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你是谁?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77 2019.11.06 09:00

  “奶奶的,就这了。”月光下,孔飞鸢随便挑选了一个走廊垫着脚尖摸索了过去,凭借着自己绝佳的听力,避开了一队又一队的巡逻弟子。

  “门主怎么来了?”

  就在孔飞鸢庆幸自己没有被发现的时候,前后两边同时有脚步声传来,还有两个人交谈的声音在前方响起,正在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前进的他,就近推开了一扇房门钻了进去。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孔飞鸢不能算是一无所知,但绝对算得上是一头雾水,毕竟自己最近听到的信息大多都是些无用的垃圾,没什么参考价值。

  所以听到谈话声,就不自觉的支起耳朵认真听起来。

  “还不是白天的事,我给你说,刚才我路过堂主那边的时候,听见堂主正被门主骂的狗血淋头。”

  “真的?”

  “当然是真的,这事你可别外传。不然让堂主知道了我们俩可都得吃苦头。”

  “你放心吧!我又不傻,咱入门就是为了修炼。让干嘛就干嘛,别的话咱可不敢乱说。”

  “知道就好!对了,你现在修炼到什么境界了?”

  “我还差得远!才刚刚到炼气中期,连后期的门都还没摸到。”

  “哎!我也是,谁让咱资质差呢。本命蛊又是最差的。不过炼气中期也最起码比普通人能多活几年,也算是值了!”

  “谁说不是呢……”

  门外两人交谈的声音越来越远,虽然还能听到,但孔飞鸢却没有再听下去。因为他们口中的“境界”这两个字,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按照遗道决的记载,这个世界的修真者一共分为十二个境界,被称之为十二重登天路。而这两名弟子口中的炼气期,不属于十二重登天路的任何一重,而是迈入修真者行列的基础境界。

  要知道就算是自己,如今体内的灵气也已经到了练气后期。这么看来的话,这个玄灵宗的实力还真是有够弱的!

  “你……你是谁?”

  突然出现的声音下了孔飞鸢一跳,方才没有留意,此刻交谈声远去之后,孔飞鸢才听到了这间房子里微弱的喘息声。

  接着窗外照进来的月光,视力同样被增强了的孔飞鸢,看到这间房子里奄奄一息的地躺了七八个人。

  房间不大,只有二三十平的样子。粗重的铁链从墙上垂下,缠绕在这些已经几乎连站起来都做不到的人身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再看这些人,身上脸上都是布满伤痕,双手双脚被小臂粗的铁链拴着,干枯瘦弱的身体已经被铁链压得趴在了地上。

  只有龟缩在墙角的两名姑娘稍微能好点,至少看起来比其他人略微精神一些。但身上也同样是伤痕累累。

  而且这两位姑娘不着寸缕,在孔飞鸢的注视下,她们尽力用纤细的双臂遮挡着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

  看到这些人,孔飞鸢顿时就明白了这些人的身份,怕应该就是被他们绑来喂蛊的人吧。而且……看着满是伤痕的姑娘。孔飞鸢用脚都能想到她们为什么不着寸缕了。

  两位姑娘看着这个健壮、陌生的男人,她们脸上的恐惧已经已经异常明显。其他几位奄奄一息的男人也都尽力地抬头看向孔飞鸢。

  他们眼中的愤怒和抽搐的嘴角充分表达了他们的心情,可这种状态下的他们已经连骂人都做不到了,只能用几乎要吃人的眼神盯着孔飞鸢。

  “你到底是谁?想干嘛?”

  看到孔飞鸢半晌没有开口,姑娘又一次问道,而且声音也提高了几分。在这个略显安静的房间里,她的声音显得非常响亮。

  “嘘!小点声!”孔飞鸢靠着门细细的倾听了一番外面的动静,发现周围并没有人注意到,才小声开口说道:“他们是找我的,千万别让他们发现!”

  “找你?难道你也是被抓进来的?”听到孔飞鸢话,姑娘脸上的恐惧之色略微消散一些。

  “对!我也是被抓进来的。”

  “可是……”姑娘上下打量一番孔飞鸢,有些疑惑地说道:“你看着一点都不像。”

  “这……”

  孔飞鸢一时间竟无言以对,相比房间里其他几位奄奄一息的人来说,他确实不像是被抓进来的,浑身上下一点伤痕都没有,甚至他健壮的身体更像是外面巡逻的炼蛊堂弟子。

  “你到底是谁!”疑惑和恐惧之下,姑娘的声音难免又提高了几分。

  “嘘!我真的是被抓进来的,不过跟你们情况不一样,我是假死进来的。”孔飞鸢不知道怎么跟姑娘解释,只能用善意的谎言蒙骗过去。

  姑娘眼睛一亮,似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激动的询问道:“假死?你……你是后院那具尸体?”

  “原来你知道啊,对!我是……都说了是假死!假死!我还没死呢!”孔飞鸢极力辩解,他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死人。虽然自己心脏不会跳动,可毕竟还能跑能跳,不能算是死了。

  “你……不管你是不是死了,你能从哪里逃出来,就一定有办法逃出去对不对?求求你,能不能救我们出去?”

  说话间,伴随着哗啦啦的铁链声,姑娘挣扎着向孔飞鸢爬过来,可她身上的铁链却紧紧地束缚着她。

  她这么一动,整个身体都暴露在了月光下,透过明亮的月光,孔飞鸢算是看清了她的样貌。乱糟糟的头发随意的垂在身上,本应该秀气漂亮的脸上满是淤青,身上也同样是如此。

  一直生活在法治社会的他虽然看过一些这种类型的影视作品,但即便演员演的再好,他也知道那些都是假的。但眼前活生生的这些人……他真的不敢去看这些人的样子。

  尤其是姑娘的身体,他自认不算什么正人君子,但确是个男人,知道什么能看什么不能看。若是在其他地方,你敢露,他就敢看。可在这里……孔飞鸢却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求你了!你一定能要救我们出去……求求你!”

  但闭上眼睛的孔飞鸢听着地面重重地撞击声、铁链声和姑娘不断的哀求声,他还是逼着自己睁眼向姑娘看去。

  透过窗外的月光,他清楚地看到这两位锁链加身的姑娘,拖着沉重的锁链跪在墙角,正在不断的向自己磕头。额头撞击地面的声音,如同一把大锤,不断地锤击在孔飞鸢心里。

  “姑娘!你这是干嘛?”孔飞鸢连忙上前几步,伸手抓住了这双自己稍一用力就能折断的胳膊,他被这位姑娘的举动着实吓了一跳。

  “求求你!救我出去。我……我没什么能报答你的,就只有我自己了!我知道我……”

  姑娘紧紧地抓着孔飞鸢的裤脚,仰头看着他,颤抖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语无伦次。

  看着姑娘祈求的目光,孔飞鸢一时间居然感觉到有些不知所措。那双眼睛里包含着太多的信息。而且在她眼中不断翻涌,却从未流下的泪水更是深深刺激着孔飞鸢。

  他用脚都能想到这两位姑娘在这里受了什么样的侮辱,可就算是他自己如今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面对姑娘的这个请求,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另一位姑娘也同时开口乞求道:“对!求求你,能不能救我们出去,这里……我真的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再看向周围的其他人,虽然他们极度虚弱,甚至连话都说不出口,可那种对“生”的渴望,却透过他们的眼睛深深扎进了孔飞鸢心里。

  此刻他深刻明白了“救命稻草”这个词的意思。他不知道这些人在这里呆了多久,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承受着什么样的煎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