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热流涌动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62 2019.11.04 10:00

  然后孔飞鸢感觉自己的嘴巴被撬开,一枚圆球状物体被送进了嘴里,这东西刚一入口便顺着喉咙滑进了肚子,完全没有给他反应的余地。当然,他也做不出任何反应。

  “送去后院傀儡室!”

  “是。”

  “对了,记得注意观察傀儡室里的那些试验品,如果有什么动静第一时间汇报。”

  “知道了,堂主!”

  虽然身体不受控制,可孔飞鸢还是觉得有一股深深的恶心感。听到几人的谈话,孔飞鸢觉得喂到自己嘴里的说不定就是蛊!

  按照小说里的描述,这种东西可都是各式各样的虫子!怎么能不恶心!

  但由不得他多想,身体就再次被抬起,经过短时间的颠簸之后,又一次被放了下来。

  “这地方还真他娘不是人呆的,都不知道门主到底要干嘛,非要炼什么尸傀。这一房子的尸体看着都瘆得慌。”

  “行了吧!咱就是个干活的。赶紧走赶紧走!这地方的味道太冲了!”

  “谁说不是呢!这么多尸体摆在这哪有不臭的道理。”

  两人说着话,似乎是越走越远了。可离开的两个人并没有注意到,孔飞鸢的小腹上有一枚圆形印记悄然浮现,并越来越清晰。

  听着两人远离的脚步声,孔飞鸢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尸体?臭?这是把自己给扔到停尸房了吧?

  虽然没有呼吸,孔飞鸢闻不到房间里的味道,可光是听着就已经让他心里发毛。自己怎么就偏偏遇到这种事情了?

  心中不断的祈祷有人能来拯救自己。可这种时候就算他自己也知道,这种几率小的可怜。

  因为通过这些人的话,孔飞鸢大胆的判断,他恐怕已经不在地球上了,不管是炼蛊还是尸傀,都不是地球上能够出现的。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小腹处似乎是有一股热流不断在那里盘旋。感受到这股热流,更让他坚信了自己的猜测。

  最为一名坚定的无神论者,更是从小习武的现代青年,他知道这种东西在目前的地球上根本就不存在,所以自己必然是遇到了狗血穿越剧情。

  热流在不断盘旋中越发强盛,甚至蔓延到了全身。在这股暖洋洋的热流冲击下,他疲倦的神经逐渐放松,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只是他自己并不知道,小腹上的印记闪得越来越快。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意识又重新清醒,可身体却还是完全不能动,耳边有接连不断的脚步声传来。

  “这个不行……这个也不行……这个都烂了,送去喂黑蛊吧!”

  一声声否定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脚步声越来越接近孔飞鸢。片刻后孔飞鸢听到脚步声在自己身旁停了下来。

  紧接着一双手“歘”的一下扒开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惊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咦?这个好像有点反应!去把堂主叫来,看看这是什么情况?”这人看着孔飞鸢小腹上银色的印记向旁边的人说道。

  不多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金属碰撞的声音由远至近。直到声音来到自己身侧才停了下来。

  “堂主,你看!这个家伙是昨天才送来的。”孔飞鸢清晰地感觉到有一只手按在自己的小腹上,似乎是在抚摸着什么。

  “这……之前有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疑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随着这只手按上来,似乎有一种冰冷粘腻的感觉从这双手上传到小腹。

  “不对啊!虽然跟其他试验品有些不同,可我怎么感觉不到身体的转变?难不成这家伙体质特殊?”

  说话间,孔飞鸢感觉这双手轻易地撕碎了自己的衣服,从头到脚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一遍。

  虽然以前被逼着练习五形拳的时候,经常被老爸在身上摸来摸去,可那毕竟是苦练之后涂抹伤药。更何况老爸跟陌生男人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如今被一个陌生的大老爷们在身上摸来摸去,要不是不能动,他恐怕连苦胆都能吐出来。

  “也没什么特殊的,可为什么感觉不到呢?”堂主蹲在孔飞鸢身边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之前的那人开口说道:“堂主,有没有可能这是正常的反应?毕竟那只是一部残卷,我们也没成功过。”

  “有可能!这样,你今天继续给他喂傀儡丹,看看后面还有没有其他反映!”

  “是!”

  说话间,孔飞鸢感觉自己的嘴巴又一次被撬开,又一枚圆球状物体被塞进了自己嘴里。

  “你注意观察他的情况,有什么反应再及时通知我。”

  “是!”

