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吻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48 2019.11.15 19:09

  听到外面的声音,陆常脸上的表情略微变了变,开口对孔飞鸢说道:“飞鸢,你好好养伤,我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孔飞鸢回话,就急匆匆地离开了房间,似乎确实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

  在陆常离开之后,孔飞鸢带着满心的疑问,再次闭目修炼起来。

  修炼这种事情,就跟他之前练武一样,日复一日的坚持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他境界刚刚提升,更需要稳固一番。

  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着,转眼又过去了三天。这三天里每天听着外面千重门弟子活动的声音,孔飞鸢都有一种翻身爬起打上一套拳的冲动。

  而且自从之前陆常被叫出去以后,这三天中千重门弟子更是显得来去匆匆,似乎每个人都有什么着急要办的事情一样。

  为这件事,孔飞鸢也询问过陆常,但陆常却总是笑着摇头,不肯告诉他。每次看到陆常皱着眉头说没事的时候,孔飞鸢都想撬开他的脑壳看看里面到底装着什么?

  不过这种想法,一次次的被孔飞鸢压了下来,他当然知道陆常不告诉自己是为了自己好,但那种对于未知的好奇心可不受他自己的控制。

  另外,这段时间以来,周小凝虽然还是每天都会来看望孔飞鸢,但孔飞鸢却能明显感觉到她脸上的笑容已经变得越来越少。

  甚至有时候孔飞鸢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不应该就这么伤害一个刚刚脱离苦海的姑娘。

  但一想到自己当年被某绿茶吊了四年,他还是决定狠心一点,至少不能让周小凝再做更多付出了,这对她真的不公平。

  斜靠在床头的孔飞鸢正在想着这件事,就听到房门被‘吱呀’一声推开,周小凝清脆的声音传了进来:“孔大哥,我又来看你了。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近一个月的休养,让周小凝原本枯瘦的身体也已经慢慢恢复,日渐丰盈的身体包裹在水绿色长裙中显得格外漂亮。

  虽然她脸上挂着的笑容很明显是装出来的,但配上她原本就精致的五官,还是能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哦,我已经好多了。”孔飞鸢强撑从床上坐起,对周小凝道:“你看,我现在已经能下床了。”

  “别!”看到孔飞鸢晃晃悠悠的准备下床,周小凝连忙上前将他重新按回了床上。皱着眉头道:“孔大哥,你就别逞什么强了,还是好好躺着吧。”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那我还是好好躺着吧。”孔飞鸢干笑了两声重新躺回床上,道:“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难不成是有什么好事?”

  自从孔飞鸢委婉的拒绝了周小凝后,再次面对她,孔飞鸢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跟周小凝相处了相处了,每天的尬聊都几乎能让他绞尽脑汁。

  原本孔飞鸢只是随便这么一问,没想到周小凝却点了点头,对他说道:“是的孔大哥,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我要回去了。”

  “要回去了?”孔飞鸢楞了一下,高兴地说道:“这是好事啊!你之前失踪那么久,又在这里耽搁了这么长时间,早就应该回去了。”

  看到孔飞鸢满脸开心的样子,周小凝眼中闪过一丝哀伤,随即笑着说道:“是,虽然家里已经知道我被陆叔他们救了,可我一直都没回去,所以这次小凝是来向孔大哥辞行的。”

  “辞什么行,你早就该回去了,家里人恐怕都已经担心坏了!”孔飞鸢笑着说道。为周小凝高兴的他,并没有注意到周小凝眼中闪过的那一丝哀伤。

  “嗯!上次听了孔大哥的话以后我想了很多,但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你,不如就顺其自然吧!”周小凝眼中含泪,笑着说道:“不过孔大哥你伤好以后一定要来看我!”

