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灵傀印的变故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77 2019.12.21 16:48

  看到毒娘子下意识的将自己护在身后,夕夜微微一愣,伸手拨开了挡在身前的她,长叹了一口气笑道:“巧儿,我夕夜就算废了,也不用你来护着。”

  “夕夜!”毒娘子扭头看着清瘦了许多的夕夜,方才唯唯诺诺的样子已经不复存在。虽然是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但却恢复了之前在润墟时的样子。

  他确实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陆常,而且自己修为全无,没有任何手段的情况下,第一个念头自然是躲开。不过既然已经被发现,那么也就没有躲的必要了。

  但以他的骄傲,也断然不会在此刻放低姿态,所以在这一刻,往日玄灵宗宗主的气势又一次恢复。

  “陆常!没想到这次居然连你都来了。”夕夜一瘸一拐地走到陆常面前站直了身体,将腰杆挺得笔直:“是想要杀我么?”

  陆常神识探索之下发现夕夜修为尽失,一条腿也似乎断掉了,虽然接了回来,但是却还没有养好。但他还是如同往常一样,那么高傲。

  陆常笑了笑道:“夕夜,没想到你都这幅样子了,居然还跟往日一样!”

  夕夜双目间没有丝毫惊惧之色,淡然的看着陆常道:“呵……你不会就是想来羞辱我吧?若是这样的话你可就要失望了,我和巧儿如今过得很好。”

  陆常摇摇头,笑道:“我虽然恨你害了我千重门无数弟子,但却也做不出乘人之危的事情,更何以你的脾气,想要羞辱你怕是不那么容易吧?”

  一旁毒娘子如往日联手对战陆常一样,默默走到夕夜身边站定。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只是默默听着两人的对话。

  就像以前一样,无论夕夜想要做什么,她都会默默支持。尽管她知道有时候夕夜的做法不对,但还是这么做了。

  “既然你没有这种想法,那不如就当老友见面,去喝杯茶如何?”夕夜微笑着扭头看向毒娘子。

  “怕你不成?”陆常朗声笑道:“能喝你夕夜一杯茶可不容易!”

  夕夜见陆常答应,扭头将自己的东西仔细收拾了一番背在背上,向陆常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言道:“陆门主,请!”

  毒娘子默默跟在夕夜身后,一言不发。

  一路走来,两人并没有再搭话,毕竟两人也是仇人。虽然心里都知道此刻对方并不会有什么威胁,但却绝不会像真正的朋友一样。

  行至一处街边的茶摊前站定,夕夜叫了一壶清茶坐在矮桌旁。

  “夕夜!从刚才我就一直想问你,鬼方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你如今修为尽失,为什么不去投靠他们?”陆常总算将自己的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夕夜笑道:“你应该了解我。就算鬼方在怎么势大,我都不会去……”

  在外人眼中看来,坐在茶摊前的三人聊得非常开心,甚至有时候会放声大笑。但其实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此刻坐在一起喝茶的他们有多别扭。

  鬼方冰城下,孔飞鸢随着樊净一路走到冰城最下层,直到面前出现了一块如镜子般平整的冰面才停了下来。

  樊净看着面前这块似乎再过无数年都不会融化的冰块,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九宗之一玄武门的旧址了,这么多年下来,所有人都不会想到他们想要寻找的东西就在这冰城之中。”

  樊净说话间,抬脚在地上某个地方踩了踩,冰面骤然融化了数丈,露出了一块熟悉的玉石大门。果然!在看到玉石大门的瞬间,孔飞鸢骤然感觉丹田里的神通图录开始跳动起来。

  因为天罚之力的缘故,神通图录上已经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纹,但此刻就像是一个小孩突然发现了心爱之物一样,在他丹田中欢呼雀跃。

  做完这一切的樊净扭头看向孔飞鸢道:“去吧,你应该知道怎么打开这扇门!”

  看到这扇熟悉的大门,孔飞鸢虽然心中喜悦,但却没有第一时间上前,而是看着樊净说道:“你应该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吧?”

  樊净看着一脸认真的孔飞鸢说道:“是!我是有些事情瞒着你,不过这些事我却不能说。泄露天机的话我会死。”

  “泄露天机?”孔飞鸢闻言不再追问,但也证实了樊净能够感悟天道,甚至干扰天道。

  走到这块玉石大门前,孔飞鸢扭头看了樊净一眼,将注意力慢慢移到了这块玉石大门上。

  遗道决功法全力运转,他小腹上的灵傀印再次浮现,无数符文似乎在尽力挣脱灵傀印的束缚一般。

  这道灵傀印在他得到第二个神通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新的变化,在原本的印记旁,又出现了一枚小小的分支,就像之前在润墟湖下一样。而且整个印记的形状也越来越像丹田中的神通图录。

  轻轻将右手贴在大门上,孔飞鸢细细感受着灵傀印和神通图录的动静。

  就在这一刻,金银两色的傀儡纹终于挣脱了灵傀印的束缚,眨眼间遍布全身。同时,这些傀儡纹顺着他按在大门上的右手蔓延开来。

  但就在这一瞬间,樊净骤然间脸色大变,飞起一脚将孔飞鸢踹到一旁。大门上的纹路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直至完全消失不见。

  “樊净!你什么意思!”

  这一脚虽然樊净没有动用灵气,但却还是让孔飞鸢气息翻涌。半晌都没有恢复过来。而且这一脚将他身上所有的傀儡纹全数踢散。

  “你的灵傀印不对劲!好像……”

  樊净话说了一半,突然间脸色泛红,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瘫倒在地。

  “果然!天道反噬,还是不能说出来!”

  “樊净!你到底什么意思?神游经是你写出来的,如今玄武门旧址也是你找到的,怎么到这个时候你还……”

  “别动!让我检查一下的灵傀印!”

  樊净说话间,周身气势暴涨。孔飞鸢顿时感觉自己像被一座大山压着一样,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强大的灵压令他心中惊惧。

  樊净本就受伤未愈,如今贸然动用灵气更是加重了伤势,但他却似乎完全不在乎。

  一步步走到孔飞鸢身边,樊净将孔飞鸢的身体翻了过来,撩起他的上衣仔细观察了一番他小腹上尚未隐去的印记。

  “果然!没想到你居然也打上了他的注意!”樊净再次口吐鲜血,但一双眼睛却充满了杀机。

  孔飞鸢根本就不知道樊净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樊净为什么会这么紧张!但却见到樊净眼中那浓浓的杀气。

  对于一个曾经修佛之人来说,这种杀气显得异常突兀,跟之前孔飞鸢印象中的樊净完全不同。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强大的气势之下,孔飞鸢连张口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樊净一指点在了自己小腹的傀儡纹上。

  霎时,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小腹传开,樊净身上金光暴涨,将周围映照成一片金色。

  一缕黑烟伴随凄厉的惨叫声从孔飞鸢小腹之上传出:“老家伙!你以为能坏我好事不成?”

  樊净冷哼一声,一把将这缕黑烟捏在手中,片刻时间这缕黑烟就化为乌有:“能不能坏,我说了算!”

  而樊净在做完这一切后,身上所有的金光和气势都在刹那间消失殆尽,随后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口中喷出。一篷黑色的雾气瞬间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方才周身金光闪耀的时候,樊净看起来还是无比神圣。但此刻却犹如一个魔头,周身黑雾笼罩,就连周围的温度也骤降了许多。

  “孔飞鸢!最近一段时间不要接触九大宗门!待我伤好之后再做定夺!”

  黑雾中樊净咬牙说完这句话,身体骤然间消失不见,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