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被看穿了!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434 2019.12.03 23:47

  “多谢坊主理解!”孔飞鸢再次抱拳。

  看着仙船飞起,周小凝满脸不甘心地跳到一旁同样没有被选上的红绫身旁。

  “红绫师姐!能不能替我把这个解开?”周小凝看着缠在自己身上的红绸,对一身红衣的红绫哀求道。

  红绫摇摇头道:“坊主的法术我可解不开!等到坊主他们远离之后,你身上的法术应该就自动解开了。”

  ……

  再次行驶在云端,船上众人商议对敌之策,陆常和司南星几人也跑去聆听。而孔飞鸢看着云层下面的美景,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地球上。

  不过地球上的飞机,可没有仙船这般绝佳的视野,能够更清楚地看到云层之下任何东西,也能看到天空中耀眼的太阳。

  而且这次仙船航行的速度似乎又有所提升,但速度的提升却并没有任何不适地感觉,甚至站在船上感觉不到任何风寒。

  回头看去,诺大的仙船上只有寥寥几十人,除了跟孔飞鸢同时见到夏梦的那些人以外,还有好些人完全不认识。

  “飞鸢道友!夏坊主请你过来商议对敌之策!”

  就在孔飞鸢感叹只是,一个女声从人群中响起。孔飞鸢定睛看去,正是身负双生琉璃琴的云妙音姑娘。

  “这就来!”孔飞鸢应了一声,迈步向人群中走去。

  “我们现在对鬼方的情况完全不了解,如今去了首先要干的应该是打探消息!如果真的像夏坊主所说,那么鬼方深处的冰原上必定发生了大事,否则的话他们的修为不会这么容易就恢复的!”

  一位满头银发,脸上却无一丝皱纹的一位老者向周围的人说道。

  “不!”一名中年人不同意老者地看法,言道:“我觉得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先将占领了云中城的那些鬼方修士赶出去,拿回云中城,然后再去调查鬼方。”

  老者摇摇头道:“你这是治标不治本!不查明原因就贸然出手,不但损失巨大,倒是再想去查的话,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那你就看着云中城落入玄冥殿手中?那些在云中城生活的凡人怎么办?难道你就不管了?”中年人明显肝火比较旺盛,说话的时候容易急躁。

  听了半晌,孔飞鸢摇头叹息。对于这种东西,他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他是大学生不错,但可不是什么出谋划策的军师,更何况他根本就没研究过这些东西。

  就在孔飞鸢觉得有些无聊的时候,却见到夏梦的一双眼睛一只盯在自己身上,似乎想要将自己看穿一样。

  “孔道友!不知道你对这件事怎么看?”司南星的声音骤然在耳边响起,孔飞鸢骤然回神,就看到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

  “你们……这是干嘛?”

  老者一脸期待的看着孔飞鸢道:“飞鸢道友昨日在静心殿语出惊人,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对敌之策?”

  “这……”孔飞鸢尴尬地笑了笑道:“这个您可算难倒我了,我对这种事一窍不通。”

  周围期待的目光随着孔飞鸢这句话,顿时烟消云散。继续去争论他们的计策。

  “小友,不知道可否同我去房间内谈谈?”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孔飞鸢猛地抬头向夏梦看去,却见对方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点了点头,而周围的其他人却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她刚才的话一样,仍旧在争论着各自的计谋。

  “传音术!”奶奶的,这个夏梦到底想干嘛?难不成真的对自己有什么不良……摇了摇头将这种不切实际地想法摔了出去。

  人家好歹也是六大宗之一的掌权人,之前能对自己开玩笑就已经够不错了。恐怕是真的有什么事情要说吧。

  这么想着,孔飞鸢悄悄溜出了人群,随夏梦钻进了船上的一间小阁楼中。

  刚刚走进阁楼,就听身后的大门“哐”地一声关上了,夏梦扭头严肃地看着自己道:“你身上有东西吧?”

  仅仅一句话,孔飞鸢的神经在瞬间被拉紧,暗道:难道身体里的东西被她看穿了?

  “夏坊主这是什么意思?”孔飞鸢脸上保持着镇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夏梦笑了笑坐在椅子上开口道:“我观察了你好久,却一直看不出你得真实境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刻意阻挡我的神识。”

  “夏坊主,难道你对我的东西这么感兴趣吗?”

  听到夏梦的话,孔飞鸢脸色骤然一沉,冷着脸对夏梦说道:“没想到六宗掌门人之一居然也是个贪婪之辈!”

  “我觉得你应该理解错了!”夏梦叹了口气道:“我是想告诉你,我能看出来,别人也能看出来!所以你不觉得你自己很危险吗?”

  “还有,你难道认为我会对你不利吗?再怎么说我也是奇绣坊坊主,见过的法宝太多了。不至于对你身上隐藏气息的东西感兴趣。”

  孔飞鸢一愣,顿觉尴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抱歉!夏坊主,是我疑心过重怀疑你了。”

  “无妨!”夏梦开口道:“你身怀重宝,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不过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很危险?”

  孔飞鸢点头,他当然知道自己这种样子很危险,但富贵险中求,如果就这么平平淡淡,那么孔飞鸢到宁愿自己没有穿越。

  “夏坊主,我当然知道,但我没有办法,这东西我自己取不出来。”

  其是孔飞鸢知道,自己的境界之所以不会被看透,应该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因为自己是傀儡,另外一种,就是一只盘踞在自己丹田中的神通图录了。

  万幸,夏梦并没有看出自己是一具傀儡,而是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隐匿修为的法宝。

  夏梦笑了笑,从身上掏出一枚小小的玉佩道:“法宝认主,虽然现在还不受你控制,但等你修为高一些的时候应该就能控制了。这个你拿着!这是较为常见的气息隐匿法宝。至少可以让别人认为是这东西隐藏了你的气息。”

  “这……”孔飞鸢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接,夏梦此举虽然看起来并无恶意,但因为身怀重宝,孔飞鸢不太敢相信她说的话。

  夏梦见孔飞鸢犹豫,再次开口道:“你无需多想,我只是不想让你身上的东西落入鬼方修士手中而已。”

  “那就多谢夏坊主赠宝!”孔飞鸢接过玉佩挂在身上,向夏梦行了个礼。

  夏梦点头,想孔飞鸢说道:“行了,你先出去吧!我想休息片刻。”

  孔飞鸢再次行礼,扭头离开了阁楼。

  直到孔飞鸢消失在视线中,夏梦才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真的是灵傀,那他身上的就必定是神通图录了!想不到时隔这么多年,又再次出现。”

  透过阁楼的窗户,夏梦看着外面不断飘过的云彩。心中想起了一个只有六大宗门才知道的秘密。

  “灵傀现世,神通图录出现,恐怕那个东西也要回来了吧?这么看来鬼方的此次动荡恐怕真的不算什么大事。”

  手中捏着几枚绣花针,夏梦犹豫了良久,还是没有将消息发送出去。

  “这件事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将几枚绣花针揣进怀中,夏梦默默地走上阁楼,坐在窗边看着船上正在同陆常谈话的孔飞鸢。

  离开阁楼后,孔飞鸢感觉自己的双腿已经发软快要站不住了。方才那一刻,他分明看到了夏梦眼中的那一丝犹豫。

  虽然不清楚那到底代表着什么,但孔飞鸢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恐怕自己的身份已经被她知道了。难道说就连夏梦也是属于墨鳞被后那股势力的吗?

  还是说……自己所谓的秘密,对他们来说并不算是秘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