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重伤应玟玉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70 2019.12.19 20:58

  鬼方域常年冰冻,尽管孔飞鸢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心动期,但刺骨的寒风仍旧令他瑟瑟发抖。

  从地下出来以后,孔飞鸢和应玟玉已经在寒风中摸索了一天一夜。除了零零散散的鬼方修士,什么都没有发现。放眼望去,能看到的除了冰霜,就是雪花。

  孔飞鸢其实很奇怪,樊净把自己抓来,却又不限制自己的行动,甚至在离开冰城的时候,那些玄冥殿的人居然还提醒他小心一些。

  似乎樊净将他带到这里就是为了将那些话说给他一样。樊净如此对待他,让他一直都耿耿于怀。

  倒不是什么被迫害妄想症,而是这种方式确实不寻常。如果仅仅是为了将这些话告诉他,那么樊净根本就不用这么大费周章将自己带来。

  但孔飞鸢却是在想不通樊净为什么会这么做!难道就不怕自己跑掉吗?还是说他有绝对的信心能够在自己跑掉之前将自己抓回来?

  正在想着这些事,孔飞鸢突然感觉有一个声音传进耳朵里。这个声音异常熟悉,在听到声音后

  骤然停下脚步,扭头看向应玟玉说道:“应玟玉,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你能不能替我解答一下?”

  正在大雪中摸索着前进的应玟玉一扭头笑道:“一定知无不言。”

  孔飞鸢之所以肯答应应玟玉出来,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自己的修为已经超过了对方。所以无论他有什么阴谋或者想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都毫无用处。

  对于应玟玉这个人,自他第一次见到就觉得这个人很不简单,如此年纪能做到玄灵宗毒堂堂主。又在需要的时候能对夕夜下手。

  而且……这人的表情从来都是笑着的。似乎没什么事情能让他有情感上的波动。

  所以,在应玟玉当初提出要跟自己出来的时候,他才能一口答应。如今心动期的孔飞鸢在神通图录和隐匿气息的玉佩双重作用之下,看起来跟凡人无异。

  除非是修为超过夏梦那种级别的高手,认真探查的情况下才能发现孔飞鸢身上气息的异常。

  “我想问的是……你究竟是对玄武门传承感兴趣,还是对我的身份感兴趣?”

  应玟玉闻言没有任何紧张和异常,仍旧是一脸笑意:“孔飞鸢,你能问出这个问题,恐怕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吧?”

  “果然!”孔飞鸢摇头笑道:“看来我当时就不应该听你的,跟你出来!”

  应玟玉一副大局在握的样子,看着大雪中的孔飞鸢笑道:“其实你跟不跟我出来都一样,既然你身份如此重要,那无论是九宗传承还是你,我其实都想要。”

  孔飞鸢摆出一脸害怕的样子,随即展颜一笑抽出腰间长剑。

  “应玟玉,我不否认你很聪明,野心也很大!但是你要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

  说话间,孔飞鸢手捏剑指,手中长剑化做数百把。将周围全部围了起来!而他手中的长剑也脱手而出,向应玟玉射去。

  这是孔飞鸢进入心动期以来,第一次施展御物术,以气御剑化身万千。正是千重门幻剑诀的升级版!

  应玟玉脸色骤然大变:“心动期!这不可能……”

  在融合期的应玟玉眼中,孔飞鸢最多也不会超过融合期。两年时间而已,他不相信孔飞鸢境界能够提升这么快。

  要知道两年前的孔飞鸢在应玟玉面前可以算得上是毫无还手之力,但如今他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

  这个时候应玟玉突然有些后悔,自己自诩聪明。但却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凭借自己的经验来判断对方的实力,而不是认真调查。

  就是这个错误,让应玟玉此刻陷入了危机中。

  “没什么不可能!你自己做不到,难道就不允许别人能做到吗?”