  这时,外面有一个声音传来:“堂主!玄师送人来了,一共是十三个人,您要不要去看看?”

  “行,我马上就来!”堂主应了一声,对孔飞鸢身边站着的人说道:“你注意看着!”

  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去了,似乎那个叫玄师的家伙送来的人更受这位堂主重视。

  片刻后,古堂主带着几个人见到了玄师,那个将孔飞鸢从湖边捡回来的人。

  “玄师!你总算是把人送来了,要再不送人,我可就要拿你外门弟子开刀了!”

  “古堂主,这不是给你送来了嘛,最近千重门已经对我们起了疑心,现在找合适的人可没那么容易,你应该也能体谅一下我们吧?”

  “得了吧!”炼蛊堂古堂主翻了个白眼说道:“那是你们外门的事,别在我这叫苦,有本事到门主那喊。”

  玄师脸色一变,连忙说道:“这不就是发发牢骚吗?我哪敢去门主面前叫苦?”

  “知道就好,不过我还要谢谢你!”

  “谢我?古堂主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这是我们该做的,差点耽误了门主大事,已经很不好意思了。”

  古堂主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这个,我是说昨天你送来的那具尸体,傀儡丹在他身上有了反应。”

  “什么?有反应了?”玄师满脸惊讶,随后恭喜道:“这可是好事啊!门主若是直到古堂主炼成了尸傀,那可是大功一件呐!”

  “行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呢。先不说这些,你送来的人呢?”

  “在这!”玄师一挥手,十几名被绑缚着的人便被押了上来,这些人有男有女,但无一例外的是嘴都被塞上了。

  “行!虽然少了点,但是也最起码能用一阵。”看着这些人死命挣扎的人,古堂主摆了摆手说道:“先带下去吧,明天开始取血喂蛊。”

  而孔飞鸢这边,同样的情况又一次发生了,那股热流再次涌现,甚至比昨天还要强上几分。不同的是今天孔飞鸢身上的变化,被守在这里的人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

  他眼见着孔飞鸢的身上银光乍现,小腹上的银斑一闪一闪,兴奋与开心的心情已经完全表露在脸上。傀儡丹的实验之前从没成功过,所以他以为这是正常的表现。

  可孔飞鸢却发现这股热流似乎让自己的耳朵变得更加灵敏了一些,他甚至能清晰地听到十米外蚊虫挥动翅膀的声音。

  随着听觉增强,甚至已经能模模糊糊听到房间外的哀嚎声、怒骂声、还有淫靡之音。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怎么这么乱?孔飞鸢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好奇,但也对自己的处境充满担忧。如果真的是穿越的话,那自己也太悲催了!

  没错!孔飞鸢已经基本确认自己应该是穿越了,不过似乎运气奇差,穿越到了一个凉透了的死人身上。

  “去!赶快通知堂主,又有反应了!”耳边惊喜的声音响起。

  拜别玄师,古堂主一路押着这些人回到炼蛊堂中,双眼却被其中一位长相秀气,身穿水绿色长裙的姑娘所吸引。

  “你们几个把她们送到我的房间!”

  指着那名不断挣扎,满脸愤怒的姑娘,古堂主向一旁押着她的人说道。

  “是!”这人点头答应,可眼神中却充满了不甘心。

  站在自己房中,古堂主看着面前被五花大绑的姑娘,抬手抚摸着姑娘如玉般细嫩的皮肤笑道:“没想到这一批人居然有这么水灵的小姑娘,可真是让我心里发痒。”

  说话间,他伸手将塞在姑娘口中的布团拿掉,准备品尝那令人垂涎的樱桃小口。

  “无耻!你别想在我……”

  “啪!”

  姑娘一脸怒容死命挣扎,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巴掌打在脸上。五个血红的指印瞬间出现在姑娘无瑕的小脸上。

  “闭嘴!到了这里可由不得你。”说着他一指点在姑娘肩头。

  一脸愤怒的姑娘突然发现自己像是被试了定身法一样,完全不能移动了。

  古堂主淫笑着撕扯着姑娘单薄的长裙,眼看着姑娘身上的衣服被扯开,仅剩下一件根本不足以遮挡身体的淡黄色肚兜。

  房间外面却突然传来堂中弟子的声音“堂主!那具尸体又出现情况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