  “没问题!我答应你等我伤好了一定去。”

  对与周小凝这个小小的要求,孔飞鸢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答应了下来。而且,就算周小凝不说,他伤好了以后也绝对会去看看的。所以对他来说,这根本就不算是要求。

  “那……”周小凝站起身来说道:“孔大哥,我就先走了,你答应我一定要来。”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嗯!我相信你。”

  周小凝说着便准备转身离开,可身体转了一半又停了下来。

  “咚!”

  刚刚被周小凝按回床上的孔飞鸢,看到跪在自己面前的周小凝,‘腾’地一下又坐了起来,手足无措地开口道:“你!这是干嘛?”

  周小凝却像是没有听到孔飞鸢的话,低着头说道:“再次谢谢孔大哥救命之恩。”

  “你赶紧起来!这么点事你都说了多少遍了,我救你又不为了要你什么,说白了当时的情况也是自救,没什么大不了的。”

  孔飞鸢伤势还没完全好,只能趴在床边向周小凝伸出手,试图将她扶起。

  可就在这个时候,周小凝却猛地抬起头来,孔飞鸢清楚地看到她那一双眼睛中已经充满了泪水。

  她突然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了孔飞鸢,在孔飞鸢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周小凝冰凉的嘴唇已经吻在他的嘴上,如蜻蜓点水一般一触即走。

  “孔大哥!不管是不是喜欢,以后我都会把你当做亲人!这个就当是报答你救我一命的恩情吧!”

  孔飞鸢一时间愣住了,就在他愣住的时候,周小凝却红着脸突然起身向外跑去。长裙摆动,转眼间就消失不见。

  等到孔飞鸢回过神来的时候,房间中已经没有了周小凝的身影。孔飞鸢趴在床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巴,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周小凝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能平静。

  直到周小凝离开了许久,孔飞鸢依然在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吻,那是他二十多年以来第一次亲吻除老妈以外的女人,没想到居然还是被迫的!

  这不禁让他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同时也狠狠地抽了自己两巴掌,暗骂道:“奶奶的!我是不是太不爷们了?”

  周小凝离开两天之后,孔飞鸢终于见到了竹林里的阳光。

  那么温暖,那么舒适,那么……如果陪在旁边不是陆常这个中年大叔,而是周小凝那样的漂亮姑娘,那就更好了。

  “飞鸢,你觉得怎么样?伤势应该已经差不多了吧?”陆常身负巨剑站在孔飞鸢一旁询问道。

  “好多了,就只是感觉还不太能使上什么力气。”

  “这是正常的,在床上躺了这么久,身体有点生锈了嘛。”陆常居然还开起了玩笑。

  孔飞鸢翻了个白眼,没有接话,反而向陆常问道:“陆叔,你真的就不能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这个嘛。”陆常一脸为难地开口道:“其实告诉你也无妨,最近我们派人押送玄灵宗弟子去平阳,确实有些缺人手,既然你已经伤愈,不如来帮我们冲个人数吧!”

  “到底什么事?”孔飞鸢觉得甚是奇怪,原本陆常可是一个字都不愿意跟自己说的,如今不仅愿意告诉自己,居然还让自己帮忙?难道真的有什么棘手的大事不成?

  陆常伸手扶着孔飞鸢一边走一边说道:“是这样的,前段时间跟玄灵宗大战之后,我们伤亡惨重,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润墟城里又出了事端。”

  “润墟城?到底什么事?您老可别买关子了。”

  “十天前,润墟城渡口突然出现了一种奇怪现象,凡是渡口的船,只要驶离渡口就会被突然卷上来的大浪打翻,短短几天时间已经有十几条船葬身水底。”

  “浪?这是湖啊!就算再大它也是湖,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浪?而且这么集中?”孔飞鸢顿时就觉得有些不寻常。

  “我起初也这么觉得,可后来城里有好多人莫名其妙的就失踪了,且没有任何预兆。到了现在城里已经没人敢出门了!”陆常长叹了一口气道。

  “失踪?会不会又是玄灵宗搞的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