!你要是真想死,我也不拦着!”孔飞鸢说完,松开手扭头就走,边走边说道:“我要是真对你有什么想法话,你死了就能逃得过去吗?”

  “你!”姑娘恶狠狠的瞪着孔飞鸢远去的背影骂道:“本姑娘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身后的威胁声,孔飞鸢挑了挑眉毛,无所谓的说道:“你随便。”

  看着孔飞鸢离去的背影,姑娘心里突然觉得有些丧气。

  从小到大,自己在宗门里都是被捧在手心的,就连师傅师伯他们都不会轻易地训斥自己,甚至在练功的时候会故意放水。

  可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让自己去死?实在是可恶至极!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姑娘收起琉璃琴,悄悄地跟了上去……

  再次回到竹林中,孔飞鸢发现自己的竹屋已经被修好了。甚至竹屋旁还被他们加固了一番。

  看着崭新的竹屋,孔飞鸢不由得想到,自己是不是应该经常这么来上一次?这样的话,就一直有新房子住了。

  不过正在做白日梦的孔飞鸢完全没有发现,远处有一个身负重剑的身影正在急速靠近。

  “孔……飞……鸢!”

  愤怒的咆哮声将他从不切实际的美梦中惊醒,扭头看去,就见到林长风一脸愤怒地冲向自己,手中巨剑已然出鞘,夹杂着愤怒的剑气冲破云霄,一副要将自己斩于剑下的气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