  孔飞鸢看着一脸震惊的应玟玉,不在说废话。数百把长剑同时化作流星,飞向应玟玉。冲天的剑气将漫天雪花吹散。刹那间两人周围便成了一片雪花的真空地带。

  应玟玉脸色铁青,面对修为比他要高的孔飞鸢,应玟玉只能拼尽全力拿出自己全部的实力!

  只见他周身骤然出现无数青黑雾气,将他全身都笼罩在内,孔飞鸢流星剑在接触到道这些雾气后,向是撞进了一片阻力极大的深水中一样,速度顿时就慢了下来。

  雾气中还飞出无数大大小小的飞虫,正是玄灵宗拿手的蛊术。而在这些蛊虫中,有一只浑身雪白的小虫。在这片雪地中极为不起眼。

  眼见应玟玉舍弃所有蛊虫来抵挡自己的这一式幻剑诀,孔飞鸢周身气势一涨,伸手将无功而返的长剑握住。

  长剑在接触到他手掌的瞬间剑气暴涨,化作一柄厚重的巨剑。两年来孔飞鸢不仅仅学会了幻剑诀,千重门巨剑绝技重剑歌也被他掌握,虽然比不上陆常那么纯熟,但在修为压制的情况下,重剑的伤害能力要比轻剑强上不少。

  “重剑歌!”

  强劲的剑气将应玟玉周围的雾气全部吹散,看到迎面而来的数十丈巨剑,应玟玉骤然就想到了之前在润墟时陆常的那一剑。一剑废了毒娘子,一剑将他和玄师全部打成重伤!

  如今这一招被心动期的孔飞鸢施展出来,威力更是提升了好几个档次。连天接地的剑气大有将这片雪地劈开的气势。而且在这一剑的压力之下,应玟玉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剑式完全锁定!

  避无可避之下,应玟玉一咬牙,周身气势骤然提升,全身的皮肤都开始皲裂,大蓬大蓬的血雾从身体中喷出。

  眨眼间应玟玉就被染成了一个血人,肉眼可见他的身体快速干瘪下去!

  “孔飞鸢!这次算我失策!以后若在见到我必定不饶你。”应玟玉说完话,身体骤然化作一道血雾向远处逃遁,其速度之快就算孔飞鸢御剑都追不上。

  “奶奶的!这家伙属黄鳝的吗?”孔飞鸢重剑落空,将周围几十丈范围地寒冰尽数劈开。一道白色的沟壑赫然出现在他身前,但应玟玉却已经没了踪影!

  收起长剑,孔飞鸢扭头看向身后道:“你怎么不追?难道你也追不上?”

  伴随着孔飞鸢的声音,漫天大雪中出现了一个身影。

  “不是不追,而是不值得去追,他方才施展的是一种禁术,名为血遁。瞬息百里,速度奇快。但是会燃尽他全身精血与修为。就算他活下来也是个废人了。”

  “所以你刚才给我传音就是为了将他逼走?还是说你也不喜欢他?”

  大雪中人影越来越清晰,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孔飞鸢面前,正是之前曾与孔飞鸢谈过神游经的樊净。

  樊净点头,看向应玟玉逃走的方向道:“此人心狠手辣,当初为了加入我玄冥殿,亲手将同伴杀掉,甚至后来还废掉了另外两人。这种人我不喜欢,也留不住!”

  孔飞鸢奇怪道:“那你干嘛不杀了他?要是你出手的话恐怕他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樊净摇头:“莫说我如今身受重伤,根本就无法动用灵气。就算是我全胜时期,也不会动手杀他!”

  孔飞鸢更奇怪了,能够整合鬼方,向云中城发起攻势,并且还想要挑起修行界大战的樊净怎么看也不是这种心慈手软之人吧?这和他之前的作风完全不同!

  “你恐怕会有疑问吧?”樊净抬手在孔飞鸢肩膀拍了拍道:“我如今虽然修为远超洞虚,但却被干扰天道的邪魔所累,我可以用任何办法挑起大战,但却决不能出手杀人!”

  “我靠!还有这种说法?那你这一身修为岂不是摆设?”孔飞鸢翻了个白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